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鬼大爷|今天是:鬼大爷微信公众号:guidayecom,期待大家的关注与订阅!
鬼大爷鬼故事
恐怖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现代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家里鬼故事 >

复仇之鱼

来源:鬼大爷鬼故事(www.guidaye.com) 作者:水为佩 发表时间:2014-05-20

    今晚浴室的灯异常明亮,橙色的灯光亮得近乎白色,感觉灯泡快要爆炸了。怎么回事?浴缸清凉的水让我泡得很舒服,我也就懒得管是不是因为电压高或者其他原因了。我闭上眼睛,静静地泡在浴缸里,白天找工作的疲倦和刚刚跟柯东吵架的不愉快一扫而光。
    突然,灯快速地闪了几下,很快熄灭了。浴室一片黑暗。安静。刚还开着的水龙头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关上了。我几乎能听见自己的呼吸声音。
    “柯东!”我叫了一声。没有应声。
    “柯东!”我提高声音又叫了一声。还是没有听到他的回答。我进来洗澡的时候,柯东就在客厅看电视,怎么会听不到呢?周围暗暗的,我觉得有点害怕了。
    我想走出浴缸,却感觉自己动不了。我分明看到浴缸多了什么东西。黑暗中有光闪动。是鱼!是一条金鱼!它好大,和我紧紧的挤在浴缸中。它又滑又黏的躯体摩擦着我,我害怕地尖叫起来。接着,大腿一阵剧痛。是鱼在咬我。我一边恐惧地尖叫一边用手拍打着鱼,想把它弄开,可是无论我怎么挣扎,我还是很无力。
    恐惧的感觉紧紧攥着我,我已经惊恐地快无法出声了,只能任由那条鱼肆虐。剧痛从脚,小腹,背部传来,撕心裂肺。
    “柯东!柯东快来救我!”等我再次能大声地尖叫时,灯已经亮起来了。浴缸没有一点水,我的身上也没有伤口,只有疼痛的感觉依然强烈。我大哭地叫着柯东。
    我清楚地记得,那条鱼的眼睛,透着不真实的灵气,多么熟悉的眼神!我爬出浴缸,摔在地上。浑身发冷。
    “天语!”柯东紧张地冲进来,看到我跌坐在地上,快速地拿浴巾帮我披上,把我抱到沙发上。
    “小语,你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他握住我冰冷的手,担心地问。我全身颤抖,牙齿还在不停地打架。
    柯东倒了杯热水喂我喝下,我慢慢地平静了。他把我搂进怀里,轻轻拍着我的背。
    “柯东,鱼小灵回来了。刚刚她在浴缸那里出现了,她在咬我,报复我!”我依然害怕地说。
    “这是不可能的事,小语,你肯定是太累了才会出现幻觉。”柯东不相信我说的话,在他看来,一条死去的鱼会复活,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我拼命摇头,“不是的!柯东你相信我,鱼小灵真的回来找我了!”我激动起来。
    柯东搂紧我,“小语,对不起,肯定是我今晚跟你吵架,让你不开心,所以才会出现这样的幻觉,对不起小语,是我的错!”他自责的表情让我无法再说下去。“没事了,现在没事了,你赶紧睡觉吧,一觉醒来就会忘记的了。”柯东把我抱到床上,帮我盖上被子,吻了吻我的额头。
    躺在床上,我闭上眼睛好久还是睡不着。我相信那绝不会是我的幻觉。我肯定鱼小灵回来了。找我复仇来了。
    一年来的事,如电影在我脑海重播。
