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之云南虫谷 第二十四章 龙鳞妖甲

  黄金铸造的异形面具,历经了数千年岁月的打磨,依旧金光灿灿,与我们在献王大祭司玉棺中找到的那个面具,除了眼眶部分之外,基本上完全相同,都是龙角、兽口、鱼尾形的耳括。只不过后者是人类带的,而现在突然出现在我们侧面的面具,却要大得多,和一口食堂煮大锅饭的大锅相差无几。

  只这一个照面,我还没来得及看清楚那究竟是什么东西,心中猛的一跳,直觉告诉我,这不是僵尸,而是一个愤怒的生灵。它发出粗重的喘息,每一呼气,便生出一团红雾,早把它的身体笼罩在其中,窥不到全貌。

  这时候刻不容缓,身体的本能反应取代了头脑中的思考。我缩身向后急退,跃向身旁的岩石后边,手中的芝加哥打字机也在同时掉转枪口,对准红雾中的东西一阵射击。

  被击发的子弹呈波浪形的扇面分布,全部钉进了那团浓烈的红色毒雾,金属反弹的声音响成了一片,似乎那红雾中的东西全身都被铁甲覆盖,不知我们这一阵扫射,有没有给它造成伤害。在我的身体翻过岩石落地的一刻,M1A1的弹夹已经空了。

  另一边的胖子与Shirley杨也同时散开退避,说时迟,那时快,凝固般的红雾猛然间散开,金光闪烁的面具从中跃了出来。这次我借着那些水中女尸身上所发出的冷光瞧得一清二楚,巨大的黄金面具中间只有一个独眼,有个像眼球一样的东西转来转去。面具嘴部是虎口的造型,血盆大口好似一道通往地狱的大门,里面露出粉红色的肉膜。那些肉膜好像是某种虫类的口器,大口一张,不是像腭骨类动物的嘴是上下张合运动,而是向四周展开,变成了方形。里面还有一张相同的小嘴,说是小嘴,同时吞掉两三个活人也不成问题,口内也没有排状牙齿,而是在四个嘴角,各有一个坚硬的“肉牙”。

  这些特征都充分说明,这个庞然大物是只虫子。它的身体上是一层厚重无比的甲壳,其下更有无数不停动弹的巨足,都是人腿粗细的“<”字形脚爪。其躯体之庞大粗壮,不输给遮龙山下的那条青鳞巨蟒,而且它身上还罩着很厚的鳞片形青铜重甲,上面长满了铜花。在潮湿阴暗的葫芦洞里,这层盔甲已经有不少地方脱落,还有些部分已经成为了烂泥,露出里面鲜红色的甲壳,锃光发亮,似乎比钢板还硬。子弹击中它的地方,都流出大量的黄色汁液,有些子弹射在了青铜龙鳞之上,还有的把黄金面具穿了几个大洞。但是这个家伙实在太大,而且红色虫壳厚实得如铁似钢,看来M1A1的强大威力也很难对它构成直接威胁。

  这是什么东西?虫子,还是动物?天龙(蜈蚣的别名)?都不像。天龙应该是扁的,这只身体圆滚滚的,而且只有一只眼睛。它头上的黄金面具,还有那龙鳞状的青铜外壳,又是谁给它装上去的?他娘的,这趟来云南碰上的东西怎么都是这么大块头的。

  电光石火的一瞬间,又怎容多想,管它是什么东西,先料理了再说。我眼看那破雾而出的怪物在黄金面具后张着大口朝我猛扑下来,怎奈手中的冲锋枪已经耗尽了弹药,不敢硬拼,而且后边水中有无数的浮尸,也无路可退,只好就地卧倒翻滚,以避过锋芒。只见洞穴中瘆人的冷冷青光中,划过一道金光,正击在我身旁狼牙形的半透明山石上,发出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我倒吸了一口冷气,双脚一蹬山石,借着这一踹之力,将身体向后滑开。

  没想到头顶处也有山石拦住,登山头盔撞到了山石上,并没有滑出太远。巨形黄金面具覆盖下的怪虫,一击落空,毫不停留地发动了第二波袭击。我心中暗地里叫苦不迭,M1A1的弹鼓和弹匣都在胖子背上的背包里,我手中只有一杆空枪,只好拔出登山镐进行抵抗。

