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之云南虫谷 第二十八章 一分为三

  那无数惨不忍睹的浮尸,让我心口上像是被压了块巨大的石头,突然变得歇斯底里起来,想要吵闹一场,使自己不至于被葫芦洞中的怨念所感染。

  面对这口神秘的铜箱,胖子也激动了起来,立刻从携行袋里掏出那枚黄金兽头短杖喊道:“党代……不是不是,是黄金钥匙在此!”

  两端分别是龙首与虎首、中间略弯的黄金短杖,泛着金灿灿的光芒。这根金杖与黄金面具等几件金器,都是我们在献王大祭司的玉棺中倒出来的陪葬品,也许是一套完整古老的黄金祭器,其中最容易引人注意的,便是这面具与金杖。

  我见胖子毛手毛脚的,正在将黄金短杖的龙首对着铜块上的窟窿塞进去。

  Shirley杨也十分慎重,提醒我和胖子道:“小心铜箱里会有暗箭毒烟一类的机关。”

  胖子虽然莽撞,却也懂得爱惜自己的小命,闻听Shirley杨此言,心中也不禁嘀咕,想了一想,出了个馊主意:“依我高见自然是以保存我军有生力量为原则,不能冒这无谓的风险,所以只有用炸药把它炸破,才最为稳妥。你们都远远躲到安全之处,看我给它来个爆破作业。”

  胖子这家伙,在平日里也只仗着一股蛮力和血勇之气,铜箱中倘若真有什么机关埋伏,以他的毛躁实难对付。我便对他说:“里面若是有紧要的东西,用炸药岂能保全?我向来命大,我看这活还是我来干吧,你们留在后边替我观敌暸阵。”

  胖子争辩道:“非是我胆小。这箱子里八成也是明器,汉代的古物都是金玉青铜之属,便炸得烂了,也不会对价格有太大的影响。你们若是舍不得,我就豁出这一头去,冒死直接打开便了。”

  我不由分说,抢过胖子手中的金杖,让他和Shirley杨躲到附近的巨石后边。Shirley杨把金刚伞交给我,并嘱咐道:“从这一路上所遇之事看来,王墓陵区内有许多阴狠歹毒的设置,你务必要多加小心。”

  我对Shirley杨说:“杨参谋长尽管放心,我这人没别的优点,就是电线杆子绑鸡毛———胆子够大。不仅胆子够大,我还胆大心细,不像胖子那种人,捂着鸡巴过河,瞎小心。”

  胖子本已趴到了石头后边,听了我这话,立刻露出脑袋来回骂道:“胡八一,你个孙子又在背后诋毁我,你要是不敢,就趁早回来,换我去把铜箱打开。不过咱可提前说好了,里面的东西全归我。”

  我对胖子挥了挥手,示意别再瞎闹了,该做正经事了,刚才说得纵然轻松,只是想缓解一下过大的心理压力。真到了铜箱近前,额头鬓角也丝丝地冒出冷汗。

  有金刚伞和防毒面具,即便是再危险的机关,我也不惧,只是最近几天见了不少惨不忍睹之事,心中忽然变得十分脆弱,只想大喊大叫一通,发泄心里的巨大压力。我真怕这口铜箱中会出现什么死状可怖的尸骸,我已经很难再次面对死亡的惨状了,这样会把自己逼疯的。

  我深吸一口气,把登山头盔上的战术射灯打开,对照手中的金杖看了一看,这两个窟窿的轮廓果然与金杖的杖头相同,左边是龙,右侧是虎。

  这支双头黄金短杖是一体的,也就是说一次只能选择龙与虎之一,而不可能同时将兽头形的钥匙一并插入,哪个先,哪个后?

  我忍不住骂了一句,这简直就是拆解定时炸弹上的红绿线头,“龙头”“虎头”的顺序有什么名堂吗?如果顺序错了会发生什么?

