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鬼大爷|今天是:鬼大爷微信公众号:guidayecom,期待大家的关注与订阅!
鬼大爷鬼故事
恐怖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现代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家里鬼故事 >

另一个我

来源:鬼大爷鬼故事(www.guidaye.com) 作者:北屋 发表时间:2017-09-15

    借住
    三天前的夜里,我接到了赵晗的电话,他说要来我这里住上一段时间。
    赵晗是我的高中同学,我们的关系并不是太好,高中毕业之后,我们就没有联系过。不过,既然老同学开口了,我怎么能拒绝呢?于是,那天夜里,我去车站接到了赵晗,把他带到了我在学校外面的房子。
    一看到赵晗,我就有些吃惊,因为在我的记忆中,他的皮肤很白,个子也不矮,但是,眼前的这个赵晗,却长着一张黑脸,个子也没有我记忆中那么高。
    也许,我把他和别的同学搞混了吧——毕竟已经很多年没有见面了。
    当天晚上,我置办了一桌酒菜,一边和赵晗喝酒,一边回忆高中生活。聊着聊着,我忽然感觉有些不对,因为一提到高中时的生活,赵晗就闭口不谈,好像在回避谈起以前的事情。
    我越来越觉得不安。难道,眼前的这个人,根本不是赵晗?想到这里,我故作轻松地问: “赵晗,你还记得刘梅吗,她现在在哪个学校?”
    赵晗放下啤酒,勉强露出了一个微笑: “我们两个很久没有联系了……”
    听到这句话,我忍不住脸上变色。因为刘梅是赵晗的女朋友,我虽然和赵晗没有联系,却一直和刘梅保持着联系。不久前,刘梅还告诉我,她准备在赵晗生日的时候给赵晗一个惊喜。
    我不动声色,借故进入了卧室,接着,就拨通了刘梅的手机。
    “小梅,能不能给我发一张赵晗的照片?”我并不能确定这个人是谁,为了不惊动刘梅,我只能用照片来确认了。
    听到我要照片,刘梅有些疑惑,不过,她还是把一张赵晗的照片发到了我的QQ里。打开手机QQ,我一下愣住了,照片应该是很久以前拍的,赵晗的脸占据了整张照片——照片里的赵晗,就是来找我的这个赵晗。
    看来,是我多想了。我松了口气,回到了客厅,一抬头,突然发现客厅里已经没有赵晗的人影了。
    赵晗出去了?但是,接下来的事情,让我感到后背一阵发麻。因为我很快发现,门是从里面锁着的,赵晗不可能通过门出去,而窗户上面,装着防盗网,我所住的地方是四楼,他更不可能跳出窗户。
    我在家里搜寻了一遍,结果更让我害怕了——家里完全没有赵晗的影子!
    这个赵晗,就这样消失在了我的房子里。
    我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喝醉了,以至于开门让赵晗出去的事情都忘记了。一想到醉酒,酒劲儿就上来了,我带着满腹的疑惑,躺在沙发上睡着了。
    一件怪事,却在第二天早上发生了。
    第二天一旱,我从沙发上醒来,迷迷糊糊想要进卫生间,突然发现,一串湿漉漉的脚印从卫生间延伸到了我的卧室。而这只是个开始,这两天来,每天早上都会出现这样的脚印,而且,厨房里的食物会莫名其妙地减少。像是有一个隐形人住进了我家。
    我再也忍受不了,再次拨通了刘梅的电话,这次,我开门见山地问刘梅,赵晗在哪儿。
    “赵晗不是去找你了吗?我刚想给你打电话,想让他在你那里借住两天。”
    听到刘梅的回答,我彻底愣住了。
    就在这时,门铃响了,打开门,一个高个子男生正笑脸盈盈地站在门外。开门之后,他的第一句话是: “还记得我吗,我是赵晗……”
    脚印
    眼前的这个男生,个子很高,皮肤白皙,和刘梅发给我的赵晗的照片完全不同。他怎么可能是赵晗呢?
