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之云南虫谷 第四十四章 石精

  相较之下,数目与光芒,都诡异到了极点的“长生烛”,毕竟没有那青铜椁里指甲挠动金属的响声渗人,那抓挠声在压抑的地下空间里,显得格外突出刺耳。

  我急忙对胖子说:“那铜镜作用虽然不明,但很有可能是用来镇住铜棺中的古尸的,你赶紧把它给我,我先安回去试试,看还能否管用。”

  胖子把铜镜交在我手中,我接过铜镜,让胖子与Shirley杨先别管那边刚刚亮起来的“长生烛”,立刻到三只蜡烛旁等候,我装上铜镜后,立刻再把“命灯”点上。

  我心想:“这回就先作弊了,这次的明器关系重大,不得不拿,反正那‘鸡鸣灯灭不摸金’的规矩,我们也不是没破过,祖师爷在天有灵,多半也会体谅我们的苦衷,他妈的,谁让我们几个手艺潮了点,运气背了点呢?”

  我们分作两组,我独自一人,匆匆赶到青铜椁旁,举着“狼眼”手电筒,略一打量,青铜椁侧面,有个圆形凹槽,应该就是嵌入铜镜的位置,不过已经被胖子用工兵铲撬豁了一大块,我被那棺中传出的声音,搅得心惊不已,哪里敢有半点耽搁,急忙把铜镜镜面朝内,按了进去。

  谁知刚一离手,铜镜便立刻掉落在地,由于有个豁口,那原本就浅的凹槽,就更挂不住沉重的铜镜了,我赶紧拾起来,把它重新嵌进青铜椁,用手牢牢按住,但这也不是事,总不能我就这么一直按着。

  说来也怪了,铜镜一被嵌进青铜椁,里面的抓挠金属声立即止歇,看来如我所料,铜镜多半就是件用来“镇尸”的法器,历来各家有各法,我只懂“摸金校尉”们对付僵尸的法子,至于那些道家等各家的手段,却丝毫不懂,但是这不要紧,只要不发生尸变,就谢天谢地了。

  我急中生智,先回头招呼Shirley杨,让她将三只蜡烛重新点燃,然后在携行袋里翻了翻,记得有胶带,却说什么也找不到了,正好有一小包美国口香糖,我心想胶带没有,有这个也凑和了。当下全塞进嘴里,胡乱狂嚼一通,然后将其贴进豁口与铜镜相接的地方,又用手捶了两下,再放手一看,虽然不如先前那原装的牢固,也足能够对付一时了。

  Shirley杨和胖子那边的蜡烛也已全部点燃,我过去与他们汇合到一起,对他们说:“刚才蜡烛说灭就灭,火苗连抖都没抖就没了,这说明墓中古尸不是一般的厉害,天还没黑的时候,咱们就见到外边有黑猪过河,雨侯犯境的奇怪天兆,这都表示此地尸气冲天,而且绝不是一般的尸怪。”

  胖子说道:“那不就是青铜椁里的粽子吗?既然已被铜镜镇住,料也无妨。”

  我摇头道:“未必,这青铜椁里有什么,没看之前还不好下结论,而且你别忘了,这铜镜除了刚才被你撬掉之外,可始终没人动过,之前天兆便已如此异常,所以我想……恐怕这墓中还有别的什么东西隐藏着,总之你别再给我没事找事了,等咱们找到雮尘珠后,你愿意怎么瞎折腾都没人拦你。”

  胖子不以为然:“怎么是我瞎折腾呢?咱们一路上的脏活累活,可都是我抢着做的,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我一贯是任劳任怨的老黄牛,胡司令你要是总这么污蔑我的话,那我可就要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子牛了。”

  我忍不住笑道:“我的王司令,看在党国的份上,你能不能也消停一会儿,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还挺会美化你自己,不过孺子牛有你这么多肉吗?你就是一肥牛,你现在先别跟我横眉冷对,咱们最要紧的,还是先去看看那新冒出来的三盏长生烛是怎么回事,他奶奶的,这巴掌大的墓室里,究竟有多少尸体?”

