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鬼大爷|今天是:鬼大爷微信公众号:guidayecom,期待大家的关注与订阅!
鬼大爷鬼故事
恐怖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午夜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家里鬼故事 >

五子连珠

来源:鬼大爷鬼故事(www.guidaye.com) 作者:庄子衣 发表时间:2016-03-23

    一
    朱晓东得知父亲去世的消息非常突然。当时他正在跟客户进餐,谈性正浓时,没来由的眼皮子一顿狂跳,随后手机响了。
    “晓东,赶紧回老家来一趟,咱爸走了。”声音很低沉,是大哥的。朱晓东大哥叫朱铁,在老家的镇子上开了一家砖厂,生意不错,照顾老父老母的责任就一直落在他肩上。
    朱晓东咽了下口水,脑海里浮现出一个老态龙钟的老头子,一身黑色棉袄,拄着拐棍站在村头。这是他离家前看的最后一眼父亲,现在算起来也有个三年了。
    他叹口气,挂了电话。尽力压住躁动的情绪,强颜欢笑和客户对付完这顿饭。回去后马不停蹄买了最早一班回老家的火车票。
    坐在车上,他思绪万千,各种念头堵在心口郁结不散,如阴霾的天空中团团黑云。今年他就一直不顺,谈生意不成,女朋友黄了,多年积蓄炒的股票一直套牢,就连抽烟都有股霉味。他咳嗽两声,叹口气,真是流年不利。
    坐了一天火车,身子都颠散架了,下车时又赶上蒙蒙细雨,好不容易折腾到家,全身都湿透了。父母一直都住在大哥家,以前是山沟里的农村,这两年开通了公路,村子依靠的大山是个大煤场,煤窑砖厂如雨后春笋,老百姓这日子才好过点。
    朱晓东不喜欢这个地方,肮脏、愚昧、阴晦,如同一锅熬了许久的中药渣子。家门口洒满了纸钱,就连大树的枝杈上都挂着好多。不知是不是心理感觉,还没进门就扑鼻一股霉味,院子里阴森森得透着刺骨寒气。


    铁门一开,二嫂慧珠端着一盆脏水走出来,看到他反应半天,这才笑道:“是小弟啊。”
    多少年没见了,加上朱晓东这两年一直走背字,不修边幅,还蓄上了满嘴胡子,确实和刚离开家时的青涩不一样了。
    朱晓东一看见二嫂胳膊上挂的孝,再也控制不住,眼泪出来了:“爸…走了…”
    二嫂把水泼了,咬着下唇勉强点点头:“前天夜里走的,天刚擦黑,阎王爷就来收人了。爸这病挺重的,一直咬着牙不咽气,就想…等你。”
    朱晓东这才感到一股火从心底直窜出来,他几步穿过院子跑进大堂,合着当地的规矩,要停棺三天才能火化下葬。灵堂里一具敞口棺材,老头收拾得立立整整,穿着一身黑色葬服,胡子刮得溜干溜净。嘴含铜钱,紧闭双眼。

    老朱家哥几个挂着重孝正跪在地上烧纸。
    老大朱铁看了一眼朱晓东:“晓东,你先去里屋换身干净衣服,看看咱妈,然后回来守灵吧。”
    朱晓东跟着嫂子来到里屋,收拾利索,去看老太太。老太太独居内室,盘腿坐在炕沿上,手里抱着红匣子,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
    二嫂慧珠说:“妈,小弟回来了。”
    老太太睁开眼:“知道了,你身体不好,别跟着他们哥几个靠,心尽到就行了,赶紧去休息吧。”
    慧珠笑着:“我没事,身经百战…”话还没说完,一阵撕心裂肺地咳嗽。
    朱晓东不禁恻然,说不出什么感觉,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心口窝堵得慌。
    慧珠走时暗暗掐了一下朱晓东,低声说:“老爷子走了之后,咱妈表现很反常,经常说一些鬼话,而且手里总抱着那红匣子,我们都怕出什么事。你一会儿说话注意点。”
    朱晓东点点头。
    老太太拍拍炕沿:“晓东,你过来坐妈跟前。跟妈说说你这两年过的怎么样?”
    朱晓东苦笑一声,把这两年的苦水倒了倒,末了说:“儿无能,没混出个人样。现在连爹最后一面也没见着。”
    老太太说:“赶不上你爸的葬礼,能赶上其他人也行了。”
    朱晓东心里咯噔一下,这老太太果然开始说鬼话了:“妈,你说什么呢?”
    “你大伯三个月前死了,你知道不?”
    朱晓东摇摇头,这个大伯印象太模糊了,很久没有走动过,只有儿时的依稀身影。
    老太太紧紧盯着他,双眼锐芒如魈,盯得朱晓东一阵发毛。
    “咱们家还得再死三个。”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1/5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文章标题:五子连珠
本文地址:http://www.guidaye.com/jl/18048.html
上一篇:夜半鬼婴啼    下一篇:郊区的出租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