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鬼大爷|今天是:鬼大爷微信公众号:guidayecom,期待大家的关注与订阅!
鬼大爷鬼故事
恐怖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午夜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家里鬼故事 >

夹层的房客

来源:鬼大爷鬼故事(www.guidaye.com) 作者:月雨海魅 发表时间:2015-09-28

    “喂?”电话那头传来疲惫的声音。
    “不好意思,能不能再请你……”我话刚说到一半……
    “辰先生,这个问题你已经反映过很多次,但我已经告诉过你,他们都没有发出那些声音……”对方显得有点儿不耐烦。
    “就是因为他们一直在吵所以我才跟你反映啊!都连续几天了,吵得我连看电视的心情都没有。”
    我目前住在一栋公寓的三楼,这里的房租其实并不便宜,但是考虑到大楼位于山腰地带,环境宁静,风景也挺优美的,再说我很喜欢晚上待在阳台看看城市的夜景,所以心血来潮地就这么定了下来。
    这栋公寓是全新的建筑,独特的欧式风格与室内的宽敞格局让我非常中意,只是现在大楼警卫的办事能力开始让我感到质疑。这件事情要从几个礼拜前说起。
    从我搬进去的第四天开始……
    砰——咔咔——
    夹杂着家具与脚步声,还有吱吱喳喳的低语谈话声,常常让我从睡梦中被吵醒,而且通常发出这声响的时间大概都是凌晨时分。
    于是我第一次打电话给警卫,当然是在我熬过了不宁静的夜晚之后。
    其实那天的声响我并不确定是四楼住户发出的,但是依照一般的常理,家具与人的着力点一般都位于地板。
    “辰先生,刚刚我已经前往规劝楼上的住户了。她说会多加注意,还跟你说声抱歉。”警卫在前往了解情况后,特地打了电话给我。
    我嘴角上扬地挂上电话,心想今晚终于可以高枕无忧了。但……
    砰——咔咔——
    “嗯……”我悻悻然睁开惺忪的双眼看着天花板,转头看了看自己的手机,时间显示早上六点半。
    “喂,这里是警卫室。”
    “警卫先生,你真的去劝过四楼的住户了吗?你确定没走错地方?”我带着不悦的口气打给警卫。
    “呃……辰先生,请问又发生什么事情了?”
    我将事情的始末再次告诉警卫。
    “楼上的住户从事什么行业?”我躺在床上,用手支撑着我沉重的眼皮。
    “楼上住的是一位百货公司售货小姐。”
    “百货公司现在都这么早开门?”我挖苦警卫。
    “这……”警卫无语。
    “不管原因如何,我只希望她能尽量把声响降到最小。”我最后一句话的语气相当重,因为比起前一天,楼上发出的碰撞声与谈话声明显大过了之前的分贝,我不确定对方是否刻意去制造声响。
    等等,交谈声?
    如果如警卫所说,对方是一个人居住,那交谈声又该如何解释?


    难道那位小姐有人格分裂或梦游症?还是电视节目的声音?
    不,电视节目的声音正常人都听得出来,而我所听见的交谈声就像是贴着地面……
    楼上的住户贴着地面,也就是我的天花板,所发出的声音,就像是低语般地演讲着长篇大论。
    更令我感到惊讶的是,我根本分不出那是男声还是女声,像是变声器所发出的诡异声音。
    或许是我耐不住性子,当天我就跟警卫一同去找我楼上的住户,也就是去售货小姐的屋子进一步了解声音的来源。
    “这位是……”四楼的小姐看起来像是刚睡醒的样子,揉着惺忪的双眼。
    我们说明来意,在征得她的同意后便进到屋里。
    据说,她每天大概十一点回到家,洗完澡后顶多看看电视、上上网,然后大概在凌晨一点前上床就寝。
    我们询问她是否经历过同样的情形,她只是含糊地带过,说她自己每天都睡昏头了,怎会去注意那些小细节等等。
    这件事在隔天画上句号,那巨大的撞击声响与谈话声消失了。在我看来,嫌疑最大的基本上就是四楼小姐,不过既然对方已经知道节制,我也不会再去计较什么,就让这诡异的事情告一段落好了。
    可是根本还没结束。
    就像我一开始说的,我开始感到火大。
    我的忍耐已经到达了极限,知道对方是女生之后,我的姑息主义也开始展开。我是容易心软的家伙,如果对方马上装可怜,我一定不会再继续钻牛角尖。
    可是宁静的日子没过多久,那个声音又出现了。
    已经四天了,令人感到烦躁的碰撞与谈话声不减反增,仿佛我的姑息让它更加变本加厉,就像是故意要让我听得更清楚一样。并且每过一天,声响都会增大,不止有碰撞与私语声,还有类似磨指甲的声音,听得我全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声音不一定在固定的时间才会发出,变成一天二十四小时都有可能出现。白天倒是还好,到了晚上可以说是人间炼狱,瞌睡虫被吓跑的我,只能靠安眠药入睡,头痛更让我痛不欲生。

