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之云南虫谷 第三十四章 黑色漩涡

  献王墓所在的墨绿色水窟,其地形地貌,在地理学上被名副其实地称作漏斗。其形成的原因不外乎两种,其一是强烈的水流冲毁了溶岩岩洞,造成了大面积的塌陷;其二,也许是在亿万年前,坠落的陨石冲击所致。

  我背着两只没头的半虫人,从陡峭的绝壁上翻滚落下,心中却镇定下来,身体虽然快速地在空中坠落,手中却一刻没闲着,将登山头盔上的潜水镜罩到眼睛上,甩脱掉了身后两具无头尸体,深吸了一口气,将嘴张开,以避免从高处入水的巨大冲击力压破耳鼓。

  刚想将身体完全伸展开,来个飞鱼入水,但却没等做出来,身体便已经落到了水面。被巨大的冲击力一拍,五脏六腑都翻了几翻,胸腔中气血翻腾,嗓子眼发甜。练武术的人常说“胸如井,背如饼”,后背比起前胸更为脆弱,这一下后背先入水,搞不好已经受了内伤。

  所幸潭水够深,落水的力量虽然大,却没戳到潭底,带着无数白色的水花直沉下数米方止。我睁眼一看,这潭水虽然在上面看起来幽深碧绿,但是身处水中清澈见底,阳光照在水面上,亮闪闪波光荡漾,便像是来到了水晶宫里一般。潭中有无数的大鱼,其中很多是裂腹鲤,此鱼肉味鲜美,盖世无双,等闲也难见到如此肥大的。

  不过我此刻没时间去回味这大头裂腹鲤的美味,急于浮上水面游到潭边的栈道上汇合胖子与Shirley杨二人,当下便双手分水,向水面游去。

  但是手分足踩,半天也不见动地方,这才感觉到身处一股漩涡状的潜流之中。那是个巨大的漩涡,带动潭中的潜流,将潭水无休无止地抽吸其中。

  正是因为潭底有这么个大漩涡,所以瀑布群纵然日夜不停地倾泻下来,也难以将水潭注满。康巴昆仑的不冻泉下也有这么个大漩涡,据说直通万里之外的东海。所以这潭中的漩涡可能也是处大水眼,通着江河湖海等大川大水。

  如果被卷进漩涡,恐怕都没人给我收尸了,想到这里心中顿时打了个突,急忙使尽全身的力气向漩涡外游动,但是欲速则不达,越是焦急手足越是僵硬,不但没游到外围,反而被暗流带动,离那潭底的大漩涡又近了几米。

  从我闭气入水到现在,不过十几秒钟,肺里的空气还能再维持一阵,不过要是被漩涡的暗流吸住,用不了多一会儿,气息耗尽,肯定会被漩涡卷进深处。

  但此时我已经身不由己,完全无法抵挡漩涡的强烈吸力,转瞬间便已被涌动着的暗流卷到了潭底,慌急之下,见得身旁有一丛茂密的水草,这大片水草也被漩涡边缘的潜流带动,都朝一个方向偏着头。水草是长在潭底一块条形大石的石缝中,那石缝的间隙很窄,手指都难伸进去。

  我就像是看见了救命稻草,赶紧伸手去抓那些水草,想暂时稳定下来,不过正应了胖子常说的那句话了,赶上摸金校尉烧香,连佛爷都掉腚。好不容易揪住一把水草,谁知那水草上有很多蜉蝣卵,滑不溜手,用力一抓竟然攥了个空。

  我对准那大丛水草,接连伸手揪了几次,都没有抓到,每一次抓空,心就跟着沉下去一截,随手拔出俄式伞兵刀,倒转了插进那生长水草的石缝中,伞兵刀刀刃上的倒钩使刀身固定在水草根部与石缝的交接处。

