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之云南虫谷 第三十章 鬼哭神嚎

  我对胖子和Shirley杨说道:“从前的边疆不毛之地,夷民们多有生殖崇拜的风俗,这和古时恶劣的生活环境有关系。当时人类在大自然面前还显得无比渺小,人口稀少,大大小小的天灾人祸,都可能导致整个部族灭绝,唯一的办法就是多生娃,所以我觉得这玉胎可能是上古时祈祷让女人们多生孩子用的,是一种胎形图腾,象征着人丁兴旺。”

  胖子笑道:“还是古时候好啊,哪像现在,哪儿哪儿都是人,不得不搞计划生育了。咱们现在应该反对多生孩子,应该多种树,所以这种不符合社会发展趋势的东西,放这也没什么意义了。我先收着了,回去换点烟酒钱。”

  我点头道:“此话虽然有些道理,计划生育咱们当然是应该支持,但是现在最好别随便动这些东西,因为这玉胎的底细尚未摸清。咱们这趟行动,是来献王墓掏那枚事关咱们身家性命的雮尘珠,这才是头等大事,你要分出轻重缓急。”

  我话未说完,胖子早就当作了耳旁风,伸手就去拿那罐子,准备砸了,取出其中的玉胎。Shirley杨拦了他一道,对胖子说:“这些夷人的古物被献王祭司藏在巨虫的肚子里,说明非同一般,咱们在未得知其目的之前,还是不要轻举妄动,先看看其余两样东西再说。”

  我看胖子两眼放光,根本没听见我们对他说些什么,只好伸手把他硬拽了回来。胖子见状不住口地埋怨,说来云南这一路餐风饮露,脑袋别到裤腰带上,遇到了多少凶险,在刀尖上滚了几滚,油锅里涮了几涮,好不容易见着点真东西,岂有不拿之理?

  我对胖子说:“献王的古墓玄宫中宝物一定堆积如山,何必非贪恋这罐子里的玉胎。更何况这玉胎隐隐透着一股邪气,不是一般的东西,带回去说不定会惹麻烦。咱们的眼光应该放长远一点,别总盯着眼前这点东西,难道你没听主席教导我们说‘牢骚太盛防肠断,风物长宜放眼量’吗?”

  胖子嘟囔道:“我还听他老人家说过‘莫道昆明池水浅,观鱼胜过富春江’呢。可这云南的池水,一点都他妈的不浅……”

  牢骚归牢骚,还是要继续查看大铜柜中的另外两样神秘器物,否则一个疏漏,留下后患,只会给我们进入献王墓带来更大的麻烦。

  我们三人看了看方形铜箱的另外两格,另一侧放的是个大皮囊。皮子就是云豹的毛皮,上边还纹着金银线,都是些符咒密言一类的图案,里面鼓鼓囊囊的,好像装了不少的东西,抬出来并不感觉沉重。

  见了那些奇特的咒文印记,就可以说明不管那玉胎是否是古夷民留下来的,至少这豹皮囊里的东西,与献王有关。痋术镇魂的戳魂符十分独特,像是一堆蝌蚪很有规律地爬在一处,令人过目难忘。

  痋术阴毒凶残,令人防不胜防,但是既然知道了与献王有关,便不得不横下心来,将皮囊打开一探究竟。

  当下检视了一遍武器与防毒装备,商议了几句,看豹皮囊口用兽筋牢牢扎着,一时难以解开,只好用伞兵刀去割。我们当下一齐动手,三下五除二,就把兽筋挑断。

  拨开豹皮囊,里面登时露出一大堆散了架的人骨。我们早已有了心理准备,戳魂符里面,肯定都有尸骨,所以见状并不慌乱,随即向后退开,静观其变。

  过了一阵见无异状,方才回到近处查看。我把那些骨骼从大皮囊中倾在地上,这一来便立时看出,共有三只骷髅。这三具枯骨身上并无衣衫,不知是烂没了,还是压根儿就什么都没穿。骨骼的形状也很奇特,头骨大,臂骨长,腿骨短小,看其大小都是五六岁孩童,然而看那骨质密度,都是老朽年迈之人,最明显的是牙齿,不仅已经长齐,而且磨损得已经十分严重,不可能是小孩子的。

  从以往的经验来看,被戳魂符封住的,都是些奴隶之类的成年人,没见到过有小孩,而这骨龄与体形又太不成比例,委实教人难以揣摩。

  我和胖子两人壮起胆子,在乱骨中翻了一翻,想看看还有没有别的什么特异之处,不成想这一翻,竟然翻出一些饰物,有穿在金环上的兽牙,还有散碎的玉璧,最显眼的是一个黑色蟾蜍的小石像。