    我仔细打量了他几眼,就摇了摇头: “别开玩笑了,你不是赵晗——你到底是谁?”
    男生一下笑了起来: “我不是赵晗?也难怪,这么多年不见了,你肯定已经忘了我的样子。我要去这座城市的一个画室学习几天,小梅说,我可以借住在你这里,她把你的地址给了我,我就来了——刘梅没有给你打电话吗?”
    他认识刘梅,而且和刘梅所说的话相符。难道,他真的是赵晗?那么,上次来找我的那个赵晗又是谁呢?我还是不敢相信这个男生,疑惑地打开手机QQ,去看刘梅发给我的那张照片。
    一看到那张照片,我的眼睛就惊恐地瞪大了——那张照片里的人,竟然变成了眼前的这个男生。我明明记得,照片里的是一个黑脸的男生!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一种不安的感觉萦绕在我的心头,我失魂落魄地把这个赵晗请进了客厅。赵晗显然看出我的脸色有些不对劲儿,忙问我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也不隐瞒,把自己的怪异遭遇全部都告诉了赵晗。听完我的话,赵晗的脸色也变了。
    “你是说,曾经有个人冒充我来这里借住,然后消失在了这里?”赵晗盯着我的眼睛,严肃地说, “这几天,真的有各种痕迹显示这里多了一个看不见的人?”
    “最奇怪的还是这张照片!”我叹了口气,把手机QQ里的那张照片给赵晗看, “不知道为什么,那天刘梅给我发来你的照片,是那个冒充你的人的照片。”
    赵晗仔细看了一眼那张照片,脸上显示出了不敢相信的神色。他思考了一会儿,低声说:“也许那夭你真的喝醉了——有一个办法可以证明这里是否存在一个看不见的人。你刚才不是说,它会留下脚印吗?”
    听到赵晗的话,我一下直起了腰——虽然看不见那个消失的“赵晗”,但它会留下脚印,只要让赵晗看到那些脚印,他就会相信我的话。
    我和赵晗很快想到了一个办法。
    我们从厨房拿出面粉,在整个房间里撒了薄薄一层,然后坐在沙发上等待着脚印的出现。一旦那个看不见的人在房间里走动,一定会在面粉上留下脚印。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终于到了深夜时分。面粉上,根本没有出现脚印。
    “看来,那天你真的喝醉了,你看,哪有什么脚印?”说着,赵晗站了起来,进入了卫生间。
    为什么没有出现脚印呢?我仔细想了一下,就想通了这件事——当它看到满地面粉的时候,马上就想到,这是为了采集它的脚印,所以它躲了起来。这是很简单的一个道理,心思纷乱的我,居然没有想到。
    我站起来,一边查看地面,一边想到卫生间门口,向赵晗说出我的想法。
    很快,我就来到卫生间门口了,突然之间,我发现地上的面粉有点儿不对劲儿。接着,恐惧紧紧抓住了我的心,我尖叫一声,夺门而逃。
    我之所以这样害怕,不是因为地板上出现了脚印,而是因为地板上根本没有脚印——赵晗进入卫生间的时候,明明在地板上行走了那么长的一段距离,可是,地板上,根本没有赵晗的脚印!

    一个活生生的人,怎么可能没有脚印呢?!
    这个赵晗,也有问题!
    我逃到大街上,进入人群之后,才压住了狂乱的心跳。我一边思考着这件怪异的事情,一边漫无目的地行走着,突然,我发现路人都以奇怪的眼神看着我。
    一位老人伸手拦住了我,只见他一脸严肃地望着我的头顶: “你们这两个小伙子,都那么大了,还玩这种危险的游戏——快下来!”
    一瞬间,冷汗爬满了我的额头,我这才注意到,路灯下,地面上我的影子有点儿奇怪,就像是有一个人正骑在我的脖子上!
    手机
    当第一个赵晗消失在我的房间之后,我就怀疑,它是一个鬼魂,那个所谓的“看不见的人”一定就是它。
    但我怎么也想不到,第二个赵晗也有问题,一个正常的人,不可能不留下脚印。
    在我逃出家门,在大街上游荡的时候,我的心里一直在思考着一个问题:第一个赵晗究竟躲在哪里,才避免了在地板上留下脚印的呢?