  这块潭底的条形大石,似乎是人工凿成的,也许是建造献王墓时掉落下来的,由于条石沉重,所以没被漩涡吸进去。我终于找到了能够固定身体的地方,更不敢有任何怠慢,抓着条石在潭底向远处爬行,渐渐脱离了漩涡的吸力。

  忽然觉得手中触感冰冷坚硬,似乎是一层钢铁外壳,生有大量的斑驳锈迹。借着碧波中闪烁的水光,我看到这条石尽头连接着一个巨大的圆柱,横倒在潭底,上面全是水草,一群群小鱼在水草中穿梭游动。

  巨大圆柱一端稍稍有些倾斜,撞进了潭边的石壁上,竟然撞破了一个大洞,洞中极黑,好似另有洞天,我心念一动:“是了,被我们埋葬的那个轰炸机飞行员,原来他的轰炸机是坠毁在了这水潭里。他跳伞降落到了遮龙山的边缘,不幸被那大祭司的玉棺缠住,枉死在了密林边缘。”

  再看那被机头撞穿的石壁上,破损的石窟里,隐现着很多异兽的石像,这个方向刚好与深潭正上方,建在绝壁危崖中的王墓宝顶宫殿一致,难道献王墓的地宫已被坠毁的飞机撞破了?

  我在水下已无法再多停留,只好迅速浮上去换气,头一出水,便被上空的万道虹光晃得眼睛发花。登山头盔上虽然有潜水时用来保护头部的排水孔,但是仍然觉得非常沉重,只好暂时把登山头盔摘了下来。

  漏斗形大水潭像是一个巨大的天然扩音器,把瀑布群水流激泻的声音来回传递,只在这绝壁之内轰鸣回响,下方什么也听不到。我看见高处的栈道上,有两个人影飞快地向下奔来,遇到被瀑布冲毁的残道,便利用藤萝向绝壁下爬,正是胖子和Shirley杨。

  我将登山头盔拿到手里,在水面上对他们挥动手臂。果然胖子和Shirley杨立刻发现了我,也在栈道上对着我挥手。

  我仰起头来,四周绝壁如斧劈刀削一般,蓝天高高在上,遥不可及,顿生身陷绝境之惧。那大批半虫人却正在退回瀑布边的洞口,可能是因为这里是王墓的主陵区,设有大量的断虫道,所以它们无法适应,竟如潮退却。这些怪胎适应环境的能力很强,不知它们会否卷土重来,不过总算是能暂时平静下来喘口气了。

  我对着栈道上的Shirley杨和胖子打手势,示意他们不用下来接我,我自己可以爬上去,让他二人到献王墓的明楼宝顶上等我。

  然而那两人就像是没看懂一样,对我又跳又喊,拼命地指指点点,显得很是急躁,我虽然听不到他们喊话的内容,但是从他们的动作中可以知道,在这水潭中正有一个潜伏的危险在向我逼近。我立刻以游泳比赛撞线的速度,迅速游向潭边的栈道。

  胖子与Shirley杨见我会意,马上冲下了栈道,胖子惧高,只能沿着宽阔的石阶,遇到断裂处才撅着屁股一点点蹭下来,而Shirley杨几乎是一层一层地往下跳,他们越是这么匆忙,我越是清楚自己的处境有多危险。

  好在离那潭边的栈道甚近,顷刻就到,我此时已经精疲力竭,使出最后的几分力气,爬上了栈道的石板。看那碧绿的潭水,平如明镜,只有对面大瀑布激起的一圈圈波纹,实在看不出有什么险恶之处,顶多也就是些被打成头破肠穿的痋人,落入了水底,估计都被卷进了大漩涡里。

  这时Shirley杨已经赶了下来,见我无事,方才安心。我想问她究竟怎么回事,但是这里水声太大,没办法交流,于是我指了指绝壁上的献王墓宝顶,那里看起来还比较安全。

  抬眼望了望险壁危崖上的宫殿,正在虹光水汽中发出异样的光彩,如梦又似幻,一时之间也无法多做思量,当下便举步踏着千年古栈道,向着天宫前进。

  我忽然想到他们二人方才惊慌焦急的神态,忍不住出口相询。Shirley杨听我问起,便对我说道:“我们看见潭水深处有只巨大的怪爪,足有房屋大小,而你就在那只手的掌心边缘,好像随时都会被那只巨掌捉住,所以才急于下去接应。”

