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之云南虫谷 第三十六章 后殿

  王座上盘着一条红色的玉龙,用狼眼一照,龙体中顿时流光异彩,有滚滚红光涌动,里面竟然全是水银,不过这条“空心水银龙”倒不算奇怪,真正吸引我们的,是这条龙的前半截。

  那龙一头扎进壁中,盘踞在王座上的只是包括龙尾在内的一小部分龙身,龙尾与双爪搭在宝座的靠背之上,显得有几分慵懒。龙体前边的大半段,都凹凸起伏地镶嵌在王座后壁上,与殿壁上的彩绘融为一体,使整幅壁绘表现出强烈的层次感,其构思之奇,工艺之精,都已至化境。世人常说“神龙见首不见尾”,而王座与墙壁上的这条龙,却是见尾不见首,好似这条中空的水银玉龙,正在变活,飞入壁画之中。

  与龙身结合在一起的大型壁画,则描绘了献王成仙登天的景象。画中仙云似海,香烟缭绕,绵延的山峰与宫殿在云中若隐若现,云雾山光,都充满了灵动之气。红色玉龙向着云海中昂首而上,天空裂开一条红色缝隙,龙头的一半已穿入其中,龙身与凌云天宫的殿中宝座相联,一位王者正在众臣子的簇拥下,踏着龙身,缓步登上天空。

  这位王者大概就是献王了,只见他身形远比一般人要高大得多,身穿圆领宽大蟒袍,腰系玉带,头顶金冠,冠上嵌着一颗珠子,好似人眼,分明就是雮尘珠的样子。

  王者留着三缕长髯,看不出有多大岁数,面相也不十分凶恶,与我们事前想象的不太一样。我总觉得暴君应是满脸横肉,虬髯戟张的样子,而这献王的绘像神态庄严安详,大概是人为美化了。

  画面的最高处,有一位骑乘仙鹤的老人,须眉皆白,面带微笑,正拱手向下张望,他身后还有无数清逸出尘的仙人,虽然姿态各异,但表情都非常恭谨,正在迎接踩着龙身步上天庭的献王。

  我看得咋舌不已,原来所谓的天崩,是说仙王证道成仙的场景,而不是什么外人能否进入玄宫冥殿,想必此事极其机密,非是献王的亲信之人,难以得知。

  正中大壁画的角落边,还有两幅小画,都是献王登天时奉上祭品的场景,在铜鼎中装满尸体焚烧,其情形令人惨不忍睹,也就没再细看。

  胖子说道:“按这壁画中所描绘的,那献王应该已经上天当神仙逍遥去了,看来咱们扑了个空,王墓的地宫八成早已空了。我看咱们不如凿了这条龙,再一把火烧了这天宫,趁早回去找个下家将玉龙卖了,发上一笔横财,然后该吃吃,该喝喝。”

  Shirley杨说:“不对,这只是献王生前一厢情愿的痴心妄想,世上怎么可能有凡人成仙的事情。”

  我也赞同Shirley杨的话,对他二人说道:“已经到了王墓的宝顶,岂有不入地宫倒斗之理,何况你们有没有看见,这画上献王戴的金冠上所嵌的,那可正是能救咱们性命的凤凰胆。”

  三人稍加商议,决定先搜索完这处凌云宫,再探明潭中的破洞是否就是地宫的墓道,然后连夜动手,不管怎样,眼见为实,只有把那冥宫里的明器翻个遍,届时若还找不到雮尘珠,便是时运不济,再作罢不迟,这叫尽人事,安天命。

  在秦代之前,宫殿是集大型祭祀活动与政治活动于一体的核心建筑,直到秦时,才仅作为前朝后寝的皇帝居所,单独设立。

  至于帝王墓上的明楼,其后殿应该是祭堂,而并非寝殿,里面应该有许多歌功颂德的碑文壁画,供后人祭拜瞻仰。

  我们都没见过秦宫是什么样子,不过凌云天宫应该与秦时的阿房宫相似,虽然规模肯定及不上三月烧不尽的阿房宫,但在形势上或许会凌驾其上。想那秦始皇也是古时帝王中,对炼丹修仙最为执着的第一人,可始皇帝恐怕做梦也没想到,他的手下会建出一座天宫来做坟墓,可比他的秦陵要显赫得多了。