  附近的Shirley杨与胖子见我吃紧,一个用芝加哥打字机,一个用“剑威”气步枪和手枪同时射击,照准了那只大虫子的头部一阵乱打。

  头戴黄金面具身披龙鳞青铜甲的巨大昆虫,被猛烈的弹雨压制,连连缩头,从口中和青铜外壳的缝隙里不断喷吐出红色毒雾,顿时隐入了红雾中,让人难以捕捉目标射击。

  洞穴中一时红雾弥漫,我趁此对胖子大喊道:“小胖,子弹。”

  胖子立刻从便携袋中拿了一个压满子弹的弹鼓,朝我扔了过来,我刚伸手接住,还没等把弹鼓替换到冲锋枪上,那股红雾便骤然飘散,怪虫犹如火龙出云一般从中蹿出,迅速向我扑来。我心中恼火异常,这厮跟我较上劲了,怎么总冲我来?但是我心中一片雪亮,这时候千万不能焦躁和紧张,生死之间,往往只在这一眨眼的工夫。

  我当即一不躲,二不闪,拿自己上弹鼓的速度与那黄金面具扑过来的速度,做了一场生死豪赌。胖子和Shirley杨刚才一番急速射击,也耗尽了弹药,都在重新给武器装填,这时见了我不要命的举动,都惊得呆了,一时忘了身在何处,站在当场发愣。

  当年在前线百死余生的经验,终于使我抢得了先机,只比对方的速度快了几分之一秒。我举起枪口的时候,那怪虫的大口也已经伸到了我面前,我已经无暇顾及谁比谁快了,只是凭感觉扣动了扳机。芝加哥打字机几乎是顶在黄金面具的口中开始击发的,招牌式的老式打字机声快速响起……

  我耳中听到一股沉闷的哀号,身体像是被巨大的铁板撞击,被那黄金面具顶得向后翻了两个跟头,不断地倒退,直撞到山壁才算止步。全身每一根骨头都疼,要不是戴着护肘和护膝,关节非被撞断不可,感觉胸腔里的五脏六腑都翻了两翻。

  我的豪赌似乎取得了成功,一长串子弹,全部都打在那巨大怪虫的口中,红色的毒雾缩到葫芦洞的角落里越变越浓,再也没有任何动静。

  胖子大喜,对我喊道:“好样的老胡,你简直太神勇了,我代表中央军委祝贺你,我军将在继黄继光与杨根思两位同志之后,授予你特级战斗英雄的光荣称号,你将成为历史上第三个获此殊荣的传奇人物。”

  Shirley杨在另一边对我喊道:“什么神勇,你不要命了?简直太疯狂了。”

  我听得胖子胡言乱语,十分气恼,心想这他妈挤对谁啊,特级战斗英雄哪个不是光荣牺牲的,还嫌我死得不够快啊。想还嘴,但是全身疼痛,话也说不出来。我勉强伸伸胳膊,还好没受什么硬伤,内伤就顾不上了。

  我突然觉得有点别扭,身上好像少了什么东西,慌忙用手乱摸,摸到脸上的时候,心底一片冰凉,糟糕,我的防毒面具被撞掉了,这一下我的冷汗顿时就冒了出来。虽然我们带了一些解毒的药品,但都是解普通蛇毒的,这红色毒雾即使是医圣华佗复活,只怕也难妙手回春了。我现在已经吸进多少毒气?八成是死定了。想到生死之事,心中如同乱麻,只是想中毒的症状是什么样的,应该哪里觉得不舒服,这么一想,就觉得全身哪都不舒服。完了,完了,这回胡爷我真是要归位了,操他奶奶的都怪胖子,好端端的拿什么“特级战斗英雄”来咒我。

  Shirley杨也发现我的防毒面具丢失了,急忙奔到近前,焦急地问:“防毒面具怎么掉了?你……你觉得哪里不舒服?”

