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之云南虫谷 第三十七章 烈火

  我们正眼睁睁地盯着高处那件衣服,衣服上那颗人头猛然间无声无息地转了过来,冲着我们阴笑。我和Shirley杨心中虽然惊骇,但并没有乱了阵脚。

  据说厉鬼不能拐弯,有钱人宅子里的影壁墙,便是专门挡煞神厉鬼的。这后殿的殿堂中全是石头画墙,大不了与她周旋几圈,反正现在外边正是白天,倒也不愁没地方逃,想到这里我取出了一个黑驴蹄子,大叫一声:“胡爷今天请你吃红烧蹄髈,看家伙吧。”举手便对着那黑暗中的人头扔了过去。

  专克僵尸恶鬼的黑驴蹄子,夹带着一股劲风,从半空中飞了过去。我一使力,另一只手拿着的狼眼也难以稳定,光线一晃,殿堂的顶上立刻全被黑暗覆盖,只听黑处“啪”的一声响,掉下来好大一个物体,正摔在我和Shirley杨所在石碑旁的一堵壁画墙上。

  我忙用手电筒照过去,想看看究竟是什么厉鬼,定睛一看,一只半虫人正在壁画墙上咧着嘴对着我们。痋人比刚脱离母体时已大了足足一倍,刚才它们被凌云天宫与螺旋栈道上的防虫药物,逼得退回了葫芦洞,但是想必王墓建筑群中的几层断虫道,主要是针对鼠蚁之类的,而且年代久远,体形这么大的痋人一旦适应,并不会起太大的作用。

  这只痋人不知什么时候溜进了殿中,刚好撞到了枪口上,被我扔过去砸厉鬼的黑驴蹄子打中,掉在了壁画墙上。

  我随身所带的这个黑驴蹄子,还是在内蒙的时候让燕子找来的,带在身边一年多了,跟铁球也差不多少,误打误撞,竟砸到了那痋人的左眼上,直打得它眼珠都凹了进去,流出不少绿水,疼得嘶嘶乱叫。

  我和Shirley杨用狼眼照那壁画墙上的痋人,却无意中发现它身后的殿堂顶上,垂着另一套衣服,样式也是十分古怪。那应该是一身属于古代西南夷人的皮甲,同样也是只有甲胄,里面没有尸体,而且这套甲连脑袋都没有,只扣着个牛角盔,看不到是否头盔里也有个人头。

  看来这后殿中,还不只那一套红色巫衣,不知道这些服装的主人们怎么样了,八成都早已被献王杀了祭天了。

  但是根本不容我再细想其中根由,壁画墙顶端的独眼痋人,已经从半空蹿了过来。Shirley杨手中的六四式连开三枪,将它从半空打落,下边的胖子当即赶上补了几枪。

  胖子抬头对我们喊道:“还有不少也进来了,他妈的,它们算是吃定咱们了……”说着话继续扣动扳机,黑沉沉的宫殿中立时被枪弹映得忽明忽暗。

  Shirley杨对我说:“它们如何能追踪过来,难道像狗一样闻味道?不过这些家伙生长的速度这么快,一定是和葫芦洞里的特殊环境有关,它们离了老巢就不会活太久。”

  我急着从石碑下去取冲锋枪,于是一边爬下石碑,一边对胖子和Shirley杨说:“趁它们数量不多,尽快全数消灭掉,马上关闭后殿短廊的门户。既然体积大的昆虫在氧气浓度正常的情况下,不会存活太长时间,咱们只要能撑一段时间就行。”

  悄悄溜进宫殿中的痋人,不下数十只,虽然数量不多,但一时难以全数消灭,只好借着殿中错落的石碑画墙,与它们周旋。

  我和胖子背靠着背相互依托,将冲过来的痋人一一射杀。胖子百忙之中对我说道:“胡司令,咱们弹药可不多了,手底下可得悠着点了。”

  我一听他说子弹不多了,心中略有些急躁,端着的芝加哥打字机失了准头,刚被子弹咬住的一只痋人背上中了三枪,猛蹿进了壁画墙后的射击死角,我后面的几发子弹全钉在了墙上,打得砖尘飞溅。

