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鬼大爷|今天是:鬼大爷微信公众号:guidayecom,期待大家的关注与订阅!
鬼大爷鬼故事
恐怖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午夜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家里鬼故事 >

神秘的租客

来源:鬼大爷鬼故事(www.guidaye.com) 作者:江慧妍 发表时间:2015-09-21

    小云想找一个合租者,她在网站上发布了一个帖子,回帖很多,几经筛选,最后选定了朱芬。
    朱芬是个衣着光鲜的女子,很时尚,身材瘦削,眼眶深陷,黑眼圈很明显,脸色却苍白得吓人,如同扑过厚粉一般。她两颊的颧骨高高隆起,嘴唇却红艳艳地湿润,仿佛有芬芳的血液正在里面流淌。朱芬环视了一下房子,不等小云开口,就说出了一个价钱。那个价钱超出了房租的一半。
    小云感觉没有什么理由拒绝出价这么爽快的合租者。
    朱芬在当天晚上就搬进来了,行李很简单,只有一个黑色的大箱子。小云问她需不需要帮忙,她说不用。小云帮着她把黑色箱子拎到了她的房间,问:“箱子里是什么东西呀,这么沉?”朱芬向小云微笑了一下,嘴角咧开,双唇愈发红得鲜艳,如同充满新鲜血液一般的艳丽。她说:“这里面全是书,一些关于灵异方面的书,你要看吗?”冷风忽起,窗户被风吹开,在死静的夜里发出碰撞声,显得诡异无比。小云起身去关窗户,她看到窗玻璃反射到朱芬的脸一点一点变得灰白,那深凹进眼窝的眼睛迸射出慑人的寒光。小云不禁打了个冷颤。
    一晚上,小云没有见到朱芬从房间里出来。小云躺在床上,只要一闭眼,眼前就全是朱芬的黑色箱子,她不明白这个黑色箱子为什么会如此地吸引自己。不就是一些书嘛,又不是什么金银财宝,小云自嘲地笑了笑。
    小云迷迷糊糊睡着了,突然在睡梦中惊醒,猛地睁开眼睛,竟然发觉距离床前一米多的地方骇然立着一个淡薄的白色人影!小云吓得差点大叫出来,血液“嗡”地一声就冲上脑门。她恐惧地双手紧拽住被角,浑身发抖,反复安慰自己:这不是真的,是自己眼花!小云闭上了眼睛。等她再次睁开眼睛时,床前什么也没有,只有一抹月光从窗子外面透过来,正照在白影的那个位置,难道刚才自己真的眼花?
    小云一夜没睡好。
    之后的一个星期里,朱芬的房门一直关着。小云很诧异,打她的手机却联系不到她。小云想她可能是公司出差,反正钱已交了,住不住是她的自由。
    这个周末,小云与女友婷婷一起逛街购物。吃饭时小云对婷婷说起了神秘的合租者朱芬。婷婷皱起眉头说:“很怪的人哦,你可要小心点。最近你没有看报纸吗?一女子与陌生人合租,结果引狼入室,尸体被人发现时已经腐烂了,少了一只手和脚。凶手到现在也没有抓到。”
    小云的心思全乱了,脑海里是那朱芬那张奇异的笑脸。她拍拍胸口,自我安慰地说:“她看起来不像坏人啊,再说我和她又没有什么仇。”婷婷突然变得很严肃,说:“如果她是变态杀手呢?”一句话让小云的心凉了半截,心里顿时有些发毛。婷婷是在读的心理学博士,最喜欢分析种种的犯罪心理。
    和婷婷分手时,她再次提醒小云要小心提防。打车回去的路上,小云很忐忑。天空布满阴霾,雨淅淅沥沥洒落下来。
    车到楼下,小云下车,抬头看了一眼住所,黑黑的,心里升起一股莫名的恐惧。这时,一个身穿黑色风衣的年轻人突然从人行道边上斜冲过来,一下子撞到小云身上。小云惊叫起来,黑衣人抬起头看了她一眼,说:“对不起!”小云呆住了,黑衣人的一双眼睛,说不出的怪异,似乎在哪里见过。
    黑衣人迅速地向马路对面走去,风衣的下摆很长,一直盖到脚踝上,远远看去像是在风雨中飘浮着一般,说不出的诡异。


