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鬼大爷|今天是:鬼大爷微信公众号:guidayecom,期待大家的关注与订阅!
鬼大爷鬼故事
恐怖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午夜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家里鬼故事 >

噩梦

来源:鬼大爷鬼故事(www.guidaye.com) 作者:血祭 发表时间:2012-10-03
    对于搬家或到陌生的地方留宿,可能大多数的人会不习惯和没有安全感而导致失眠多梦。而我却幸运的很无论在哪里都能睡的着。但不幸的是,总会有噩梦伴随着,却从不惊醒。直到第二天上午,艳阳高照,自然的睁开眼睛。昨晚的噩梦依稀的残存在记忆里,再次犹如电影般阴冷冷的回放着。
    这是来北京半年里的第7次搬家了。同样的,前6次的辗转都有着夜晚数十次的噩梦陪伴着。这一切都已经习惯了。噩梦对于我来说只不过是,恐怖片的另一种播放形式而已。还是自己原创的,也不错。说也奇怪,这个习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跟上我的,竟能和他相处的如此平静。也许,真的是我和他们有缘吧。所以,一到新的地方,他们都会尽地主之谊给我接风洗尘吧。只是方式有些特殊而已,反正对我也无害,过几天熟悉了,他们也就不会在来。也就由着他们了。
    零点整,听着收音机里的播音员说着请您下次继续收听。关闭着手机里的收音机功能,从新回到电脑面前,继续在各个论坛里游荡这。可是还没到一点就已经困的不行。(正常第二天休息,都是2点才睡的。)就关上电脑随便洗洗脸爬上了床。屋内很安静,静的竟然可以听到有脚步声从工作间那边传来再到静静回复安静。平静后自己竟笑了起来,笑自己怎么突然变得胆小了。老朋友们早已敬完地主之谊,我那有那么大的面子让他们专程来见呢?可能是刚下夜班或是光狂欢的人。在猜测中,闭上双眸,准备见我的周公老爷子咯。看他老人家又准备了什么好看的大片了!
    右耳边有冷风吹过,同时漫过了眼睑脸颊。风很微弱就像有人在头顶对我吹风。阴冷冷的风让面部所以的感官神经系统传输给大脑中枢神经系统的信息是不安和惊恐的。本能的用被子包裹着因恐惧而蜷缩起的身躯,慢慢的调整着呼吸。使自己安静下来,然而恐惧却如同细菌遇到培养皿一样疯狂的滋生开来。
    所有的恐怖片段顺然间的爆发起来。滴答。。。滴答。。。的滴水声从墙那边传来。眼睛好奇的跟随着耳朵的方向看去。墙上的缝隙,挣扎着殷红的液体,他们好像要冲破这堵砖墙把自己解救出来。在时间的作用下他们成功了,墙坍塌了殷红的血水充满着我的视线。墙的后面,一口红漆棺材被血水簇拥着显现在我的面前。好奇的爬进棺材,里面躺着一位面容姣好,身穿红色旗袍的女子。突然睁开双眸对我诡异一笑。。。。这突然的一笑,让我下意识的向后一仰。失去重心,向下坠去。奇怪?这是地下室的住处,还能往哪里落那?

