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鬼大爷|今天是:鬼大爷微信公众号:guidayecom,期待大家的关注与订阅!
鬼大爷鬼故事
恐怖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午夜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家里鬼故事 >

凶咒

来源:鬼大爷鬼故事(www.guidaye.com) 作者:日记说 发表时间:2014-01-30

    我和阿峰来到酒店时,天色正在慢慢变黑。
    双人间。
    阿峰说要到附近走走,第一次出国,难免有些好奇。
    我累了,留在房间里看电视,拿着遥控器不断换台。
    电视里尽是泰语,讲述本地风土人情,我只好盯着几个英文频道解闷。
    期间服务生敲门,送了些泰国特色的晚餐,我随便吃了点,因为疲倦,靠在床头不知不觉睡着了。
    等醒过来时,四下一片漆黑,并不清楚现在的时间。
    我从枕头下面摸索到手机,摁下开关键:凌晨2点15分。
    就在手机光线亮起的一瞬,猛然瞥见一个人影笔直地坐在邻床,聋拉着脑袋,看不清脸色。
    我的头皮立即炸了一下。
    ……阿峰?我低声问。
    实际上,我并不确定“他”是谁。
    那个人影并未答话,身体似乎在轻轻地颤抖着。
    我小心翼翼的打开床头灯。
    是他。(鬼大爷:http://www.guidaye.com/转载请保留!)
    阿峰像个受过刺激的小孩,眼神空洞,嘴唇干裂。
    你怎么了……看到他脖子上挂着的“东西”,我突然有种极为不详的预感。
    你不会相信的……阿峰颓然地摇摇头。
    到底怎么了?
    昨天晚上,我本来想在附近逛逛,顺便尝尝本地小吃。
    阿峰缓缓开口。
    我点点头。阿峰是个吃货,尽管他身材保持的很好。
    我一共吃了1份菠萝饭、2个肉松饼、4条炸小鱼……阿峰呆滞而机械的回忆着。


    我没有打断他,任其顺着时间轴慢慢回忆。
    后来,我吃饱喝足,想着再看一下就回来,这时,一家很有特色的小店吸引了我。
    阿峰的眼睛突然眨了眨,这个细微的动作没有逃过我的视线。
    那是家很漂亮的小店,商品玲琅满目,五花八门……
    阿峰的眼神突然有些迷幻。
    那个老板娘,似乎有些本事,第一次看到我,就能说出我的生辰八字,而且,她说我会有血光之灾……
    你买了什么?!
    我的声音突然有些严厉。阿峰在刻意回避着什么重要的东西。
    我几乎和他同时低下头。
    目光汇聚在他的胸前。
    那是什么东西?
    阿峰胸前挂着一块方形坠饰。
    我凑进一看,原来是块佛牌。
    木质,镶金边,中间雕一个张牙舞爪的小人。
    佛牌是泰国佛教饰品,我对其制作工艺之繁琐略有耳闻。

    制作材料有花瓣、寺庙泥土、高僧头发、蜂蜡…
    以及棺木。
    总之,不是很吉利的东西。
    阿峰喜好运动,身体从不佩戴任何挂饰,他买这玩意干什么?
    老板娘说,我将有血光之灾,唯有佩戴佛牌可以解除……阿峰的声音很小。
    你傻吧!明摆着骗钱的。我大声呵责。
    在许多网络交易平台里,一块普通佛牌可以炒到几万几十万,奸商趁机牟取暴利。
    我没花一分钱……阿峰声音依旧很小。
    我愣住了,阿峰接着说:
    重点不在这里……
    我猛然发现,阿峰的脑袋深深埋在胸前,声音小的可怜,就像一只瑟瑟发抖的小兽。
    他平时可是男生中胆量最大的一个。
    我告诉你,你不要害怕。阿峰突然抬起头,瞪圆了眼睛。
    似乎在诉说一个可怕的秘密。
    从昨晚到现在,房间里一直有三个人……
    我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床底是实心的,从试衣镜的反射里可以看到空无一人的洗手间。只剩一种可能。
    我立即起身,打开衣柜的推拉门。
    空无一人。
    我想,一定是阿峰的错觉。
    或者,他在撒谎。
    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解释给我听。望着阿峰那丢了魂的模样,我的声音也慌了。
    把灯都打开……阿峰不安的抬起头。
    顶灯、台灯、走廊灯、厕所灯一齐打开后,房间光线亮的刺眼,宛如白昼。
    时间是3点05分,阿峰开始回忆几个小时前发生的一切。
    我回来时,房间一片漆黑,你睡着了。
    我想象着阿峰回到房间时的情景。
    进门后,右手墙壁上是顶灯的开关,左手是洗手间,穿过走廊就是卧室。
    我的床靠里面,邻近窗户。阿峰在外面。
    本来,我准备稍稍洗把脸就去睡觉,没打算开灯。阿峰的视线瞥向洗手间。
    我神经质般跟随阿峰的视线扭头。
    难道在洗手间里?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文章标题:凶咒
本文地址:http://www.guidaye.com/jl/11278.html
上一篇:酒店怪谈    下一篇:雪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