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之云南虫谷 第四十三章 长生烛

  墓室角落的烛光,距离我们最近的,是与室中三口妖棺的摆放位置相同,按“△”形排列的三只蜡烛,这种光线是我所熟悉的,肯定是胖子刚点的三只蜡烛。

  然而三只蜡烛的右边,却另有两排微弱的蓝光,竖着出现在墙上,三三为列,这种光只能使人在黑暗的地方察觉到那里有光,而幽蓝色的光源本身却没有任何照明度,黑处还是那么黑,只是在这一片漆黑中,多了六盏幽暗的蓝色“鬼火”。

  那口吊悬在铜环上的巨大青铜椁,也正传出一阵阵铜铁摩擦的声响,我心想这定是僵尸在里面挠动棺盖的声音,他妈的怎么刚一进阴宫就碰上尸变,莫不是刚才我用手擦去铜椁上的积灰,棺中的古尸感觉到了活人的生气,不会啊,我记得我戴手套了。

  又转念一想,且不说那六盏“鬼火”从何而来,我们三个“摸金校尉”的命灯尚在,位置也丝毫不错,所以这墓室中至少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发生“尸变”,或是厉鬼冤魂之类脏东西出没的迹象,却不知是什么在作怪。

  我想到这里,便镇定下来,在墓室中大叫道:“王司令,你他妈的又在捡什么破烂儿?快给老子滚出来,否则军法从事。”

  只见胖子从那青铜椁的另一端露出头来,问道:“胡司令,你找我?我在这铜棺上启下来了一件好东西,好像是金的。”说完举着个圆形的金属物体走了过来。

  我接过一看,见是面铜镜,抚去上面的尘土,铜镜表面依然光可鉴人,并没怎么生锈,背面却铜锈斑斓,镜周有圈金黄色的“縎石”作为妆点,这些圆形的石块,很容易被人误认为是黄金。铜镜背面虽然破烂不堪,但是给人一种古时文物独有的颓废美感,铜椁上装面铜镜做什么?难道是镇住里面的千年古尸?倒从没听说有这种东西,我把镜子交给胖子说:“这是铜镜,背上镶嵌的是縎石,不是黄金的,你从哪里拿来的,就赶紧给装回哪里去,咱们大事当前,别为这些微不足道的明器耽误了正事。”

  Shirley杨在旁问胖子:“刚才你在墓室东南角,一共点了几支蜡烛?”

  胖子听Shirley杨问这件事,不禁奇道:“三只啊,好歹我也是文化人,还能不识数吗?你看……”说着转头一看,顿时傻了眼,他也看到,除了那三只蜡烛外,还另有六点幽暗的蓝光,似乎那些也是火光,由于火源太弱,难以充分燃烧,所以发出来的光呈蓝色,和荒坟野地里的鬼火一样。

  我见那六盏鬼火般的蓝光果然不是胖子所为,但只要三只蜡烛不灭,就不会有太大危险,还是过去看个清楚,墓室中的三口棺椁都很结实,得需要些时间才能开启,所以倘若真是有什么邪门的预兆,尽早将其扼杀于萌芽状态,别让其给我们在墓室中寻找“雮尘珠”造成障碍。

  墓室中能点燃蜡烛,说明氧气已经在逐渐增加。我先用手电筒扫视了一下,但墓室深埋地下,绝对黑暗的空间中,空气又多少有点杂质,照了半天,也没看出来那里有什么。

  我嫌防毒面具厚重的视镜看不清楚,便将防毒面具暂时摘掉,挂在胸前,换了副口罩戴上,拎着MIAI,带领Shirley杨和胖子,走过去查看。

  亮起诡异蓝光的位置,就在墓室门侧,由于这阴宫中的墓室面积不小,胖子点在墙角的蜡烛相对集中,蜡烛光亮十分有限,两处光源之间的距离大约为八九米远,谁也照不到谁。

  走到距离“鬼火”,五米的地方,“狼眼”已经可以把墓墙照得一清二楚了,我们一进墓室,视线就被正中的三口棺椁吸引,随身携带的光源范围有其局限,所以没留意到内室门洞边,还有东西。

  最早进入“狼眼”射程的,是一张生满黑鳞的怪脸,这张脸没有嘴唇,只有两排戟张开的锋利牙齿,那“鬼火”的微弱光芒,就是从它口中冒出来的。

  我和胖子乍一见到这等可憎可怖的面目,心里头一个念头就是“恶鬼”,也忘了想子弹是不是管用,举起早就顶上火的“芝加哥打字机”,立刻就要射击。

  Shirley杨有双夜眼,目力过人,在黑暗中往往比我和胖子看得都清楚,她突然开口说:“是黑鳞鲛人……不要紧,都是死的,原来这是古墓里的长明灯、往生烛。”

