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鬼大爷|今天是:鬼大爷微信公众号:guidayecom,期待大家的关注与订阅!
鬼大爷鬼故事
恐怖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午夜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家里鬼故事 >

不存在的声音

来源:鬼大爷鬼故事(www.guidaye.com) 作者:方谢晓 发表时间:2016-06-20

    1. 猝死
    一种敲打东西的声音透过墙壁,惊醒了牛大妈,时断时续,仿佛还夹杂着女人的尖叫。牛大妈吓得摸出枕头下的速效救心丸吞下,把牛大爷推醒,让他瞧瞧怎么回事。
    牛大爷爬起来仔细听了半天,却什么也没听到。
    牛大妈和牛大爷住在一片旧楼区,老两口都已退休,牛大爷一直负责小区卫生工作,兼种花草,牛大妈负责家务。两人没有子女,牛大妈本来就有严重的心脏病,牛大爷这两年心脏也不好,都经不住折腾。牛大爷催老伴赶紧睡觉,牛大妈确定自己没听错,第二天坚决去找住在对门的民警小宋。小宋是管区派出所的户籍警,还没成家,一个人住。他笑着告诉牛大妈附近太平得很,这几天都没有出过事。
    送走了将信将疑的牛大妈,小宋也没当回事。谁知第二天天快亮的时候,牛大爷拼命敲他家的门,喊着:“快来人,你大妈不行了!”等小宋帮忙打电话,喊来救护车,牛大妈已经停止了呼吸。
    小宋永远也忘不了牛大妈睁大眼睛的恐怖表情,他反复询问牛大爷,牛大爷也只知道老伴半夜里一声大叫就不行了,再也讲不出别的。尸检结果显示,牛大妈是心脏病发作猝死。
    小宋觉得牛大妈的死因太可疑了,可是只凭牛大妈前一天说过的话,实在算不上什么证据。小宋只好向派出所的潘所长报告,潘所长是个老民警,经验丰富,凭直觉认为确有蹊跷,嘱咐小宋暗中留意。
    当天晚上,小宋翻来覆去难以入眠,正在他半梦半醒之际,忽然听到很轻微的响声。小宋一个激灵,睡意全无,响声虽小,却清清楚楚,仿佛是有人在敲打什么东西。小宋侧耳倾听,其中仿佛伴随着尖厉的呼叫。
    小宋浑身汗毛倒竖,呼叫声骤然大起来,伴随“砰砰”的敲门声,小宋爬起来,从猫眼往外看,被牛大爷表情扭曲的脸吓了一跳。赶紧打开门。牛大爷直接扑倒进来,脸色铁青,呼吸微弱,小宋慌忙拨打120急救电话,可还没等救护车赶到,牛大爷就已经气绝身亡。
    尸检结果依然是心脏病猝发。接连两天牛家老两口横死,居民楼里弥漫着恐慌气氛,大家纷纷传言牛家招了恶鬼。潘所长想起小宋昨天的怀疑,重视起此事,一边向上级汇报,一边嘱咐小宋继续留意。
    2. 失踪
    谁知道几天之后的一个早上,小宋没有来上班,打电话也无人接听,第三天也没来,他失踪了!
    这下事情闹大了,市刑警队出动了刑警,潘所长把自己掌握的情况一一说出,陪着刑侦科的警察全程调查。小宋住处没有外人闯入的迹象,但是很凌乱,连被子都没叠,说明他走的时候非常匆忙。


    小宋家在外地,没有女朋友。潘所长和他家人联系后得知,小宋这几天没往家里打过电话,家里对他的情况也是茫然不知。刑警又搜查了对门的牛家,牛家没有亲属,后事都是社区帮着处理的,屋里面陈设简单,没有贵重财产。牛家二老以前都是工人,社会关系非常简单,过往与他人并没有恩怨纠纷。
    刑警无法证实小宋的失踪与牛大爷夫妇去世有关联,线索至此完全中断。一天,两天,一连过去五天,案情还是没有进展。
    这天下班吃过晚饭,潘所长转悠到小宋家楼下,在小区里转了几个来回,决定去小宋家里看看。
    潘所长在小宋的房间里仔细检查了两个小时,没有新发现,此时已经接近晚上10点钟,看着空荡荡的房间,想起小宋讲过关于奇怪声音的事,潘所长打了个寒战。或许这是揭开小宋失踪之谜的机会,潘所长想着,给家里打了电话,谎称值夜班,决定整夜留守。
    关了灯,潘所长坐在沙发上守候。长夜漫漫,安静得厉害,到了接近两点钟的时候,他隐隐约约听到响动,马上条件反射似的跳了起来,真的有声音!
    很微弱,但是很清晰,仿佛有节奏地敲打东西,潘所长心脏狂跳,他定了定神,追寻声音的来源,好像来自地下。
    潘所长根据时断时续的声音,最终找到了厨房,水槽下面有一根锯断的铁管。小区的楼房经历过自来水系统改造,旧水管全部报废,残留在墙体内,声音正是从旧水管里发出来的。

