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鬼大爷|今天是:鬼大爷微信公众号:guidayecom,期待大家的关注与订阅!
鬼大爷鬼故事
恐怖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午夜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家里鬼故事 >

鬼觉

来源:鬼大爷鬼故事(www.guidaye.com) 作者:耶马 发表时间:2014-02-07

    楼道很黑,楼梯是木制的,踩上去“咯吱咯吱”,传来古旧的声音。这是幢危楼,年久失修,所以楼道里的灯也坏了。
    男人穿着长长的风衣,领子竖得很高,一个人在楼道里向下走去。
    身后突然有了“吱呀”的声音,很轻。男人警觉地回了头,楼道间的窗户正缓缓打开。月色惨淡地照了进来。
    是风吹开的吧?还是什么?男人就走近了些,推开窗户向下看去。
    一双手却突然凭空地抓住了他,一张惨白的脸出现在他面前,空空的眼窝里流出黑色的血。
    男人一骇,下意识地向后一退,那双手却似铁钳一样将他夹住,动弹不得。
    冷汗已经顺着男人的额头流下,男人不由得别过脸去,闭上了双眼。一个声音却在耳畔吹气般响起:“林久洋——”
    深夜,云寒从床上“腾”地坐起,汗已经湿透了睡衣。
    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就这样被噩梦困扰着,在极度不安中睡去,又在极度惊恐中醒来。
    林久洋是谁?他究竟是谁?为什么这些天总做着同样的一个梦?梦中重复出现着同一个名字?
    不,不,并不止这一个名字。之前还有:于晓红、赵大鹏、安龙、沈巧星……
    林久洋这个名字,只是这周才出现的。那么这一周,与之前有什么不同?
    正纠结着,手机上的闹铃响了。看看时间,两点一刻。
    三点半要赶到片场拍夜戏,算算时间,这时候起来正好来得及。云寒不敢耽误,匆匆洗漱完毕就出了门。
    可是刚准备出门,却被意外通知,导演依然不满意影棚的布局,感觉缺少了荒芜的气息,临时决定改到郊外的一幢危楼,地址报给了他,让他直接过去。
    放下电话,云寒心里莫名就漫上了一丝恐惧。


    云寒是新人,很新很新的人。只不过是因了一次推新人大赛拿了个无关痛痒的奖,在电视上露了露脸,却被导演相中,参演了《逍遥法外》系列剧的拍摄而已。
    《逍遥法外》是一部系列连续剧,由多个故事组成。这些故事的题材都来自于那座城市一些久未能破的悬案。因为是悬案,没有凶残杀手,没有破案英雄,所以每一部的主角都是在那些案件中无辜死去的人们。没成想,他就这样一炮而红。
    让云寒红的,不是相貌、绯闻,以及炒作。而是那超凡的演技。每一次,他都入戏很快,扮演不一样的角色,他便似有了不一样的性格,完全没有刻意表演的痕迹。
    可是对媒体而言,他却并不是一个好的采访对象。冷漠、暴燥、目空一切,他甚至已经成为了媒体的公敌。他从不愿意接受任何形式的采访,连剧组组织的发布活动也很勉强地参加。甚至传出过为了躲避采访,对狗仔拳脚相向的新闻。
    然而这一切并不能阻止影迷对他的喜爱,相反,更加巨了他的神秘性。
    只是,没有人知道,他并不是刻意低调,也不是生来暴躁,只是那些夜夜纠缠不去的梦魇,已经完全摧毁了他的意志,很多时候,他甚至感觉自己的言行已经无法自控。

    他曾经看过心理医生,却只是带回了一大堆多吃无益的药剂。也曾经找过所谓的高人指点,却只得到了一句话:八字纯阴,很多事情命中注定。
    这样的苦,无人能懂,他便只能独自承受。
    车驰到了目的地,寒风阵阵,云寒心里的寒意更甚了。
    一样的场景,一样的夜色,面前,是与梦里一模一样的危楼。云寒不确定,自己是不是真的要走进去,更不确定,在那幢危楼里等待着他的会是什么。
    不远处,助理已经在向他招手,云寒闭上眼,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缓缓地走了过去……
    导演在发火,所有人的脸色都很难看。
    云寒垂着头坐在角落里,默默地承受着指责。
    连他自己也不明白,刚才拍着拍着,自己怎么就又失了神,突然紧紧地抓住了一个群众演员的肩,声嘶力竭地喊道:“林久洋,我要你不得好死!!!”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鬼大爷:http://www.guidaye.com/转载请保留!)
    剧本被撒落在地上,水也泼了一地。导演还在那里吼着:
    “你以为你是谁?饮水思源你懂不懂?要不是鸿老强荐你,你能来拍这戏?要不是拍了这戏,你能有今天?学会改台词了?啊?那就拜托你改得靠谱一些,改得好,编剧的位置也能让给你!林久洋是谁?啊?林久洋是谁?整个剧本从前到后,你见到过这个名字??”
    云寒默不吭声,他知道自己无从解释。
    导演却站了起来,匆匆地披上外套,对助理喊道:“不拍了,收工!明天就换人!”
    所有人都跟着导演离开了,所有人临走时都留给了他一眼深深的埋怨。没有人来安慰他,没有人来问一声他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因为他于他们而言,一直就是个异类。孤僻、古怪,难以相处。
    云寒就那样静静地坐着,等到人去楼空,夜晚回归了死寂般的安静,他才突然意识到:这里,只剩了他一人。
    匆匆收拾好自己的东西,云寒下了楼。灯果然是坏掉的,楼道里一片漆黑。云寒打开手机利用荧光来照明。走到二楼的时候,却突然听到了身后传来一声“吱呀”的声音。回头,窗户正以一种缓慢的姿势向他打开,一如梦境重现。
    “嗷——”地一声惨叫,云寒落荒而逃。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文章标题:鬼觉
本文地址:http://www.guidaye.com/jl/11309.html
上一篇: 老宅里的魅影惊魂    下一篇:暗夜白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