    当我看到,那位老人看着我的头顶,以责备的语气对着我头顶说话的时候,我猛然间想到了一个可能,慌忙向地上自己的影子看去。当我看到一个影子骑在我的脖子上的时候,我知道,我想到的那个“可能”成真了——第一个赵晗之所以没有在面粉上留下脚印,是因为在我撒面粉的时候,它就已经悄悄骑在了我的脖子上!
    我尖叫一声,倒在了地上,第一个赵晗的人影一下跌落在了地上,它跳着离开了我,消失在了人群里。在周围人惊诧的目光中,我连滚带爬地来到橱窗的角落,那里的灯光比较明亮,一旦它的影子接近我,我就可以马上察觉到。
    接着,我拿出了手机。
    第一个赵晗和第二个赵晗,显然都不是真正的赵晗。第二个赵晗既然是刘梅让他来找我的,刘梅一定知道些什么。我本想给刘梅打电话,可是我发现,在巨大的恐惧之中,我连正常的说话都不能做到了。
    我打开手机QQ,给刘梅发了一条消息: “小梅,赵晗在哪儿?”
    两分钟后,刘梅回复了一条消息,看到这条消息,我怔住了——“赵晗去世了。”
    赵晗去世了?这不可能!在上次的电话里,刘梅明明说让赵晗来我这里借住,如果赵晗已经去世了,刘梅为什么会那样说呢?
    我的大脑一片混乱,知道在QQ里是说不清楚的,就给刘梅发了一条这样的消息: “有急事,我去找你,把地址发过来。”
    刘梅就在邻近的城市上大学,路程并不远,收到地址之后,我就强打精神,去了火车站。
    两个小时后,我就出现在了刘梅的家里。一进入她的家门,我就把自己经历的怪事和盘托出,一边讲述,一边看刘梅的反应。
    如果是在正常的情况下,刘梅是不会相信我的话的,她只会和第二个赵晗一样对我的故事表示怀疑。可是,眼前的刘梅,听着听着,脸色就变得苍白起来—一我猜得没错,她一定知道些什么。
    “你说,这几天你给我打过电话,而且接听电话的人就是我?”听完我的故事,刘梅问出了这两个问题。
    我点了点头。
    刘梅嘴唇颤抖了一下: “可是,我的手机早就丢了。不过,刚才你所说的给我打电话的那两个时间,我记得我好像听到了我手机的铃声,但是铃声太短了,我还是找不到手机在哪儿。”
    我的心一阵颤动。刘梅的话里透露了两个信息:第一,和我通电话的那个人,根本不是刘梅;第二,和我通话的时候,那个不是刘梅的“刘梅”,就在刘梅的家里!
    通过听手机铃声来找自己的手机,是最简单的寻找手机的方法了,刘梅一定用过这个方法。不过,她应该没有打通自己的手机,不然的话,她早就找到手机了——难道,只有我的手机,才能打通她的手机?
    第一个赵晗的照片,是通过她的手机发送的,找到她的手机,也许就能解开第一个赵晗的秘密。想到这里,我壮着胆子,拨打了刘梅的手机号码。
    果然,一阵悦耳的手机铃声从刘梅的卧室传了出来,进入卧室一听,我们就发现,手机铃声是从床下传来的。
    就在这时,手机居然接通了。我急忙把手机放在了自己耳边,手机里,传来了刘梅惊恐的声音: “我好害怕,有两个陌生人在我家,我现在躲在床下面,快帮我报警……”
    我
    手机里响起了刘梅的声音,床下也传出了同样的声音!
    我害怕起来,瞪大眼睛向身旁的刘梅看去,她的脸上也充满了恐惧。
    我本来认定身旁的刘梅就是真正的刘梅,但是,床下的刘梅那惊恐的声音,一点儿也不像假的——这两个刘梅,到底哪个才是真的?
