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之云南虫谷 第二十七章 龙虎杖

  我赶紧对Shirley杨摆了摆手,让她千万别再说下去。

  胖子却对那些事物不以为然:“女人不生娃,怎么产起了虫子?这可多少有点不务正业。”

  Shirley杨没有理睬胖子,望着那堆积如山的尸体,轻轻叹息:“实在是太惨了。”微一沉吟,取出一条绳索,绑了个活绳套,对准浮在水面的一具死漂扔了过去,一下便套个正着,刚好锁住死漂的头部。

  我和胖子见她动手,便在旁相助,站在水边用登山镐钩扯被Shirley杨套住的那具女尸,三人连拉带拽,着实费了一番力气,才把那活蹦乱跳的死漂拉到了岸上。

  胖子和我用脚踩住捉上来的死漂,使它不至于在地上乱扑腾,三人凑拢过来一起观看,发现这具尸体果然同巨虫吐出来的黑色女尸不同。

  死漂身体上密密麻麻地裹着满满一层肉虫,比常人的大拇指还要粗上两圈,身体几乎透明,也完全不像我们之前见过活人俑中的水彘蜂,这根本就是没有生命的东西。

  浮尸泡在水下之时,会发出一种阴森清冷的异样微光,单具死漂的发光十分有限,但是众多女尸聚集在一起,青光似乎就会成倍地增长,把葫芦洞玉石般红色的岩壁,映照得像是笼罩了一层暗青色的妖气。

  Shirley杨让我帮着把一黑一白两具女尸拖到一起,并头排着,反复对照了一番,变黑的那具女尸身上的虫子,大概已经被霍氏不死虫吃干净了。

  我用伞兵刀刮掉吸附在女尸表面的虫子,里面便露出一层黑色透明硬膜,这都与霍氏不死虫呕吐出来的尸体完全一样。

  我和胖子与Shirley杨三人相对不语,把这一件件的事串联起来,虽然不敢断言,但是再笨的人,此刻也能估计出个八九不离十了———这果然便是邪恶的“痋毒生产流水线”。

  这是一场隐藏在历史阴影中的大规模牺牲,这些女人的身份,我们无从得知,她们可能是奴隶,也可能是俘虏,也可能是当地被镇压的夷民,更有可能是那些被做成人俑的工匠眷属,但是她们肯定都是为了一件事,那就是向设置在王墓外围的毒雾提供源源不断的资源,而且都是死于献王的某种痋术仪式。

  Shirley杨研究过有关古滇国的史料,各种史册中对神秘而又古老的痋术,都是一带而过,但是野史中,曾经提到过利用“痋引”使妇女受孕产虫卵之事。等到女子十月怀胎生产之时,把该女子折磨至死,这样她临死时的恐惧与憎恨,才会通过她的身体,传进她死时产下的虫卵里,这是痋毒中十分厉害的一种。

  Shirley杨先前觉得这大概是杜撰出来的野史歪说,并未信以为真,此时在现场加以对照,残酷的实物历历在目,这才知道世间果真有此等惨事。

  大概是献王占了这虫谷附近的领地,觉得是处风水绝佳、天下无双的仙妙灵慧之地,又在葫芦洞里发现了被当地夷民们供奉的“山神”,于是献王便把这葫芦洞纳进了他的陵区,禁止当地人再向山神老爷供奉大蟾蜍。待到巨虫散尽了毒气,无力反抗之时,将它装进了一套厚重的龙鳞青铜甲中,又戴上一只“黄金六兽面具”,也许还有些不为人知的神秘手段,把这条仅存于世的虫子,折磨得半死不活。青铜重甲和黄金面具这些器物都刻有密密麻麻的痋术咒言。其实痋术的符咒,并不算是稀奇,道家捉鬼镇魂,也有类似的东西。

  之后,再把这些夷女或者奴隶,在子宫里种下“痋引”,等到她们生产之时,先将女奴折断四肢,反抱住还没有完全脱离母体的“痋卵”,立刻用一种类似于烧化了的热松脂,或是滚沸的树胶,活活浇在女奴身上,连同她背后的“痋卵”一起,做成透明的“琥珀”。等冷却后,在表壳面上刻满符咒,这就等于把女奴死亡时的恐惧,哀伤,憎恨,诅咒,都一起封在了“琥珀”之中。

  至于为什么非要把女奴的四肢折断,要采取这种古怪的姿势,我们对痋术所知有限,就难以凭空推测了。

  然而那刚被女奴产出的“痋卵”,生命力很强,不会轻易被滚沸的树胶烫死,茧状物被打上细孔后,就都被沉入这洞穴的深潭之中。“痋卵”通过那些蜂巢状的细孔,吸引水中的蜉蝣来吃,就在那无穷的怨念中生存。

  这些大肉蛹———与其说是某种虫,不如用有神经反射的植物来形容,会更恰当一些———它们根本就没有任何意识,只会凭神经反射行动。所有的进食、繁衍等等行为,都在茧状卵中完成。为了保持死者怨念不会减退,它们的排泄物,是一种特殊的物质,像是鱼卵,又像是肉菌类植物,都附着在死漂的外壳上,逐渐长成像透明虫子的样子,而女奴体内的痋毒,也都保存在了这些虫形的物体之中。

