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之云南虫谷 第二十五章 潘朵拉之盒

  我对胖子的底细了如指掌,知他水性精熟,此刻见他落水,却不得不替胖子担心。那些奇怪的浮尸像是煮开了锅的饺子,翻滚不停,只见胖子一落入水中,便随即被那无数的女尸裹住,眨眼之间,已看不到他身在何处。我想跳下水去救他,却又被那狂呼惨叫不断挣扎的怪虫挡住了去路,急切间难以得脱,只好对着水面大喊他的名字。

  被挖了眼睛的怪虫,疯狂甩动它那庞大的躯体,击碎了很多岩石,从它甲片缝隙中流出的红雾更加多了,但是颜色好像已经没有开始时那么鲜红如血,稍稍变淡了一些。

  我以为红色雾气颜色上的变化,只是由于洞中光影的变化,并未注意,只想赶快避过这只大虫子的阻碍,好去水中把胖子捞出来。然而那巨虫身躯太大,我冲了几次,都不得不退了回来,险些被它身上的重甲砸成肉饼。

  Shirley杨在一边看出破绽,抓起胖子落在地上的背包,爬到地势最高的岩石上,一边从携行袋中取出炸药,一边对我喊道:“它已经快支持不住了!”说完把她的六四式手枪朝我抛了过来。

  我抬头看到Shirley杨的举动,早已明白她言下之意了,于是用手一抄,接了那支六四式手枪在手,对Shirley杨叫道:“我先引开它,你准备好了炸药就发个信号,时间别太长了,胖子还在水里不知是死是活。”

  我举起六四式手枪对准那巨虫的头部连开数枪,奈何这枪的射程虽然够了,但它的杀伤力在这巨型爬虫面前,实在是微不足道。为了给Shirley杨准备炸药争取时间,只好尽量把因为受了重伤而狂暴的巨虫引开。

  巨虫的独眼虽然瞎了,但是它长年生活在暗无天日的地下世界,这洞中的光源只有水下浮尸散发的冷冷青光,所以它的眼睛已经退化得十分严重了,反而触觉相当灵敏。我不停用工兵铲敲打身边的岩石,发出“当当当”的响声,这果然刺激了巨虫,它怪躯一摆,朝我追了过来。

  我见计策得逞,也不敢与它正面接触,专往那些山石密集的地方跑。巨虫不断撞到山岩,更加恼怒,无穷的蛮力如同一台重型推土机,把洞中的山石撞得粉碎。

  以人力之极限,又哪里跑得过这如火车一样的怪虫?我急乱之中对Shirley杨喊道:“杨参谋长,你怎么还不引爆炸药?你这是存心要我好看啊。”

  只听在洞中岩石最高处的Shirley杨对我叫道:“还差一点,想办法再拖住它十秒。”

  我知道Shirley杨一定是在争分夺秒,可是我现在别说再坚持十秒钟,哪怕是三秒都够呛了。身后劲风扑至,能感觉到一股极强的热流,还有身边那渐渐浓重的红色雾气。

  现在哪还顾得上数秒,前边巨石耸立,已无路可去,慌不择路的情况下,只好纵身跳进了旁边的地下水之中,肩膀刚好撞到一具浮尸。这一下好悬没把骨头撞断,疼得我喝了好几口阴凉腥臭的河水,心中还在纳闷,怎么这尸体比石头还硬?

  却忽然觉得心中一寒,像是被电流击了一下,瞬时间,心里产生了一股莫名其妙的恐慌情绪,我突然想起来,这种特殊的感受,在前边洞穴中泅渡的时候,不止那一次,似曾相识,这是一种令人厌恶的感受……

  我手足都变得有些麻木,身在水中,尚未来得及再寻思这是怎么回事,就已经被水中无数死漂卷进水深处。阴暗寒冷的水底,也发出青惨惨的光,这次我距离那些女尸很近,几乎都是面对面。我在水中尽力睁大眼睛,想仔细看看这些尸体究竟有什么名堂,以便找办法脱身,却被那数以千计的女尸晃得眼睛发花。