  我说完带着胖子和Shirley杨,从三套妖棺之间穿过,来到了那一字排开的“长生烛”前,这里的墓墙上,嵌着三根铜柱,不过这里却没有“黑鳞鲛人”做的灯了,这三盏“长生烛”的材料,要远比那面目狰狞的六盏人鱼灯恐怖得多。

  这是三个用十一二岁左右的肥胖男孩,做成的“接引童子”的模样,“接引童子”的姿势和人鱼相同,也作也跪地拜伏状,低头闭目,神态十分祥和,灯芯则安在肚脐处,长长地探出一截,“接引童子”的肚子与身后的铜柱联为一体,以前在铜柱和人皮里面可能都储满了油脂,能够通过肚脐,一商滴地流淌出来。

  但是这些油膏可能早在千年前就流光了,那灯芯更是在地宫封闭不久,便已早早熄灭,这时随着空气逐渐进入墓室深处,三盏“接引童子”灯上残存的一点油膏,又时隔两千年,再次燃烧了起来,不过用不了多久,一旦耗尽残余的灯油,应该就会彻底永远地熄灭。

  Shirley杨叹了口气:“印度的甘地,曾经指出毁灭人类的七宗罪,其中两条即是政治而没有道德,科学而没有人性,这些小孩子就这么成为了古代帝王不死春梦的牺牲品……”

  我对Shirley杨说:“童男童女殉葬,在明代之前都很普遍,洪武之后就不多见了,我就看见过好几回,可见时代距离现代越近,那成仙不死的梦想,越被世人认为渺茫无望。”

  胖子举着“狼眼”手电筒,在三个“接引童子”身上来回打量,看了半晌转头对我说:“胡司令,你瞅瞅,这小孩手里还捏着个牌子,上面这字是什么意思?”

  我蹲下去照胖子所说的位置一看,果然每个“接引童子”被制成铁皮般硬的手中,各握着一只铜牌,上面写着四个古字,它不认识我,我也不认识它,只好让Shirley杨来辨认。

  Shirley杨半跪在地上,举着手电筒看了看,说这四个字是“接仙引圣”。

  我点头道:“这我就敢断言了,与传说中的完全相同,这三盏活人长生烛,也就是接引童子,是为成仙之人引路的执牌童子,大概是使者那一类的角色,献王老贼想得倒也周全,不过它毕竟还是‘长生烛’的一种形式,难道这墓里真有九具尸体?怎么算也算不出这么许多。”

  Shirley杨站起身来,向侧面走了几步,转头对我说:“还不止九具。这里还有一盏最大的长生烛……可是由于太大了,它已经再也亮不起来了。”

  我和胖子走到Shirley杨身边,果然又见到一盏大出鲛人长生烛十倍的纯黑色铜灯,铜灯造成大牛头的形状,苍劲古朴,由于灯芯过于沉重,已经掉在了地上,对于长生烛的数量与墓主数量相等的陵制,我绝对有十足的把握能够确定是1:1,而这地宫里为何会有十盏“长生烛”?即便那三个“接引童子”有可能不算,那也是有七个。

  究竟还有什么重要人物的尸体也在这里?除了王妃外,其余的重臣都该埋在离这有一定距离的陪陵中,十具尸骨究竟都是谁?这可就怎么想也想不明白了。

  Shirley杨也表示难以理解,只有胖子说:“这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大概是他老婆比较多,咱就别渗着了,赶紧升棺发财,倒斗摸金才是头等大事。究竟有几具尸体,开棺数上一数,自然一清二楚。”

  我对胖子说:“真难得你也有理智的时候,看来在长期艰苦复杂的斗争环境中,你终于开始成熟了。要在家里的话,咱就冲这个,也该吃顿捞面。”

  我们原本计划先开那口最值钱的窨子棺,但是稍微计较,觉得反正三口棺都得开,还是选那口最凶的青铜棺先下手,先打一场攻坚战,啃掉这块最硬的骨头,剩下的就好对付了,即使真有僵尸,只要事先有所准备,也能确保无虞,堂堂“摸金校尉”若是被还没发生尸变的尸体吓跑了,说出去恐怕也教人耻笑。

  那青铜悬棺,离地面不下一米,椁身的高度也有将近两米,端的是庞然大物,用锁链捆了数匝,用九重大锁加固,以十六个大铜环吊在墓室的顶层,上面可能有根承重的铜梁连接着。

  Shirley杨对我说:“青铜椁悬在空中,难以着手开启,需设法使它降到地上。”

  我举起手电筒向上照了照,摸金校尉的“缠尸网”和“缚尸索”,在半空也的确施展不开,只好我先上去,拆掉那些铜环,让其掉落下来,这样虽然有可能把铜椁摔裂,一时之间却也想不出更好的办法了。