  这些肉菌也许带有生物电,可以在水中放出青光,显得女尸似乎是裹在一层光晕之中。

  我们在水中的时候,一见到那些死漂,就会产生一种莫名其妙的哀伤,这可能是某种生物电的作用,而不是肉菌破裂,否则,我们早就中毒死了。

  现在回想起来,真有几分侥幸,多亏了祖师爷保佑,看来也合该这献王墓该破。

  几乎与葫芦洞年岁相同的老虫子散发的鲜红雾气,吸引了这些肉菌向它靠近,它就以这些女尸为食,那些肉菌被老虫子消化。死者怨念形成的痋毒,便会通过它的躯体,转化为谷中常年不散的白色山瘴,近者即死。

  而有一层硬壳包裹的女尸,它则吃不消了,又无法排泄出去,只好原样呕吐回水潭里。在女奴尸体中的“痋卵”,又会接着按原样,继续吸食蜉蝣生物,排出肉菌,浮出水面,被老虫子吃了吐,吐了吃,不断地轮回。

  我们三人对痋术的认识都是推测而来。自从进入遮龙山开始,一路上不断看到与痋术有关的东西,让人从心底里对前边不远的王墓产生了一股惧意,十亭的锐气,到这里已折了七亭。

  倒斗摸金,胆气为先,若是还没进古墓,便有几分怵头,那么这趟活肯定做不顺当。我担心胖子与Shirley杨心中没底,只好给他们打气说道:“那献王杀人盈川,十恶而不赦,而且他生前擅长奇术,其邪门之诡道,不是常人可以想象得到的,实在是不好对付。但是同志们,我们最擅长打的就是这种无准备之仗,若非如此,又怎能显出咱们摸金校尉的本领。我看这献王的伎俩也不过如此,都是他妈的纸老虎,像那精绝国的妖怪女王一样,活着的时候再厉害,死后还不是任咱们摆布。”

  胖子撇了撇嘴,一脸沉重严肃地说:“什么都甭说了,同志们的责任重,妇女的怨仇深,虽然说古有花木兰替父去从军,今有娘子军开枪为人民,但是作为一个男人,老子胸中的仇恨之火也在燃烧。耳边是雷鸣电闪,已经下定了决心,当红色信号弹升起的时候,咱们就要攻占最后一个制高点,把献王老儿的明器,不管大小,一律卷包儿了,回北京该卖的卖,改砸的砸,要不这么干,对不起这么多含怨而死的妇女。”

  Shirley杨听胖子越说越没边,便打断他的话头,对我们说道:“女尸外边的一层硬壳好像是琥珀一样,胃液难以腐蚀,消化不掉是理所当然的……”

  说到这里,我们三人几乎同时都把目光移动,一齐看向了从巨虫口中最后吐出来的那个东西。难道是因为它肚子里,卡着那口四四方方的大铜箱子,所以稍微大一些的东西都无法吃掉,只能在消化掉尸壳表面的肉菌后,把尸壳重新吐出来?

  我对胖子和Shirley杨一招手:“此间大大小小的事物,都已探查明白,现在咱们该看看这箱子里有什么秘密了,有用的取走,没用的毁掉。”

  胖子立刻来了精神头,告诉我说:“老胡,我刚才看了,这箱子全是大铜板,那个结实就甭提了,我一个人都打不开,咱们仨一起动手试试,再不行就给它上炸药。”

  正方形的铜箱上,还有厚厚的霍氏不死虫的污物,我们只好用水先清洗了一下,使其露出原有的面貌。

  等把铜箱上的污垢都去掉之后,这才发现,根本看不出来这是箱子、大铜块、铜椁铜棺,或者是别的什么东西,是个从来没见过的器物。

  这个四方形的物体,每一面都完全一样,看不出上下正反,每侧各有四十八个大钉帽,再无别的特征。

  我心中猜疑:“别他妈再是个实心的大铜块?”取出小型地质锤,在上边轻轻敲了几下,但是发出的声音很闷,一点都不脆,不像是铜的,也无法听出是空心还是实心。

  我们三人推动这正方形的铜块,以便能看到它的底部,它并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沉重,说明里面肯定是空心的,但是怎么打开呢?用炸药也未必能炸开。

  我沉住气,再仔细查看,在底下那一面,有两个不大的小窟窿,里面被巨虫的污物堵塞了,所以不太容易发现。胖子一看有所发现,忙问是不是钥匙孔。

  我摇头道:“这两个洞奇形怪状,毫无规则可言,又怎会是钥匙口?再说如果是钥匙孔,那钥匙在哪?是不是还要去虫肚里面翻找?”

  Shirley杨用手比了一下大铜块上的窟窿,忽然灵机一动:“用在大祭司玉棺中发现的龙首虎头短杖试一试,它们之间的大小和形状好像很接近。”

  我经她一提,也立刻发现,这两个窟窿的形状,正是一个龙头,一个虎头。我抑制不住心中的激动,大声对胖子说道:“太好了,我亲爱的康斯坦丁彼得洛维奇同志,今天是布尔什维克们的节日,快去把党代表请来。只要他一到,尼古拉的大门,就可以为咱们无产阶级打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