  水面也已被无数女尸完全遮盖,想要破水而出几乎是不可能的。水性再好的人,也顶多在水底生存两分钟,除非出现奇迹,否则肯定会被溺死在阴冷的水底。

  我根本毫无准备,没有提前闭气,又吃了那具梆硬的女尸一撞,喝了几口臭水,这时刚一落入水下,已经觉得胸口憋闷,肺都要炸开了,再也闭不住气,忽然我背后被一只手抓住。

  我吓得头发都快竖起来,只觉得那只手拉住我的肩膀,把我身体扳了过来,原来身后拉我的人是胖子。他仗着水性好,肺活量又大,已经在底下憋了约有一分半钟,这时也已经是强弩之末,马上就要冒泡了。

  我和胖子在水底一打照面,就觉得水中一阵震动,那头巨型怪虫听到我落水的声音,竟然穷追不舍地把头扎进水里。它这一下势大力猛,立时就把那些封住水面的浮尸都冲散了。

  我和胖子正是求生无门,见那虫头扎进水里,当即用手抓住怪虫身上的甲壳。巨大的怪虫立即有所察觉,马上从水底把身体提了起来,一阵拼命地摇晃,想把我们甩脱。

  我身体一离水面,立刻觉得那种鬼气森森的怨念消失得无影无踪,当下张大了嘴深深呼吸了几口空气,借着虫躯的晃动,跳落到水面的岩石上,见胖子还牢牢抓着虫体上的龙鳞青铜甲不放,心中稍觉安稳,对Shirley杨大喊:“还等什么!”

  Shirley杨已经把数锭炸药和导火索组装完毕,点燃一个后从高处向那巨虫的头部掷了过去,并让胖子赶快离开。胖子一看炸药扔过来了,哪里还敢怠慢,看准了地面比较平整的地方,立刻顺势滚了下去。

  虫头和虫身之间有许多巨大甲片,还有头上所罩的黄金面具残片,Shirley杨原打算算准了爆炸的时机,对着头部扔过去。

  没想到成果出人意料,没了眼睛的巨虫,哪管来的是什么,转头就咬,正好把炸药吞进口中。

  只听半空中砰地响了一下,沉闷得像是破了只汽球,黄色的汁液,伴着大团的红色雾气,以及无数的细碎肉末,犹如满天花雨般散开。巨虫的躯体摇晃了几下,重重地摔在地上。那一身的龙鳞妖甲与山石撞击发出的声音,震得耳膜生疼。

  红色的雾气从它体内一股股地冒出,但是颜色更加淡了,渐渐消散在空气之中。透过龙鳞妖甲裸露的地方,可以见到它在铠甲里的虫壳,已经变成了黑色,完全不像初见时鲜红如火。

  我们估计这次它该是死得彻底了,重新把散落的装备收拾起来,端着枪慢慢靠近了观看,只见虫头几乎被炸成了喇叭花一样,还在不停地抖动。

  百足之虫,虽死不僵。不过就算它没死,也不会再对我们有任何威胁了,爆炸的重创,已经使它体内暂时无法再产生红色的浓雾了,这种红雾虽不致命,但却使它的外壳坚硬,力量也奇大,这他妈的究竟是只什么怪物?

  Shirley杨说:“可能是种已经灭绝的昆虫,在史前的世界里,才有这么大的虫子,不过现在还不太好做判断,咱们再瞧瞧。”

  我们顺着巨虫的身体向后走,想看看它从头到尾究竟有多长,单是这一身龙鳞青铜重甲,就需要多少青铜,不能不令人称奇。不料走到葫芦洞山壁的尽头,发现这只巨虫没有尾巴,或者说是它的尾巴已经石化了,与葫芦洞的红色岩石成为了一体,根本无法区分哪一部分是虫躯,哪一部分是石头。

  胖子用枪口在那巨型怪虫的身体上戳了几下:“刚才硬如钢板,子弹都射不穿,现在却软得像松毛虫,似乎还没死透。我看咱们也甭问青红皂白,再从它嘴里塞进些炸药,把这东西送上西天,也好出一口心中的恶气。”

  Shirley杨说:“怕没那么简单,凭咱们的装备,眼下根本不可能彻底杀死它,好在它现在已经没有威胁了。这大概是只拥有类似于太阳女神螺那种罕见轮状神经结构的蜮蜋长虫,除了改变空气中的氧气含量,很难找到杀死它的办法。”

  这种蜮蜋长虫的祖先可以追溯至几亿年前的寒武纪,无脊椎动物起源之时,当时生物还处在低级的演化阶段。蜮蜋长虫的原生形态,凭借着顽强的生命力,躲过了无数次天翻地覆的物种毁灭,一直存活到距今几千万年前的三叠纪,已经逐渐进化成了古往今来体形最庞大的虫类。