  怎么我自己在水中一点都没察觉?低头从栈道向下观看,除却瀑布群倾泻的边际外,碧绿幽深的水潭恬静安谧,其深邃处那幽绝的气息足能隔绝人的心神,从我们所在的高度,甚至可以看到水中的鱼群穿梭来去。

  再仔细端详,潭底的沟壑起伏之处,也都可以分辨出来,包括那架坠毁在水底的美国轰炸机残骸,种种轮廓都隐约可见。水潭中部有个黑色的圆点,那应该就是险些将我吞没的漩涡,在漩涡形水眼的外边,有数只突起的弧形锥状物,粗细长短不等,环绕着潭底的漩涡,刚好围成一圈。

  从高处看下去,真如同一只超大的异兽之爪,捧着潭底的漩涡。

  我看得出神,心中只是反复在想:“这只异兽的巨爪如此形象,刚好在水眼的边缘,难道是建献王墓时有意而为?”

  胖子见我站着不走,便连声催促,我也只好不再细想,继续踏着天梯般的栈道,拾阶而上。

  我走出没几步,忽然想到,对了,是Shirley杨曾经说这深绿的漏斗地形,有几分像扎格拉玛神山下的无底鬼洞。

  于是我边向上走,边对Shirley杨把我在水下所见的情形,拣紧要的讲了一遍,最后说道:“潭底的漩涡,与咱们要找的那枚雮尘珠,在某种程度上看起来,有几处特征都是不谋而合。围着水眼下的兽爪也似乎是人工造的,这说明潭底也是王墓的一部分。”

  Shirley杨点头道:“这深绿的大水潭,一定有很多古怪之处,但水下水草茂盛,凭咱们三个人,很难摸清下面的情况,只能从高处看那凹凸起伏的轮廓,凭空猜测而已。”

  我们又说起水下的坠机,我大致描述了一下形状,Shirley杨说那可能是一架B24远程轰炸机。

  坠毁的飞机一定与虫谷入口处的两块陨石有关,那陨石本是一个整体,而且至少还有数块,以葫芦洞为中心,呈环形分布在周边。在茂密的丛林中,很难找全它们的踪迹。陨石中强烈的电磁干扰波,又受到葫芦洞里镇山的神物,也就是那只被放置在蟾宫中的蓝色三足怪蟾的牵制。

  蓝色怪蟾的材料非常特殊,可能是一块具有夸克粒子与胶克粒子等稀有元素的礌性炙密矿石。这种东西使含有电磁辐射的陨石增辐,使电子设备失灵,甚至一些具有生物导航系统的候鸟,都会受到影响,以至于经过虫谷上空的时候,从空中落下跌死。

  Shirley杨认为,这块稀有的炙密矿石,本身就有强烈的辐射。它可能最早存在于一片三叠纪的古老森林中,在造成古森林变成化石的那次大灾难中,由于它被高温加热,产生了更多的放射性物质,在四周形成了暗红色半透明叠生岩,而且使其化为了葫芦的形状。

  甚至就连那只霍氏不死虫,也都是由于它的存在,才躲过了那场毁灭性的灾难,否则任凭那虫子的生命力有多顽强,也适应不了大气中含氧量的变化。礌性炙密矿石周边的特殊环境,才使这只巨大的老虫子,苟活至今,至于洞穴中大量的巨大昆虫和植物,也肯定都是受其长期影响形成的。

