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鬼大爷|今天是:鬼大爷微信公众号:guidayecom,期待大家的关注与订阅!
鬼大爷鬼故事
恐怖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午夜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家里鬼故事 >

替代者

来源:鬼大爷鬼故事(www.guidaye.com) 作者:苏禅 发表时间:2016-06-06

    1.恐怖的大头
    “哗啦,哗啦,哗啦……”
    不间断地,有流水声灌入唐晓衣的耳中,她不知道流水声来自哪个方向,只是被那流水声引诱得很渴,于是胡乱找了一个方向走去。
    突然,一个身体非常瘦小,脑袋异常大的孩子冲出来抱住了唐晓衣的腿!
    唐晓衣大叫一声,不管不顾地挥动手中的木棒,狠狠地打在了那颗大头上。大头顿时鲜血四溅地爆开,露出了下面赤裸枯黄的小小身体,唐晓衣用力踢开他,大步向前跑去。
    这时,“哗啦哗啦”的声音轰鸣起来,树木后面躲藏的人似乎被唐晓衣的一棒激怒了,他们开始潮水般涌出,摇晃着小小的身体,顶着大大的头,向唐晓衣包围过来。
    唐晓衣横了一颗心,朝着一个方向狠命地冲过去,手里的木棒发疯般乱舞,一颗颗大头像抛在空中的水果,被木棒毫不留情地砸开,汁液飞溅,色彩斑斓……
    终于,她跪了下来,大头们蜂拥而上,把她埋葬进了人体之坟。
    “呼!”猛然睁开眼睛,吐出一口滞在胸口的气,唐晓衣第四次冷汗涔涔地醒来了。
    窗外月光如雪,唐晓衣侧头看看,陈重睡得很香,丝毫没有受到自己的惊扰。
    “你脸色不好,要不要去医院看看?”早餐时,陈重担心地看着唐晓衣说。
    唐晓衣回以一笑,心里暖暖的:“没事,我只是有点儿睡不好。”
    “好吧,你这个小劳模,我听你的。”陈重起身,给了她轻轻一吻,“你慢慢吃,我先上班了。”
    看到陈重的身影消失在门口,唐晓衣脸上的笑意立刻消散了。她迅速收拾了碗筷,打了几个电话,然后用最快的速度化了妆,换好衣服,也急忙离开了家门。
    半个小时之后,唐晓衣按响了宋太太的门铃。
    宋太太家里没有旁人,阿姨也出去买菜了。气色已经变得红润有光泽的宋太太引着唐晓衣,在一楼明亮典雅的客厅坐下来,亲切地挨着她坐下,双手握住了她的手。


    “谢谢你,真的谢谢你。”宋太太的脸上,洋溢着欣喜而感激的笑容。
    “您不必谢我,我也只是做生意。”唐晓衣轻轻抽出了自己的手。
    宋太太的笑容僵了一下,然后立刻又融解开来:“话是这么说,但我感激你是真心的。”说着,她已经拿起旁边放着的Gucci手袋,从里面拿出厚厚的几沓钱。
    唐晓衣怔了一下,眉头微皱,接过来,把其中三沓放进自己的包里,另外的却又推回给宋太太:“宋太太,这不是我们谈好的价钱。”
    宋太太还想说什么,但唐晓衣坚持不收。过了一会儿,宋太太重新堆起笑容:“其实,我是想请唐小姐再帮我一个忙,我想请唐小姐也替一替我家刘总。”宋太太近乎讨好地看着唐晓衣说。
    “当然可以。”唐晓衣回答道,“但是,需要刘总亲自委托我。”
    “这……”宋太太的脸顿时僵住,“唐小姐,你何必和钱过不去呢?”
    唐晓衣没有回应这句已经有些挑衅的话语,她站起来,道:“宋太太,我就先走了,如果您真的希望我代替刘总,请您让他来和我谈。”
    说完,她便向门口走去,宋太太没有送,在她走到门口时,宋太太喊道:“我可以给你十万!”
    唐晓衣丝毫没有停顿,像是完全没听到一样走出门去。宋太太盯着她的背影,眼睛里射出冰冷的怒意。

    2.同床异梦
    晚上,唐晓衣又陷入了那个梦。
    灰色天空背景下的树木包围着她,窥视的大头儿童发出流水般的叫声,当她产生焦渴的感觉,茫然去寻找那水声时,大头儿童们对她群起而攻之,逼迫她用木棒展开血腥的屠杀。
    再一次冷汗涔涔地醒来,唐晓衣觉得心口都有些憋闷了。
    陈重依然睡得很沉,对身边人的惊醒浑然不觉。然而,就在唐晓衣转身下床喝水的一瞬,她听到身后的陈重发出了一声没憋住般的轻笑。
    唐晓衣吓了一跳,回头去看,看到陈重的头蒙进了被子里。
    唐晓衣不由为陈重这孩子般的调皮莞尔,但转瞬她却想到,喝了自己偷偷掺了安眠药的果汁,陈重此刻应该绝不可能醒来的。
    到底还是不放心,唐晓衣慢慢地伸出手去,小心地掀开了陈重的被子。陈重的模样没什么不同,但,他的头却变成了几倍大。
    唐晓衣忍不住打了个寒战,空气聚成一只手,冷飕飕地抚摸了她的后背。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唐晓衣无法解释。这时,陈重的嘴里发出“哗啦啦”似流水的声音,然后突然睁开了鹅蛋般大的眼睛。
    唐晓衣终于惊叫一声,跳下床去。“哗啦啦,哗啦啦,哗啦啦……”这时,四面八方的流水声开始响彻唐晓衣的家。
    大头陈重从床上爬了起来,盯着唐晓衣仿佛想发起攻击,唐晓衣身后倚着的门开始被冲击,客厅里不知道有多少大头孩子准备挤进卧室。
    “陈重,陈重!你醒醒,你这是怎么了?”唐晓衣对着陈重大喊。她的目光不由自主地搜寻,那是想要找到一个武器面对她的陈重。
    唐晓衣看到了床头柜上的台灯,她一步跨过去抄起来,把它抱在了自己的胸前。
    而就在她离开卧室门的一瞬,卧室门“咣当”一声被撞开了,好多大头孩子立刻涌了进来。
    “啊!”唐晓衣根本顾不得去想,闭上眼睛把台灯胡乱地挥舞起来。
    仿佛过了一个世纪,突然,所有的流水声都消失了,唐晓衣挥舞的台灯也不再有与什么东西的接触感。唐晓衣气喘吁吁地睁开眼,看到满屋子鲜红的血浆浸泡着满地的尸体,自己身上天蓝色的睡衣,已经完完全全染成了红色。
    唐晓衣的视线转向了床上,床上也堆着好几具大头孩子的尸体。从一颗颗破碎或完整的脸上,唐晓衣没有找到属于陈重的五官。她惊慌地巡视着,突然,有什么液体落到了她的头上。
    唐晓衣一惊抬起头,看到一张巨大的脸猛然从天花板落下,突然就到了自己眼前。那是陈重的脸,此刻狰狞地笑着,龇着尖锐的獠牙。
    “啊!”唐晓衣歇斯底里地尖叫,双手抱住头,猛然睁开了眼睛。
    噩梦放过她,飞速消离。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文章标题:替代者
本文地址:http://www.guidaye.com/jl/18478.html
上一篇:谁是精神病    下一篇:绝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