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鬼大爷|今天是:鬼大爷微信公众号:guidayecom,期待大家的关注与订阅!
鬼大爷鬼故事
恐怖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午夜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家里鬼故事 >

鬼屋游戏

来源:鬼大爷鬼故事(www.guidaye.com) 作者:守望天使 发表时间:2016-09-13

    小牧收到了这么一张邀请卡,上面写着:“为了见证校园里美丽纯真的爱情,我们特邀请校园里的每一对恋人,如果你能在我们发起游戏的整个过程中,对自己的恋人始终如一、不离不弃,就可以获得一万元的奖金,否则俩人都将得到严重的惩罚。”
    小牧只看见了一万块的奖金,这笔钱足以让小牧热血沸腾,钱谁不爱?不就是秀一下恩爱吗?他有把握能取胜。
    第二天下午,小牧找到了自己的女友秦爱爱,秦爱爱是一个标准的美女,为了追她,小牧放弃了青梅竹马的爱情。
    他没有把请帖给秦爱爱看,只是大略说要参加一个游戏,获胜者能够得到意想不到的奖品,至于奖金和惩罚他忽略没说。
    秦爱爱是个爱玩爱闹的人,只要有得玩她就有兴趣,当时就答应了下来。
    小牧很高兴,他按邀请函的地址回了信,没过多久主办者寄来了游戏地址和游戏名单。游戏地址是市郊的鬼屋,小牧去过,没啥吓人的,参加者的名单只有两队他和秦爱爱还有周宇和闫佳,看见闫佳的名字他一愣,这不是她的青梅竹马吗?她怎么也参加了?她和周宇怎么回事?这么快就恋爱了?他纳闷地摇摇头——并不相信。
    不过,小牧不喜欢看见闫佳。
    他拿起手机打给闫佳:“喂,闫佳,那个见证爱情的游戏,你可不可不参加?我们之间见面你不觉得尴尬吗?”
    闫佳有些愠怒:“我不觉得尴尬,你要是觉得尴尬你可以不去!”说完她挂掉了电话。
    小牧不满地嘟囔了一声,心里有一丝小小的失落,以前闫佳对他的话从来都是言听计从,从没有如此冷淡过,看来女人真是善变的动物。
    游戏约定的日期很快到了,小牧有点兴奋,匆忙请了假,跑去女生宿舍去找秦爱爱,恰巧碰到了闫佳。俩人都没说话,擦肩而过如陌生人一样。
    小牧在女生宿舍楼下给秦爱爱打了一个电话,等了十多分钟她才不紧不慢地走下来,俩人出了学校门口,小牧看见闫佳站在公车站牌下,看样子在等车,他冷笑了一声,伸手招了一计程车,搂着秦爱爱坐了进去。
    “我们去市郊的鬼屋。”
    “啊?怎么去那地方,不说前几天给封了吗?”剃着小平头的出租车司机启动车子的同时,忍不住多了句嘴。
    “是吗?怎么被封了?”小牧有点疑惑因为前不久他还和闫佳去过,在鬼屋他吻了闫佳,这小丫头瘫软在他怀里陶醉的不行,要不是突然有人撞见,他怕是当时就要了她,不过现在想想得回来人了,要是真成了事,以后想甩也甩不掉。


    “这事我是听一个顾客说的,当时我开车路过鬼屋,一个胖子伸手叫车,我放慢了速度还没停了下来,那胖子就跑过来拉开车门,一屁股坐在了前座上,浑身哆嗦。脸色有些灰白,眼神有点飘忽,不住地看着车窗外的鬼屋,一边催促我快开车……好像见鬼了一样。我问他怎么了?他说真晦气,刚才进鬼屋,撞见鬼了。我当时笑他胆小,去鬼屋害怕见到鬼?他说,你不知道鬼屋被封了吧!因为前几天吊死了一个女孩,他好奇趁着夜里没人看守偷偷地遛了进去,里面灯火很昏暗,他隐隐约约看见一个女孩吊在门口,他还以为是假的,走过去摸,谁知道女孩动了,瞪大眼珠子看着他,他被吓得仓皇而逃。”出租车司机见小牧有点不信详细地解释了一下。
    小牧抿嘴笑笑,根本不信。
    秦爱爱也噗嗤一笑道:“鬼屋不设计的和真的一样,能吓人吗?我看是这个胖子胆小。”
    计程车司机笑了笑,张了张嘴没再说什么。
    到了鬼屋前,计程车司机放下他们一溜烟地开走了,小牧牵着秦爱爱的手向鬼屋里走去,鬼屋的大门果然贴着封条,买票的屋子也紧锁着。
    小牧皱了皱眉头,这不知道组织者怎么会选择这么一个地方?是加大难度?对!一定是,一万块也不是那么好赚的。
    小牧学着电视剧里的样子,找来一个铁丝去捅锁头的屁股,捣鼓了半天,只听咔吧一声门锁竟然开了,他开心的差点大叫,拉着秦爱爱的手走了进去,还没忘了紧紧关上大门,这样后来的选手就不容易进来了,他们就更有机会得到奖金。门关死了以后,鬼屋里顿时变得伸手不见五指。
    随后有一束光从背后打在他们身上,他们能看见自己的影子在面前由于光线的移动分分合合,突然小牧看见秦爱爱的影子拿着一把刀,正对着他的脖颈。
    他吓得尖叫,回身就是一脚,把秦爱爱踢出老远,再一看她手上哪有什么刀,这不过是游戏的开始,他就已经不相信她了,他的心一惊,想起了惩罚,不由得深吸了一口气。然后他看见秦爱爱抱着头蹲在那里哭得伤心,他内疚地走过去,想要抱起她,蹲在地上的秦爱爱慢慢地抬起头来,她的眼里竟然没有一滴眼里,而且她的嘴角泛起了诡异的微笑,突然从怀中拿出一把刀,扎向小牧,“啊!”小牧尖叫一声。一拳打在了秦爱爱的脸上,再次抬头时,看见秦爱爱手中拿着一张面巾纸被他打晕在地上。

