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鬼大爷|今天是:鬼大爷微信公众号:guidayecom,期待大家的关注与订阅!
鬼大爷鬼故事
恐怖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午夜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家里鬼故事 >

鬼楼冤魂复仇记

来源:鬼大爷鬼故事(www.guidaye.com) 作者:神秘老太 发表时间:2014-05-09

    第一卷、荒野鬼楼
    一、恐怖别墅
    在贵意市的西郊,有一座神秘的别墅,占地面积大约有4000平方米,高墙内参天的白杨像天然的屏障,把里面的建筑和景物牢牢地包围在其中。增加了大院神秘莫测的气氛和可望不可及的威严。
    打开锈迹斑斑的铁锁,推开沉重的铁艺大门,扑入眼帘的是没人的蒿草。望着影影绰绰的红瓦白墙的三层楼方向向前走去,脚下是方形花岗岩铺设的甬道。甬道旁是高高的榆树墙,因为多年没剪枝而变得乱七八糟。
    甬道西侧好像是几个大花坛,高草已经把鲜花遮盖,星星点点的彩色花朵,顽强地在万绿丛中彰显着自己坚忍不拔的个性和姹紫嫣红的魅力。
    甬道东侧大约有30米左右是一个人工湖,湖畔有假山,假山上有造型别致的小凉亭。楼后是一大片玫瑰园,因为没人经管,也看不出原来的样子了。但是可以想象出当年的玫瑰盛开的美丽景色。
    玫瑰园的后面是一片杏树林,每到夏末,杏树林里满地金黄,秋风袭来,纷纷落叶便把这金黄的果实盖得严严实实的。
    秋去冬来,满院盖上一层厚厚的白雪,使这超级大院显得更加空旷寂寥、阴森恐怖。
    春天到了,雪化冰消,小草泛绿,树叶发芽,可是满院却弥漫着腐败果蔬的特殊气味。
    无论什么季节,只要有人走进这个大院,都会被这满目荒凉的破败景象震慑。这里的一切,让人看了非常寒心,非常痛惜。
    院中这座三层欧式风格的小白楼,造型别致,古朴典雅。橘红色的琉璃瓦房盖,雪白的楼面、淡蓝色的半圆形的落地窗、紫檀色的防盗大门和谈绿色的阳台护栏,形成极协调的搭配色,娇而不艳、实而不华,鲜明夺目。可见主人的高雅追求和设计者高超的审美观点及超凡脱俗的才华。
    别墅的主人亿万富翁施卫东两年前神秘失踪之后,因为他家再没有任何亲人,这里便成为一座空宅。因为他欠银行巨额贷款,这座别墅便被银行收回去了。尽管银行通过各种各样的形式刊登广告,但是两年过去了,仍然无人敢买,因为这是全市家喻户晓的鬼楼。在这个楼里五年内接二连三的死了很多个人,活不见人死不见尸的还有好几个,也有人因为到过此楼,而离奇死亡。
    关于鬼楼的传闻有很多版本,越传越离奇,人们只要提到鬼楼便毛骨悚然。这个市里的孩子妈妈和幼儿园的阿姨,对不听话的孩子,有个常用语:“你再不听话,就把你送到玫瑰园去!”听到这话的孩子,不论怎么调皮捣蛋,都会乖乖地躲到角落里一声不吭了。可见西郊玫瑰园别墅它的震慑力有多么大了?
    玫瑰园别墅附近的居民也相继搬走。他们说,自从变为空宅之后,他们晚上经常听到琴声:有小提琴协奏曲《梁祝》、还有不知名的小夜曲。有时能听到琵琶声《十面埋伏》、《霸王卸甲》。
    还经常听到嘤嘤的女人凄婉哀怨的哭声,和一男一女的喃喃细语。每逢农历初一、十五夜里人声鼎沸,好像有很多人在打仗。
    更加瘆人的是,有一个外号叫王大胆的壮汉,为了弄清虚实,一天午夜他趴上铁门,跳到院中,悄悄向楼里靠近,忽然听到人工湖那边传来水声,他借着微弱的月光望去,看到一个身穿白袍、披头散发的女人,从水里慢慢爬上来,向小白楼走来。
    王大胆吓得屁滚尿流,拼命跑到大门口,跳上大门逃命了。这个目睹溺死鬼的人,到处讲他的可怕经历,所以更加让市民对鬼楼望而生畏。无人敢靠近一步,附近居民也不得不纷纷搬出这鬼魅横行的恐怖之地。
    然而必竟有不信鬼不信神的唯物论者,他们对这些传闻嗤之以鼻,往往当笑话讲,嘲笑那些胆小怕鬼的人们。
    其中最大胆的就是网络作家26岁的李子奇了,他竟然搬进玫瑰园别墅。与众鬼魂同居一楼。


