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之云南虫谷 第三十八章 天窗

  我从大木梁上跌落,被绳索像那些空空的衣服一样悬掉在空中,头上脚下地吊在那里。刚想到这后殿中的水银机关,有可能是想保存某个秘密,便觉得腰上一紧,Shirley杨和胖子正在动手拽动绳索,缓缓地将我拽回木梁。

  我的大脑在飞速运转,眼瞅着殿内水银越来越多,已经没过了六足铜鼎的鼎腹,只消再有片刻,就会将画墙、石碑完全覆盖。那个只要一碰就会引发水银机关的地方,应该就是藏有“秘密”的所在,而且它一定就在这壁画、石碑和黑色铜鼎之中的某一处,究竟是在哪里呢?

  大概是由于身体倒转血液倒流,那殿中的景象看起来也与正面不同,这一刻头脑异常清醒,一仰头看到的就是殿中的地面,在半空中看来,殿中最突出的,便是那数堵摆成八卦九宫之形的壁画墙。其中的一堵格外突出,有只痋人被鼎盖碾到墙壁上,血肉模糊之下,把那白底画墙溅得像打翻了墨水,满壁尽是漆黑深绿的血液肉末。加上鼎盖的重量,那堵墙壁也被撞裂了一处缺口,四周延伸出数道裂纹。

  八堵砖墙上的壁画众多,画满了滇国种种诡异行巫仪式的却只有一堵,正是被鼎盖撞破的那面,此墙一破,殿中的短廊立刻被封死,又有大量水银从龙口倾泻而出。这一切都说明,墙中藏着重要的东西,一旦受到外力侵犯,便触发殿内机括,躲不及的,就被水银吞没,全身变黑而死,倘若入侵者身手灵便,能从殿顶逃脱,那片刻之间,水银也可注满后殿,外人绝难发现那墙中藏着东西。

  之所以不做那类绝户机关,可能是因为日后还要将此物取出来,但为什么献王入葬的时候,没有将其带入地下玄宫,而是藏于明楼宝顶之上?现在当务之急,是在水银没过那画墙裂缝之前,把里面的东西掏出来。

  我并没有多想,只是在那一瞬间,凭摸金校尉的直觉,认为墙里藏着东西。所谓“直觉”,不过是脑中有若干记忆碎片与五感接受到的信息,综合在一起,跳过逻辑层次,直接反射到思维之中,其准确程度,取决于一个人的经验常识和判断能力。

  这时候我顾不得悬在空中,立刻大喊道:“就在这堵墙里!”我突然的大喊大叫,将正在木梁上拉扯绳索的胖子与Shirley杨吓了一跳,二人颇为不解,都问:“什么在墙里?”

  我发觉这殿内的汞气渐浓,已无法再多停留,此时更无暇细说,便让他们先别把我拽上。我要下降到破裂的壁画墙处,看还有没有机会将里面的东西取出来,另外让胖子用打火机烧了那套闹鬼的巫衣,并特别对他强调,不论那衣服有何古怪,一概不要理睬,只管点火就是。同时让Shirley杨抓紧时间先攀上最高处,炸破殿瓦。

  Shirley杨和胖子虽不知我想做什么,但是我们久在一起形成默契,都明白我一定有我的道理,等出去再分说不迟,于是二人从大木梁上分头行事。

  胖子仗着殿内漆黑,看不清有多高,倒也能够行动。我见他壮着胆子从木梁上蹭到殿角悬挂的巫衣处,颤颤悠悠地取出打火机,以他这种鲁莽狠恶之人,便是鬼神也惧怕他三分,于是我便不再去看他,自行扯动腰间的滑轮,就近蹬踩一座石碑,将身体荡向那堵壁画墙。

  荡到最低处,登山头盔甚至已经蹭到了地面的水银,双手一够着壁画墙,赶紧先向上爬了半米。秦汉之时加热硫化汞技术的发达,还是得自秦皇汉武对炼丹求长生的不懈努力。

  只见壁画墙被鼎盖撞裂的地方果然露出半截玉函。函上缠有数匝金绳,不断上涨的水银,眼看就将淹没墙上的裂缝,匆忙中不及细看,先将颠倒的身体反转过来,忍耐着呛人的汞臭,立刻动手,用登山镐猛凿墙壁,这种拆墙的活我当年还是工兵的时候,便已驾轻就熟。