  我们计较已定,便动身转向后殿,我走在最后,忍不住又回头看了一眼那大殿正中的铜人铜兽,心中仍是疑惑不定,总觉得有哪里不太对头,有股说不出来的不协调。

  等我转过头来的时候,见Shirley杨正站定了等我,看她的神色,竟似和我想到了一处,只是一时还没察觉到究竟哪里不对。我对Shirley杨摇了摇头,暂时不必多想,反正船到桥头自然直,于是并肩前往后殿。

  穿过一条短廊,来到了更为阴森黑暗的后宫殿堂,看廊中题刻,这后半部分叫作上真殿,殿中碑刻林立,并有单独的八堵壁画墙。殿堂虽深,却由于石碑画墙很多,仍显得略有局促,不过布局颇为合理,八堵壁画墙摆成九宫八卦形状,每一堵墙都是一块块大砖砌成,皆是白底加三色彩绘。

  除了某些反映战争场面的壁画之外,几乎是一砖一画,或一二人物,或二三动物、建筑、器械,涵盖了献王时期古滇国的政治、经济、文化、外交、军事、宗教、民族等全部领域。

  这些也许对于研究断代史的学者来讲,是无价的瑰宝,可是对我这种摸金倒斗的人,却无大用,只希望从中找到一些关于王墓地宫情形的信息,但是一时之间,看得眼花缭乱。

  这八面壁画墙中的画幅,不下数千,与殿中的石碑碑文相结合,整个就是一部滇国的史料大全。我举着狼眼手电筒,选其中大幅的壁画,粗略看了几眼,又由Shirley杨解释了几句,倒也看明白了个八九分。

  大幅的壁画全是战争绘卷,记录了献王生前所指挥的两次战争,第一次是与夜郎国,夜郎和滇国在汉代都被视为西南之夷;第二次战争是献王脱离古滇国的统治体系之后,在遮龙山下屠杀当地夷人。

  这两次战争都大获全胜,杀敌甚重,俘虏了大批的战俘,缴获了很多物品。当时的两个对手,其社会形态尚处于奴隶制的晚期,生产手段极为落后原始,青铜的冶炼技术远不如继承秦人手段的滇国,所以一触即溃,根本不是滇人的对手。

  这些战争的俘虏中有大量奴隶,这批战俘和奴隶,就成为了日后修建王墓的主要力量,壁画与碑文中自然对这些功绩大肆渲染。

  但是壁画对于王墓的地宫仍然没有任何描述,有一堵墙上的画全部是祭礼,包括请天乩、占卜、行巫等活动情形,场面诡异无比。Shirley杨用照相机把这些壁画全拍摄了下来,说不定以后破解雮尘珠的秘密时,会用得上。

  胖子见后殿全是这些东西,顿时索然无味,拎着冲锋枪打着手电,在里面瞎转,突然在壁画墙环绕的正中间发现了一些东西,连忙招呼我和Shirley杨过去看看。

  原来殿堂正中的地面,立着一只六足大铜鼎,鼎上盖着铜盖,两侧各有一个巨大的铜环。铜鼎的六足,分别是六个半跪的神兽,造型苍劲古朴,全身筋肉虬结,身满鳞片,做出嘶吼的样子,从造型上看,非常类似于麒麟一类。

  这只铜鼎大得出奇,不知为什么,被漆上了全黑的颜色,没有任何花纹装饰,在黑暗的宫殿中,我们只注意到那些碑文壁画,直到胖子走到近处这才得以见到,否则并不容易发现这只与黑暗混为一体的巨鼎。

  胖子用M1A1的枪托敲了敲瓮体,立刻发出沉闷的回音,问我和Shirley杨道:“莫不是陪葬的明器太多,地宫中放不下了,所以先暂时存在这里?打开来先看看倒也使得。”

  Shirley杨说:“这大概就是准备在祭典中煮尸的大鼎,鼎口至今还封着,这说明献王并没有尸解化仙,他的尸骨还在地宫的棺椁里,否则就不必封着这口巨鼎了。”

  我对Shirley杨和胖子说:“鬼才知道这是做什么用的,如果是用来烹煮人牛羊做祭的祭器,那应该是用釜而非鼎,再说这恐怕根本就不是瓮鼎之类的东西,鼎又怎么会有六足?”

