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鬼大爷|今天是:鬼大爷微信公众号:guidayecom,期待大家的关注与订阅!
鬼大爷鬼故事
恐怖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午夜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家里鬼故事 >

转头

来源:鬼大爷鬼故事(www.guidaye.com) 作者:路边摊 发表时间:2014-06-26

    你跟我一样是一个人住吗?
    如果是的话,那你在出门后,曾经回头看过自己家的窗户吗?
    如果有,那你是否曾经看到过,明明家中空无一人,但却在窗口出现了别人的身影?
    先说说我自己的经历吧。
    我是在搬到这间公寓的两个礼拜后,才发现我的房间有问题的。当时的我正准备出门去买午餐,因为发现自己忘了带手机,而本能地回头往自己所在五楼的窗户看了一眼。
    然后就看到了不该看到的东西——一个长发及腰的女人背对着窗口站在窗户边。
    我先是揉揉眼睛,然后又看了一遍。没错啊,那是我的房间,但窗口怎么会有个女人呢?
    因为她背对着窗口,所以我看不到她的脸,但光是看到她那长到腰际的乌黑长发,我就感觉全身发毛,当下我的直觉就是——见鬼了。
    我拔腿就跑。怪不得这间公寓的价钱那么便宜,原来有问题!
    怀着惊魂未定的心情,我跑到麦当劳去沉淀一下情绪,啃着薯条,喝着可乐,思考着。
    通常闹鬼的房间,一般人一定会马上搬走,但我不怎么想搬走。
    主要的原因是房租相当便宜,而且都已经搬来两个礼拜了,要不是今天我刚好回头去看窗户,可能不知道还要多久我才会发现房间有问题,而且之前的两个礼拜都没出事,只是今天在窗户边看到一个女人而已,这……应该还是可以住的吧々
    而且说不定她根本不是鬼,而是一个小偷。
    吃完午餐后,我决定回家一探究竟。


    如果我看到的那个女人真的是鬼,如果她无心害我的话,那我想我还是可以继续住下去的。
    回到公寓时,我站在公寓外面看了一下我房间的窗户,那个长发女人不见了,窗边空荡荡的。
    我稍微安心了点儿,大步走入公寓的大门。
    回到房间时,我检视了一下房间里的所有东西,门锁没有被破坏,东西也都没有被动过。这代表那个站在窗边的女人并不是小偷。而且我也检查了那个女人在窗边所站的位置,并没有留下半点儿痕迹,没有脚印,没有掉落的长发。
    这么说那个女人真的是鬼?
    我双手合十,对着窗边的地板拜了一下,喃喃自语:“阿弥陀佛,我不认识你,你也不认识我,我们就彼此尊重,好不好?希望你不要来害我,我也不会去打扰你……”
    我叽叽喳喳念了一大堆,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我在念什么,但希望会有效果。

    接下来在公寓的日子,就跟刚搬来的前两个礼拜一样正常,惟一不正常的是,只要我一出家门,然后回头看房间的窗户时,就会看到她,还有他们。
    是的,还有他们,我在窗边所看到的不只那个长发女人而已。
    通常我在房间里时察觉不到异样,但只要从公寓外面转头看房间的窗户,就能看到他们站在窗边,用阴森森的眼神望着窗外。
    有时候我会看到一个中年男子面对着窗口站在窗户边缘,一张脸几乎要贴在窗户上,嘴唇紧闭,眼神灰暗,毫无生气。
    另外还有一个小男孩,他则是双手跟整张脸都贴在玻璃上,用灰色的大眼睛瞪视外面。
    长发女人、中年男子、小男孩,他们三人会随机出现在窗边,只要我一出公寓回过头,就能看到他们三人中的其中之一站在窗边。
    而他们三人中,只有长发女人总是背对着窗户,中年男子跟小男孩都是面对窗户的。(鬼大爷:www.guidaye.com/转载请保留!)
    我不禁开始好奇,这三人之间是什么关系''为什么那个长发女人出现时总是背对着窗口?
    我猜测他们三个可能是一家人,之前就住在我所租的房间里,然后可能出了意外,大概是全家自杀之类的,所以徘徊在房间里……
    当然,这只是我个人的猜测,真相到底如何?要查出来还是有困难的。如果去问房东,他绝对会斩钉截铁地说:“胡说!我的公寓哪儿有闹鬼?”
    如果去找以前的新闻报纸,说不定可以查到,但我并没有将真相完全查明的打算。
    原因很简单,如果我查到最后,发现他们一家三口是在客厅集体割腕,那么我以后就不敢在客厅看电视了;如果他们一家三口是在卧室烧炭自杀,那么以后我就不敢去卧室睡觉了……
    以此类推,有些事情还是不知道比较好,知道了真相只是徒增自己的恐惧。
    对我而言,他们三个并不会危害到我的生活,顶多有时候转头去看自己房间窗户的时候,会毛上一下。
    但为什么那个长发女人总是背对着窗口呢?这点我真的很好奇。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文章标题:转头
本文地址:http://www.guidaye.com/jl/12566.html
上一篇:死亡合租    下一篇:阳台上的拖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