    潘所长把耳朵贴在铁管上,敲击的声音时断时续。他这下来了精神,如果牛家和小宋住所都能听到声音,说明声音的来源不会太远。但住户的地面都没有任何问题,真要有人被困,入口也应该在别处。
    跑到楼房外,夜色黑漆漆的,没一处亮灯的地方,潘所长四处环顾,瞥见楼下有一间库房。
    库房属于小区物业,用来堆放杂物,平时根本没人注意。潘所长来到库房门口,铁门锈迹斑斑,不知道多久没人打开过了。他用手电筒照着,看了许久后,伸手转动门把手,门没有锁。
    潘所长一寸一寸看过去,库房共有里外两间,散发着一股阴湿气,侍弄花草和打扫卫生的各种工具摆放得整整齐齐,一目了然。里间有两张长条旧沙发,上面也是堆了些杂物,落着薄薄的灰尘,显然许久没人坐了。
    潘所长的目光落在墙夹角处摆放的那张沙发上,借着手电筒的幽光,他发现沙发和墙角有大约30厘米左右的距离,沙发脚有最近被挪动的痕迹,露出普普通通的水泥地,看不出异常。
    潘所长顾不上满地灰尘,趴下身子,耳朵紧贴地面,足足过了几分钟,地下传来微弱又清晰的敲击声。潘所长心脏狂跳,用手轻轻叩打水泥地面,发出“笃笃”的声音,下面是空的。
    潘所长用手摸索着,摸出一条四方形的缝隙,试图寻找工具撬动。手电筒在四下晃了晃,沙发下面就丢着一把螺丝刀。潘所长心下一喜,这说明他的判断是正确的。他用螺丝刀扣住缝隙的边缘使劲别着,慢慢提起一个四方形的木头盖子,下面露出黑漆漆的一个方洞。
    木头盖子上浇着水泥,上面被抹平了,放下去的时候和地表完全吻合,从表面根本看不出有问题。潘所长用手电往下照,向下有一个竖直的木梯。潘所长试着轻声呼喊:“小宋。”过了好半天,下面传来微弱的回应:“我在这儿。”
    潘所长就要踩着梯子下去救人,小宋又拼命提高声音:“别下来,梯子有问题,小心摔伤!”
    潘所长马上收住脚步,报警的同时拨打了急救电话,半个小时之内,警方和急救中心的人马先后赶到,把小宋解救了出来。
    小宋右腿骨折,头部也摔伤,饥渴造成的虚脱危及了生命,好在他身体底子不错,住院治疗后不久便康复了。半个月以后,刑警队的干警们和已经无碍的小宋一起来犯罪现场复查,潘所长也陪着。
    小宋指着折断的木梯横撑,心有余悸。他说,那天晚上,他被奇怪的声响吸引,和潘所长发现库房暗道的经过一样,挪开沙发,用螺丝刀撬开了水泥盖子。
    小宋顺着木梯爬下去,踩断了一根横撑,直接摔到下面,折断了腿骨,摔伤了脑袋,暗道的水泥盖子也随即关闭,隔断了他和外界的联系。用来照明的手机在地下根本没有信号,打不出求救电话,一天后电量就耗光了。在黑暗的地下呼叫根本没人能听见,小宋只好凭着意志力,不时敲打身边的废弃水管,正是这股不放弃的劲头,最终让潘所长听到了他的求救信号。
    地下通道足有四米深,小宋踩空的那根横撑在比较靠上的位置,没摔死是十足的运气。横撑上的断痕很齐整,是被人锯断的,根本不是小宋踩断的。横撑上有一根细绳连接木头盖子,一旦有人触动,盖子也会盖上,整个机关设置得非常阴险,不明深浅的人贸然孤身下地道,就会遭遇不测。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文章标题:不存在的声音
本文地址:http://www.guidaye.com/jl/18572.html
上一篇:都市怪谈之佛手    下一篇:夜半鬼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