    黑暗中出现了光亮,视线也变得清晰。俯视着向下看去,一条古朴的长廊。雅致的庭院。记忆马上回应了我,这是在刚刚搬到十八楼的时候的梦。不算是恶梦,但却古怪。观音大师的那两句赠言依然缭绕在耳。本应荷花池满,常伴佛灯。念其前缘未了,速回速回。
    躺在床上,却动弹不得。只能微微的睁开眼睛,看见姐妹们都回来,说笑的,看电视的好不热闹,好想插两句嘴可是无法说话。说也奇怪,本是工作日,怎能全部都下班了呢?继续睡去。醒来屋里却空无一人。额,天。。。这个是刚到集体宿舍时发生的。后来我有询问,可是所有人都说,哪天白天家里只有我一人。让人倒抽冷气。脑袋里的画面从噩梦片段增加到恐怖片的片段,在到由自己不断的衍生。天知道,我曾经看过多少的恐怖片做过多少的恶梦。如果真的只是虚惊,岂不是要被自己吓死。深吸一口气,撩开了蒙在头上的被子。做好了所有的心里准备,准备迎接这个被传说了很久却没见过的异世界里的东西。三二一,肾上腺素急剧上升,冲破我的小心脏里所有的恐慌,现知的恐慌都被未知的恐惧相继取替着。浮现在眼前的却还是空气,犹如上床前关灯的时候一样的。一样的因小夜灯拉长的床影,一样的因窗外路灯而拉长的家具的倒影。一样都不少,但是在无形的空间里却多了一样看不见的恐惧和压抑。我的第六感知告诉我,这里真的多了什么。但我也不想去追究,也无从追究。现在做的也只能是睡觉。等待着第二天的到来。为了减少心里的恐惧,只好爬下床打开房间里的灯。啪,屋子里被冷冷的白炽灯照的通亮。自己幻想出来的恐惧也暂时递减了不少,但依稀的可以感觉到会有双眼睛在盯着自己。闭上眼睛,让自己尽量的处于平静状态。用数着小绵羊的方法催眠着自己。

    125只绵羊,126只绵羊,127只绵羊,脊髓里像是涌进了千年的寒冰,顺着支脉划分为左右的流向整个背部。打起了大大的寒颤,把我从睡梦的边缘拉回到清醒。恶寒的感觉从身体内部向外扩散着,感觉很冷。胡乱的翻腾着家里一切可以保暖的东西缠裹在身上,甚至开启了电暖气,抱着暖宝。但是没用的,恶寒依然在身体向外散发着。暖宝冷却了,电暖气的热气也接近不到我。在多的衣物和被子也低挡不住体内的寒冷,寒冷就像后背倚靠在千年的冰川之上透遍全身。真的无力再去挣扎了,寒冷让我的体能迅速的下降。只能想办法,分散注意力,不让自己陷入极度的恐慌之中。打开电脑,时间才显示在1:30分。离我上床前还不到一个小时,就好像过去好久的时间。这个黎明我是那么期盼你的到来。心里不断的乞求着时间快点过去,恐慌和寒冷快些停止。佛经漫步在屋子里的各个角落,我也跟着屏幕的字默念着版若波罗蜜心经来转换自己的思想。安静又从新取替了刚刚的恐慌。126……127……耳边飘起了孩童数数的声音。同样的恶寒又在次袭来,模糊的意识顺然间变的清晰。背部的寒冷更是递增,好像是背着巨大的千年寒冰,压着的寒意从背部渗透到心脾蔓延在这个空间中。四肢,竟然像提线的木偶。不在受大脑的控制,好像要随着提线人的摆动而摆动。努力的挣扎着,咬着唇坚定着。淡淡的血腥味冲刺着味觉,耳边远远的有佛经的传唱。身体如坠入云端般漂浮着,个个相连的关节都冻僵了。直挺着,动不得。感觉窥视的双眼露出玩味的笑容。我却无力的反抗,只能坚持着自己的幻想不被扭曲……
    好热,好烫,迷迷糊糊的把身上所有的东西都扔下床去。好刺眼的灯光,低沉的佛音,刚刚的保护措施都成了现在让我无法安睡的障碍。迷迷糊糊的去处理这一切,3:33一切都结束了。
    中午,太阳的光芒一如既往的洒进我的房间。慵懒的伸着懒腰,看着整齐的家里,昨晚的一切是否发生?也许只有滚落到床脚边的暖宝知道吧!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文章标题:噩梦
本文地址:http://www.guidaye.com/jl/8695.html
上一篇:阴森老宅    下一篇:没有灯的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