  与常见的以中枢神经为主、长有树状神经的生物不同,拥有轮状神经组织,并且具有复合式细胞结构的生物至今为止,世界上只出现过两种,第一种是距今几亿年前的神秘生物太阳女神螺,人类对它的了解只有一些碎片。轮状神经组织没有神经中枢,也就是说这种动物的肉体和神经是分离的,肉体组织坏死后,轮状神经仍然会继续存活。而且太阳女神螺是雌雄同体,不需要交配,产生的新生命便会取代死亡的躯体。虽然这种特性限制了它的数量,但是只要生存环境允许,它的轮状神经与网式细胞结构,就会无休止地在壳中繁衍下去。

  蜮蜋长虫又名“霍氏不死虫”,这个名字是为了纪念发现其化石的英国生物学家而命名的。这种轮状神经的奇特生物,介于无脊椎与半脊椎之间,又拥有类似太阳女神螺一样的保护壳,坚硬的外壳是它体内分泌物所形成的。在自然界里,它没有任何天敌,除非能把它整只地吃下,用胃液完全消化,否则只要留下一部分神经网,它依然可以生存下来。它最后的灭绝,正和那些体形庞大的昆虫一样,是由于大气层中氧气含量的跳楼式改变。

  Shirley杨说:“有一件事非常奇怪,是考古学与生物学之间的重合与冲突。研究古埃及文明的学者,认为在法老王徽章中出现的圣甲虫,即为天神之虫,其原形就是蜮蜋长虫,所以不同意生物学者所提出的,这种巨型硬壳虫早在三叠纪末期就灭绝的观点,他们认为至少在古埃及文明的时代,世间还有这种庞大的昆虫遗留下来,双方对此始终争论不休。”

  在三叠纪,世界上所有的动物体形都很庞大。氧气含量高,导致昆虫形体无限制地增长,现在发现的三叠纪蚊子化石,估计其翅展长度超过了一百厘米。

  昆虫是利用气管进行呼吸,氧气进入组织的速度会随着虫子的体积而变慢。当昆虫的身体超过一定体积后,空气中氧气的浓度便无法达到虫体的要求,这一客观因素,也是限制昆虫体形,最终导致大形昆虫灭绝的最主要原因。

  我们目前所处的葫芦洞的岩层结构十分特殊,是一种太古叠生岩,到处可见红色的半透明晶体,还有大量的远古化石森林,这些都是三叠纪的产物。通过那些在远古时代的某个瞬间所形成的化石,可以得知在那一刻,火山的溶岩与吞没万物的泥石流,几乎同时覆盖了这片森林,高温后迅速冷却,空间气体的膨胀,形成了葫芦洞的特殊地形。这只蜮蜋长虫身体的一部分,被熔岩和泥石流吞没,岩浆还没来得及熔化它坚硬厚重的外壳,便被随后而来的泥石流熄灭,所以虫体的一部分与山洞长为了一体,再也无法分开。古时在遮龙山附近生活的夷人,可能就是把这种恐怖的霍氏不死虫当作了山神来膜拜。

  也不知这只蜮蜋长虫是在这虫壳中繁衍的第几代了,它的呼吸系统竟然已经适应了现在大气中氧气的浓度,但这也许与葫芦洞中的独特结构有关,也许是这里有某种特殊的植物或者食物。

  一想到食物,我们忽然想起水中那无数的死漂,本想马上离开此地的,但是现在看来,有必要再仔细调查一番,因为这只大虫子与献王墓应该有极大的关联。

  这只蜮蜋长虫为什么会戴上献王祭司造型的黄金面具,被人穿上一层龙鳞妖甲,它是否就是虫谷附近毒雾的根源?