  三人各执一词,都无法说服对方,便准备要看个究竟。我从胖子的背包里,取出开棺用的探阴爪,刮开封着鼎口的火漆,见那层漆上有个押印,图案是一个被锁链穿过琵琶骨的罪犯,既然有押印就说明从来没开启过。

  刮净火漆之后,用探阴爪顶上的寸针一试,鼎口再也没有什么连接阻碍的地方了,便招呼胖子过来帮手,二人捉住铜环,两膀刚一出力,便听死气沉沉的宫殿深处,传来一阵“咯咯咯嘿嘿嘿”的笑声。听那声音是个女人,但是她又奸又冷的笑声,绝对不怀好意,笑声如冰似霜,仿佛可以冻结人心。

  寂静无人的宫殿中,怎么会有女人的笑声?我们手中的三支狼眼光柱立刻射向那个角落,冰冷的笑声随即戛然而止,只留下一个空旷墙角,什么也没有。

  三人极为震惊,一时无言,就连Shirley杨的额头上也见了汗珠,隔了一会儿才问道:“刚刚那是什么声音?”

  我只是摇了摇头,没有说话,来者不善,善者不来,想到这里,便伸手将装有黑驴蹄子、糯米等物的携行袋搭扣拨开。

  这时胖子也开始显得紧张了,因为我们从陕西石碑店找来的算命瞎子,没事就跟我们吹他当年倒斗的英雄事迹,我们虽然不怎么拿瞎子的话当真,但却有几句话至今记得一清二楚。据瞎子说那是几句曾被盗墓贼奉为金科玉律的言语:“发丘印,摸金符,护身不护鬼吹灯;窨子棺,青铜椁,八字不硬勿近前;竖葬坑,匣子坟,搬山卸岭绕着走;赤衣凶,笑面尸,鬼笑莫如听鬼哭。”

  后来我曾问过Shirley杨,这几句话倒不是瞎子自己攒的,果然是旧时流传,说的是若干种比僵尸更可怕的东西。最后说倒斗摸金遇到死尸穿大红没杂色的丧服,或是死人脸上带笑,都是大凶之兆,命不够硬的就难重见天日了。鬼哭在很多地方都有,有人会把狼嚎误当作鬼哭,那倒也无妨,最怕的就是在坟地里听见厉鬼的笑声,只有厉鬼才会发笑。

  不过我们事先做了思想准备,古时摸金校尉们管在古墓里遇到这些不吉的东西,叫作遇着“黑星”。黑星在相术中又叫“鬼星”,凡人一遇黑星,肩头三昧真火立灭,犹如在万丈深渊之上走独木桥,小命难以保全。

  而我们三人都准备周全,纵有厉鬼也能与之周旋几个回合,于是定了定神,暂时不去理会那口黑色的铜鼎,各持器械,分三路向那刚刚发出笑声的角落包抄过去。

  殿中碑墙林立,围了一圈又一圈,若是在这里捉迷藏倒是合适,不过想看清楚十几米外的事物,便遮遮掩掩。视线中除了空落的墙角、地面的石板,此外一无所有,宫殿中又变得一片死寂,若不是那阴冷的笑声犹在耳边,不免会以为是听错了。

  Shirley杨问我:“老胡,你不常跟我吹你倒过许多斗吗?实践方面我可不如你的经验丰富,在古墓中遇到厉鬼,依你来看该如何应对?”

  我现在也是六神无主,心想这美国妮子想将我一军,便对Shirley杨说:“我们以前遇到这种不知如何着手的情况,都是放手发动当地群众,变不利因素为有利因素,人民群众的创造性是无穷的,他们一定会想出办法来的。”

  胖子不解,也问我道:“胡司令,在这荒坟野岭中只有咱们三个活人,上哪找人民群众去?”

  我对胖子说:“你以为你是谁啊?你的政治面貌不就是群众吗?我现在派你搜索这天宫的后殿,想尽一切办法,将那背后的笑声查明,不管是厉鬼也好,还是有闹春的野猫也罢,都交给你来收拾。我接着去查那铜鼎里的名堂,让杨参谋长居中策应,两边都别耽误了。也许这是敌人的调虎离山之计,想把咱们的注意力从铜鼎上分散开。”

  胖子一点都不傻,忙说:“不如咱俩换换,我出力气去搬那鼎盖。老胡你还不知道我吗,咱哥们儿就是有这两膀子肉,对那些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却是向来缺少创造力……”