    身后突然传出了一声冷笑:“游戏刚刚开始,你就不信你的女朋友了?”
    “闫,闫佳?”小牧强忍着声音中的颤抖。
    “是呀!你忘了名单上也有我的名字!”闫佳灰白着一张脸,笑得很得意,“现在你们没机会了就等着接受惩罚吧。”
    “你怎么知道我们没机会了?”小牧愤怒地问道。
    “那是因为,我就是这场游戏的组织者,哈哈……”闫佳忽然咯咯地笑起来,笑声尖锐刺耳犹如鬼叫。
    “你……”小牧强迫自己尽量平静地对话:“闫佳你太过分了,爱情不过是你情我愿的东西,我不爱你了,有必要死缠烂打吗?”
    “你觉得我是死缠烂打吗?我不过想要让你知道,你的爱中有多少谎言,有多少是不值得不信任的。”闫佳微微一笑,眼里却闪出了一股冷意。
    让小牧的额角冒出了冷汗,吸了一口气地说:“就算让你证明了我满嘴谎言,一点也不值得信赖又能怎么样?这些能改变什么,我不爱你还是不爱你呀!”
    没看着闫佳移动,似乎一下子飘到了小牧面前,灰白色的脸上看不出表情:“人死了心里就再也没有爱情,只有仇恨,满腔的仇恨。”
    小牧终于相信了计程车司机的话,鬼屋里吊死了一个女孩,这个女孩应该就是闫佳,他绝望了:“我没想到你这么蠢,为了得不得的爱情,毁了自己,值得吗?”
    闫佳冷笑道:“就因为不值得我才会报仇,为什么我那么爱你,为你付出了那么多,而你却离我而去,难道你忘记了这里,忘记了你曾经在这里吻过我,想要我了吗?那一天你知道我多快乐,就好像飞起来一样,谁知你转天就向我提出分手,说你爱上了别人。你不觉得你太残忍了吗?既然不爱我,就不要给我希望,给了我希望,就不要让希望像泡沫一样破碎,那是种坠崖的心情,你懂吗?”
    小牧的表情变得异常复杂,他极度痛苦,他不知道说什么能抚平闫佳内心的伤痕。
    恰在这时,秦爱爱醒了,她睁开眼后大声尖叫,几乎又要昏过去时,闫佳冰冷冷地说:“你们之中只能有一个活着出去,这是对你们不信任的惩罚,这里有一把刀,杀死另一方,你们就可以活着走了。”
    小牧的动作慢了慢,刀被秦爱爱抢了去,她拿着刀看着小牧,小牧摇头,心里害怕之极。
    “你们只有一分钟的考虑时间,快点做决定吧!”闫佳冷冷地说道。
    “爱爱不要呀!”小牧悲戚地叫着。
    可是秦爱爱已经不管这么多了,她早就醒了,知道闫佳并非人类,而且要报复的对象不是自己,她只要杀了他就能自保,她可不会傻傻的再去相信他的爱。
    秦爱爱举起了刀,刺向小牧时一点都没犹豫。小牧任命地闭上了眼,一阵阴风飘来,他慢慢地睁开了眼睛,看见闫佳挡在他的面前,刀子无情地扎在她的身上,她无比痛苦地一笑道:“我真傻,最后还是舍不得让你死。”说着她的身体变成了无数个碎片,一霎间消失不见了。
    小牧忍不住流下了眼泪,原来爱与不爱都是伤。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文章标题:鬼屋游戏
本文地址:http://www.guidaye.com/jl/19002.html
上一篇:我和纸扎人    下一篇:鬼情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