    这时,雨更加猛烈起来,黑漆漆的夜幕没有一丝光亮。小云缩回到车内,给司机说了一个地址,让他把她送到那里。司机从反光镜里看了她一眼,没说什么,就照着做了。
    小云去的地方是郭焰的家,郭焰是一名警员,是她的前任男朋友。一个月前,郭焰说他爱上别人了,不能再和小云生活在一起,于是从小云家搬走。分手后郭焰还和小云有联系,对小云还像从前一样好。小云也从来没有见过他和其他女孩子约会,他爱上的是谁呢?好强的小云忍着不去问他,这是她最后的一点尊严。
    小云在付车钱时,发现钱包不见了。郭焰帮她付了车费。他笑着说:“你还和从前一样粗心。”小云偷偷地看了一眼他英俊的面孔,内心突然荡起细小的涟漪。
    郭焰问小云:“这么晚了,找我有什么事?”
    小云犹豫了一会,把这几天的事对郭焰说了一遍。郭焰问:“你联系过朱芬所在的公司吗?”小云摇摇头,说:“没有,早知道这样我就不找人合租了!”郭焰说:“都怪我,没把你照顾好。这样吧,我跟你回去,看看有什么异常的情况。”
    郭焰开车送小云回去。两人上楼打开房门进去后,小云敲了敲朱芬那边的房间门,还是没有人应声。
    屋子里死一般的寂静,只剩下客厅里的灯光若有若无地闪动着。忽然“吱呀”一声,门被一阵冷风吹开,原来朱芬的房间门竟然没有上锁。房门皴裂,被风一刮,嘎吱嘎吱直响,深夜里异常瘆人,咆哮的北风灌入室内,吹到身上使人感觉一阵颤栗。
    “咣!”地一声,郭焰踹开了半掩的门,一扬手把墙上的电灯开关打开。两人向屋子里望了一眼,顿时都呆住了。偌大的房间里,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只有墙角的边上,静静地放着那个黑色的大皮箱,漆黑的颜色,毫无光泽,像是一只随时会飞扑过来噬咬人的怪兽。
    这时只听“咔——”一声炸雷在头上空响起,一道闪电闪过,窗外树影婆娑,化成一个个魔影张牙舞爪地扑向房间内。郭焰突然皱着鼻子问:“屋里怎么有一股腐烂的味道。”经他这么一提醒,小云好像也闻到了,她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婷婷说过凶杀案的尸体,不由得打了一个寒战。
    郭焰打开了箱子。小云没有想到朱芬会以这种方式出现在她面前:她的尸体像婴儿一样蜷缩在她第一天拿来的箱子里!小云歇斯底里地发出一声尖叫,浑身瘫软,摔倒在地。

