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之云南虫谷 第三十五章 凌云宫 会仙殿

  站在天宫般宏伟华丽的宫殿正下方,只觉整个人都无比渺小。宫殿这种特殊的建筑,凝结了中国古典建筑风格与技术的全部精髓,是帝王政治与伦理观念的直接折射,早在夏代,便有了宫殿的雏形,至隋唐为巅峰,后世明清等朝莫能超越,只不过是在细微处更加精细而已。

  古滇国虽然偏安西南荒夷之地,自居化外之国,但最初时乃是秦国的一部分,王权也始终掌握在秦人之手,直到汉武帝时期。所建造的这座献王墓,自然脱不出秦汉建筑的整体框架,外观与布局都按秦制,而建筑材料则吸取了大量汉代的先进经验。

  正殿下有长长的玉阶,上合星数,共计九十九阶,由于地形的关系,这道玉阶虽然宽阔,却极为陡峭,最下面刚好从道道虹光中延伸向上,直通殿门。大殿由一百六十根楠木为主体构成,只见层层秦砖汉瓦,紫柱金梁,极尽奢华之能事。

  这些完全都与镇陵谱上的描述相同,在这危崖的绝险之处,盘岩重叠,层层宫阙都揳进绝壁之中,逐渐升高,凭虚凌烟之中,有一种欲附不附之险。我们三人看得目眩心骇。沿山凹的石板栈道登上玉阶,放眼一望,但见得金顶上耸岩含阁,悬崖古道处飞瀑垂帘,深潭周遭古木怪藤,四下里虹光异彩浮动,遥听鸟鸣幽谷,一派与世隔绝的脱俗景象。若不是事先见了不少藏在这深谷中令人毛骨耸然的事物,恐怕还真会拿这里当作一处仙境。

  而现在不管这天宫景象如何神妙,总是先入为主地感觉里面透着一股子邪气,不管再怎么装饰,再如何奢华,它都是一座给死人住的宫殿,是一座大坟。而为了修这座大坟,更不知死了多少人。有道是:万人伐木,一人升天。

  白玉台阶悬在深潭幽谷之上,又陡又滑,可能由于重心的偏移,整座宫殿向深潭一面斜出来几度,似乎随时可能翻进深渊。胖子在栈道上便已吓得脸上变色,半句话也说不出来,此刻在绝高处,双脚踏着这险上之险的白玉阶,更是魂不附体,只好由我和Shirley杨两人架着他,闭起眼来才能缓缓上行。

  走到玉阶的尽头,我突然发现,这里的空气与龙晕之下截然不同,龙晕下水汽横生,一切都是湿漉漉的,而我们现在所在的天宫却极其的凉爽干燥。想不到这一高一低之间,湿度差了那么多,这应该是龙晕隔绝了下面水汽,在清浊不分明环境中,才让宫殿建筑保持到如今,依然如新。不愧是微妙通玄,善状第一的神仙穴,那天轮龙晕的神仙形势,确是非同凡俗。

  这段玉阶本就很难行走,又要架着胖子,更是十足艰难。三人连拖带爬,好不容易蹭到阙台上。我问Shirley杨要了金刚伞,来至殿门前,见那门旁立着一块石碑,碑下是个跪着的怪兽,做出在云端负碑的姿态,石碑上书几个大字,笔画繁杂,我一个也识不得,只知道可能是古篆。

  只好又让Shirley杨过来辨认,Shirley杨只看了一遍,便指着那些字一个一个地念道:“玄之又玄,众妙之门,凌云天宫,会仙宝殿。”原来这座古墓的明楼是有名目的,叫作“凌云宫”,而这头一间殿阁,叫什么“会仙殿”。

  我忍不住笑骂:“献王大概想做神仙想疯了,以为在悬崖绝壁上盖座宫殿,便能请神仙前来相会,陪他下棋弹琴,再传他些长生不死的仙术。”

  Shirley杨对我说:“又有哪个帝王不追求长生呢?不过自秦皇汉武之后,后世的君主们大多都明白了那只不过是一场如光似影的梦,生老病死是大自然的规律,纵然贵为真命天子,也难以逆天行事。但即便是明白了这一点,他们仍希望死后能享受生前的荣华富贵,所以才如此看重王陵的布置格局。”

  我对Shirley杨说:“他们若不穷奢极欲、淫逸无度地置办这么多陪葬品,这世上又哪里会有什么摸金校尉?”口中说着话,抬腿便踢开殿门。那殿门只是关着,并没有锁,十分沉重,连踹了三脚,也只被我踹开一条细缝,连一人都难进去,里面黑灯瞎火,什么也看不清楚。