  壁画墙全是以草土砖垒成,是以并不坚固。藏在墙中的玉函不小,需要凿掉好大一片草土砖,才能将之取出。正当我忙于凿墙之际,忽听头上轰隆一声,掉下来不少砖瓦,一道刺眼的阳光射进了阴森的宫殿。

  我抬头向殿顶一望,原来Shirley杨已经给殿顶开了个天窗。这天宫的琉璃顶不厚,并没有用到炸药,直接用工兵铲和登山镐破出了个大洞。阳光斜射进殿,恰好照在墙角那套巫衣之上,而胖子也刚好点着了火。那件像是染满了鲜血的红色巫衣,燃烧着掉落下来,化为了一团灰烬,顷刻便被水银盖住。

  我见他们二人都已得手,当下也奋起全力,凿掉最后两块碍事的土砖,伸手将藏在墙壁中的玉函取出,一掂分量,也不甚沉重,现下也没工夫去猜想里面装的何物,随手将玉函夹在腋下,转动滑轮升上主梁。殿中的数只兽头,仍不断喷出水银,正没过了壁画墙上破洞的高度,倘若刚才慢个半分钟,就永远也没机会得到这只玉函了。

  我一上主梁,立时与胖子汇合到一处,匆匆忙忙地攀着木椽,从天窗爬出了这危机四伏的天宫。

  外边日光已斜,由于特殊地形的关系,虫谷深处每天受到日光照射的时间极短,日头一偏,就被大山遮盖,谷内便会逐渐陷入黑暗之中。站在溜滑的大片琉璃瓦上,见天宫下的龙晕已由日照充足时的七彩,变为了一抹昏暗的金光,深处的漏斗状水潭,已经黑得看不清水面了,似是与深潭底部的黑色漩涡融为了一体。

  回想刚才在天宫中的一幕幕,最让我费解的仍然是那些铜兽铜人。至于那满殿高悬的古怪衣装,如冰似霜的女人尖笑,激泻而出的大量水银,藏在壁画墙中的玉函,反都并不挂心,满脑子都是那动作服饰都异乎寻常的铜像,一定有什么不寻常的事我还没想起来,但是越想越是抓不住半点头绪。

  这时Shirley杨轻轻推了我一下,我才从苦苦思索中回过神来,定了定神,将那只从画墙里掏出来的玉函取出来给胖子和Shirley杨看,并将当时的情形简要说了一遍。

  玉函上缠绕着数匝金绳,玉色古朴,有点点殷红斑迹,一看便是数千年前的古物。不过这玉函是扁平长方的,看起来应该不是存放凤凰胆的。如此机密地藏在天宫后殿,其中的事物一定非同小可,我当下便想打开观看,但那玉函闭合甚严,如果没有特殊工具,若想将其打开,就只有毁掉外边这块古玉。

  Shirley杨说:“古玉是小,里面的物品是大,还是等咱们回去之后,再细看不迟,现下时间紧迫,也不争早看这几时。”

  我点头称是,便让胖子将玉函包好,先装进他的背包之中。我问胖子:“你烧那件红衣服的时候,可觉得有什么古怪之处吗?”

  胖子装好玉函后,便将大背囊放在身旁,对我抱怨道:“你还有脸问啊,那件衣服真他妈邪门,若是胖爷我胆量稍逊那么几分,此刻你就得给我收尸了。下次再有这种要命的差事,还是胡司令你亲自出马比较合适,连算命的瞎子都说你命大。”

  眼看天色渐黑,我们下一步便打算立刻下到潭底,探明墓道的位置,于是我一边忙着同Shirley杨打点装备,一边问胖子道:“那瞎子不是也说过你吗,说你是三国时吕布吕奉先转世投胎,有万夫不挡之勇,又有什么东西能吓住你?你倒跟我仔细说说,衣服里的半截女尸是怎么个样子?”