  猛然间想到,遮龙山后的陵区,其风水形势,都是半天然半人工,可以说这些宝穴,都是改出来的,正所谓“逆天而行”,这是一种违背了大自然规律的行事。风水秘术中对于改风水中,有龙虎相持一说,分别代表了提调“阴阳”二气。虎蹲龙踞,玄武拒尸;龙虎垂头,形势腾去;龙悲虎泣,前花后假,左右跪落诸穴,皆指龙头虎首不显,是为龙凹虎缺,须牙不合,四兽不应。

  改了格局的形势理气全仗着阴阳清浊之气的微妙平衡,若把龙虎颠倒,也就是使清浊之气混乱,最轻也会显出忌煞之形,重则会导致风、蚁、水三害入穴相侵,墓中所葬之主,败椁腐尸,其害无穷。

  按青乌之理推断,不妨先取清阳之气,动这比较安全的龙首。

  我心中一乱,知道再猜下去也是无益,只有走一步看一步了,当下便屏住呼吸,藏身在金刚伞后,将那黄金短杖的龙首,对准了位置,推入铜箱侧面的插槽里。

  只听“咔哒”一声轻响,仅从手感便可知道,非常吻合。我回头看了看躲在岩石后的Shirley杨和胖子,他们也正关注地盯着我看,我对他二人竖起大拇指一晃,立刻把头低下,用手左右一转那金杖,却都拧不动分毫。我暗自称奇,难道我猜想的不对,这不是钥匙孔吗?

  我随手将黄金短杖乱转,还是不起半点作用,我有些焦躁,从金刚伞后露出头,打算先将金杖拔出来,想想别的办法。不料这铜箱的插槽中,原来是种进时压簧,退时咬合的机括,用力向后一扯之下,铜箱内部的机关便被激发,从那空着的虎形孔中,流出一股黑水,我以为是毒液,急忙撒开手中的金杖回避,跑回岩石后边,与Shirley杨和胖子一同观瞧。

  那股黑水并不为多,片刻之间便已流尽,整个铜箱随即震了一下,似是其中机关发作,随即一切平复如初,没了动静。

  我长出一口气,胖子也把瞄准箱子的M1A1枪口放了下来。不过仍然没敢大意,仍然由我再次单独靠近铜箱,这次用手一拽那双头金杖,便轻而易举地抽了出来。

  果真就是铜箱,只不过箱口的缝隙,造得非常契合,又因为年代太久,上下相同属性的物质互相渗透,都长在了一起,如此一来,使它内部的物品处于一个绝对密封的环境中,而不会被巨虫的胃液腐蚀。黄金杖启动了里面的机关,这铜箱露出了一条细缝。

  我用一只手举着金刚伞,另一只手拿工兵铲的精钢铲刃,撬动箱缝,不费吹灰之力,已将那箱盖打开,为预防万一,我转到后边把铜箱盖子扳了开来。

  我们事先最担心的暗剑、毒烟等机关,箱子里都没有,Shirley杨与胖子两人见并无暗器,也都拿着武器从岩石后边走过来,看那铜箱里到底有些什么事物。

  三盏登山盔上的战术射灯,都照在打开来的大铜箱之内,顿时照得一片通明。首先看到的是多半箱子黑水,大概是渗进去的霍氏不死虫的体液。这铜箱的材质日久之下并不发绿,内侧反而呈现无数白斑,看来其中可能加入了别的混合物,具有抗腐蚀的作用。

  但是面对泡在箱中黑水里的事物,我们可就半点都摸不着头脑了。铜箱内平分为三格,半截黑水分别浸泡着三样古怪的东西,三人目瞪口呆,半天也不知该如何下手。Shirley杨和胖子都看我,我摊着手对他们说:“没办法,咱们只有挨个看看了,天知道这些是做什么用的。”

  胖子其实早就想把铜箱翻个底儿掉,只是这些东西他看得不明不白,觉得都不像是值钱的事物,所以暂时忍住了没有动作,此刻见我发话,便找出探阴爪,组装成钩子的形状,伸到大箱子里,随便选了一格,将其中的一个卵状物钩了出来。

  这东西外形像个鸡蛋一样,但比鸡蛋大多了,外边裹着一层蜡,破损的地方露出一些玉石,在灯光下显得十分晶莹光润。胖子见蜡壳里面竟然有层美玉,当下二话不说,工兵铲已经切了上去,当时就把蜡壳砸成无数碎片。他是想把外边裹着的蜡铲掉,看里面的玉石,不料里面的玉也只是层薄壳,用工兵铲只一敲,便都被他一同破坏了。

  我见来不及阻拦,便在一旁袖手观看,想瞧瞧这里一层外一层的包裹之下,装的究竟是哪一些古怪珍稀的器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