  于是我用飞虎爪攀了上去,在这巨大的青铜椁上,已经无法抬头站直了,一抬头,登山头盔就撞到墓顶了,只好略微弯腰,而且稍一走动,青铜椁便有些摇晃,铜环发出沉闷的金属音,但那铜环锁链都很结实,不易将其弄断,我在上面用力向下撑了几撑,想试试能否以自己的体重,将这铜环坠断。

  谁知刚一踏足,便听头顶传来一声硬脆锉镪的断音,而且断裂声逐渐扩大,我心道不妙,看来它在这悬吊的年头太多了,几个受力点的疲劳程度,都已至油尽灯枯,锁链未断,上面的铜梁反倒要先折了,急忙让在下方的Shirley杨和胖子躲开,免得被砸到,自己也随即翻身从半空滚落。

  足有两千斤的铜椁并没有再维持多久,悬挂的一个铜环首先从铜梁上脱落,其余的力点自然再难支持,立刻从上面砸了下来,这一下自然免不得震耳欲聋,地动山摇,却没想到青铜椁竟然在墓室的地面上,砸破了一个大洞,下来传来几声朽木的塌落之声,青铜椁在地上也就停留了片刻,就沉入了被它砸破的窟窿里。

  我们三人赶紧凑过去看那地面,只见破裂的墓砖下,都是一根根漆黑的方木,每一根都有成人身体粗细,搭得密密实实,但是其中被污水侵蚀得很严重,都已腐烂到了很严重的程度,这些木料以前并不是黑的,都是被污水侵蚀所至,青铜椁就砸破了这些烂木头,掉进了深处。

  我随即扔下去一根冷烟火,眼前骤然一亮,下面有一间用方木搭建的斗室,十分低矮狭窄,除了掉下去的铜椁外,旁边还有一口非常特别的棺椁,发着淡淡的荧光,全然不似俗世之物,我们所在的墓室地砖下,与下面方木相接的夹层里,垫了很厚一层石灰,都已变成了白色的烂泥,下面的环境又湿又潮,湿臭腐烂的味道直冲上来。

  我虽然戴了口罩,仍觉微有窒息,捂着鼻子对胖子和Shirley杨说:“原来献王老贼躲在这砖墓正面,这是个类似木椁(或作裹)墓的墓室,想不到竟被沉重的青铜椁砸破,显露出来,否则还真不太好找,有人说这是巧合,但我认为这就是命运,他的雮尘珠,不出这一时三刻,也定是咱们的囊中物了。”

  胖子从地面捡起一面铜镜对我说:“胡司令,这镜子你没粘结实呀……”

  我先是一愣,心想这回麻烦大了,竟把这铜镜的事给忘了,接过一看,还好没有破损,只要再放回去就行了,但是低头再向木椁墓中一看,不由连声叫苦,锁缚着棺身的链条被砸断了,九道重锁脱落了大半,铜椁的盖子……也摔开了,恍惚的光线中,好像有数条长得难以想象的“指甲”从缝隙中探出,说来也算是歪打正着,这阴宫中的尸骨果然又多出来了一具。

  我知道情况不妙,本拟先设下镇伏僵尸的器械,然后才开启这青铜椁,但谁都没想到这墓室中有个连环套,下面藏着个木裹墓,青铜椁落下去的力量太大,便使链条和重锁松脱,那面神秘的铜镜也掉了下来。如果里面的古尸先爬出来,对我们来讲,局面便急转直下,可就大为不利了。

  这时我血气上涌,无暇再想,拿着那面铜镜,对胖子和Shirley杨叫道:“你们快把胶带找出来!”说话的同时,已纵身跃进下面的木椁(用木头搭建的墓室,就叫做木椁,而不是寻常说的那种棺椁的椁)。

  我一落地就差点把脚脖子扭了,那些长方的粗木,都已糟烂透了,一踩就陷下一块,突突的往上冒黑水。那枚冷烟火还在燃烧,火光中,只见铜椁缝隙里,是层冷木棺板,那棺板盖子已经破了两个大窟窿,从中露出数圈长长的指甲,那些指甲都是白森森的,非常尖锐;由于太长,指甲都打起弯了,我们在墓室中听到的声音,八成就是这指甲抓挠铜椁盖子发出的。

  我顾不上脚腕子生疼,也无意仔细欣赏那指甲的造型,立刻抄起手中的铜镜,按进了铜椁后面的凹槽中,身体跳到了青铜椁的盖子上,也不知哪生出来的这么大力气,连手带脚往下用力一压,竟将那被颠开的盖子,硬生生重新扣了上去。

  Shirley杨紧接着也跳进了“木椁”,把一卷胶带递在我手中,她晚了半步,没见到棺中的东西,便问我:“里面有什么?”