  我把设想对Shirley杨讲了一遍,但是对于痋术,我们所了解的还是非常之有限,只知道古老邪恶的南洋三大邪术之一的痋术,是一种通过把死者灵魂的怨念,转换为无形毒药的邪术,死的人越悲惨,毒性也就越猛烈。

  红色的雾状气体全部散尽,这家伙便彻底失去了抵抗能力。它体内所产生的毒雾,肯定是与它常年吞吃水中的死漂有关系。

  照此判断,可能这只巨虫身体的某一部分,连接着虫谷上边的某处。根据它的特征,虫身有近百米长,也并不稀奇,再加上谷中极其低陷的地形,连植物的根茎都能穿透,也许虫口吞进水中的浮尸,成千上万女尸的怨念就会通过虫体,转化成谷中弥漫不散的白色痋雾,封锁了从外界进入献王墓的道路。

  人皮地图上记载献王墓外围的痋雾是环状存在的,这可能是绘制人皮地图的人不知详情。经过我们的实地勘察,这种山谷的地形,不可能有一圈山瘴毒雾,两侧和后边都是万丈绝壁,抬头只有一线天光,只要毒雾挡住溪谷中的道路,就不会再有别的路能进献王墓了。

  这时Shirley杨发现了虫体外那些龙鳞青铜甲的甲片表面,刻着很多铭文,磨损得很严重,只有一小部分还可以看到,但是都奇形怪状,无法辨认。我们突然想起来,这样的符号,在石碑店中也曾经见到过,就在那口用锁链沉入潭水中的大缸,缸身上便有这种符号。当时孙教授说这是失传已久的痋术中的某种符咒,叫作“戳魂符”,是用来封堵住亡魂的歹毒邪术,这说明青铜妖甲与那口水缸外包裹的铜皮,有异曲同工之处。

  看来不出我们所料,这一身特制的龙鳞妖甲,还有那结合了献王六妖兽特征的黄金面具,都是通过某种痋术仪式,安装到这只巨虫身上的。那些人倒真会因地制宜,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资源,只不过这些事没用到什么正路上,专门做这害人的邪法,亏那献王还总想成仙得道。

  大概在修建献王墓前,这位山神老爷只吃水中产的大蟾蜍癞蛤蟆,由于食物身体中都含有毒腺,所以使得这只巨虫也有了毒性。直到这个地方被献王发现,便利用古代夷人流传下来的办法,放尽了它的毒性,然后按照意愿炮制,弄得这只虫子半死不活,把它变成了拱卫王墓的毒雾的生产源。这么看来它也十分可怜,同那些人俑一样,都是献王墓的牺牲品。

  如果照这么推测,水中大量的女尸,就是为了制造痋雾而设置的,但是这两千年来,整个汉代的人口加起来,也填不到今天,看来有必要从水中弄出一具死漂来分析一番。

  胖子生怕我和Shirley杨提出马上离开,因为他还打算把地上散落的黄金残片都一一收集起来,这数量十分可观,不要白不要。见我们围在虫体旁查看,当即手忙脚乱地找到工兵铲,去稀烂的虫头上抠那些黄金。

  我光顾着和Shirley杨用登山镐去打捞水边的死漂,没注意到胖子在做什么,忽听他在背后一声惊喊,我们急忙回头,只见那只已经被炸烂了的巨虫,头部忽然抬了起来,已经完全碎烂的嘴,不知在什么时候,变得比之前大了数倍,不断发出“咕咕”的声音。

  这家伙也太结实了,当真是不死之身吗?我急忙抄起芝加哥打字机,准备再给它来一梭子,却发现它并不是要向我们攻击,看它那样子……好像是要呕吐。

  我还来不及提醒胖子躲避,就见那巨大的虫口一张,哇啦哇啦,吐出一大堆先前被它吞进去的死漂。这时死漂都已变作了黑褐色,也没有了表面那层青冷的阴光,尸体上还沾着许多黏稠液体,全部都喷到了胖子身上。我离了他约有七八米远,都被恶臭熏得差点晕过去。

  我立刻用手中的登山镐,钩住胖子的携行袋,与Shirley杨一起,奋力将他从尸堆里扯了出来。还好有毒的痋雾都被排进了谷中,这些液体应该是胃液一类,虽然可能有些酸性,只要立刻洗净,便也无妨。

  巨大的霍氏不死虫一呕吐起来便止不下来,待得吐出百余具漆黑的女尸之后,又再次发出一阵剧烈的咕噜声,这次显得十分痛苦,吐出了一个巨大的正方形物体,重重地落在地上。那物表面汁液淋漓,有很多凹凸的大铜钉帽,看似个青铜箱子,或者是口大铜棺材。

  我吃惊不已,万没想到它肚子里还有这么个大件儿,幸亏提前把胖子拉了回来,否则非把他砸成饼子不可。我与Shirley杨对视了一眼,Shirley杨也惊疑不定:“这简直就像是西方传说中,那只藏在古龙腹中的潘朵拉魔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