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鬼大爷|今天是:鬼大爷微信公众号:guidayecom,期待大家的关注与订阅!
鬼大爷鬼故事
恐怖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午夜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家里鬼故事 >

暗夜取件人

来源:鬼大爷鬼故事(www.guidaye.com) 作者:刺猬 发表时间:2016-06-12

    1
    住在城郊的冯大顺曾做过客货司机,跑长途,去年出车祸摔瘸了腿,驾照也被吊销。说起那次车祸,冯大顺至今心有余悸,暗叫万幸——那天,他着急赶路,从天黑开到了天亮,困得眼皮直打架。本打算撑到目的地再好好睡一觉,不想脑袋一沉竟打起了盹。恰恰此时,一辆轿车迎面驶来,不停地狂按喇叭。冯大顺当即惊出一身冷汗,急踩刹车。糟糕的是,忙中出错踩上油门,客货径直撞破护栏翻进了路旁的深沟!
    昏昏沉沉中不知过了多久,冯大顺悠悠醒转。一睁开眼,便瞅到年逾七旬的老爹在偷偷抹眼泪儿。护士说,他的右腿遭受重创,膝盖骨碎裂,好在植入了十几颗钢钉,养上三五个月,如果恢复好的话,不用拄拐也应该能走路。老爹也一连声地安慰他:大顺,别担心,有爹呢。老话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你一定能站起来,也一定能过上好日子。
    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这话还真应验了。
    转过年,冯大顺的伤腿基本痊愈,虽说走路一瘸一拐,这辈子再也没资格驾驶机动车,但并不妨碍他开电动车。没多久,他还在一家快递公司谋到了打更的差事,赶上活忙,人手不够用,他也会帮着分分拣拣,开上电动车去送件。这天傍晚,冯大顺顶着热辣辣的日头跑了一下午,口渴得嗓子直冒烟,便走进小餐馆,要了两个小菜和一大扎冰镇生啤。
    坐在邻桌的,是两个打着赤膊的年轻人。一个生得人高马大,胸口文有饿狼图案:一个是光头,脑门上趴着条吓人的刀疤。冯大顺刚刚坐定,就听大块头硬着舌根较起了劲:“光、光头,你的酒量太差,不是我的对手。我还能喝、喝一杯白酒,你信不信?”光头男脖子一梗,探手抓起那半瓶白酒,“咕咚咕咚”全灌进了肚:“喝一杯算啥?你瞧,这才叫……本事,叫能耐。”含含糊糊说完,光头男身子一软出溜进了桌子底下。对方见状,喷吐着熏人的酒嗝笑得里倒歪斜:“熊包,起来,蹦、蹦迪去。服务员,结、结、结账。”
    瞄到大块头和光头男侧侧歪歪、相互搀扶着晃出小餐馆,冯大顺不由得心跳加速,两眼放亮——邻桌的椅垫下,躺着只鼓鼓囊囊的钱包!当服务员来结账时,冯大顺用余光瞥了一眼,里面少说也有几千块,而喝得烂醉如泥的年轻人付完账,直接把钱包塞进了坐垫下。


    看他们的醉态,估计睡到明早也未必能醒。就算醒酒,也难想起钱包是落在了餐馆还是迪厅。看来,今儿个真是我的幸运日,一下子发了两笔财!念及此,冯大顺快速抓起钱包奔出餐馆,发动车一阵风似的赶往老爹的住处。
    2
    冯大顺发的另一笔财,是只快件。
    中午的时候,他再次去西华小区派件,收件人名叫宋海江,昨天,他已去过一回,电话关机,“咚咚”敲了半天门,也没见到人。这次,前脚刚迈进小区,就看到几个警察从楼道里抬出一具蒙着白单的尸体
    “那人出了啥事?”冯大顺凑近人群问。
    “死了。”一个街坊重重叹口气,唏嘘回道,“他叫宋海江,老伴去世早,儿子在外地工作,家里只有他一个人。听说是心脏病突发,两天前就走了。唉,可怜呐。”
    冯大顺听得心头一紧,脱口追问:“你说他叫什么?”
    “宋海江。你认识他?”街坊反问道。

    冯大顺急忙摇头:“不认识不认识,孤孤单单没人陪,是够可怜的。”
    附和几句,冯大顺掉头走远,边走边嘀咕:收件人死了,这件该如何处理?闷头琢磨半晌,冯大顺打开了封箱。箱子内,装的是只全新的智能洗脚盆,能冲浪能按摩,标价500多块。早在出车祸前,老爹的双脚时常发麻,行动不利落,冯大顺就想给他买只洗脚盆,聊表孝心。车祸一出,便把这事给忘到了脑后。如今,洗脚盆自己送上了门,正好了却了他的心愿!
    3
    当夜,冯大顺正美滋滋地分拣包裹,只听“吱呀”一声响,虚掩着的店门开了。
    走进店的,是个头发花白、胡子拉碴的老者。老者的脚步很轻,无声无息,恍若一眨眼,人便飘到了冯大顺跟前。一同卷来的,还有一股子令人发冷的夜风。
    “你是?”冯大顺问。老者僵直着身子,嗓音格外沙哑:“我来取件。”
    对视之中,冯大顺禁不住打了个寒噤:老者面肌僵硬,两眼散乱无神,空洞得就像两口深不见底的千年古井。
    “谁的件?身份证。”冯大顺壮胆问道。老者摸摸口袋,说:“我的身份证丢了。哦,我叫宋海江,前些日子,我儿子给我打电话,说从网上给我买了只洗脚盆,这两天早该到了。”
    话音未落,冯大顺顿觉头皮发炸,本能地倒退了两大步。不可能,收件人宋海江已经死了,在西华小区,我亲眼看到他被警察抬出房间送上了殡葬车!人死如灯灭,岂能复生?这个表情诡异的老者,十有八九是假冒收件人来骗件的。这种事,以前也发生过。战战兢兢想到这儿,冯大顺磕碰着牙床解释说:“按规定,没有身份证,我不能给你件。要不,你回去拿户口本来也行。别,别,你明早再来吧,我只是个打更的,黑灯瞎火,件也不好找。”
    老者没动,用那双空洞的老眼定定地瞅着冯大顺说:“户口本在我儿子那儿,隔着几千里地呢。除了身份证和户口本,还有没有别的法子?”
    那位街坊说,宋海江的儿子在外地。难不成,他……起死回生了?冯大顺愈发胆颤,甭管是人是鬼还是骗件的冒牌货,只想尽快把他打发走:“有,有,你去社区居委会开证明,证明你是宋海江。你快走吧,我也该睡了。”
    老者终于转了身,走向店外。冯大顺强按着怦怦心跳紧跟上去,手忙脚乱地撞上了门板。夜半三更,碰上这档子怪事,真够吓人的。冯大顺咕咕哝哝一回头,又惊得脊背发冷喊出了声:“你、你是怎么进来的?”
    天,老者仍直挺挺地杵在店里!而冯大顺也绝不会看错,适才,老者确实已走出店,并飘飘忽忽消失在黑黢黢的夜色中。
    “我想过了,我不能去社区。我要去了,要吓死人咋办?”老者顾自念念叨叨,僵硬的脸上居然露出了一丝苦笑。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文章标题:暗夜取件人
本文地址:http://www.guidaye.com/jl/18519.html
上一篇:青春秘事    下一篇:紧急逃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