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鬼大爷|今天是:鬼大爷微信公众号:guidayecom,期待大家的关注与订阅!
鬼大爷鬼故事
恐怖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午夜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家里鬼故事 >

黑楼吊人

来源:鬼大爷鬼故事(www.guidaye.com) 作者:花布 发表时间:2016-07-15

    杨林是个幸运的女孩,大学毕业,就被分配到了效益不错的玩具厂当设计师。她知道,她能进玩具厂,完全是因为爷爷。她爷爷是玩具厂的老厂长,现今的厂长,就是他提拔起来的,所以,杨林进玩具厂就是他一句话的事。
    报到那天,杨林才知道,原来厂里共招收了三名设计师,除了她还有一男一女,一个叫森穆,一个叫庄是是。庄是是是外地人,森穆则和她一样是本市人,两个人也都是走后门进厂的,据说,庄是是花了大把的钱,而森穆的父亲,就是现任厂长。这两人居然还是大学同学。知道这些后,她安心了许多,原来除了她,另外两人也是靠走后门进来的,看来,这个世界没有权力和金钱办不到的事。
    玩具厂有宿舍,杨林打算住宿舍,一是因为工人们都看不起她这个靠后门进厂的设计师,闲话能杀死人;二是因为庄是是也住宿舍,她不想搞特殊,按照级别,她和庄是是住在了一起。庄是是是个活泼的女孩,一进宿舍,便和她侃侃而谈。说着说着,说到了玩具厂的历史。
    庄是是告诉杨林,以前玩具厂是有食堂的,是因为厨子采购了一批廉价的病猪肉,吃倒了不少工人,这才关闭了食堂。而那个厨子,因为害怕法律制裁,便吊死在了食堂里。听说,厨子死后,食堂里便开始闹鬼,半夜里,偶尔经过食堂时,里面会传出熙熙攘攘打饭的声音。人们说,是那些死去的工人们,变成了鬼,向厨子讨命去了。如果有人夜里误入食堂,那这个人就会被当做厨子,被那群冤死鬼勾去魂魄,必死无疑。后来,人们给那个废弃的食堂,起了一个恐怖的名称黑楼!
    而现在,黑楼成了仓库。
    杨林对这个传言只是一笑了之,这种恐怖传说以讹传讹得早就脱离了现实。庄
    是是看出她不信,便拉着她来到窗口,用手指着远方。黑楼就在不远处,那是幢二层小楼,外墙已斑驳不堪,窗上的玻璃也都碎了。从窗户望向里面,是一片深邃的黑暗,像一个未知的世界,而整座黑楼则像一只恐怖的怪物,安静地守护着某种不知名的东西。看上去是有点恐怖。
    但传说毕竟是传说,杨林很快就忘记了,心里反而填充进一个男人,森穆。那是她第一次见森穆,高大英俊的森穆,让她充满好感。可当她热情地打招呼时,森穆却急急地离开了。她很是郁闷。晚上,回到宿舍,她不高兴地说起今天的冷遇。庄是是告诉她,森穆大学时就是个怪胎,冷漠得像具冰雕,让她不要在意。可杨林却无法忘记森穆那张脸了,那张似乎隐藏着某种秘密的脸庞,总是在她脑海中晃来晃去。
    夜里,几个单身的男同志来了,美其名曰来认识一下新同事。杨林很讨厌这些聒噪单身的大龄青年,庄是是倒是热情地和这些男人聊起了天。中途,他们又说到了黑楼。