  胖子身在最高的天宫宝顶,望了望下面漆黑的深谷,发觉足下大瓦滑溜异常,心中正怯,听我这么一问,便随口答道:“什么什么古怪,他妈的不过是在脑袋那里绷着张人皮,还有假发,是个头套。我堵上了耳朵,便听不到那鬼笑的声音,就按你所说,直接揪了人皮头套,一把火连头套带衣服烧个精光。”

  我奇道:“那厉鬼的尖笑声又从何而来?莫不是有鬼魂附在那件巫衣上了?”

  胖子嘬着后槽牙对我小声说道:“你是没离近了看,人皮头套画得白底红唇,跟张死人脸也差不了太多。我现在想想还觉得腿肚子大筋发颤,若是再有什么鬼魂,此时又哪里还有命在这里与你述说?那鬼笑声我看八成是人皮头套上有几个窟窿,被那殿顶的小风一吹,那殿上又全是能发沉龙音的大棵楠木,所以咱们大概是听差了,你就不用胡思乱想疑神疑鬼了。”

  我听了胖子所讲的经过与理由,一时不置可否,陷入了沉默,心中暗想:“这胖厮一贯糊涂倒账,说起话来也着三不着两,虽然看着他将那巫衣烧毁,却不能放心。那厉鬼的尖笑能让人汗毛上长一层寒霜,新疆魔鬼城也有奇异风声,却绝无这般厉害。向毛主席保证,那衣服和人皮头套绝没那么简单,现在我们身处绝险之地,万事都需谨慎小心,还是再试他一试,才能安心,别再一个大意,酿成遗恨。”

  我担心胖子中了邪,便准备用辟邪的东西在他身上试试验,这时日光西斜,堪堪将落入西边的大山之后,要动手也只在这一时三刻。

  我将方案在脑中转了三转,便放下手中正在检点的装备,从天宫的琉璃顶上站起身来,假装伸个懒腰,活动活动筋骨,就势绕到胖子身后。

  不料这一来显得有些做作了,胖子倒未察觉正在大口啃着巧克力充饥,反倒是让Shirley杨看我不太对劲。她立刻问我:“老胡你又发什么疯?这不早不晚的,为什么要抻你的懒筋?琉璃瓦很滑,你小心一些。”

  我对Shirley杨连使眼色,让她先不要说话,心想:“你平时也是鬼灵精的,怎么今日却这般不开窍?片刻之后,你恐怕就要见识我胡某人料事如神了,管教你佩服得五体投地。”

  Shirley杨虽然不明白我为什么对她挤眉弄眼,却也见机极快,立刻便不再说话,低头继续更换狼眼手电筒的电池。

  胖子却塞了满口的巧克力和牛肉干,扭过头来看我,呜里呜噜地问道:“胡司令,是不是从木梁上掉下去的时候把腰扭了?要我说咱也都是三十啷当岁的人了,比不得从前,凡事都得悠着点了,回去让瞎子给你按摩一道。嘿,你还别说瞎子这手艺还真灵,上回我这肉都打拧儿了……”

  我赶紧对胖子说:“三十啷当岁就很老吗?你别忘了革命人永远年轻啊。再说我根本不是闪了腰,而是在天宫的绝顶之上,居高临下,饱览了祖国的大好河山,心怀中激情澎湃,所以特意站起来,想吟诗一首留作纪念。”

  胖子笑喷了,将口中的食物都吐了出来:“胡司令你可别拿我们糟改了,就你认识那俩半字儿还吟诗呢?赶紧歇着吧你,留点精神头儿,一会儿咱还得下到玄宫里摸明器呢。”

  我见胖子神态如常,心中也安了一些,不过既然已经站起来了,还是按事先盘算的方案行事,多上一道保险,终归是有好处没坏处。

  于是一边信口开河,一边踩着琉璃瓦绕到胖子背后:“王司令你不要用老眼光看待新问题,古代很多大诗人也都是目不识丁游手好闲之徒,不是照样留下千古佳句吗?我承认我小时候是不如你爱学习,因为那时候我光忙着响应号召,天天关心国家大事去了,不过我对祖国大好河山的热爱之情,可一点也不输给你,我……”

