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鬼大爷|今天是:鬼大爷微信公众号:guidayecom,期待大家的关注与订阅!
鬼大爷鬼故事
恐怖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午夜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家里鬼故事 >

小针孔

来源:鬼大爷鬼故事(www.guidaye.com) 作者:靥墨蓝 发表时间:2014-01-08

    1 十字路口
    昨天晚上下晚自习时,爸爸接我回家。在等一个红绿灯时,爸爸抽着烟打着电话,语气很不好,我无事地左看看右瞧瞧,突然看见了一个黑乎乎的身影,我扯着爸爸的衣袖,小声对他说:“爸爸!爸爸!快看!那是什么啊?”
    一开始爸爸皱着眉头,当他看到我所指的东西时,显然有些被吓到了,昏黄的灯下,依稀可以看出那是一个不大的小孩。
    爸爸挂了电话,打开车门下车,又关紧,对着我说:“别动,听见没有!”
    我赶紧点了点头,但等他走远,我还是忍不住好奇心,小心翼翼地打开车门,一点一点地挪步前进。
    走近看,可以清楚地看到那是个男孩,身体扭曲着,后背对着我们,脸紧紧贴着马路。
    爸爸咳嗽了一声,似乎很害怕,他拍了拍男孩的身体:“喂喂……孩子……孩子。”他想要将他叫醒,但男孩却一动不动。
    于是,爸爸猛地将男孩翻过来,人眼的就是男孩苍白的脸,我微微有些惊讶,但爸爸并没有发现。男孩的脖子上有一圈大大的手掌印。但他的表情却很安详,像是跟谁玩了一个有趣的游戏一样。
    爸爸大呼了一声,赶紧将手缩了回来。他刚想报警,远处却传来几个老爷爷老奶奶的欢笑声,但他们走近的时候,被眼前所看到的吓到了,他们还以为是爸爸撞死了那个男孩。
    “不是我!我没……没有!”爸爸尴尬地解释着,语气紧张,脸上还带着碰见脏东西一样的嫌弃表情。
    爸爸掏出手机报了警,还打了120,然后走向不远处的那另外几个目击者。我看了一眼那个男孩,又看了一眼不远处的爸爸,他正掏出一沓钱,低声跟他们交谈着。我不懂,所以我也就不太感兴趣。(鬼大爷:http://www.guidaye.com/转载请保留!)
    突然,在不远处的路灯柱下,我看见一个很眼熟的红衣女人,她躲在柱子后面,只露出一个披头散发的脑袋,以及被风吹起的红色连衣裙。
    “爸爸。”我叫了一声,回头看着他,指着那个女人说,“那里有个穿红衣服的阿姨!”


    爸爸回头看了看我指向的地方,又看了看我,皱眉大骂道:“混球!你说什么呢!那里哪有人!再胡说八道小心我打你!”说完,含笑对着那几个目击者继续交谈。
    我咬着嘴唇委屈地回头看,那里现在确实什么都没有。
    不一会儿,警察和医生就来了,医生说,男孩还有微弱的呼吸,需要抢救,说完就将他搬上担架抬走了。警察带着那几个目击者去了警察局,我爸爸开车在后面慢慢跟着。他烦躁地抽着烟,转头对我说:“到了警察局别胡乱说话!听见没有!”
    到了警察局,那些目击者像串通好一样,异口同声地都说:“我们什么也不知道,我们去的时候,就看见男孩躺在地上,那位先生在抢救那个男孩!” 接下来,无论警察问什么,他们都摇头说不知道,而爸爸却坐在局长的办公室里喝茶聊天。
    后来,我累得躺在长凳上睡着了。
    2 妈妈在哪儿
    当我再醒来的时候,天已经亮了,自己也已经在家了。
    家里空空的,爸爸上班去了,只有我一个人。我好想妈妈,真的好想。
    当卡通片放完,我的肚子饿得咕咕叫,爸爸才怒气匆匆地回来了。
    他走到我身边,使劲地拍了一下我的头,说道:“熊孩子,说!你昨天跟吴强干吗去了?老师说,昨天你们两个逃课没有去补习班。”

    对了,我忘记说了,那个男孩其实是我的同桌,他叫吴强。昨天下午,我们没有去上课,而是偷偷出去玩了。
    “我……我们……我们去了补习班隔壁街喝饮料去了……”我还未说完,便有两名警察进来了,他们安抚了一下爸爸,然后坐在我身边,摸着我的头。
    警察问我:“小朋友,昨天的情况,你能详细地说说吗?”
    我“嗯”了一声,就开始回忆。
    我们去了补习班隔壁街的一家店,我进去买饮料,让吴强在门口等我,他点头说好,我就进去了。
    排队大概等了几分钟。我拿着饮料还未出去,就看见一个女人背对着我站在吴强的面前,她弯着腰,似乎给了吴强什么东西,我也没有看清楚,只记得那个女人戴了一双白手套。女人似乎对他说了些什么,吴强笑着点了点头。
    等我出去的时候,吴强已经被女人拉着手走远了,我想追过去的,可是……可是一个红灯把我挡住了。等我再追过去的时候,他们已经不见踪影了!
    警察可能是在我回忆里找到了一点线索,他停下记录的笔,抬头再次问我:“你看见那个女人的样貌了吗?”
    我想了一下,摇了摇头。然后警察盖上笔帽,站起来离开了。
    爸爸关上门,我缩在沙发的一边,害怕地搂住自己的双腿。他在屋里恨恨地踱步,恨不得将地板踩出一个大坑,他一边来回走着,一边点烟,点炯的时候还不忘低声骂骂咧咧的,像极了几个星期前的摸样。(鬼大爷:http://www.guidaye.com/转载请保留!)
    几个星期前,他也是这般模样,只是比现在更烦躁。当时,妈妈穿着一身大红的连衣裙,那是他们相爱的时候爸爸送给她的,她一直不舍得扔掉。
    自从从医院回来后,妈妈就没有换过衣服,一直穿着这条红裙子。她苍白的脸上缠着厚厚的纱布,一场意外的车祸夺走了她美丽的眼睛和灵魂。她孤独地躺在床上,嘴巴上戴着呼吸罩,露出来的胳膊上输着透明液体。那是每天都要输的,爸爸说那是营养液,就像我们吃的饭一样。
    妈妈已经在那儿躺很久了,后来,烦躁的爸爸开车带着妈妈离开了,走之前他对我说:“潘子乖,我带妈妈去医院,你就老实在家等着我。”
    我乖乖地点了点头,挥手对爸爸说再见,他背起妈妈就走了出去。当时外面很黑,已经半夜了。
    然后我就再也没有见过妈妈了,我问爸爸妈妈在哪儿,他当时吃饭的手在发抖,但仍挤出一个难看的笑,对我说:“妈妈在医院安心静养,医生不让我们打扰她,等她病好了,我们就能看见她了。”说完,吃了一半的饭被爸爸倒掉,他叮嘱了我两句,便出了门。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文章标题:小针孔
本文地址:http://www.guidaye.com/jl/11164.html
上一篇:夺命惊魂    下一篇:地阴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