  我心想打死一个少一个,于是紧追不放,跟着转到了壁画墙内侧。只见那只受了重伤的痋人正蹲在黑鼎的鼎盖上,虎视眈眈地盯着我,张开四片大嘴嚎叫,发泄着被大口径子弹搅碎筋骨的痛楚。

  受伤不轻的痋人见我随后追到,立刻发了狂,恶狠狠地用双肢猛撑鼎盖,借力向我扑来。它的力量大得出奇,这一撑之势,竟把黑色铜鼎的盖子从鼎上向后蹬了出去。我背后是壁画墙,难以闪躲,但我心知肚明,对方扑击之势凌厉凶狠,把生命中剩余的能量都集中在嘴上,是准备跟我同归于尽。

  我更不躲闪,举枪就想将它在半空中了结了,不料一扣扳机,子弹竟在这时候卡了壳。真是怕什么来什么,这美式装备虽然犀利,却是陈年的宿货,用到现在才卡壳已经难能可贵了。我想反转枪托去击打飞身扑至的痋人,但它来势又快又猛,鼻端只闻得一股恶臭,腭肢肉齿耸动的怪嘴已扑至我的面门。

  我只好横起M1A1架住它的脖子,想不到对方似乎力大无穷,扑击之力丝毫不减,把我撞倒在地。我顺势一脚蹬向那痋人的肚腹,借着它扑击的力道,将它向后踹开,那痋人的头部正好撞在壁画墙上,雪白的墙体上,立刻留下一大片黑色的血污。

  我见那痋人仍没死绝,便想上前再用枪托把它的脑袋彻底捣碎,却听背后发出一阵沉重的金属滚动声,好像有个巨大的车轮从后向我碾压过来。

  我心想他娘的哪来的火车,不敢托大,赶紧一翻身躲向侧面,那只黑色巨鼎的鼎盖擦着我的后心滚了过去。刚从壁画墙下挣扎着爬起的痋人,被鼎盖的边缘撞个正着,随着一声西瓜从楼上掉下来一般的闷响,整个壁画墙上喷溅出大量黑血。它被厚重的鼎盖撞成了一堆虫泥,脑袋已经瘪了,再也分辨不出哪里是头哪里是墙壁,只剩下前肢仍然做势张开,还在不停地抖动。

  俗话说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这只痋人想必是前世不休善果,只顾着扑过来咬我,竟然被它自己蹬开的鼎盖碾到自己头上。

  殿中的枪声还在响个不停,胖子和Shirley杨已经解决掉了十余只体形最大的痋人,正在将余下的几只赶尽杀绝。我见自己这里暂时安全了,长出了一口大气,顺手拔掉弹鼓,退掉了卡住的那壳子弹,险些被它坏了性命。

  随后想去给胖子他们帮忙,但是刚一起身,竟见到了一幅诡异得难以形容的景象。那尊失去了鼎盖的六足黑鼎,里面白花花的一片,全是赤身裸体的尸体,从尸身上看,男女老幼都有,数量少说有十七八具。

  这些尸体堆积在白色的凝固油脂中,油脂透明得如同皮冻,所以看上去像是被制成了蜡尸,尸身上的血迹殷然。我心中暗想:“看来还是让Shirley杨说中了,果然是烧煮尸体祭天的。这些尸体大概就是房顶上那些古怪衣服的主人,或许他们都是被献王俘获的夷人中,最有身份之人,还有夷王的眷属之流。”

  早在夏商之时,便有用鼎烹人祭祀天地神明的记载,而且被烹者不能是一般的奴隶,否则会被认为是对神明的不敬。看来献王果然还没有举行他踏龙登天的仪式就已经死了,所以这只“大锅”,还没派得上用场。

  我又想刚刚那宫殿角落厉鬼的阴笑,是否想阻止我们开启这鼎盖,难道这鼎中有什么见不得人的秘密?纵是有赤裸女尸,那满身牛油凝脂和鲜血的样子,想想都觉得反胃,谁他娘的又稀罕去看你。

  这些夷人死状怪异,我实在是不想再多看半眼,便想转身离开,想着要走,脚下还没挪动步子,忽然感觉一股灼热的气流从黑鼎中冒了出来。只见鼎下的六只兽足,像是六只火麒麟,面朝内侧分别对应,从兽口中喷出六条火柱。鼎上的黑色表层也立刻剧烈地燃烧起来,鼎中的尸体都被烈火和热油裹住,迅速开始融化起来,殿中的气味令人欲呕。