  我边把那胶带一层层的贴牢铜镜,一边对她说:“还能有什么,无非是一具行尸走肉,不知这铜镜为什么能镇住它,似乎一拿开来,它的指甲就噌噌噌的飞速暴长。”

  胖子也跳了下来,听到我的话,立刻说:“我就知道这镜子是个好东西,等咱们撤退的时候,想办法顺上它,坚决不把一草一木留给敌人。”

  我见这青铜椁被重新镇住,料来暂无大碍,抬头看了看上层的墓室,全是黑色烂木头的木椁,高度只有不到三米,里面渗水十分严重,潮气呛人。原本想让胖子留在上面接应,但是在下面看来。若有什么闪失,直接爬上去不成问题。而且要在下面开棺,三人在一起多少能有个照应,便对胖子和Shirley杨说:“木椁内的角落有口棺材,也不知是不是用来装殓献王的,此墓中处处都有玄机,咱们升棺发财之时,都要小心则个。”

  说罢三人来到那口在黑暗中发出荧光的棺材前,黑暗潮湿的“木椁”中局促狭窄,为了行动方便,我们又都打开了登山头盔上的战术射灯,只见棺材上被几根掉落的方木压着,我最担心的就是这些糟烂的木头随时会塌,把我们活活埋在下面,于是动手在那些倒塌的木头中,寻了两三根还算结实的,撑在被青铜椁砸漏的缺口旁,用以承重。

  我干活的时候在想:这些方形木料,又称为“木枋”。原本层层垒压,搭建成题凑结构,显得十分紧密,不知何以朽烂到了这种地步,以至于应该是黄肠色的“木枋”,都变为漆黑糜坏。按说这“献王墓”是处生气圆润不泻的神仙穴,这种穴内,又怎么会被侵蚀成这个样子,而且又有尸气冲天,以至于都竟然出现了“黑猪过天河”的黑星天兆,且不管那些,单是青铜椁中那具有尸变征兆的古尸,就很不合理,看来这千年古墓的最深处,一定隐藏着什么恐怖的东西。

  随着我们迅速的清理,被烂木枋盖住的古棺逐渐呈现出来,我用手擦去那些朽木的残渣和泥水,那古棺上的蓝色荧光更加明显,整个棺身光滑似镜,象是一块来自冰海深处的蓝色玄冰,闪耀着迷人的光泽,胖子连声赞叹:“操他祖奶奶的,怎么这的棺椁一个比一个值钱,这……这是什么做的?是玉?水晶?还是冰?”说罢连连抚摸,爱不释手。

  我摇头道:“不知道,我当工兵的时候,挖了那么多年石头,在地勘队参观的时候,见的矿石切片数都数不过来,却也没见过这种石料,好象不是冰,除了很滑之外,并不凉。”

  Shirley杨被这奇异的古棺吸引,始终都在仔细观看,这时才开口说:“是蓝色石精岩,或是水晶的变种,只有在地下叠生岩洞里才会形成。”

  石精在古籍中记载,是冥府附近山谷中才有的石头,传说地狱中有种石精做的石磨,凡是罪大恶极之徒,坠入幽冥后,免不得要被那石磨研碾,地下有只黑狗,专等着伸舌头去舔那些被碾出来的肉酱,剩下的碎肉则化为苍蝇,蚊虫,在世间被人拍打,永无超生之日。

  当然那是属于迷信传说,但有一点可以肯定,这幽蓝的“石精”虽然眩目夺魄,但这东西不太吉祥,并不适宜作为棺椁,更何况是用来盛殓贵族的尸骨。

  看来这绝对是一口来自幽冥之中的“鬼棺”,究竟有什么用途?为什么藏在墓室下这阴森潮湿的木椁里,不封不树的“木椁”在西周前后十分普遍,但到的秦汉时期,便已鲜有人用,我们已在墓室中发现了十盏“长生烛”,眼前这口“鬼棺”中的尸骨,会是对应十具尸体之一吗?实在是有太多疑问了,根本就毫无头绪。