    此人人高马大、身体强健、胆大包天;才智过人、胸有大志。李子奇在校期间,就是出名才子,还好舞文弄墨,文笔不凡,口才极佳,常常在报刊杂志上发表文章,所以大家亲切地叫他“文豪”。然而他生不逢时,怀才不遇,大学毕业之后到一个国企宣传科当了一名小职员。
    因为他好打不平,敢想敢说,往往和不学无术的领导顶牛,所以厂里第一批裁员,他就下岗了。下岗之后只给了他一万元买断钱。他很长时间都没有找到新的工作,所以在家总是烦躁不安,再加上爸爸脾气很暴躁,动不动就骂他这个吃闲饭的啃老族,妈妈也天天没完没了的唠唠叨叨,他实在无法忍耐,就整天把自己关在小屋里,开始写小说。
    没出两个月他就完成了一部30万字的反映当代青年人励志的长篇小说《布满荆棘的通天之路》。他拿着厚厚的小说稿跑了好几家出版社,编辑看后都说很好,但是要出版必须自己先交两万八千元,出版后还要自己销售一千册。他从小就有当作家的夙愿,可是第一次写书就挨了当头一棒,他回到家大哭一场,感到无望了,心灰意冷,忧心忡忡。
    他的好朋友,大学同学赵振光给他出主意,让他买一台电脑,在网上发表小说。
    李子奇从自己的存折里取出3500元,买了一台二手的八成新的台式电脑。他爸爸发现后,把他大骂一通,并且扇了他两个大耳光。他忍无可忍取出2000元给妈妈留下,拿着几件换洗的衣裤,借口去卖电脑把电脑从家里搬了出来,寄放到赵振光家,自己就开始找出租房了。在一个小旅店里住了三天,也没找到廉价的出租房。
    有一天晚上,在街上,李子奇碰到了自己一个高中女同学何妮娜。两人在高中时有好几个学期是同桌,关系始终很好。因为多年不见,所以有谈不完的话题。李子奇正好满肚子的委屈无处发泄,就想趁机向老同学诉诉苦。于是他们在路边的小吃部找了一个空座,点了几个小菜,边吃边聊。
    何妮娜财税学院毕业后到建行工作,因为她精明强干,工作踏实,非常敬业,很快就被提升信贷部主任。当她知道李子奇为住处发愁时,她想到西郊那闹心的别墅。她说:“大李,我有办法可以解决你的燃眉之急,但是不知你愿不愿意去?我们建行有一座收回的抵押楼,现在正打广告准备出售,可是因为是空楼,所以每当有人要去看房,我们都得派两人去。我和领导研究个解决的方法,就是暂时找一个看楼的临时工,每月工资1500元。你看看能不能去?你要去,我就不找别人了,既解决了你的住房问题,也解决了我们的难题,这是一箭双雕两全其美的大好事,你考虑一下,行不行?”
    李子奇一听高兴地几乎跳起了,他抑制不住自己的兴奋,连连说:“两全其美,一箭双雕!两全其美,一箭双雕!何乐不为呢?一言为定,我百分之二百地同意。你快说,在哪儿,我今天就过去。”