  六足黑鼎在这一瞬间变成了一个大火球,熊熊火焰将整个后殿映得一片通明。只见殿顶上悬着十几套异式服装,各不相同,而且这些古人的衣装都不像是给活人准备的。

  我顾不上再仔细观望,急忙召唤胖子和Shirley杨赶快脱离此地。铜鼎中可能有火硝,盖子一动就立刻触发,本是献王准备在阙台上祭天时烧的,却在殿堂里面燃了起来。这凌云天宫的主体是楠木加砖瓦结构,建在龙晕上边,十分干燥,这短暂的工夫,殿中的木头已经被热流烤得“噼叭”作响,看来这天宫要变火宫了。

  殿中还剩下四五只凶残的痋人,胖子与Shirley杨正同它们在角落中绕着石碑缠斗,被这突如其来的巨大火光一惊,都骇然变色,当即便跟在我身后,急速冲向连接着前殿的短廊,若是再多留片刻,恐怕就要变烧肉了。

  怎知还未踏出后殿,那短廊的顶子忽然像塌方了一样,轰然压下,把出口堵了个严丝合缝。这时不知该是庆幸,还是该抱怨,若是快几步,不免已被这万钧巨岩砸作一堆肉酱,但是此刻大火步步逼来,无路逃脱,稍后也会遭火焚而死。

  现在凭我们身上的装备,想要灭了那火无异痴人说梦,殿中热浪扑面,感觉眉毛都快被那大火燎着了。胖子急得乱转,我一把将他拽住,对胖子和Shirley杨说:“千万别慌,先用水壶里的水把头发淋湿。”

  胖子说道:“那岂不是顾头不顾腚了?再说这点水根本不顶用……又是什么东西?”

  胖子正在说话之中,忽然猛听殿内墙壁轰隆一声,我们忙转头一看,见墙上破了一个大洞,前面正殿那条一头扎进献王登天图的水银龙的龙头竟然穿过了后殿的隔墙。

  从后殿中露出的龙头口中喷泻出大量水银,地面上立刻滚满了大大小小的银球。我急得好似火冲顶梁门,急忙对胖子和Shirley杨说:“殿门出不去了,上面是楠木龙骨搭琉璃瓦的顶子,咱们快上石碑,从上面炸破了殿顶出去。”

  胖子也忘了自己的恐高症,举手一指墙角的那块石碑道:“只有这块碑最高,咱们快搭人梯上去,赶紧的,赶紧的,晚了可就要他妈长一身养明器的水银斑了。”说着话已经奔了过去,我和Shirley杨也不敢停留,避着脚下的水银,蹿到殿角的高大石碑下面,三人搭人梯爬上石碑。

  这石碑上方,正是吊在殿顶的上半身有个浓妆人头、下半截衣服空空荡荡的大红巫服之处,但是只有这里才有可能攀上殿顶的木梁。

  我稍微有些犹豫,虽然未看清她如何发笑,究竟是尸是鬼,但总之那浓妆艳抹的女尸绝非善类。

  就在我心中一转念的同时,殿中的另外三面墙壁上,也探出三只兽头,同样是口吐水银的机关,殿中的地面立刻被水银覆盖满了。就算是殿顶真有厉鬼也顾不得了,只好伸手让胖子将我拽上了石碑。

  此时Shirley杨已经用飞虎爪钩住殿堂的主梁,跃到了楠木构架的横梁上,并将绳索和滑轮放下。殿中的水银已经很高了,我让Shirley杨先用滑索把胖子吊上去,我最后再上。

  俯身向下看时,流动的水银已经有半米多深,并在迅速增加,殿内燃烧的六足黑鼎的火焰也暗淡了下来。火光在水银面上反射出无数流动的波纹,使殿中光影的十分绮丽之中,更带着十二分的诡异。

  这时由于火焰熊熊,殿中的空气稀薄了许多,剩下的几只痋人都倒在地上蠕动,被水银埋住了一半,看那苦苦挣扎的样子,不用我们动手,它们也已活不了许久了。

  殿中的大量水银被火焰的温度一逼,散发出刺鼻的热汞味道,气味难闻至极,多闻就会中毒,好在短时间内并不致命。一等胖子上了木梁,我也不敢怠慢,迅速挂住登山索,用滑轮把自己牵引上去。