  虽说按以往的经验,在明楼中极少有机关暗器,但我不愿意冒无谓的风险,刚将殿门开启,立刻闪身躲到一边,撑起金刚伞遮住要害,等了一阵,见殿中没有什么异常动静,才再次过去又把殿门的缝隙推大了一些。

  我对胖子和Shirley杨点了点头,示意可以进去了,三人都拿了武器和照明设备,合力将殿门完全推开。虽然是白天,阳光却也只能照到门口,宽广的宫殿深处仍然是黑暗阴森,只好举起手电筒探路。

  刚迈过殿门那道高大的红木门槛,便见门后两侧,矗立着数十尊巨像,首先是两只威武的僻邪铜狮,都有一人多高。左边那只是雄狮,爪下按着个金球,象征着统一宇宙的无上权力;右边的那只爪下踩着幼狮,象征子孙绵延无穷,此乃雌狮。

  狮子所蹲伏的铜台,刻着凤凰和牡丹,三者合起来象征着“王”———兽中之王、鸟中之王、花中之王。

  虽然世间多是石狮,铜狮比较罕见,却也不是没有,所以这并没什么奇怪的,奇怪就奇怪这对铜狮不摆在殿门前,而是放置在里侧,不知是出于什么原因,总之是非常不合常理。

  铜狮后边依次是獬、犼、象、麒麟、骆驼、马各一对,铜兽后则有武将、文臣、勋臣共计三十六尊。铜人的姿态服饰都十分奇特,与其说是在朝中侍奉王道,不如说是在举行某种奇怪的仪式。大群的铜兽铜人如众星捧月般,拱卫着殿中最深处的王座。

  胖子说:“这宫殿怎么跟咱们参观过的十三陵明楼完全不同?十三陵的宝顶金盖中,虽然也是宫殿形式,却没有这些古怪的铜人铜兽。”

  我对胖子说:“倒也没什么奇怪,反正都是追求侍死如侍生,朝代不同,所以形式有异,但是其宗旨完全一样。咱们去陕西倒……旅游的时候,不是也在汉陵区见过满地的大瓦片吗?那都是倒塌的汉墓地上宫殿遗留下的,木梁经不住千年岁月的消磨,早就朽为空气,而砖瓦却一直保存到现在。”

  所谓“朝代不同,形制有异”,只不过是我自己说出来安慰自己的言语,至于这些静静矗立在宫殿中千年的铜像有什么名堂,我还半点摸不着头脑,不过我不希望把这种狐疑的心理,转化为胖子与Shirley杨的心理压力,但愿是我多虑了。

  Shirley杨见了殿中的非凡气象,也说这滇国为西南夷地,其王墓已有这般排场,相比之下,那些代表着中央集权的唐宗汉武之墓,其中宝物都是以数千吨为单位来计算,更不知有多大规模。可惜很早就被严重破坏,咱们现代人是永远都没有机会见到,只能神驰想象了。

  我对Shirley杨说:“也不是所有的王墓都有这献王墓的气派,献王根本就没为他的后人打算,可能他毕生追求的就是死后埋在龙晕里,以便成仙。”

  因为这凌云宫是古墓地宫的地上设施,并非放置棺椁的墓室,所以我们还算放松,并未像是进了玄宫般紧张。这殿中静得出奇,越是没什么动静,越显得阴森可怖。

  我手心里也开始出汗了,这地方少说也有两千年没活人进来过了,但是丝毫没有潮湿的霉气,所有的物体都蒙有一层厚厚的灰尘。这些落灰也都是从殿中砖瓦中来的,没有半点外界的杂尘,覆盖着两千年前的历史。

  镶金嵌玉的王座,就在会仙殿的最深处,前边有个金水池阻隔,中间却没有白玉桥相联。这水池不窄,里面的水早已干涸了,从这里隔着水池用狼眼照过去,只能隐约看到王座上盘着一条红色玉龙,看不清是否有献王的坐像。

  胖子见状骂道:“是不是当了领导的人,都喜欢脱离群众?和群臣离得那么远,还他妈商议个蛋朝政啊,走走,咱们过去瞧瞧。”扛起芝加哥打字机当先跳下了一米多深的池中。

  我和Shirley杨也跟着他跳下干涸的金水池,见池中有只木船,造得如同荷叶形状,原来以前要过这水池还必须要踏舟而行,看来这献王倒也会玩些花样。

  没等从金水池的另一端上去,我们就沉不住气了,拿着狼眼向对面乱照,王座上似乎没有人像,但是后边却非同寻常。我们三人越看越奇,急不可待地爬上对面,我心中变得忐忑起来:“难道凭我胡某人料事如神的头脑,竟把天崩这件事理解错了不成?从这里看来天崩与坠机应该是毫无关联的,那献王的尸体如今还在不在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