    郭焰倒是很平静,他从容地报警,然后检查尸体。小云强忍住,但胃里的东西终于还是翻涌了出来。郭焰远远地看了她一眼,目光犀利。小云微微一怔,郭焰是在怀疑她。
    警察封锁了现场,法医鉴定结果显示朱芬已经死了至少有十天了。小云说:“这不可能!一个星期前朱芬才搬来这里,这个箱子还是她拿来的。”可没有人相信她。
    小云在警察局里呆了十个小时,郭焰才来见她。郭焰说局里因为考虑到他们的特殊关系,所以这个案子不由他负责,他担了很大的风险才探听到案情。
    证据对小云很不利,在装尸体的箱子上发现了小云的指纹,还在箱子里面找到了她的钱包。小云愕然,钱包在白天和婷婷一起购物的时候还用过,怎么会到了朱芬的箱子里;她和朱芬几天前才见过面,好好的一个人怎么会突然死在那个箱子里,而且是十天前就死了?
    这到底是怎么了?莫非是,有鬼?小云打了一个寒颤。
    两天后,警察发现了更多的证据指向小云:朱芬尸体的伤口上发现了小云的头发;在她的房间地板缝里发现了朱芬的血液;更离奇的是,在小云的冰箱里面,发现了前段时间报纸上报导的凶杀案死者失踪的手和脚。
    在众多的证据面前,小云无力辩解。
    第二天,负责这个案子的曹警官带来了一个戴眼镜的男人。曹警官向小云介绍说这个男人是一个心理医生。小云颇感疑惑,这个案件和心理医生有什么关系?曹警官说他怀疑小云在这些日子里被凶手催眠了,在凶手的心理暗示下,一步步走入他设下的圈套里。
    医生让小云回忆一下这段日子都和什么人见过面。小云说只见过三个人:朱芬、婷婷和郭焰。
    曹警官和医生交换了一下眼色,把小云的话记录在档案里面。
    是婷婷!一定是学心理学的婷婷干的。婷婷是那种心思古怪的女子,有许多千奇百怪的想法,这次的凶杀案,说不定就是她的一次心理学实验呢。小云看到曹警官用红笔把婷婷的名字死死地圈住,她的心不由得一凉。原来,警察的想法和她的一样!
    几天后,郭焰突然来见小云,才几天时间他就颓废了很多。郭焰长久地沉默着,临走时突然对小云说:“小云,对不起,是我负你在先,我会对这件事负责,你放心好了。”
    小云呆呆地看着他,不明所以。
    很快,案子的结果出来了。曹警官告诉小云,郭焰坦白说一切都是他干的。小云很震惊,她不相信郭焰会干出这种事情。她提出要见郭焰。曹警官拒绝了,说:“郭焰不想见任何人,尤其是你。”
    小云被无罪释放。
    不久,郭焰被枪决。小云想了很久也没有想明白,郭焰为什么要杀人呢?他为什么要嫁祸给自己?又为什么要请求她原谅?
    一年后,小云搬了新的住处,找了新的工作,准备开始新的生活。
    这天中午,小云和公司的几个同事到公司楼下快餐馆吃饭。小云一伙人占了靠门口的餐桌。小云边吃边无聊地望向玻璃窗外。突然一个女孩瘦削的身影闯入了她的视线范围,女孩无意识地抬起头,神情诡异地笑了一下。小云看清她的样子后,控制不住地尖叫起来,一把推开面前的餐具,不顾仪态地冲了出去,死死地揪住那个女孩。是朱芬!是朱芬!朱芬她不是死了吗?她怎么又出现在光天化日之下?
    同事被小云突兀的举动吓了一跳,走出来问她发生了什么事。 小云死死地抱住朱芬的大腿,让同事报警。保安过来问发生了什么,小云大喊:“快帮我抓住她,她是杀人凶手!”
    案情终于水落石出。小云在大街上抓住的那个女孩叫朱芳,是朱芬的双胞胎妹妹,是她杀了她姐姐,并嫁祸给小云的。据朱芳交待说,之前,她因为一件小事,杀了和她合租的女房客。她把死者的手和脚放在冰箱的最里层,结果被朱芬发现了。姐姐正要报警时,也被她冲动之下失手杀害了。朱芳在杀人后,看到了小云在网上求合租者的帖子,于是一个借刀杀人的计划在她脑海中形成了。朱芳化妆成黑衣人跟踪她,偷了她的钱包,又制造了种种假象,想要把这些事情嫁祸到小云的头上。
    医生查出朱芳患有间歇性精神病。
    那么说,郭焰根本就没有杀人。警察想不明白,郭焰为什么要自首,承认是自己杀了人。
    小云想她可以理解郭焰的想法,他只是误会了。郭焰一定以为婷婷是幕后的杀人凶手,是婷婷催眠了她,操纵了她。
    郭焰疯狂地爱上,但又不敢向她表白的女孩,是婷婷。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文章标题:神秘的租客
本文地址:http://www.guidaye.com/jl/17193.html
上一篇:诡异怪谈之脸    下一篇:命悬一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