    那种声响仿佛就在我耳边发出一样,我可以想象到一只可怕又怪异的野兽就趴在我的胸前对我嘶吼,手上的利爪随时可以将我撕碎。
    终于……
    “就是一直在吵所以我才跟你反映啊!不然我整天没事做打警卫室的电话找你聊天是不是?都不知道连续几天了,吵得我连看电视的心情都没有!”
    这一长串的抱怨之后,我和警卫两人再度来到四楼住户的大门前,按着电铃等待她的回应。
    “又有什么事吗?”又是凌乱的头发、睡眼惺忪的样子。
    就在我们打算说清来意的同时,住在对面的李太太忽然叫住了我们。
    “警卫先生和楼下的辰先生啊……”李太太从电梯门走了出来,跟我们问候一声接着抽出钥匙准备开门。
    “哦,你好啊。”我们回礼。
    我们准备再次转身跟四楼小姐说明来意的同时,李太太又唤了我们一声。
    “你们是有什么事情吗?”李太太透过铁门询问我,表情疑惑。
    “我们要询问林小姐一些事情。”警卫说明了来意。
    李太太随即愣了一下,她身边忽然探出了一张小孩子的脸。李太太欲言又止地赶紧关上了门,像是看到鬼一样。
    “妈妈,对面那位姐姐不是死掉了吗?好像是一个月前上吊……”小孩子的声音从门后传了出来。接着马上又传来了李太太斥责的声音。
    上吊?去世?一个月前?
    那不是我们还没见到那位小姐的时候吗?
    既然林小姐去世了,我们所看到的又是谁?
    难道警卫不知道这件事吗?
    这时候我脑海里忽然回想起一句话……
    “老实说我一个月前才被调来这栋公寓,只是调动原因公司那边不肯多加说明,说不定这栋公寓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警卫在一次谈话中跟我透露了这个消息。这时我全身从脚趾头麻到了头顶。
    可是当我转头要跟警卫说明这件事情时……
    砰——
    “该死!见鬼了!”我心里暗叫不妙,赶紧转着门把,可是却被锁死了,怎样也打不开。撞了几下门,完全纹丝不动,搞得我肩膀都快碎了。
    砰——咔咔——
    砰——砰——咔咔咔——
    “死定了!那菜鸟警卫在里面凶多吉少。”我不死心地不断撞着门、转动门锁,却无济于事。
    我赶紧跑回楼下我的屋子里寻找我的手机,打算赶紧报警处理。
    我手指发抖地按着拨号键,就在我准备按下最后一个号码的同时……
    咔咔咔——
    “咦?”
    我拔着手机的手停在半空中,下意识地抬头看着声响的来源。
    手抖动的程度更加剧烈,因为我知道那声响所代表的意义了,那是我很熟悉的声音,指甲刮着地板的刺耳声响。
    我的手机一时没有拿稳,掉到地板上,瞬间我发现我犯了一个严重的错误。
    声响真的是从天花板上发出的吗?
    我看到一个带着警卫脸皮、全身被黑色长发所覆盖的怪物,伸出血红带有利爪的双手抓住了我的脚踝。
    而另外一个黏着四楼小姐脸皮、全身黑毛的怪物从天花板上那不知什么时候出现的黑洞里钻了出来,用它血腥的摩擦着天花板与墙壁的长爪,慢慢地往我的方向爬了过来。像是蚯蚓一样的分节身体,从洞口像是无止尽般滑出。
    我想我知道窃窃私语的声音是从哪儿来的了……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文章标题:夹层的房客
本文地址:http://www.guidaye.com/jl/17248.html
上一篇:很恐怖,不要问    下一篇:与它入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