  我听Shirley杨急得连说话的声音都变了,心中突然觉得十分感动,一想到自己即将壮烈牺牲,即将和她永别了,登时手脚冰凉颓然坐倒在地,对她说道:“我这回是真不行了,我也说不出来哪不舒服,反正是全身哪都不舒服,看来毒气已透入骨髓,行遍了九窍,不出片刻,可能就要……我最后还有几句话想说……”

  胖子也抢身过来,一只手紧握住我的手,另一只手把我的嘴按住,哽咽道:“胡司令,你可千万不能说遗言,你没看电影里那些挨了枪子儿的革命者,受伤没死的都没话,凡是最后台词儿多的,交代完了大事小事和当月党费,就指定撂屁了。”

  我把胖子捂在我嘴上的手拨开,痛苦地对他说:“同志们,现在都什么时候了,你们还不让我说最后几句话,你以为我愿意死啊?有些事若是不让你们知道,我……我就是死也是死不瞑目啊。”

  我继续抓紧时间对胖子和Shirley杨说道:“你们不要替我难过,对于一个老兵来讲,死亡并不算什么,我只不过是为了人类的幸福……历史的必然……长眠在这鲜花永远不会凋残的彩云之南。”

  Shirley杨也紧握住我的手,她虽然戴着防毒面具,我看不清她的面容,但是从她冰冷颤抖的指尖可以感觉到她在哭泣。只听Shirley杨断断续续地说:“Old soldiers never die,they just fade away……”

  我叹了口气说道:“我都黄土盖过脑门了,你还跟我说洋文,我哪听得懂,这些话你等我下辈子托生个美国户口再说不迟。我还有紧要的话要对你们讲,别再打岔了,想跟你们说点正事儿可真够费劲的。”

  我正要交代后事,却忽然觉得身体除了有些酸疼,到现在为止并没有什么异状。筋骨酸疼是因为被那黄金面具撞了一下,饶是躲避得快,也被山石撞得不轻,刚才一发现自己的防毒面具没了,有些六神无主,此刻过得这几分钟,却似乎也没觉得怎样,和我所知的中毒症状完全不同。我心中还有些狐疑,莫不是我回光返照吗?但是却不太像———这么说那些鲜艳的红雾没毒?

  一想起“毒雾”,我脑海中像是划过一道闪电,这葫芦洞中的红雾与上面山谷里的白雾山瘴之间,会有什么关系吗?白色的雾有毒,红色的雾没有毒,这只怪虫的身体里有什么奥秘吗?

  胖子见我两眼发直,以为我已经神智不清了,情急之下不断摇晃我的肩膀:“胡司令,你不是还没交代重要的遗言吗?怎么这就要翻白眼了?快醒醒啊。”

  我用胳膊挡开胖子的手:“我他妈哪翻白眼了?你想把我摇晃散了架?我刚想说什么来着?”刚才想说的重要遗嘱这时候全被我忘到了九霄云外。我对Shirley杨和胖子说:“我发现这层洞穴好像没有毒气,也许这里是山谷里痋雾的源头,是间生产痋雾的工厂。”

  那二人一时还没反应过来,同声奇道:“没有毒气?这么说你不会死了?”

  我正要对胖子和Shirley杨二人分说明白,一瞥眼间,只见葫芦洞角落里那团红雾不知在什么时候,已经扩大了,变成了一个巨大的圆圈,把我们三人围在其中。红雾中那粗重哀伤的喘息声再次发出悲鸣,声音忽左忽右,像是在做着急速的运动。由于红雾渐浓,早已经无法看清其间的情形。

  那黄金面具下的怪虫,周身载满了人造的厚重甲叶,而且里面的虫壳比装甲车也差不了多少,估计丙烷喷射器的火焰也奈何它不得,似乎只有在它黄金面具下的口部,才是唯一的弱点。适才我铤而走险,用冲锋枪抵在它的口中射击,还以为已经把它干掉了,我的老天爷,这位山神究竟要怎样才肯死?

  围住我们的红雾忽然被快速的气流带动,向两边散开,那只金面青甲的巨大爬虫从半空中探出身体。只见黄金面具口部已经被M1A1打烂了,只有几块残留的金片还嵌在肉中。这次卷土重来,携着一股鲜红色的腥雾直取胖子。

  怪虫的来势如同雷霆万钧,胖子大惊,骂一声:“真他妈恶心。”撒开两腿就跑,谁知慌乱中,被洞内凹凸不平的岩石绊倒,摔了个狗啃泥。这时他也顾不上喊疼,就地一滚,回身举枪就射。

