手机访问鬼大爷|今天是:鬼大爷微信公众号:guidayecom,期待大家的关注与订阅!
鬼大爷鬼故事
恐怖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午夜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灵异事件 >

绣花手帕的诅咒

来源:鬼大爷鬼故事(www.guidaye.com) 作者:流盼嫣然 发表时间:2013-11-15

    这是个在冲绳岛家喻户晓的真实怪谈,发生于琉球王国兴盛四百年后的尚王统时代。
    梅雨过后,漫漫长夏接踵而至,绵绵无期的褥暑使得人们天天都在期盼着南风的来临。南风来时,不久即转变成东南季风,离台风季节也不远了。
    冲绳岛的北部,有座小村叫边户名,村民们为了减少台风造成的损害,正全体出动准备各种防范措施。村中老一辈的人都认为今年的台风可能会来得早些,然而就在村民们开始着手防范的第三天,蔚蓝的天空出奇的静寂,这正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征兆。
    虽然村民们拼命地加紧各种准备工作,老天爷却好像不允许他们这样做似的,只见海天相接处涌现出片片巨大的黑云,转瞬间就笼罩了整个大地,而后,一阵狂风暴雨拉开了台风的序幕。
    狂风涌起了阵阵小山似的巨浪,冲向美丽的珊瑚礁,那片片巨大浪花不断发出隆隆的澎湃声。
    就在台风最猛烈的时候,有艘来自伊江岛的船在狂风暴雨中遇难了。这艘船是属于伊江岛的豪族所有。边户名村的人民听到了船上乘员的呼救声,立即不畏艰难出海前去搭救。由于风势不大,出事的地点也离岸边不远,因此这次遇难并没造成很大的损失。
    遇难脱险的人员为了等待台风过境,同时让受伤人员休养,就暂时在边户名村住了下来。在这群人当中,岛仲家的独子舜朱也在内。舜朱是位年约二十五岁的英俊青年,他被安排在边户名村一位富农家中住下,这家人对舜朱异常地客气和照顾。很巧的,这位富农有个叫兰瑛的女儿,年方十九,长得美丽大方,气质又高雅,对舜朱更是照顾得无微不至,两人因而日久生情,渐至不可分离的地步。
    很快地台风季节过了,而舜朱也到了该回国的时候,但他却舍不得离开兰瑛,因此拿种种理由来拖延回乡的时间,令那些随从焦急不已,但帝王时代那种严格的阶级制度又使他们束手无策。
    舜朱深知随从绝对不敢违抗他不回国的命令,因而这段时间两人的感情更打得火热。最后舜朱干脆让随从先回伊江岛,自己则单独留在边户名。虽然随从猛烈反对,但舜朱根本置之不理,因为兰瑛的爱比身分和名誉还来得重要。
    但是有件事舜朱一直不敢向兰瑛提及,那就是他来此之前,已遵照父亲的决定和同岛另一位望族的女儿结了婚。这是一桩政治婚姻,因此舜朱对妻子没有什么感情。虽然这件事他一直瞒着兰瑛,但心中却感到异常痛苦。舜朱涉世未深,竟然有着舍弃家庭和妻子、与兰瑛共同厮守的念头。
    有天晚上,舜朱终于向兰瑛求婚,兰瑛当然欢喜万分地答应了。但是,两人口中虽未道出,心里却很担心双方地位的悬殊可能成为婚姻的阻碍。
    兰瑛送给舜朱的定情信物是一条绣有花纹的手帕。女孩子将自己亲手绣好的东西送给心爱男人是当时的风俗,兰瑛也收到一条舜朱所赠送的手帕,两人发誓此爱永生不渝。然而舜朱却在此后的不久,突然悄悄地离开了边户名村。
    “我说兰瑛啊!你们两个身分实在相差太远!就把它当作是梦,死了这条心吧!那个男人一定是对你厌倦了才离开这里的。”虽然亲朋好友都在劝告兰瑛,但她根本就听不进去,她只一心一意地期盼舜朱来迎娶她。


    自从舜朱回伊江岛后,兰瑛日日以泪洗面,她无论如何也忘不了和舜朱一起度过的那段日子,终于有一天,兰瑛偷偷地自家中离开。兰瑛一心想着,只要能再见舜朱一面,即使死去也心甘情愿。兰瑛一想到很快就可以见到心爱的舜朱,就不觉得漫长的旅程有多累人了。
    岛仲家的建筑比兰瑛想象中还要雄伟,简直就像座城堡般的坚固而又高大。放眼望去,只见雕梁画栋,林木茂盛,真是美不胜收。兰瑛虽然是出身在富农之家,此时内心也兴起一股庄严肃穆的心境。
    一心想见舜朱的兰瑛,顾不了那么多,鼓起勇气请门房代为通报,但是她却遭到岛仲家人拒绝在门外。
    “就凭你也想会见我家少爷,未免太不知轻重了,还说什么已跟我家少爷订过婚。老实告诉你!我家少爷早就有夫人了,你最好赶紧离开!”门房简直是将兰瑛当疯女一般看待。但对兰瑛来说,门房所说的“少爷早就有夫人了”这句话,远比其蛮横的态度更加刺伤她的心。
    “难道他真是如此负心……”兰瑛终于忍不住地掉下泪来。“无论如何,我一定要见着他问明原委,我要他亲口告诉我才肯相信。”她心中暗忖着。一心想见舜朱的兰瑛再三地向岛仲家的门房哀求。就在这时候,自屋内听到门房和兰瑛谈话的舜朱惊慌得不知所措,他认为在边户名时和兰瑛的一段情,只不过是逢场作戏罢了,他早就把她忘得一干二净了。因而他对门房说道:“我不认识那种土里土气的乡巴女,给她点钱尽快打发她走。”
    这就是舜朱给予兰瑛唯一的答复。待兰瑛从岛仲门房口中得知舜朱的话时,她悲痛万分,整颗心都碎了。渐渐地,兰瑛由绝望而变成愤怒,同时也为自己出身低微而感到悲哀。是日黄昏,兰瑛登上岛仲家后的一座小山,远眺对岸灯火阑珊的边户名,泪流满面地呢喃着:“我此生永不原谅那欺骗我感情的骗子,我现已无颜回故乡了。上天啊,请您惩罚那负心的男人吧!”兰瑛就这样上吊自尽了,死后的第二天,尸体才被岛仲家的仆人发现。只见兰瑛两眼布满血丝,张开的嘴巴仿佛是在诅咒舜朱的负心。