    我和柯东是大学同学,大一开始恋爱,毕业后就搬进现在的房子住在一起了。这是租来的房子,因为条件不错,租金自然不菲。我们辛辛苦苦地工作一个月,一半的钱都得交房租。日子过得紧巴巴的,柴米油盐让人烦。Www.guidaYe.Com
    鱼小灵就是在这个时候进入了我们的生活。鱼小灵是一条鱼,一条漂亮非凡的鱼。那次,我和柯东一起去菜市场买菜,在市场尽头的水族馆,第一次看见鱼小灵。一眼看过去,她跟别的鱼没有什么不同,但仔细看看,你会觉得她又是那么特别。就像第二眼美女,有一种特别的秀气,尤其是眼睛。圆圆亮亮的,灵气十足。我和柯东同时看中了她。柯东把手指伸进水里,她居然游了过来,轻轻吮住他的手指。于是,她就被我们带回家了。因为她的灵气,我们决定叫她鱼小灵。
    鱼小灵还是一条有个性的鱼。如果是我独自喂她食物,她一般只是吃了两口就停下来了,一副兴趣缺缺的样子。柯东在就不一样了,她会吃得很欢快,还不停地扭动身子,吐出一串串水泡。我承认我有点吃醋了,难道柯东帅得连鱼都抵挡不住?只是,那时鱼小灵在我心里仍是一条鱼,我依然喜欢她。
    现实总是残酷的,在房东要涨租价,卖肉的涨肉价,卖菜的涨菜价的同时,我们的工资依然没有要涨的趋势。日子越发捉襟见肘,吵架不可避免地在我和柯东之间爆发了。柯东说要回到家乡的小城去,那边有父母有熟人,工作稳定物价稳定。我却不愿意在那样的地方终老一生。因为我的固执,父母已经不愿意再给我提供经济支持了,柯东只能无可奈何地陪我挣扎着。
    每次吵完架,柯东就默默地盯着鱼缸,看着鱼小灵,眼里充满无奈。鱼小灵也看着他,眼神充满怜惜与温柔,这不该是一条鱼应有的眼神!!那时我开始觉得,鱼小灵不仅仅是一条鱼了。我摔门而去,柯东无动于衷。我爱柯东,柯东也爱我,可我们总是用最犀利的语言伤害彼此,再和好。这样的日子,我们很痛苦,却倔强地不去改变。
    我发现,柯东对着我的时候,沉默的时间越来越多,而他对着鱼小灵的时间越来越长。他甚至会对着鱼小灵自言自语:小灵,我现在好矛盾,在这里压力好大,工作越来越难以支持我们的生活,可是小语她不愿意跟我回家,她不理解我,我该怎么办?小灵,你是懂我的对不?为什么小语不像你一样明白我?他流泪了。他伸出手放进水里,鱼小灵就游过去,碰着他的手指,眼睛表达的东西连我都能看懂:是的柯东,我明白你。
    又一次因为回不回去的问题我们激烈地吵了起来。负气地在外面暴走了几个小时,回来看到柯东依旧木头人一样地对着鱼小灵坐着。沉默,无尽的沉默。他在折磨我,用沉默来消磨我的意志。他不仅在我出去的时候跟鱼小灵说话了,甚至我就在旁边,他也自顾自地说,就是不愿意对我开口。我终于忍不住了,我把鱼缸摔在地上,对柯东吼:柯东你这样算什么?你要回家你要放弃来这里时的梦想你可以回去啊,为什么你选择面对一条鱼也不愿意面对我?鱼缸在地上粉身碎骨,鱼小灵在碎玻璃中痛苦挣扎。柯东不管满地的碎玻璃,捧起她跑进浴室。他把鱼小灵放在脸盆里,轻轻的抚摸着受惊的鱼小灵,安抚她。他一声不吭地出去了,带回一个鱼缸。wWw.guIdaye.coM
    越是在乎,就越容易伤得深。看着柯东跟鱼小灵的“感情”发展,我觉得自己要疯了。我不想承认自己嫉妒鱼小灵,因为她是一条鱼,多么可笑的事情!那天下午,又是因为和柯东吵了架,心情很糟糕。我不知道自己怎么就在看到鱼小灵的时候产生了那样的念头。我把鱼缸里的水全倒了出来,看着鱼小灵扭动着身体挣扎,然后死去,眼睛还睁着,是在恨我杀了她吧?柯东回来看到我呆呆地坐着面对鱼小灵的尸体,他惊讶又气愤:江天语,你疯了!你居然这样对待一条鱼,你这个残忍的女人!