  Shirley杨看了看身后的青铜椁说:“王墓中的棺椁都极为罕见,令人百思不得其解;越是这样,越让人觉得如同临渊履冰,咱们必须找到一个突破点,彻底揭开埋藏在献王墓中的秘密。”

  我对Shirley杨和胖子说:“伤其十指,不如断其一指,那就采取各个击破的办法,见棺升棺,见财发财,咱们这就动手,挂上绊脚绳,先看看这鬼棺里究竟是不是献王。”

  胖子立刻撸胳膊挽袖子:“升棺发财这些勾当我太拿手了,便在睡梦里也是时常演练,不怕千招会,就怕一招熟,你们俩去装绊脚绳,开棺的活儿,胖爷就一个人全包了。”

  我拍了拍胖子的肩膀:“好样的王司令,沧海横流,方显英雄本色,但是切记,怀揣一颗红心,须做两手准备,摸明器的同时也要提防尸变,两手都要抓,两手都要硬,另外古代的棺材里有尸气,记得提前检查一下防毒面具,还有不要跟上回在东北似的……忘了戴手套。”

  我嘱咐完胖子,便分头动手,找出三条浸过朱砂的红色线绳,Shirley杨对僵尸始终很好奇,便问我:“老胡,为什么僵尸会怕红色的朱砂。”

  我对Shirley杨说:“这种事要问那算命瞎子才知道,我就不太清楚了,不过我估计朱砂没什么用,这原理就是,用绳子拦住棺口,里面的尸体僵硬不能打弯,胳膊腿都抬不起来,这样它就出不来了,以前我只遇到过被下了镇符的尸煞,那东西也不知和僵尸相比,哪个更厉害些,不过看起来今天是肯定得跟僵尸照个面了,因为稍后咱们还要开那套青铜椁,至于眼前这鬼棺里有没有僵尸,那就难说了,总之,咱们有备无患,提前拦上它。”

  说着话,我已将“绊脚绳”准备妥当,Shirley杨则按“木椁”中那两具棺椁的位置,在角落处点上了两支蜡烛,我对胖子举手示意,胖子立刻用锋利的“探阴爪”,刮去封在“鬼棺”接口处的丹漆,幽蓝色的“鬼棺”材料是种罕有的特殊石头,如果要分类的话,可以将其与玉棺等一并划为石棺,这种石棺没有棺材钉,都是石榫卯合封闭,摸金校尉的“探阴爪”,就如同一把多功能瑞士军刀,有一端就是专门用来拔石榫的。

  “鬼棺”共有七个榫卯,头上一个,两侧各三个,底部没有,胖子干得不亦乐乎,一个接一个的,片刻之间,就将那棺盖撬了开来,棺盖下又有一层鱼胶粘合,早已长死,只能用“探阴爪”的措针,伸进去一点点的磨开。

  最后只听胖子叫道:“得了。”我和Shirley杨伺机在侧,见差不多了,便立刻把三条朱砂“绊脚绳”,拦在棺上,棺盖一开,“木椁”中的能见度,并未见下降,这说明棺中没有尸气,我心道一声怪哉,莫非里面没有尸骨,又或是鬼棺结构不严,尸解后的秽气都顺着棺缝消散了,我赶紧去看“鬼棺”里面。

  一看之下,便放下心来,里面确有棺主尸体,棺里平躺着一具男尸,脖子以下,被白锦裹住,只能看见脑袋,尸体保存得相对完好,甚至面部肌肉都没有塌陷萎缩,说是栩栩如生也不为过,不过他的死相,着实可怖,两个眼窝深陷进去,形成了两个黑中带红的窟窿,眼珠已被人摘掉了,由于五官中缺了眼睛,看上去显得极度可惊可怖。

  我正要再仔细看看,胖子已用“缠尸索”,套住了那棺主的脑袋,将其从棺中拉得抬起头来,抬起手左右开弓,抽了那死尸七八个大耳光。

  我和Shirley杨都看傻了,心想这胖厮哪根筋又搭措了,莫非中邪了不成?赶紧把他拦下,问他到底想干什么。

  胖子的脸罩着防毒面具,我看不到他的面目,只听他莫名其妙的反问道:“你们难道还没瞧出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