    “快走!”突然,我叫了一声,拉着身边的刘梅回到了客厅,在经过一张桌子的时候,我打翻了桌子上的水杯,杯子里的水流了一地。
    接着,我停住了脚步,颤声问眼前的刘梅: “你到底是谁?”

    水杯是我故意打翻的。在我无法确定到底谁才是真正的刘梅之前,我忽然间想到,第二个赵晗无法在地上留下脚印,如果眼前的刘梅不是真正的刘梅的话,也许她也不会留下脚印。
    当然,我并不能确定如果她是假的刘梅,就会和第二个赵晗是同类,但是,除了这个办法,我没有别的办法了。
    果然,水杯打翻之后,刘梅踏在了水上,她向前跑了一步,却根本没有在地板上留下脚印!
    她不是刘梅!
    “刘梅”一愣,脸上露出了一个诡异的笑容,忽然在我面前消失了。只见房门“吱呀”一声打开,接着关上, “刘梅”逃出了房间。
    我慌忙走进卧室,把床下的刘梅叫了出来。刘梅一出现,就浑身颤抖地讲述了自己的经历。
    原来,两个小时前,赵晗去网吧通宵,她回到家里,进入了卧室。不知道过了多久,忽然听到了开门的声音,接着,客厅里就传来了两个人交谈的声音。刘梅害怕起来,慌忙躲在了床下。
    她想要报警,可是,手机信号时有时无,终于等到手机有信号,我的电话却打了进来,几秒钟后,卧室的门就被推开了。刘梅知道,挂断我电话的话,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再次出现手机信号,就急忙接听了我的电话……
    她怎么也想不到,那两个人中的一个就是我。
    我们两个脸色苍白地坐在了客厅的沙发上。我讲出了自己的遭遇,并问刘梅是否和我通过那两次电话。刘梅惊恐地摇了摇头,看来,那两通电话,都是那个“刘梅”在和我通话。
    “你刚才说的那两个赵晗,到底长什么样子?”刘梅颤声说, “我觉得赵晗最近有点儿不对劲儿……”
    不等刘梅说完,我瞥到了桌子上的一副绘画工具,眼前一亮,拿起画笔,在纸上把那两个“赵晗”给画了出来。
    当看到我所画的第二个“赵晗”时,刘梅点了点头,说: “这就是赵晗。”
    “你认不认识这个人?”我指着第一个“赵晗”问刘梅。
    刘梅惊讶地看了我一眼: “你看不出来这个人是谁吗?这个人明明就是你呀!”
    “什么?这个人是我,这怎么可能?”我忍不住惊叫起来。
    刘梅用奇怪的眼神看了我一眼,转身进了卧室,把一张照片放在了我的面前。照片里,一个人正躺在病床上,这个人,赫然就是第一个“赵晗”。当我看到照片里那熟悉的病床号之后,我一下瘫坐在了沙发上。
    我终于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了。
    刘梅拿出的那张照片,应该是在我们高一的时候拍摄的。那年,我因病住进了医院,在病魔和一系列高强度的治疗下,我的模样发生了变化,变得其丑无比。
    我甚至不敢看自己的样子,那时,镜子在我面前是违禁品。
    这么多年过去了,我始终不知道那段时间我究竟是什么样子,原来,第一个“赵晗”就是我的样子。
    “我”、 “赵晗”和“刘梅”,显然都不是人。问题是,它们究竟要千什么?
    “这段时间,我觉得赵晗有点儿不对劲儿。有几天夜里,我见他把一些液体放进了杂物间,可是,我却找不到那些液体。最奇怪的是,第二天我问他的时候,他却说,根本没有带回什么液体……”
    说着,刘梅把目光转向了杂物间。
    真相
    赵晗把一种液体带了回来,当刘梅问他的时候,他却不记得——我猛然想到了一种可能:带回来液体的,根本不是赵晗,而是那个和赵晗长得一模一样的东西!
    找到那些液体,或许就能知道它们的目的!