    他走了,收拾东西就回家乡了,带着养过鱼小灵的鱼缸。这是我们闹得最厉害的一次。我想,我的确是错了,失去柯东就是我应得的报应。我没有挽留他。但只是过了一个月,柯东还是回来了。下班看到他在厨房忙活的身影,我留下了眼泪,为自己失而复得的爱情。我们什么都没有说,只是紧紧地抱住对方,尽情淌泪。
    我们很少再吵架,也很少再提有关鱼小灵的事情。我们就像这个大城市里的两只小蚂蚁,努力为最初的理想努力奋斗着。压力也是动力,催促着我们前进。生活紧张而充实,我们累并幸福着。
    只是今晚,鱼小灵回来了。我很不安,我不知道自己即将要为那样对待鱼小灵付出怎样的代价。
    “柯东,你爱过鱼小灵吗?”我边喝汤边装作不经意地问他。柯东用筷子敲敲我的额头,“傻瓜,我怎么会爱上一条鱼呢?我只是把她当成一个能倾听我的朋友,觉得那时候她能理解我而已。”看着我依然若有所思的样子,柯东说:“别想太多,我要是爱上一条鱼,我还会回来找你吗?笨蛋。”
    依旧是下午,我感觉闷闷的,心堵得厉害。请假回到家,不知道为什么一进门,居然看见曾经养鱼小灵的那个鱼缸摆在老地方。奇怪,柯东不是把它带回家就没带出来吗?阳光从窗外照进来,很刺眼的白。我把窗帘拉上,没有阳光了,感觉怪怪的。
    坐在沙发上,迷迷糊糊就睡着了。忽然感觉身边似乎坐了一个人,还在看着我呢。我睁开眼睛,猛地一个激灵清醒了。那是我!!跟我一摸一样的一个人!看着她,我仿佛在照镜子。她笑着开口了:“小语,还认得我吗?”我害怕,可是我已经猜到她是谁了。
    没错,她就是鱼小灵。
    我脸色发白,我发现自己又一次全身僵硬,动不了了。她靠近我,伸出冰凉滑腻的手抚摸我的脸,“江天语,你真幸福,有柯东那样的好男人爱着你。但是像你这样的人怎么配拥有他的爱呢?你一点都不会理解他,只会幼稚地用坚持梦想为理由来束缚他,你真自私。”她的眼神变得疯狂起来,她的手抚过我的眼睛,一阵战栗传遍我全身。
    我的身边怎么都是水了?房子变得好大,窗户好大,鱼小灵好大,就连那台电视,也变得巨大无比。当鱼小灵像我往常看她那样靠近看我的时候,我终于明白,我变成了一条鱼,我变成了曾经的鱼小灵。绝望的感觉痛彻心扉。
    鱼小灵慢慢地看过房子的所有东西,然后弯下腰看着我的眼睛,微微地笑,“江天语,你以为我会想你曾经对待我一样对待你吗?你错了。我不会杀你,我就是要把你变成一条鱼,我要养得你好好的,让你看着我和柯东是怎样幸福的生活在一起。我要你每天看着柯东对我好,就像曾经我看你们一样。你安安心心地做一条鱼吧。”
    原来这就是对我执拗邪恶的惩罚。最残酷的惩罚。最痛苦绝望的惩罚。为什么不让我死?
    我的眼睛很大很亮,很有灵气。
    鱼小灵笑得很娇媚,她对柯东说:“不如,还是叫鱼小灵吧。”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文章标题:复仇之鱼
本文地址:http://www.guidaye.com/jl/12417.html
上一篇:来自上帝的审判    下一篇:睡吧宝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