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鬼大爷|今天是:鬼大爷微信公众号:guidayecom,期待大家的关注与订阅!
鬼大爷鬼故事
恐怖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午夜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家里鬼故事 >

别墅有鬼

来源:鬼大爷鬼故事(www.guidaye.com) 作者:张仁 发表时间:2016-05-18

    华峰最近发了一笔大财,钱还没有捂热,便立刻从一位房地产商那里买下了一栋二手的三层复式别墅。他对此感到非常的高兴和自豪,立马打电话叫来他的死党兼最好的生意合作伙伴楚汉生过来参观。
    “不错。”楚汉生看完整栋别墅之后说道,“华哥,你这栋复式别墅非常的漂亮,你肯定是花了不少钱买下来的吧?”
    “这当然了。”华峰说道,“你别看别墅是二手的,我买下它,可是足足花费了我两百多万!”
    “两百多万?”楚汉生惊呼道,“华哥你不是在跟我开玩笑吧?你跟我一样,都是蔬菜中间商,我都一下子拿不出这么多钱来,你怎么就……”
    “没办法,谁叫我妈我把生得那么聪明呢!”华峰得意的说道,“这段时间大蒜的价格上涨得非常之厉害,我看准了机会,大肆收购后然后转卖,结果狠狠地赚了一笔!”
    “我知道,‘蒜泥狠’嘛!”楚汉生有些不满的说道,“华哥,怎么有这么好的发财机会你都不告诉我?我可是你的死党兼最好的生意合作伙伴啊!”
    “对不起,我当时只顾怎么赚钱,把你给忘记了。”华峰拍了拍楚汉生的肩膀说道,“下次吧!下次有这种机会,我一定会叫上你。”
    “哼!只怕下次遇上这样的机会,你也不告诉我!”楚汉生低声嘟哝道。他想了想,忽然神秘兮兮的对华峰说道,“华哥,这栋别墅我看起来有点熟,不知你是从哪个房地产商手中买下来的呢?”
    “是王老板,你也认识的。”
    “是王老板?”楚汉生突然大惊失色道,“华哥你怎么跟他买别墅呢?”
    “有什么问题吗?”华峰见楚汉生一脸吃惊的样子,不解的问道。
    “有问题,而且是大大的有问题!”楚汉生大声说道,“我曾经听一个朋友说过,王老板有一栋别墅是闹鬼的。”
    “闹鬼?”
    “是的。”楚汉生认真的说道,“据说他的那栋别墅建的地方,原来是一栋非常古老的大宅,大宅的女主人因为不满丈夫接二连三娶了八个妾侍,终于在一个雷雨交加的晚上,将那个八个妾侍推进大宅前面的池塘里淹死了。自从那之后,这栋大宅就经常闹鬼,搞得主人家不得不搬迁到外地。”
    “不是吧,这么恐怖?”华峰惊讶的说道,“那王老板买下那块地之后,没有叫人做法事超度那些亡魂吗?”
    “做是做了,可是没有用。”楚汉生说道,“所以别墅建成之后,王老板没有入住过一天,而且将它当做二手房出售。华哥,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栋别墅应该就是传说中的那栋闹鬼的别墅,所以我劝你还是赶紧将它低价转手为妙。”
    “不行,我已经花了那么多钱在这别墅上面,我是无论如何都不会将它低手转卖的。”华峰斩钉截铁的说道。
    “那随你吧!作为死党的我已经尽了自己的责任,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告诉你了。”楚汉生说完这句话后,向华峰拱了拱手,扬长而去。
    在接下来的日子,华峰忙着布置新家,摆乔迁喜酒,对楚汉生说的事情一点也没有放在心上。
    楚汉生呢,自从那天扬长而去之后,便再也没有和华峰见面,甚至是华峰摆乔迁喜酒的那一天,他也没有来,只是托人送了一副精致的羚羊木雕,算是祝贺。


    “真是累呀!”送完最后一批客人后,华峰整个人累瘫在沙发上。他的妻子见到了,毫无客气的在他屁股上打了一下,“累的话你就去洗个澡,然后回房睡觉,躺在客厅上的沙发干什么?”
    “我还能干什么?当然休息一下了。”华峰疲倦的说道,“老婆,我想在沙发上小睡一会儿,然后再洗澡行不?”
    “你是这栋别墅的主人,你喜欢怎样就怎样吧。”华峰的妻子努着嘴说道,“我既管不着,也管不了。”
    华峰大概真的是累坏,一得到了妻子的允许,马上合上了眼睛,沉沉的睡去了。
    华峰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只知道自己是被一阵凉风给吹醒的,他翻了个身,正想拿去沙发上的被子盖一下,可是当他伸出手去抓的时候,抓到的并不是温暖的被子,而是冰冷的小草。
    “怎么回事?是哪个混蛋将外面的小草放在沙发上。”华峰生气地说道,他一骨碌爬起来,准备开口骂人,可是映入他眼帘内的景象却使他惊呆了。
    他不是睡在客厅的沙发上,而是睡在一片草地上,抬头一望,那栋层复式别墅在他前面十米左右的地方。这个距离清楚无误的表明,他睡在了屋外,而不是在屋内。
    “我怎么睡在这里了?”华峰吃惊地自言自语道,他想了想,“这一定是玉梅(华峰妻子的名字)干的好事!TMD,我不就是想在客厅里小睡一下嘛,用不着给我这么大的惩罚吧!”
    华峰一边骂骂咧咧,一边站起来,往别墅的大门口走,可就在这个时候,他的背后传来了玉梅的惊呼声。
    华峰吃了一惊,急忙回头一看,发现玉梅和他一样,都是睡在草地上。
    “怎么回事?”华峰走过去对玉梅说道,“怎么你也睡在屋外了?”
    “我不知道。”玉梅摇摇头说道,“我一醒来,就发现自己睡在草地上。”
    为了避免着凉了,华峰连忙扶着自己的妻子返回了自己的家中。
    在接下来的几天,类似的怪事依旧在发生,华峰和他的妻子从睡梦中醒来后,都发现自己睡在了屋外面的草地上。
    他们的儿子比他们更加的悲惨,他每天醒来,都发现自己满脸都是鲜血。
    “这当中一定有问题。”终于有一天,华峰决定亲自去解开这个谜。他想了一个非常好的办法,就是叫玉梅依旧和平时一样,睡在房间的大床上,而他则悄悄地躲进大床旁边的衣柜里,透过衣柜的缝隙,观察玉梅入睡之后,房间里会发生什么事情。

