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之云南虫谷 第三十三章 碧水之玄

  巨大的水流声如轰雷般响个不绝,若不是胖子腰上有条安全绳,三人早就一起落入下面的深潭。

  现在这种上不来下不去的情况更加要命,那些痋婴昆虫的特征越来越明显,已经是半虫半鬼,丑恶的面目让人不敢直视。它们正从葫芦嘴源源不绝地爬下绝壁,快速向我们包抄而来。

  我大头朝下地悬挂在藤蔓上,下面深绿色的潭水直让人眼晕,急忙挣扎着使身体反转过来。这一下动作过大,挂住我们三人的藤蔓又断了一条,身体又是一坠,差点把腰抻断了,多亏Shirley杨用登山镐挂住岩壁,暂时找到了一个着力点。

  我苦笑道:“这回可真是捅了马蜂窝了。”说着话,把M1A1举起来射杀了两只已经爬到头顶处的半虫人,其中一只落下来的时候蹭到了我的身体,一股腥臭令人作呕。我赶紧把身体紧贴在绝壁上,免得被它的下落带动,跟着它一起滚进深潭,从这么高的地方落进水中,跟跳楼也没什么区别。

  Shirley杨挂在悬崖绝壁上对我叫道:“老胡,这些藤萝坚持不了多久,得赶快转移到栈道上去。”

  我答道:“不过这可是玩命的勾当,你快求你的上帝显灵创造点奇迹吧。”

  我说罢转头看了一眼身边的胖子,他在高处根本就不敢睁眼,死死地抓着两三根老藤,腰上的安全绳绷得笔直,上面的岩钉恐怕已经快撑不住他的重量了,碎石和泥土正扑扑地往下落。

  栈道原本在我们的斜下方,但是经过刚才突然的下坠,几乎平行了,但是中间几米寸草不生,要想过去只有抓住藤萝与登山绳像钟摆一样左右甩动,等力量积累起来,最后一举荡到栈道上。

  我把M1A1冲锋枪递给Shirley杨:“你掩护我,我先把胖子弄过去,然后是你,我殿后。”这种情况下没有商量的余地,Shirley杨一只手攀在一条粗藤上,单手抵住枪托,把枪管支在挂住岩壁的登山镐上射击,不时地变换角度,把爬至近处的痋婴纷纷打落。

  我把背包挂到胖子身上,双脚抬起猛踹他的屁股,胖子被我一踹,立即明白了我要做什么,大喊道:“爷是来倒斗的,不是他妈的来耍杂技的……”

  话未说完,胖子已带着颤音向栈道的方向摆了过去,但是由于力量不够,摆动不到三十度又荡了回来。胖子所抓的藤条被锋利的岩石一蹭,喀喀两根齐断,登山绳绷得更紧,眼看便要断了。

  我知道这次必须要尽全力,只有一根登山绳万难承受胖子和那包沉重的装备,只剩下最后一次机会,要是不成功,就只有去潭里捞他了。

  这时忽然听到M1A1那打字机般的扫射声停了下来,估计Shirley杨的弹药已经耗尽,剩余的弹鼓都在背包里,在这绝壁上没办法重新装弹,此刻已成燃眉之势,当即奋起全力,先向侧后摆动至极限,抓着老藤用双脚直踹向胖子的大屁股。

  我用力过度,自己脑中已是一片空白,耳中只听胖子“嗷”的一嗓子,登山绳断开的同时,胖子已经落在了栈道的石板上,但是下半身还悬在残破栈道之外,原本离我们就不算近的栈道,此时又被他压塌了一些。

  这些古代栈道都是螺旋形由上至下,一匝匝围着悬崖绝壁筑成,我们进谷时曾见过截断水流的堤防,当初施工之时,想必这些瀑布都被截了流,所以有一部分栈道是穿过瀑布的,后来想必被瀑布冲毁了。胖子所处的是一段残道,他砸落了几块石板,却终于爬了上去,躺在上而惊魂难定,一条命只剩下了小半条,不住口地念阿弥陀佛。