  Shirley杨见了之后立刻说:“这是夷人给山神造像配戴的饰品。这不是人骨,一定就是传说中的山魈,常被认为是山精。古籍中不乏对其详细的描述,身材矮小,长臂似猿,黑面白毛,能通人言,于山中能行风布雨。但是现代人从未见过,以为是虚构的生物;也有人说是以黑面鬼狒狒为原形,所以现在非洲的黑面鬼狒狒别名也叫作山魈。中国古时传说中的山魈却与现在的黑面鬼狒狒不太相同,现在看来这些骨骼最有可能是古时山魈的,它们才是山神的真身。”

  看来这三只山魈,都是被献王所杀,它们被夷人视为守护大山的神明。还有那玉胎,可能都是被夷人看重的神物。献王侵占了这里,大施暴虐,将山神的遗骨如此败坏,与夷民的神器一同填进了巨虫的肚子里,使其成为了阻止霍氏不死虫消化浮尸与虫卵的“胃瘤”,用这种变态的手段来破坏当地人的信仰,达到巩固统治地位的目的。是否真是这样,恐怕还要等到进了龙晕中的献王墓,得知他生平所为,才能知晓确切的答案。

  我们望了一眼不远处那只倒在地上、身披龙鳞妖甲、怎么打都死不了的巨虫,原来这只大虫子并非山神原形,真正的山神却是在它的肚子里。

  铜箱的中部,其空间远比两侧要宽大许多,看这格局,摆放的理应是最为重要的物品。我一边同胖子动手去搬中间的东西,一边胡思乱想:“八成是夷族首领的尸体,也可能是献王从夷人处掠来的重要神器。”

  中间是个与外边的方形铜箱类似的小铜盒,我们轻手轻脚地抬了两下,却取不出来。上面铸着个鬼脸,面貌极是丑恶,背后还生着翅膀,好像是巡天的夜叉,细处还有种种奇怪的饰纹,让人一看之下,便觉得里面装的不是一般的东西,难道是封印着恶鬼不成?

  再细一打量,原来铜匣有一部分中空,与大铜箱侧面的虎形锁孔相联,里面都是镂空的,匣上无锁,只能在铜箱内将其打开。

  为了避免被机关所伤,仍然是转到后边,用登山镐将那铸有鬼头的盖子钩开。一开盖子,发出蓝幽幽冷森森的微光,铜函里面是只蓝色的三足蟾蜍。胖子“咦”了一声,用手中的登山镐在蟾蜍身上轻轻捅了一下,当当有声,竟似是石头的,原来这飞天鬼头铜函是供养蟾蜍的青铜“蟾宫”。

  那只不晓得是用什么材料制成的蓝色三足怪蟾,有人头大小,体态丰满,昂首向上,一副洋洋自得的神情,形制罕见。不论用料,单从形象上已是难得的杰作,实属神物。

  我和胖子看得直吞口水,据说嫦娥吃了长生不老药,飞到了月宫之中,变化为了一只蟾蜍,所以它也被视为月宫的代表,象征着高高在上,形容一个人飞黄腾达,也可以说是“蟾宫折桂”。我和胖子心中按捺不住一阵狂喜,想把这只怪蟾从蟾宫中抱出来。这只蓝色的三足怪蟾,一定是这遮龙山里最值钱的宝贝,如此神物,别说装进包里带回去,便是看一眼都是上辈子修来的福气。

  Shirley杨可比我跟胖子冷静多了:“小心,小心,洞里越来越大的植物和昆虫,还有坠毁在丛林中至少两架以上的飞机,其根源可能就在这里了,它守护着王墓的天空……”

  Shirley杨的话音刚落,忽然脚下发出一阵阵骨头碎裂的声音,忙低头一看,放在脚旁的那三具山神遗骨,都在收缩变黑。由于葫芦洞中的氧气含量远远高于皮囊,所有的骨头加速质变,发出一阵尖锐而又奇怪的破裂之声。

  我向后退了两步,对胖子和Shirley杨说:“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都邪得厉害,管它是神器还是邪器,干脆全部用炸药炸它个精光,免留后患。”说罢就从胖子的背包里去掏炸药,但是胖子在包里塞了很多黄金残片,翻了半天才把炸药翻出来。

  胖子转过身来想帮我装雷管,刚一回身,便是双脚一跳,像是看到了什么吓人的东西,他忙用手指Shirley杨的腿。我顺着他的手看过去,也是差点蹦了起来,一声声婴儿的啼哭,直钻入双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