  我也叫道:“不好,那厮还没死得彻底,这次务必要斩草除根。”抓起地上的芝加哥打字机一阵猛扫,不管怪虫身体哪个部位中枪,都会从甲叶的缝隙或者口中冒出一股股红雾。

  那怪虫几次想冲过来,都被M1A1逼退,最后它被子弹打得急了,逐渐狂暴了起来,顶着密集的弹雨,拼命向我们扫来。它的动作太快,又时时隐入红雾之中,冲锋枪难以锁定它的口部。我见冲锋枪若是不抵近打它的要害,便挡不住它了,但是现在躲避尚且不及,又如何进攻,迫于无奈,只好打个呼哨,快速退到葫芦洞的弧形岩壁附近,利用牙状岩石作为掩体。

  由于一边有水一边路窄,更加上这怪虫身躯奇大,我们原本分散开的三个人,又被来势汹汹的虫躯逼在了一处角落,已经无路可退了。

  只听那铿锵沉重的甲片摩擦着地上的碎石,横向挤压过来,这一次势头极猛,激起洞中的气流产生风压,刮得人皮肤生疼。

  这时我们退无可退,避无可避,形势千钧一发,根本来不及交谈,Shirley杨对我快速做了个手势,只说了一个词:“炸药!”

  我立刻领会了她的意思,她是想让我和胖子想办法牵制住对方,为她争取时间,用炸药干掉它。我们立刻分成左右两路,我和胖子集中在右边,那怪虫果然被我们吸引,掉头过来扑咬。Shirley杨正想借机从左侧的空当闪进附近的山岩后边,谁知道那怪虫声东击西,极为狡猾,见我和胖子这边的交叉火力像冰雹般劈头盖脸地扫向它,硬冲下来难免吃亏,竟然故意卖个破绽,掉头去咬Shirley杨。

  这一来,大出我们的所料,只想一只虫子,不过是体形巨大,怎么会有如此狡猾,我们都是措手不及。Shirley杨的步枪早已没了弹药,仅凭六四式手枪根本不能将它击退,幸亏她应变能力奇快,抽出背后的金刚伞挡住虫口,这一下把金刚伞也撞飞了,落在一边的石头上。

  Shirley杨仗着身体轻捷,一个侧滚翻避在一边,而这里已是死角,再也不能周旋,只好伸手拔出登山镐,准备最后一搏。甲声轰鸣,咆哮如雷,只见红雾中一道金光对准她直扑下去。Shirley杨知道万万难以正面抵御,只好纵身向上跃起,用登山镐挂住上面岩石的缝隙,双足在岩壁上一点,将自己的身体向边上荡开。刚一离地面,那怪虫长满触角和肉腭的大口便咬在了Shirley杨适才立足过的地方,咔嚓一声巨响,地上的岩石都几乎被它咬碎了。

  我们在旁边看得真切,却赶不及去救她,这时我和胖子已经红了眼睛,二人想也不想,不等怪虫有下一步的动作,就扔掉没了子弹的M1A1,双双拔出登山镐,闷声不响地用登山镐挂住龙鳞状青铜甲片,跳上了那怪虫的巨大躯体。我心中打定一个主意,先废了它的招子再说,这独眼虫只有一目,藏在黄金面具后边,这只眼睛小得和它庞大的躯体不成比例,如果弄瞎了它的眼睛,就好办了。

  手足并用之下,很快就爬到了它的头顶。我和胖子齐声暴喝,早把那登山镐抡圆了,往黄金面具正中的眼球砸将下去。耳中只听几声扎破皮球的声音,把那怪虫疼得不住抖动,一时间头部黄汁四溅,也不知这种深黄色的液体是不是它的血液,味道奇腥,如同被阳光连续暴晒的死海鱼。我们都被它溅了一身,幸好是没有毒性。

  我见得手,正要再接再厉,再给它致命的打击,但是那虫身剧烈地抖动,使得我立足不稳,失了登山镐,人也从上面滚落下来。

  胖子却在虫身上抓得甚牢,他把登山镐死死钩进虫身重甲,也不理会那不断冒出来的红色气息和满头满脸的黄汁,伸手插进了怪虫的眼睛,猛地里向外掏了一把,也不知揪出来的都是些什么东西,红的绿的黄的,像是打翻了染料铺。怪虫疼得不断发出悲鸣,疯了一样地甩动头部。这一来胖子可就抓不住了,一下被扔进了水中,水中乱窜的死漂迅速向四周散开,卷成了一个漩涡,又快速收拢,把胖子裹在了中间,顷刻间已不见了他的踪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