  我把抬起的枪口慢慢压低,我们不久前还曾谈论过地宫里万年不灭的长明灯,想不到一进来就遇上了,心中不免有些好奇:“世上真有美人鱼吗?那不只是古代对海牛的称呼吗?”便又走近几步,想要看看那长满黑鳞的人鱼是怎么个样子。

  只见那是两刻嵌进墓墙的铜柱,每根铜柱上都分上中下,共绑着六只半人半鱼的怪物干尸,这些鲛人上半身似女子,也有两个乳房,脖颈很细,鳃长在了脖子上,但是它们没有人类的皮肤,全身都是稀疏的黑色大鳞片,只有肚腹处无鳞。

  尸体似乎经过了特殊处理,干硬龋黑,在阴宫里并没有发生腐烂,铜柱上有锁链,将这六只鲛人穿了琵琶骨,做出蹲伏下跪的姿势,反锁在铜柱上,正好从上到下,均匀地排成一队,它们的嘴大得出奇,全都大张着,我用“狼眼”手电筒往里一照,发现鲛人的喉咙,都被类似石棉的白色东西堵住了,干枯发硬的舌头上插着一节火绒,正在燃出暗淡的蓝光。

  胖子好奇地用MIAI的枪管戳了戳鲛人,尸体都已经发硬了:“跟我想像中的美人鱼不太一样,不过胜在模样奇怪,都死挺了,看来卖给动物园是没戏了,咱们首都的自然博物馆还真缺这么一个标本。”

  我见这黑鳞鲛人虽然奇怪,却只是盏地宫里普通的“长生烛”,是用来象征性的表示既然墓主肉身已灭,灵魂却依然存在的道具,当即就把悬着的心放了下来,掏出一支香烟,就着人鱼口中的蓝火点了,把烟圈吐在胖子脸上,对他说道:“王司令这次觉悟还是比较高的,没有只想到个人,而是先考虑国家这个大集体,你把它扛回去送给自然博物馆,填补了这一领域的空白,说不定还能混张奖状挂挂。”

  Shirley杨对我说:“这并不是首次发现,世界上已经有很多人发现人鱼的尸骨了,美国海军还曾捉到过一条活的,据说海中鲛人的油膏,不仅燃点很低,而且只要一滴便可以燃烧数月不灭,古时贵族墓中常有以其油脂作为万年灯的,不过直接以鲛人尸体做蜡烛,我却从没听说过,我想这和秦汉时传说的仙山是在海中有关。”

  我想到中国古代陵制里曾详细记载过长生烛,心里忽然一沉,对Shirley杨说道:“你只知其一其二,却不知其三,传说东海鲛人其性最淫,口顖嗜血,都聚居于海中一座死珊瑚形成的岛屿下,那岛下珊瑚洞,洞穴纵横交错,深不可知,那里就是人鱼的老巢,它们在附近海域放出声色,吸引过往海船客商,遇害者全被吃得骨头也剩不下,有人捉到活的黑鳞鲛人,将其宰杀晾干,灌入它的油膏,制成长生烛,价值金珠三千,这些故事我以前都曾听我祖父讲过,以前以为只是故事,现在看来确有其事,另外这墓室中封闭稳定的微环境,被咱们打破了,火绒遇到空气即燃,所以这些……鬼火,突然亮了起来,我觉得这都并不奇怪。”

  最奇怪的是这“长生烛”,一共有六支,按陵制,地宫里的“长生烛”,只在墓室里有,不同于万年灯,“长生烛”一支,对应墓中的一具重要尸体,当然殉葬者是用不到的,比如夫妻合葬墓,棺前便往往有两只长生烛。

  胖子掰着手指头数了数:“墓室里只有三口棺材,加上咱们三个活人才够数,我操他祖宗的,莫非连咱们都给算进去了?”

  Shirley杨摇头道:“不会,我想献王应该不会在墓室正中的三口棺椁里,他的棺椁虽然出不了这间墓室的范围,却一定藏匿得极深,而这更古老的三套棺椁,其中的尸骨,分别代表献王的前生,加上献王,这就是四具尸体了,老胡曾说过,三世桥上的动物雕刻,都有雌雄一对,这王墓是座合葬墓,那也就是说这里至少有五具尸体,但这样算来,尸体与长生烛的数目还是对不上……”

  正说着话,一阵阴风飘过,墓室东南角的三只蜡烛齐灭,身后的青铜椁中传来一阵指甲抓挠金属的刺耳声音,在寂静阴森的地宫里,这种声音足可以深度冲击人体的大脑皮层,使人由内而外的产生一种强烈的压倒性恐惧感,我们立刻转回身去,胖子在旁对我说道:“向毛主席保证,这次可真不是我干的。”

  我对胖子说:“组织上向来都是相信你的,但是现在考验你的时候到了,你快去看看那青铜椁里有什么东西……不对,他妈的真见鬼,你们看棺椁那一端,怎么又冒出三盏一字并列的大团鬼火?难道这里有九具尸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