    我和刘梅进入了杂物间,那里面根本没有什么所谓的液体。
    我蹲下身子,敲了敲地板,这才发现,下面是空的,接着,我掀开了地板,杂物间下面的空间。一下出现在了我们面前。刘梅所说的“液体”,是用塑料瓶装的,数十瓶的液体就摆在下面,塑料瓶的旁边,有一个巨大的塑料盆。
    我打开了其中一瓶液体,一股刺鼻的味道扑面而来。我的脸色一下变了: “这是一种强酸!它们要用这些强酸干什么呢?”说完,我急忙爬了上来。
    “它们要用这些强酸,溶解你们的尸体!”旁边的刘梅忽然诡异地笑了一声。
    我惊恐地向她看去,这才发现,发出笑声的根本不是刘梅,而是那个和刘梅长得一模一样的东西,它就站在门口。
    “刘梅”的身边,赫然站着“赵晗”和“我”!
    我的心沉了下去。
    “你们一定会问:我们为什么会缠上你们呢?” “刘梅”诡异地笑着, “我们缠上你们的原因很简单,那就是,你们的生命都是不完整的!”
    “我们的生命不完整?”我听到自己的声音在发颤。
    “刘梅”点了点头: “我们三个是游魂野鬼,非常羡慕你们这些活着的人。多年前,我们就注意到了你们三个,因为我们看到,你们整天把时间放在手机、电脑和游戏上。看着你们浪费自己的生命,我们三个没有生命的鬼魂非常气愤。终于,有一天,我们心里出现了一个想法:有生命的你们,竭尽全力浪费自己的生命,而珍惜生活的我们,反而没有生命,这太不公平了!”
    “于是,我们就想:既然这样,何不取代你们呢?”旁边的“赵晗”接着说, “于是,我们三个分别潜伏在了你们三个的身边,一边熟悉你们的生活方式,一边把我们的脸捏成你们的样子——捏脸需要很长一段时间……”
    “我”突然叹了口气: “它们两个顺利地捏完了脸,我却非常倒霉,因为我照着你的样子捏脸的时候,你生病住了院。病愈之后,你像是变成了另外一个人,我的脸,算是白捏了……”
    它们的出现,是为了取代我们。我终于明白过来, “刘梅”说的那句话并不是开玩笑,这些强酸,就是用来溶解我们的尸体的。
    “我”和“赵晗”去吓我,就是想让我来刘梅这里寻找真相,因为只有这样,我、刘梅和赵晗才能集中在这里,便于它们毁尸灭迹。
    “你们两个下去把那些液体倒进塑料盆里!” “赵晗”冲“我”和“刘梅”说了一声。
    “我”和“刘梅”都跳了下去,开始去倒那些强酸。
    我绝望的心中,忽然浮现出了一个问题:既然它们是要集中我们,为什么赵晗不在这里昵?
    就在这时, “赵晗”忽然盖上了地板,接着,它拉着我和刘梅逃了出去。
    “你要干什么?”刘梅尖叫。
    “别怕!我是真正的赵晗!” “赵晗”一边带着我们奔跑,一边说, “其实,我早就发现它们的计划了!为了趁机救你们,从网吧回来的路上,我假扮了那个和我长得一模一样的鬼魂!”
    刘梅惊喜地叫了一声。
    我却猛然想通了那个问题:为什么在没有赵晗的情况下,它们决定毁尸灭迹呢?
    这只有一种可能:就是那个假扮赵晗的鬼魂,早已经取代了赵晗!想到这里,我急忙向 “赵晗”看去,恰在这时, “赵晗”的脸上浮现出了一个诡异的笑容。
    融人赵晗生活的最好方法,就是赢得赵晗朋友的心,为此,这个鬼魂不惜背叛自己的同伙。
    在我心寒到无法出声的时候, “赵晗”已经拉着我和刘梅,跑向了前面的黑暗……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文章标题:另一个我
本文地址:http://www.guidaye.com/jl/49268.html
上一篇:悬念故事之别有杀机    下一篇:千万不要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