    熬夜是一种煎熬,等待更是一种痛苦,华峰被煎熬和痛苦反复折腾了一个多小时,终于听见大床那边传来玉梅非常有规律的呼吸声,这呼吸声明确无误的告诉他,他的妻子睡着了。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他通过衣柜的缝隙,看见了房间发生的那些可怕的变化。
    先是一股薄到不能再薄的雾气,慢慢的从房间大门的缝隙飘了进来,等整个房间都被这股薄雾所笼罩时,房间里突然多了十来个人。
    准确一点来说,这些都不是普通人,因为他们个个低垂着头,不管是手足还是身上所穿的衣服都若有若无。更可怕的是,他们穿的衣服,像极了死人下葬时穿的寿衣。
    这些人似乎对睡在大床的玉梅非常的不满,一脸怒火的对着她低声吼道:“给我起来!给我起来!给我起来!”
    然而他们的声音实在是太低了,所以玉梅根本听不见。
    最后那些人怒了,他们伸出手来,七手八脚的将玉梅抬下床,然后拖着她往房间外面走去。
    华峰看到这个情景,心里自然是明白了,他和妻子为什么每天醒来时,都发现自己睡在了屋外。
    他正想悄悄从衣柜里走出来,偷偷的跟在那些人的后面,不想脚下突然传来一个非常冰冷的声音:“大哥,你踩到我的头了!”
    华峰一惊,慌忙低下了头,这不低还好,一低之后,他猛地被一股力量大力的推出了衣柜,整个人“啪”的一声,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这下可好了,那些人本来是不知道华峰躲进衣柜里面的,现在这么一响,他们全都知道了。
    “原来你在那里!”那些人愤怒的说道。他们当中的好几个,“嗖嗖嗖”几声飞快的飘到华峰的身边,二话不说也把他抬起来,往屋外走去。
    华峰极力的挣扎,可是没有用,那些人的力气非常之大,他挣脱不了,只能眼睁睁的任由摆布。
    当他被那些人抬到客厅的时候,他知道了自己的儿子为什么每天早上起来,都是一脸的鲜血:原来那些人抓着他儿子的头部,使劲的在客厅里的地板磨呀磨,一直磨到出血为止。
    “儿子!”华峰痛苦的叫了一声。
    那些人似乎对华峰叫出声来十分的不满,伸手就在华峰的头上狠狠的敲了一下,把他敲昏了过去。
    天亮了,当华峰从昏迷中苏醒过来时,他没有再去叫醒他的妻子,而是直接往楚汉生的家里走去。
    他托楚汉生将那栋别墅以十万元的价格低价转手。
    而楚汉生很快帮他搞定这个超级亏本的交易。
    一个月后,华峰遇上了王老板,于是很不客气的和王老板提起了别墅闹鬼的事情。
    王老板惊讶的说道:“我的别墅闹鬼,不是吧,我在那里足足住了三年多,从来没有听说这种事情。”
    “是真的,王老板。”华峰将他入住后发生的灵异事情全部告诉了王老板。
    可王老板还是不相信,“如果我的别墅闹鬼的话,怎么现在还有人住呢?对了,那个人我也认识,他是本市著名的风水先生胡大师。”
    “胡大师?”华峰将信将疑的说道。
    王老板见华峰一脸的狐疑,索性带他返回了那栋别墅。
    别墅的大门一开,一个仙风道骨的中年人见到华峰,马上笑呵呵的说道:“你就是那个以十万元的价格,将一栋价值两百万卖出这栋别墅的傻瓜?”
    “胡大师,你这是什么意思?”华峰不满的说道,“我跟你素未谋面,你怎么一见面就嘲笑起我来了。”
    “我讲的事实。”胡大师说着,拿出一个精致的羚羊木雕。
    这个羚羊木雕自从华峰正式搬进去别墅之后的第二天就不见了,华峰对此感到非常的奇怪:“这木雕怎么会在你的手上?”
    “是我从一个房间里的床底下找到的。”胡大师说道,“这个羚羊木雕表面上没有什么,但是里面却有很大的乾坤,那就是有人在里头放了一个泰国的古曼童。正是这个古曼童,让原来住在这里的你,晚晚撞鬼。”
    “什么?”华峰吃惊的说道。直到这一刻,他才知道别墅为什么会闹鬼,原来这一切都是楚汉生搞的鬼。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文章标题:别墅有鬼
本文地址:http://www.guidaye.com/jl/18350.html
上一篇:单身狗的悲惨命运一    下一篇:悬念故事之画家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