  我助胖子上了栈道,自己赖以支撑的两条藤萝又断了一根,仅剩的一根也岌岌可危。抬头再一看Shirley杨,她正反转M1A1的枪托,将一只抓住她肩头的痋虫打落。面目可憎的虫子们形成弯月形的包围圈,已将我们两人裹住。

  我赶紧向上一蹿,用手钩住侧面一条老藤,对Shirley杨喊道:“该你过去了,快走。”这时不是谦让的时候,Shirley杨足上一点,将身体摆向栈道,反复摆动积蓄力量,我见状也想故计重施,抬脚踹她屁股。

  Shirley杨却也抬起双脚,在我脚上一撑,借力弹向栈道,随即一撒手,落在了胖子旁边。这时胖子也已回过神来,从背囊中取出另一把芝加哥打字机,把我身边的痋人一个接一个射进深潭。

  但是M1A1火力虽强,此时也如杯水车薪,挡不住潮水般一波接一波的半人半虫怪物。然而古栈道上可能有防虫防蚁的秘料,这些家伙都不敢接近栈道,反倒是全朝我拥来。

  我的工兵铲、登山镐,全让我在游泳的时候扔了,身上只有一把俄式伞兵刀,在这绝壁危崖上难以使用,只好顺手拔起了Shirley杨插在绝壁上的登山镐,随手乱砍。

  在胖子和Shirley杨双枪的掩护下,我虽然暂时没有性命之忧,但是被团团包围,只求自保,已无暇抽身荡到栈道上去了。

  Shirley杨灵机一动,正要扔绳子过来接应我,此时我攀住的藤萝却已被啃断。这些千年老藤十分坚韧,但痋人像是一群失去理智的疯狗,顾不上口器里的倒刺都被折断,咬住了藤条就不松嘴。

  在这生死攸关的时刻,我发挥出了身体百分之二百的潜能,感到那老藤一松,不等身体开始往下坠,便向侧面横跃,抓住了另一根藤条,但是这样一来,反而离那栈道又远了几分。

  我的手刚刚抓牢这根藤条,有只红了眼的痋人突然凌空跃下,刚好挂在我的背上,咧开四片生满倒刺的大嘴,对着我后脑勺便咬。我顿觉腥风扑鼻,暗道不妙,急忙猛一偏头,使它咬了个空。它转头又咬,我已避无可避,见那怪口中粉红色的森森肉刺直奔我咬来。

  一串M1A1的子弹,擦着我后脖子的皮飞了过去,我背后那只痋人的脑袋被齐着脖子打掉,我只感觉脖子上一热,后脑被溅了不少虫血。

  我顾不上去看究竟是胖子还是Shirley杨打的枪,但是那救我性命的射手,肯定考虑到如果射击虫头,必定会把有毒的虫血溅进我的嘴里,故此用精准的枪法射断了它的脖子。虽然Shirley杨枪法也是极好,但是她的射击缺少了一股狠劲儿;能直接打要害,而且手底下这么有准的,应该是胖子。

  我手上的登山镐被另一虫口牢牢咬住,正自吃紧,想用力把它甩落,忽然又有三只痋人从绝壁上跳落,效仿先前被打掉脑袋的那只,直接向我扑了过来,其中两只在半空便被Shirley杨和胖子的M1A1打死,剩下的一只却又跳到了我的背上。

  我背后尚有一具没头的虫尸没能甩落,这下又加上一个活的,手中的藤条再也承受不了,立刻断了,几乎同时,支援我的火力,将第二个虫头也击成碎片,但是我失去了重心,身后挂着两具无头虫尸,在空中向后翻转着直坠下去。

  耳中只听水声轰隆,头下脚上地直向深潭中落去,眼中所见皆是墨绿,哪里还分得清楚东南西北,只有一个圆形的天光晃动,四周垂直的危崖仿佛铁壁,这一刻就像孤身坠入十八层冥冥洞府之中,距离人间无限遥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