    其中一个男人说:“什么鬼魂索命,都是骗人的。有一次,我壮着胆子进去,根本连个鬼影都没有!”
    庄是是不屑地说:“你进过黑楼?鬼才相信。”男人猛地站了起来,说:“今晚我就去黑楼里睡上一夜,让你们看看!”大家一阵哄笑,似乎都看出了他想在未婚女士面前显示男子气的幼稚表现。但他似乎并不是开玩笑,坚定地说,“我就睡给你们看!”
    那晚,男同事们很快就离开了。杨林和庄是是早早睡下了。躺在床上,杨林又想起了森穆,和今天这几个男同事相比,森穆安静英俊,有一种特殊的魅力,她觉得自己已经无法忘记那张脸了。
    翌日,出事了。那个夸下海口的男人死在了黑楼里。仓库的搬运工最先发现了男人的尸体。那具尸体已经僵硬冰冷,死死地睁着大眼,嘴夸张地张着。整个玩具厂都陷入了恐怖之中,工人们都跑到了黑楼附近,一个个惊恐地望着那具死尸。警察来了之后,判断是心脏病突发,初步断定是惊吓所致。这个结果一出,围观的工人们更是众说纷纭了。厂长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总算把工人劝退了,可森穆却没有离开,一直定定地望着黑楼。
    杨林回头望着森穆,她隐约听见森穆说,“是他们干的!”她一下停住了,这
    是一句让人浮想联翩的话。
    这时,厂长突然狠狠甩了森穆一个耳光,怒喝道:“滚!别在这儿胡说八道!”
    森穆捂着脸,转身离开。回头的一瞬,目光正好和杨林相对。杨林愣了一下,那个眼神中带着惊恐和无人理解的无奈。这时,庄是是走了过来,坏笑着望着她专注的眼神,拉了她一把,她这才回过神儿来,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夜里,下起了小雨,天气阴沉压抑。杨林和庄是是没有出去吃饭,在宿舍里煮起了鸡汤面。
    杨林又想起了森穆,忍不住问:“是是,森穆究竟是怎样的人啊?他父亲今天为什么打他啊?”
    庄是是头也不抬地说:“森穆这人很怪,在学校就不合群,总爱对着空气自言自语,搞不清在想什么。至于咱们厂长嘛,听说只是他的继父,大学时他妈改嫁给了厂长,而上学时,他一直没有回家。你想,这俩人的关系怎么能好呢。”她说着抬起头,意味深长地问:“你是不是对森穆有意思啊?”杨林瞪了她一眼,她大笑了起来,拍着胸脯说:“放心,好歹我也算森穆的老同学了,这个忙我是帮定了。”
    杨林乐了,不经意地望向窗外,当目光触到黑楼时,笑容戛然而止。此时,黑楼安静地矗立在烟雨中,天上没有月亮,漆黑得如同一张黑网,而黑楼也是一团漆黑,似乎要比天空更黑暗深邃。她不由得又想起了那个死去的男同事。
    杨林说:“是是,莫非这黑楼里真的有鬼?”庄是是乐了,说:“你怎么了?这不过是个传说而已,至于那个男人嘛,谁知
    道他有心脏病?说不定,是看见什么耗子野猫被吓死的吧。”庄是是说到做到,几天后,她真的帮杨林约来了森穆。杨林特意打扮了一番,
    兴高采烈地和庄是是一同去见森穆。那天,庄是是很知趣,很快就走了,临走还在森穆肩膀上拍了拍,活像个媒婆。庄是是走后,杨林觉得很尴尬。森穆一直不语,在昏暗的咖啡厅里,一张脸埋在灯影之后,一动不动。
    为了缓解尴尬,杨林先说话了,她说:“森穆,你平常都有什么爱好?”森穆说:“看。”
    杨林愣了一下,说:“看什么?”
    森穆突然把脑袋伸出阴暗的灯影,一眨不眨地盯着杨林,说:“看你们着不到的世界。”杨林忍不住笑起来。森穆的脸色立刻沉了下来,显然,他不喜欢杨林现在的态度。杨林见状,慌忙道歉。再三追问下,森穆才缓缓地说起了他的故事。
    森穆自小生活在农村,父亲早亡,母亲在他很小的时候,便外出打工了。他从小跟着大伯生活。大伯待他并不好,经常不给饭吃。有一天,他放学回来,实在饿得不行了,便跑到厨房找东西吃。正巧厨房里扔着一个发了霉的馒头,他不顾一切地啃了起来。当晚,他就发烧了,几乎不省人事。大伯慌了,忙套上车送他去医院。村子离医院很远,他觉得身体越来越烫,蒙眬中,他看到一个白影坐在马车上,大伯还在前面赶车,那绝不是大伯。他用力睁开眼睛,惊讶地发现,那是去世多年的父亲!他张了张嘴,只叫了一声“爹”,便晕了过去。
    森穆再醒来的时候,已经在医院了。他的烧也退了,父亲却不在了。可是,从此以后,他的眼睛发生了变化,总是会看到一些模模糊糊的白影,可是告诉大人时,大人们却总是骂他胡说八道,甚至还把他当瘟神一般殴打。后来,他什么都不敢说了,但这种怪异的能力,却并未因为他的沉默而消失。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文章标题:黑楼吊人
本文地址:http://www.guidaye.com/jl/18719.html
上一篇:空屋噩梦    下一篇:家里有几只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