    何妮娜微微一笑,叫号说:“我说了,你可不许反悔呀!”
    李子奇拍着胸脯说:“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我李子奇什么时候出尔反尔过?你快告诉我在哪吧!我一定去。”
    何妮娜一脸坏笑:“来,拉钩!”李子奇真的就和她拉钩了。两人一起说:“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何妮娜诡秘地盯着李子奇一字一顿地说:“西-郊-玫-瑰-园-别-墅。”李子奇两只眼睛瞪得溜圆,大声说:“老同学,你不是和我开玩笑吧?真的是西郊玫瑰园别墅?你别逗了,那个鬼楼就是给个金山,也没人敢去送死。再说那里根本不用人看,有那么多鬼给看着,还花钱雇人干嘛?”
    “真的,我不是和你开玩笑,那个别墅的确是咱们市最大的最豪华的别墅,施卫东后来的贷款是用别墅抵押的,是我的前任经手的。可是五年来,那里接二连三地出事,就连我们的齐晓天主任也不明不白地死在那里。我接任之后,就接过这烫手的山芋,压着几千万的贷款,千方百计,绞尽脑汁就是卖不出去,还要花大额广告费,现在这座鬼楼已经把我搞得焦头烂额了。你就帮帮我吧!在那看一段时间,接待接待看楼人。你又能说会道,说不定会卖出去的。如果你能为我们卖出去,我们给你提成。
    我知道你是一个铁杆唯物主义者,不怕鬼,不信神,正巧你没地方住,就权当帮帮我的忙了。你瞪着我干嘛?反悔了吗?我绝不强迫你,不管怎么说,那里毕竟不明不白地死了很多人,我们是老同学,我不会让你去送死。你要不愿意去,就算了吧!”心地善良的何妮娜把话拉回来了。
    李子奇想了一会儿,思想斗争很厉害,现在自己离家出走,已经没脸回去了。况且自己还真想写几部小说,施展一下自己的才华。那个超大的别墅无人打扰,正是写作的最好环境,尤其是每月1500元的工钱也够自己的生活费了。至于鬼的传闻那只不过是愚昧的人自己吓唬自己,庸人自扰。哪儿来的鬼!所以他决定去玫瑰园别墅看楼。
    李子奇说:“妮娜,你不要以为我是胆小鬼,其实我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人。况且哪里会有鬼呢?即使真有那些解不开的迷,也会启发我的创作灵感,给我提供写小说的素材。别说给我工资,只要让我白住,我也求之不得。明天我就过去,你把钥匙给我吧!”
    “钥匙在单位,你明天上午到我们银行去取。可是你住住看,真有什么异常现象,千万不要勉强,什么事都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何妮娜一边说着,一边从挎包里拿出一个名片递给李子奇。她说:“这里有我的手机号和我家的座机号,有事及时通知我。”李子奇笑了笑说:“如果我两天之内没给你打电话,你必须给我打电话,请把我的手机号存下来,我的号是135********,假如打电话没人接,那也有可能我真的出事了,你找人陪你,最好让你老公陪你,到玫瑰园别墅去给我收尸。”
    何妮娜不好意思地说:“别瞎说,哪儿来的老公?我现在连男朋友还没有呢。你不要说这么不吉利的话吓唬我。我想办法在我们银行给你找个女朋友,让她常去去陪陪你,我也就放心了。记住,有事一定给我打电话。”
    “好吧,我现在是无家可归的人,到玫瑰园别墅之后,身边再也没有亲人了,只有那些看不见的魑魅魍魉和我朝夕相伴,还不知道他们会不会接纳我,所以我恳求你,看在老同学、老同桌的面上,关心关心我这个孤苦伶仃的人。等我和鬼们处好关系,你再不管我。”
    何妮娜在李子奇的玩笑中听出了他的孤独、苦闷和期望。她很同情他,很为他担心。这个可怜的才子有才华无机遇,所以才落到冒险住鬼楼的境地。何妮娜说:“现在网络小说非常盛行,尤其是官场-商海、武侠-玄幻、惊悚-悬疑类小说非常受欢迎,因为读网络小说的绝大多数是80后、90后、00后。你到玫瑰园肯定能激发你的创作灵感,找到很好的写作素材。就你那文学功底,不出一年,我敢保你就能‘成神’,成为家喻户晓的大神级的网络作家。”
    李子奇是个爱开玩笑的人,他说:“我很佩服你,何大主任,你也太能忽悠了!你不仅分析了当前网络小说的发展趋势和热门种类,而且又把我吹捧一番,最终目的,还不是要找个不拍死的去给你看楼,当掮客为你们卖楼吗?”
    何妮娜一脸不快,她说:“你这个人可真是把好心当做驴肝肺,我是为了你好,帮助你解决困难,你反到认为我损人利己。说实在的,你要真不愿意去,我绝对不勉强,真要出了事,你父母和我打官司要人,我可承担不起。算了吧!这件事到此为止。算我没说。”
    李子奇挪到何妮娜跟前,一把抓住她的手,诚恳地说:“老同学、老同桌,不要生气,我和你开玩笑。大人不记小人过,帮忙帮到底。我一定搬过去,为何大主任看好楼,愿为你老人家孝犬马之劳。”何妮娜的手被李子奇紧紧地抓住,她羞红了脸,把手抽出来说:“你怎么还是这样油嘴滑舌的?好吧!明天你去取钥匙。”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1/20    1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文章标题:鬼楼冤魂复仇记
本文地址:http://www.guidaye.com/jl/12345.html
上一篇:半夜别敲邻居门    下一篇:合租屋里的索命冤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