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鬼大爷|今天是:鬼大爷微信公众号:guidayecom,期待大家的关注与订阅!
鬼大爷鬼故事
恐怖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午夜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家里鬼故事 >

凶蚊

来源:鬼大爷鬼故事(www.guidaye.com) 作者:阮航峰 发表时间:2014-07-21

    这个夏天贼热,热得连狗都懒得哼一声,光秃秃的大街上连个鬼影也没有,只有那幸灾乐祸的蝉阴险地躲在树叶后面叫个不停。
    李凡和一堆人躲在宿舍里睡午觉,他们都光着身子,只挂着小裤衩,起先他们还兴奋地聊着起劲的女人话题,聊着聊着瞌睡虫便爬满了大部分人的脸,接着宿舍里便鼾声如雷。
    李凡睡不着,他被蚊子咬得睡不着,他在床上翻来覆去,不时用手狠狠地抽打自己的肉体,可是一个也没打中,反而留下了红肿肿的一大片和越来越多的痒疙瘩。
    这些蚊子贼狡猾,而喜好又不同,有些喜欢“嗡嗡”地先在四周乱叫一通,从精神上麻痹你,让你以为到处都是蚊子,它们一边叫一边找下口的地方,确定目标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猛叮一口吸一口血马上离开,寻找下个目标;而有些则是比较阴险,它们默不作声,两只眼睛贼溜溜地寻找下口的机会,确定目标后,轻轻地落在肉上,慢慢地探出针,缓缓地刺进肉中,不紧不慢地吸着血,一边吸,眼睛还不停地乱转,一有动静马上撤走。所以,我们根本打不着蚊子,因为它有眼睛,狡猾又阴险,李凡也打不着,他十分痛苦地挣扎着,抽打着。
    李凡心里越来越烦,感觉浑身上下都爬满了蚊子,不仅脸上有,后背有,连裤衩里都有,他越着急越睡不着——自从有蚊子以来他就睡不着,昨天一整夜更睡得不踏实。他一直在等蚊子来咬他,然后一巴掌把它拍死,可是这蚊子却好像越打越多,一晚上“嗡嗡”地直在他脑袋边轰鸣,李凡的脑袋要爆炸了。他怀疑这些蚊子是一边咬他,一边在交配,再一边繁殖,那小蚊子长得真快,它们吸他的血,身体在逐渐地膨胀,然后又交配又繁殖,又生长。他又怀疑自己根本没打着蚊子,那些蚊子“嗡嗡”地叫个不停,引来了它们的情人。李凡烦得想一头把这些蚊子撞死,于是他索性扭开台灯,可是蚊子仿佛识破了他的伎俩,灯一亮便跑得无影无踪。


    他恨死蚊子了,心里直把它们咒骂了几万遍,但是却一点办法也没有,他任由它们痛快地吸着血。
    蚊子又来了,它们“嗡嗡”地来了。李凡觉得这些蚊子长期隐居在这个宿舍里,这个宿舍里也有它们的床,它们吸饱了血,就躺在床上呼呼大睡,但只要他的肉体一出现,它们便精神大振,“呼啦”全过来,不管喝饱还是没喝饱,都要咬他一口。他把身体和墙壁拍得“啪啪”乱响,他的舍友不满了,他还拍,他的舍友急了发火了,要和他打架,没有多少蚊子啊,你瞎整啥?
    李凡就判定这些蚊子是冲着他来的,它们分工明确,三班倒,“嗡嗡”叫的一堆,吸血的一堆,睡觉休息的又一堆,它们总是精力旺盛,乐此不疲,一天吸一点,直到把他的血吸干,它们要把他往死里整。
    李凡决定今天要和这些蚊子决一死战了,他不信整不过蚊子。
    他直挺挺地躺在床上,纹丝不动,等着蚊子来咬他。

    果然,没过一会儿,他便感到大腿处隐隐的刺痛,这些蚊子专门捡肥的地方咬。李凡忍着慢慢地探起前半个身子,他看到那只蚊子正趴在他的大腿上,那真是只大蚊子,通体是凶狠的苍黑色,肚皮鼓得几乎随时要爆炸一样,并且泛出隐隐的血色。李凡恨恨地看着,两只眼睛的怒火熊熊地烧着,它正是吸了他的血才长得这么好,此刻它又在贪婪地吸着他的血。李凡真想拿刀先狠狠地捅它一下,再切开它的肚皮,拉出大肠小肠,趁它痛苦之际,再生生地大卸八块。但他不能,因为那只蚊子正边痛快地吸着血,边飞转着它狡猾的眼睛,那双眼睛此刻已经牢牢锁住了李凡的眼睛,它们瞅着李凡,它们观察着李凡的一举一动,它从李凡的眼里判断出李凡的思想。
    李凡不敢轻举妄动,怕这只蚊子跑了,他要置它于死地。
    他偷偷地从身下抽出一只手来,再鬼鬼祟祟地摸到大腿边。他不敢让这只蚊子看见他的手,它一见他的手就会很快地逃跑。
    李凡暗暗地冷笑着,他的手已到了攻击的最好位置。那只蚊子正不紧不慢地吸着血,它似乎并未觉察到李凡的阴谋。
    行动诡异地顺利,李凡的心陡然莫名地紧张了起来,他寻思这很可能是个阴谋,这只蚊子只是个诱饵,而四周正埋伏着成千上万只它的同胞,只要他一下手,那些蚊子便会置他于死地,这是个杀人的理由。
    但李凡今天决定要与蚊子拼命了。
    他死死地盯着那只凶狠的蚊子,心里默默地数着数,悄悄地抬手,靠近——猛地,他像蚊子攻击他的速度一样一巴掌狠狠地摔向大腿。
    清脆而响亮的肉击声,李凡闭上眼睛想象着蚊子鲜血四溅的场景,感受着蚊子被砸扁的尸体,他的心里舒服极了。
    耳边传来了一个舍友重重的翻身声,床被弄得吱呀响。李凡睁大眼睛,慢慢地把手移开——什么也没有,只有大腿处红肿肿的一块和一个奇大的红疙瘩,李凡一惊,他不死心地把手和腿来来回回仔仔细细地看了几遍,连床上床下都找了,还是不见蚊子的尸体,死不见尸?
    李凡的心顿时凉了半截,他知道自己还是没打着蚊子,心里陡升一股恶气。
    这时,那个红疙瘩开始痒了起来,李凡恨恨地抓了几下,血便条件反射般地冒了出来。
    他寻思这只蚊子跑不了多远,一定是趴在某个地方,观察着他的一举一动,寻找机会再次下口。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文章标题:凶蚊
本文地址:http://www.guidaye.com/jl/12705.html
上一篇:最后一颗尸丹    下一篇:拔步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