    兰瑛上吊的情形非常凄惨骇人,只见一枝银簪正好刺在喉咙的部位,血把裸露的前胸染成一片殷红,她手中还紧握着和舜朱定情时所赠送的手帕。那些前来收尸的岛仲家仆,都惊吓得踌躇不敢上前。
    事情就发生在兰瑛含恨自尽的第二天夜晚。岛仲家的女仆赶路回家时,突然听到背后有人呼唤,她回头一望,只见榕树的阴影下站立着一个人。
    “请问……要到岛仲家,是不是走这条路?”那声音十分凄凉。女仆寻着声音望去,只见一个穿着粗糙、面容哀怨的农家女站在那棵榕树下。
    那位农家女开口道:“我有位亲戚住在岛仲先生家附近,我因远道前来探望,对路途不熟……”
    女仆正好要回岛仲家,因而带她一道同行。那位女子明明就跟在她后头,却听不见脚步声,回头再望一望,她却好端端地跟随在后面。女仆回到岛仲家门前时,跟在后头的女子突然开口道:“到这里后我就晓得怎么走了,谢谢你!”等女仆回头一瞧时,早就不见那位农家女的踪影了。而岛仲家中也自这天起发生了一连串奇异的事件,许多东西会自动移动,舜朱也突然染上不明的热病,经常看到恐怖的幻影,因此脾气变得非常暴躁,简直像发疯一般。各方的名医都对他这种病束手无策,岛仲家的人都惊惶失措。
    大概是在兰瑛死后的第七天,当岛仲家女仆手持蜡烛巡视通往舜朱的寝室长廊时,竟发觉空房间里有灯光泄出来。女仆心想这会是谁呢?于是随手把门拉开,但见灯火随即熄灭,女仆还以为是错觉所致,正想离开时,却发觉前面有一个人站在那里。
    “是谁?”女仆还以为是同伴,因而一面问道,一面趋前辨认。待她看清楚时,吓得整颗心脏差点自胸膛跳出来。只见对方是个形貌凄惨骇人的女人,一枝发出慑人光芒的银簪正好插在喉咙上。
    “请问舜朱先生的房间是在哪里?”听了这句话,女仆觉得一股寒意自脚底升起,随即晕倒过去。
    类似这样的怪事接二连三的发生。手中拿着绣花手帕的女鬼在寻找舜朱的传说也就传开了。其中有位仆人听到无人居住的房间内传出三弦琴的声音,待他趋身去探望时,那把琴却发出可怕的声音,随即琴弦断裂;另外有仆人也听到庭院的池畔有女子哀凄幽怨的歌声。
    然后有一天,手拿绣花帕的女鬼终于在舜朱的房内出现了。那天舜朱的心情较为开朗,因而坐在床上让女仆替他梳发。“这样可以吧,少爷?”当女仆手拿镜子让舜朱照看时,舜朱的背后突然传来女子的低泣声。舜朱吃了一惊,仔细一瞧,那不是兰瑛吗?
    “你害得我好惨……舜朱……”舜朱惊叫一声正想逃离,面目凄惨的兰瑛却一步步向舜朱逼来。家仆们听到舜朱那近乎疯狂的声音而赶来时,舜朱正拼命紧勒着女仆颈部,家仆赶紧上前把舜朱的双手掰开来。
    舜朱似乎把所有的女人都看成是兰瑛了。那位被舜朱几乎勒死的女仆吓得好几天才苏醒过来,由于受惊过度,一直不能十分清醒。自此之后,兰瑛的冤魂夜夜都在舜朱房间出现。而兰瑛的诅咒似乎不是针对舜朱一人而已,凡是和岛仲家有血缘关系的人都遭受波及。其中有人投井自尽、有人自高墙上跌落而死、也有人用剪刀自杀死亡……而且传说每具尸体的旁边都曾出现过一位手拿绣花手帕的女人。而舜朱和他的孩子以及父母的尸体,都在兰瑛上吊死去的榕树林内被发现。至于为什么这些人会到那个地方自尽,一直是个无法解开的谜,而每具尸体的表情都相当的恐怖骇人,而且都是以细绳上吊死亡的,舜朱的尸体旁更留有一条绣花手帕。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文章标题:绣花手帕的诅咒
本文地址:http://www.guidaye.com/ly/10828.html
上一篇:一扇魂门向下开    下一篇:我记忆中的灵异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