  我说着说着便已绕至胖子背后,口中依然不停说话,手中却已从携行袋里摸了一大把糯米。这些糯米还是去年置办的,放得久了一些,米色有些发陈,不过糯米祛阴,过了期的糯米也照样能用。

  我立刻将着一大把糯米,像天女散花一般从胖子后边狠狠撒落。胖子正坐着和我说话,不想突然有大量糯米从后泼至,吓了一跳,忙扭头问我:“你吃多了撑的啊?不是说吟诗吗?怎么又撒米?又想捉鸟探那古墓地宫里的空气质量是怎么着!”

  Shirley杨也在一旁用奇异的目光看着我,我见糯米没从胖子身上砸出什么厉鬼,只好解释道:“我本来是想出来了几句高词儿,也都是千古绝句,不过突然想起来小胖刚刚碰了那人皮头套,便替他驱驱晦气。不过按古老相传的规矩,这事不能提前打招呼,必须在你不知道的情况下才起作用。去净了这古旧的晦气,日后你肯定是升官发财,大展宏图。你看我为了你的前途,都把我那好几句能流芳百世的绝句,给忘到九霄云外去了,现在再想却想不起来了,没灵感了。”

  我胡编了一些理由,暂时将胖子与Shirley杨的疑问搪塞过去,也不知这么说他们能否接受。正当我继续自圆其说之际,Shirley杨忽然指着天空对我们说:“你们看那天空的云,可有多奇怪。”

  胖子举头一望,也连连称奇:“胡司令,莫不是龙王爷亮翅儿了?”

  只见山际那片仍有亮光的天空中,伸出一大条长长的厚重黑云,宛如一条横在空中的黑龙,又似乎是一条黑色天河悬于天际,逐渐与山这边已陷入黑暗的天空连为一体,立时将谷中的天宫和水龙晕,笼上了一层阴影。

  寻常在野外空气清新之处,或是空气稀薄的高山之上,如果空中云少,夜晚都可以看到璀璨的银河。不过与星空中的银河相比,此刻笼罩在我们头上的这条“黑河”却显得十分不祥,萧煞阴郁。幽谷中的陵区本来就静,此刻更是又黑又静,好像我们此时已经置身于阴森黑暗的地下冥宫一般。

  我对Shirley杨和胖子说:“这种天象在古风水中有过记载,天汉间黑气贯穿相连,此天兆谓之黑猪过天河;天星秘术中称此为雨候犯境;而青竹地气论中则说,黑猪渡河必主此地有古尸作祟,是以尸气由阴冲阳,遮蔽星月。”

  胖子不解其意,问我道:“照这么说不是什么好兆头了,究竟是雨候还是尸气?对了,那雨候又是什么?可是要挡咱们的财路?”

  我对胖子说:“雨候是指洪水暴涨。咱们前赶后错,今夜就要动手倒那献王墓,而又碰上这种百年不遇的罕见天象,不知这是否和献王改动地脉格局有关。也许这里在最近一些年中,经常会出现这种异象,这场暴雨憋着下不出来,迟早要酿成大变,说不定过不多久,这虫谷天宫就都要被大山洪吞了。咱们事不宜迟,现在立刻下潭。”

  说话间天已经变成了黑锅底,伸手不见五指。三人连忙将登山头盔上的射灯打开,这才有了些许光亮,将装备器械稍做分配,仍将那些怕水的武器炸药放在背囊中,从殿侧垂着绳子降下,找准了栈道的石板,沿途盘旋而下。这一路漆黑无比,只好一步一蹭地走,遇到残道,还要攀藤向下,三束光柱在这漫无边际的黑暗中,显得微不足道,只能勉强看清脚下,就连五六米开外的地形轮廓都难以辨认。

  我们摸着黑,终于到了谷底栈道的尽头,但是我估计此时也就是刚刚下午五点来钟,漏斗上的圆形天空,已经和其余的景物一同溶入了黑暗之中。这黑猪渡河,来得好快。

  突然想到今天是七月十九,这可大事不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