  一上木梁才想起来吊在殿顶的巫衣,从主梁上回头一张,那件大红的女人巫袍,就无声无息地挂在我身后一道横梁之上,与我相距不过一米,流光的反射中,看起来这衣服好似有了生命一样,微微摆动。

  Shirley杨说这像是夷人中“闪婆”穿的巫衣,我虽然之前没见过,但是知道如果与献王的祭祀活动有关,一定会有眼球的标记,而这件红袍上没有眼球的装饰,若是巫衣,一定是献王所屠夷人中的紧要人物所着的服装。

  这时我们三人都身处高悬殿顶的大梁之上,下面是不断增加的水银,殿上的木头刚才被烈火烤了一下,现在火虽灭了,却仍然由于受热膨胀,发出噼啪的响声。就在这随时要断裂的独木桥上,我们都不约而同地想到,那巫衣上不是有个人头吗?

  刚才同一批凶残的痋人周旋,又只顾躲避下面的水银与烈火,几乎每一分每一秒都是性命攸关的紧迫,所以暂时把那发出阴森冷笑的女人头给忘了,这时方才想起。怎奈殿内火光已熄,殿顶的木梁之间,又变作了黑漆漆的一片,一套套古怪的衣服凭空吊在其间,用头盔上射灯的光线照将过去,更显得影影绰绰,像是一个个索命的千年幽灵徘徊在殿顶。

  距离最近的就是那套鲜血般鲜艳的女子巫衣,看那黑暗中的轮廓,上半身里确实有东西,但是头部被一根短梁遮挡,看不真切。

  我对身后的胖子和Shirley杨打了个手势,让他们先不要动。水银一时半会不会注满后殿,我要从木梁上过去,看看究竟是不是那巫衣中附着夷人闪婆的厉鬼。

  “闪婆”就是可以通过服用药物,在出现幻觉的状态下与神进行交流的女巫,虽然名为“闪婆”,倒并不一定是上了年岁的女子,也有可能是年轻的。这样的巫女,在夷人中地位极高,假以神的名义,掌握着全部话语权。

  我向胖子要了他的登山镐,望了望地面的水银,屏住呼吸,在木梁上向那件巫衣爬过去。那是一颗血淋淋的女人头,脸部被散乱的长发遮盖,只露出中间的一条窄缝,头部低垂向下,丝毫不动。

  我想不明白刚才那阴森可怖的笑声是怎么传出来的,是僵尸还是厉鬼?传说僵尸在被火焚烧的时候,也会发出像夜猫子般的悲鸣,但刚才我们所听到的笑声,是一种冰冷中带着阴险的尖笑。他奶奶的,非看个清楚不可,要是有鬼,正好把宫殿的琉璃顶炸破,让日光照进来灭了它的魂魄,纵然查不出什么名堂,也要用打火机烧了这套诡异的衣服,免留后患。

  虽然殿中阴暗,但外边毕竟是白天,想到这里,胆气也为之一壮,便又在主梁上向前蹭了半米,这个角度刚好可以完全看到巫衣女尸那张低垂的脸。只见那脸白得瘆人,不是那种没有血色的死人白,而是由于化了很浓的妆,施了厚厚的一层粉,两腮涂了两片大红的胭脂,红唇紧闭。

  但是在我的位置仍然看不到她的双眼,当我正想用手中的登山镐去戳那女尸的头,让她抬起来一些以便瞧个清楚时,却听那尸体忽然冲我发出一阵阴笑,“嘿嘿嘿,哼哼哼,咯咯咯咯……”一片寂静的黑暗中,那笑声令人血液都快要结冰了。

  我虽然有准备,仍然吓了一大跳,急向后退,不料失去了平衡,身体一晃,从主梁上摔了下去,幸亏身上还挂着绳索,才不至于掉落到满殿的水银之中。

  我掉落的一瞬间,见灯光在水银上晃动,心中猛然间出现一个念头。凌云天宫的后殿中古怪的地方极多,尤其是这突如其来的水银机关,虽然出口被堵死了,但是这宫殿的上层即便没有炸药也能轻易突破逃出,那这机关的意义何在?难道不是用来对付入侵者,而是为了用大量水银,埋住隐藏在这后殿中的一个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