  胖子紧着谦让,我不予理睬,转身想回去搬那铜鼎的盖子,刚一转身,忽听我身后的墙角中,又发出一阵令人毛骨起栗的冷笑,三人吓得都急忙向后退开一步。我背后倚住一块石碑,忙拍亮了登山头盔上的战术射灯,一手端着M1A1,一手随时准备掏携行袋中僻邪的器物。

  冰冷的奸笑稍纵即逝,墙角中又哪有什么东西?这里已是最后一进殿堂,更不会有什么密室暗道之类的插阁。我壮着胆子过去,用脚跺了跺地上的石砖,丝毫没有活动的迹象,真是他娘的见鬼了,这后宫中难道是献王的婆娘阴魂不散?她又究竟想做什么?

  Shirley杨与胖子站在我身后,也是心惊胆颤。这宫殿的殿堂虽大,却只有一个出口,而非四通八达,毕竟这是明楼宝顶,而非真正的宫殿,说白了就是个样子货,在外边看一重接一重,层层叠叠似是千门万户,其实里面的构造很简单,只不过就是个祭祀的所在。

  就是这么有限的一块地方,笑声是从哪发出来的呢?越是看不见,心中越是没底,反不如与那巨蟒、食人鱼搏斗,虽然命悬一线,却也落得打个痛快,现在的局面虽然平静,却不免使人焦躁不安,不停地在想:“神仙穴里怎么会有厉鬼?不过也许只有这种阴阳不明的区域,才会有厉鬼也说不定。”

  我干脆踩在胖子肩膀上,攀到了离墙角最近的一块石碑顶上,想居高临下找寻,刚刚骑到碑顶,还没来得及向下张望,就发觉头上有片红光晃动。我立刻抬头用战术射灯照去,只见我头顶的斜上方一个长袍大袖的红衣女子,晃晃悠悠悄无声息地悬在殿堂穹顶之上。殿顶黑暗无光,我只看见她的下半身,上面都隐在暗处,不知是用绳吊住脖子,还是怎样吊的。我们刚才只注意墙角的地面,却始终没想到看房顶。

  我这冷不丁一看,难免心中大骇,若非双腿在石碑顶上夹得牢固,就得一脑袋从石碑上倒栽下去,赶紧趴在石碑顶端,双手紧紧抱住石碑。好在我这辈子也算是经过大事的,心理素质还算稳定,换了胖子在这,非吓得他直接栽下去不可。

  胖子和Shirley杨仰着头看我在上面行动,自然也见到了高处的红衣女人,不过位置比我低,看得更是模糊,纵然如此也不由得面上失色,又替我担心,不停地催我先从石碑顶上下去。

  我并没有立刻跳下,反倒是抬头去看顶上的情况,刚看一眼,便又出了一身冷汗。只见得那红色大袍里面……没有脚,衣服里空空荡荡的,紧紧贴着殿堂高处的墙角,好像仅是件空衣服悬在半空,尸体到哪去了?

  鲜红的女人衣服款式与我所知古时女子的服装迥然不同,不似汉服,大概是滇国女人死的时候穿的敛服。这身血红色的衣服,静静地一动不动,那诡异的笑声,也不再发出。

  我对石碑下的胖子和Shirley杨把情况简要地说了。Shirley杨想看得更清楚一些,也爬上了石碑顶端,坐在我前面看了这悬在半空的凶服说道:“这衣服很古怪,工艺也很复杂,像是少数民族中的闪婆、鬼婆,或是夷人之中大巫一类的人穿的……是件巫袍。”

  我问Shirley杨道:“这么说不是死尸穿的凶服了?但那笑声是从这衣服里发出来的吗?”

  Shirley杨对我说:“还不好确定,再看看清楚,上边太黑了,你用狼眼试一下。”

  我又拿出射程更远的狼眼手电筒,一推底部的开关,一道橘黄色的光柱,立刻照了上去,这一来方才看清红色凶服上半身的情况。

  上面不是空的,高高竖起的领口处有东西,我一看之下不禁惊呼:“是颗人头!”不过也许这女尸是有上半身的,但是其余的部位都隐在红色袍服之中,衣服宽大,瞧不出里面是鼓是瘪,只有肩上的头脸看得清楚。

  那女尸似乎是察觉到了我们在用狼眼手电筒照她的脸,竟然把头微微晃动,对着我们转了过来。她脸上画着浓妆,口中发出一阵尖厉的冷笑:“咯咯咯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