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鬼大爷|今天是:鬼大爷微信公众号:guidayecom,期待大家的关注与订阅!
鬼大爷鬼故事
恐怖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午夜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家里鬼故事 >

悬疑故事之致命窒息

来源:鬼大爷鬼故事(www.guidaye.com) 作者:深耀 发表时间:2016-03-15

    1.命案
    “爸,起床吃早餐了。”清晨,孔桦敲了敲父亲的房门,却没有回应。他试着打开门,却发现房门紧锁。靠着房门,他似乎能感觉到门缝中传出阵阵灼热的气息。
    “爸!爸!”孔桦用身体拼命撞击着房门。门被撞开后,孔桦发现父亲孔军正躺在床上,面庞呈骇人的紫红色,已经死了。
    警方很快到达了现场,经过调查,刑警张雅和杨辰很快有了初步的推断。房间的角落烧着炭,窗门和房门紧锁着,但警方在窗台上找到了一枚陌生人足印,放在角落的炭火盆也有被人挪动过的痕迹。
    张雅推测,凶手很可能是用药物迷昏孔军,然后点燃炭火,房间内的氧气越来越少,最终导致孔军窒息身亡。
    “请你们一定要抓住凶手。”孔桦跪倒在地上,双手捂着脸。
    “杨辰,你快过来看。”张雅指了指孔军的手,他的手里紧紧攥着什么,法医用足了劲才掰开了他的手指。
    “好像是纸片。”张雅蹲下身子仔细地查看着。
    “这应该是死者留下来的信息。”杨辰看着张雅努力拼凑着残缺的纸片,纸片上并没有显示什么有用的线索。
    “我们先回警局吧。”杨辰拍了拍张雅的肩膀。
    两天后,警方再次接到报警电话,这次的案发地点是孔军隔壁的一栋单元楼。死者叫严建,56岁,独居。
    他是在2楼被邻居发现的,案发所在的房间内摆满了木条、油漆桶和装修工具,严建躺在石灰粉里,脸呈紫红色,与孔军的死状如出一辙,都是窒息而死。
    “真是太奇怪了。”法医做了初步的检查,摇了摇头。
    “怎么了?”杨辰问。
    “他的鼻腔和口腔里都是石灰粉,按照推断应该是吸入了大量的石灰粉导致窒息身亡,可是他的身上没有挣扎过的痕迹。怎么会有人在被人强行灌入石灰粉的时候不挣扎呢?”
    “也许是凶手体格强壮,受害人没有还手的能力。”张雅推测道。
    案发现场同样检测出了数枚脚印,与在孔军卧室窗台上发现的脚印一致。通过脚印,警方计算出了凶手的身高,大概在一米八五左右,身材矮小的孔军和严建在凶手面前,的确没有还手的余地。


    “咦?”杨辰蹲下身子,在脚印的附近,有几个密密麻麻的圆形印记。
    “这是什么?”张雅问。
    “我也不知道。也许这是凶手行凶的工具。”
    杨辰请鉴定人员记录了圆形印记,这才站起身来。警戒线外,站着围观的街坊邻居们,杨辰抬起头,看见了向里张望的孔桦,杨辰伸伸手,示意孔桦走到自己身边。
    “你认识严建吗?”
    “严建?”孔桦抬起头仔细想了想,“我跟他并不熟,只是偶尔下楼的时候会遇见他。”
    “或者你的父亲认识他?”
    “不,不会的。”孔桦这次回答得非常干脆,“我父亲平时只要看见有人下棋,都会去凑热闹。可有一次他看见严建在小区和别人下象棋,却躲得远远的。”
    杨辰想了一会儿,又问:“这栋楼住的都是你父亲以前的同事吗?”
    “我不清楚。”孔桦摇了摇头,“我的父母在我很小的时候就离异了,后来我母亲去世了我就跟着父亲生活,那时候他已经分配到这个单元楼的房子了,我对我父亲的工作并不了解。”

    杨辰觉得事情有些蹊跷,于是决定去问问住在孔军隔壁的几位邻居,孔军是干什么的。
    几位邻居有些诧异,不过还是很配合地回想了起来:“孔军和严建都曾经在我们单位工作了_一些日子,不过警官你这么一说我倒是觉得有些奇怪,按照他们的工作时间,应该分配不了这么好的房子。”
    杨辰没有继续问下去,这两件案子的疑点越来越多。
    根据邻居所说,孔军和严建曾经在一起工作过一段日子,为什么他们要装作互不相识?而且,孔军在进入单位之前的履历一片空白,他从前到底是做什么的?
    想到这里,杨辰拨打了张雅的手机:“喂,张雅,麻烦你帮我调查一件事情……”
    2.幸存者
    很快,张雅就打电话来,向杨辰报告了孔军和严建的背景情况。经过调查,严建的妻子前几年就去世了,他也没有子女,唯一的亲人就只剩下住在郊区的弟弟严野。于是,张雅当即决定前往郊外严野的住处,打算在严野那里获取一些线索。
    就在张雅和警局同事到达严野的家中时,忽然听到了后院水塘传来一声巨响,几个村民听到响声也赶到了后院,结果在永塘里发现了昏迷不醒的严野。
    严野出了事,杨辰反而肯定了自己的推断,严建和孔军之间肯定有不为人知的关系。
    杨辰并没有急着去严野的住处,而是赶到了孔桦所住的单元楼。孔军住在二层,如果凶手行凶后从窗台离开,那么一定是从二楼跳了下来,这里的房屋并不高,楼底下又是一片茂密的草丛,凶手跳下楼后便可以轻易逃脱。
    杨辰走到了草丛处,拨开草丛可以看见几个明显的脚印,看来凶手的确是从这里逃脱的,而且脚印旁边还有几个密密麻麻的圆孔。这种圆孔在严建遇害的地方也出现过,它究竟是什么呢?
    杨辰突然明白了什么,他掏出手机刚想打给张雅,手机上就显示着张雅的来电。
    “杨辰,我们已经将严野送到医院了,医生说严野并没有什么大碍,随时可以出院。奇怪的是,他好像看见了犯人,却无论如何也不说出犯人是谁。”张雅说。
    “等—下!”杨辰突然明白过来,“那几个最初赶到严野家中的村民们现在在哪儿?”
    “我们将他们接到了警局,准备录口供。”
    “把他们留在那里,一个都不许走,凶手很有可能就藏在他们中间!”杨辰说。
    下午严建遇害的时候,凶手还在市区里,从市区赶到郊区严野的家里需要四十分钟,凶手几乎是同时与张雅出发,他没有料到警方会如此快速赶到严野的家中,于是没有顺利地杀害严野,他无法脱身,只能藏身于前往严野家中的村民里。只要仔细审查每个人的不在场证明,凶手很快就会露出马脚。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文章标题:悬疑故事之致命窒息
本文地址:http://www.guidaye.com/jl/18000.html
上一篇:恐怖控心术    下一篇:租房鬼事之午夜幽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