  我们边走边商量这些事情,把所见到的种种迹象,综合起来对比分析,再加上一些主观的推测,如此一来那些零乱的信息,被逐渐拉成了一条直线。

  Shirley杨已经下定了决心,要在这次的行动中,增加一个分支任务:毁灭遮龙山的神器。

  这种放射性物质非常不稳定,时强时弱,可能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是放射性元素比较活跃的一个时期,所以我们所见的坠机残骸都是那个时期的。但是根据我们身上电子设备受干扰的程度,最近它又开始活跃了。如今不同于古代,空中交通越来越发达,为了避免以后再有惨剧发生,只有再想办法冒险回到山洞中,设法毁掉这件神器。

  我忽然想起那张人皮地图背面的话来,连忙让胖子取出来观看,只见其背面对献王墓的注释中有一大段写道:“神魂莽莽归何处,碧水生玄显真形。龙山入云,虫谷深陷,覆压百里,隔天断世,三水膴膴①,堇荼聚首,各守形势。中镇天心有龙晕,龙晕生处相牵连,隐隐微微绕仙穴,奥妙玄通在此中。隐隐是谓有中之无也,微微是谓无中之有也,其状犹如盏中酥,云中雁,灰中路,草中蛇。仙气行乎其间,微妙隐伏,然善形吉势无以复加。献王殪,殡于水龙晕中,尸解升仙,龙晕无形,若非天崩,殊难为外人所破。”

  人皮地图背面这些近似于青乌风水中的言语,是说那献王墓所在仙穴的好处,最后一句却出人意料,提到了“天崩”一词。当时我们无人能解其意,甚至猜测有可能是指有星坠发生的特殊时刻,才有机会进入王墓的玄宫,但是自入遮龙山以来,见到了很多坠毁飞机的残骸,也许“天崩”是指落下来的飞机撞破了墓墙?

  我以前并不认为世界上真的存在这种仙穴,觉得那只是夸大其词,危言耸听,因为就连《十六字阴阳风水秘术》中,都只说神仙穴不可遇,不可求,仅仅只在理论上存在。

  现实中当然不会有千年不散的百道七彩水虹聚集一处,但是身临其境,才知道原来统治阶级除了长生不老以外,没有什么是做不到的,那献王竟然能改格局,硬是改出这么个“龙晕”来。从风水学的角度来看,所谓“龙晕”是指清浊阴阳二气相交之处一层明显的界限,这层界限不是互相融合的区域,而更像是天地未分时的混沌状态,正是常人说的“低一分是水,高一分是气”。“龙晕”正是不高不低,非水非气,而是光,凝固且有形无质,千年不散的虹光。

  听Shirley杨说这附近有礌性炙密物,我才想到,正是这块石头,使虫谷内负离子增大,几乎无云无雨,让瀑布群升腾的水汽难以挥发,在绿色大漏斗上空,形成了一层只在传说中才有的“龙晕”,原来这是一种“人造”的光学现象。

  说话间我们恰好穿过天宫下的龙晕,以前只觉得彩虹远在天边,此时竟然从中穿过,只觉得像是进入了太虚幻境,自己则变成了仙人一样。三人都忍不住伸手去摸那四周的虹光,当然是都抓了个空,一个个都咧着嘴傻笑,突然产生了一种奇怪的念头:如果这是梦境,最好永远也不要醒来。

  不过那片七彩虹光极薄,很快美妙的感觉荡然无存,只是爬这栈道爬得腿脚酸疼,足足走了一个多小时,才算是绕到了天宫的殿门之前。

  我指着面前的殿门对Shirley杨和胖子说:“如果天乩中所描述的天崩,就是那些发生空难的飞机,那么我想这应该是符合的。潭底的石壁已经被机头撞出一个大洞,只是还不能肯定那洞中是否就是玄宫。摸金校尉纵然能分金定穴,却定不出这神仙穴的规模。不过咱们在王墓的宝顶中来个地毯式搜索,倒也不愁查不明白,里面一定隐藏着很多秘密。”

  ① 膴,音wǔ;膴膴,美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