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之云南虫谷 第二十三章 群尸

  Shirley杨向来十分重视团队精神,始终认为三人之间所有的事情都应该开诚布公,见我又和胖子低声嘀咕,便问我道:“你们两个刚才在说什么?”

  我最怕被Shirley杨追问,只好故计重施,从背包里取出芝加哥打字机,递给Shirley杨道:“前方去路恐有凶险,我这把冲锋枪先给你使,如果遇到什么不测,你别犹豫,扣住了扳机只管扫射就是。”

  Shirley杨不接,取出那支六四式对我说:“有这支手枪防身就够了。我投民主党的票,所以是不太相信枪的,我认为武器有时候并不能解决一切问题,M1A1还是在你和胖子手中,才能发挥比较大的作用。”

  胖子急不可待,连声催促我和Shirley杨动作快点。于是我们匆匆把防毒面具和一些用来对付僵尸的东西取了出来,还有从玉棺中所发现的黄金面具等祭器,都装进携行袋中,由胖子把剩余的装备都背负了,按照化石祭台上的地形,寻到葫芦洞出口的方向。

  这次则不再进行武装泅渡,倒塌的古树木化石很多,有些连成一片,中间偶尔有些空隙,却都可以纵身越过,这样也不必担心受到水底女尸的暗中袭击了。

  向西走出百余米,四周的红色石壁陡然收拢。如果我们所处的洞穴,真是一个横倒的大葫芦形状,那么现在我们已经来到了葫芦中间接口的位置。这一切都与化石祭台上古代夷人的磨绘记载完全相同。

  这里由上面延伸下来的各种粗大植物根茎逐渐稀少,空气也不再像之前那么湿热,两个红色大岩洞中间部分的接口已在眼前。只是这里的石壁像镜子面一样溜滑,最后这十几米的距离,已经没有古树的化石可以落脚,我们只好涉水而行,用登山镐用力凿进溜滑的岩壁,三个人互相拉扯着,爬上了葫芦洞中间的结合部。

  地下水的水平面刚好切到这个窄洞的最底部,好像这葫芦洞是呈二十五度角向下横倒倾斜,地下水流经过去之后,产生了落差,形成了一个水流量并不是很大的瀑布。我扒住洞口,用狼眼手电筒向下望了一望,坡度很陡,而且是弧形的,比我预想中的要深许多,根本看不到底。最稳妥的办法只有用岩楔固定在这洞口处,然后放下绳索,用安全栓降下去。

  我让胖子安装岩楔和登山绳,胖子问道:“老胡,这洞里当真有千年僵尸的尸毒吗?黑驴蹄子能管用吗?咱们可从来没试验过,万一不灵怎么办?”

  我对胖子说:“摸金倒斗的人,有几个没遇到过古墓中的僵尸?可能咱们就算是那为数不多的从没遇到过僵尸的三个人。至于黑驴蹄子能否克制僵尸,咱们也都是道听途说,不过既然是历代前辈们传下来的手段,想必也应该比较靠谱,实在不行了,咱们不是还有老美的M1A1吗?所以大可不必担心。”

  借着固定岩楔和安装登山绳的间歇,我问Shirley杨,她家祖上出了很多倒斗的高手,倒过许多大墓,一定没少遇到过僵尸,这黑驴蹄子究竟管不管用?如果管用,它又是利用什么原理来克制僵尸的?

  Shirley杨对我说:“我可以和你打个赌,洞里的山神不会是僵尸,理由我刚才已经讲过了,即便是夷人,也不会把尸体作为山川河流的神灵来供奉,这种习俗中国的少数民族没有,别的国家也没有。至于黑驴蹄子能制服僵尸,这是确有其事,大概只是静电的作用,也许别的东西也能替代。水能载舟,亦能覆舟,相传黑驴蹄子有时也会产生相反的作用,如果没有发生尸变的尸体接触到黑驴蹄子,反而会激发它加速变化,这就不知是真是假了。”

  我听了之后,稍觉安心。现在这个洞口,就是当年夷人们用长竿将大蟾蜍吊进去的地方,里面静悄悄黑沉沉的,像是个静止的黑暗世界,似乎完全没有任何生命的迹象,与我们刚才经过的生命活跃的洞穴完全不同。两端的葫芦洞只不过隔着一个五六米长的接口,却判如阴阳两界生死两极,难道真有老僵尸成了精?

  这时胖子已经把登山绳准备妥当,我先向下扔出一枚冷烟火,看清了高低,便戴上防毒面具,背上M1A1,顺着放下去的登山绳从光滑的红色石壁上溜了下去。

  洞口下这片凹弧形的岩壁,经过地下水反复的冲刷,溜滑异常,下落了大约有十来米才到底。脚下所立,是大片湿漉漉的叠生岩,两边都是地下水。

  我抬头向上看去,黑暗中只能见到高处胖子与Shirley杨两人头盔上的射灯,其余的一概看不到。我打个信号,告诉他们下边安全,可以下来。

  Shirley杨和胖子收到信号,先后用登山索滑了下来,胖子一下来就问我:“有没有见到僵尸?”

  我对胖子说:“你怎么还盼着遇到粽子?以后别说这种犯忌的话,万一那老僵尸经不住人念叨,突然跑出来怎么办?”

  当下我们三个人各持武器,离开中间水深的地方,在黑暗中摸索着圆形山洞的边缘前进。洞穴中央的水极深,而且一片死寂,穹顶上有无数倒悬的红色石笋,两边是从水中突起的叠生岩层,人可以行走其上。这些红色的石头,都被渗成了半透明的颜色,射灯的光线照在上面,泛起微弱的反光。

  水面上偶尔可以见到一些微小的浮游生物,看不出有毒物的迹象。我不免有些庆幸,隔了几千年,恐怕以前把这里当作巢穴的东西早已经不复存在了。

  走了还不到数十米,忽然发现前边的水面上出现了一道冰冷暗淡的白色光芒,我赶紧一挥手,三个人立刻都躲到了山石后边潜伏起来,关闭了身上的一切光源,在黑暗中注视着那片鬼火般清冷的光芒。

  水中那团飘忽闪现的光团,由远而近,似乎就是一具死漂。我低声对身边的胖子说:“我看那水里的女尸似乎并没发现咱们,你先瞄准了,给它一枪,然后咱们趁乱冲过去把它大卸八块。”

  胖子对开枪的事向来不推辞,把手中的芝加哥打字机先放下,摘下背后的步枪,以跪姿三点瞄成一线,当即便要击发,却见水中又出现了数具浮尸。这浮尸有的已经浮上水面,有的还在水底,都是仰面朝上手臂和双腿向下弯曲。这姿势说不出来的别扭,像是关节都被折断了;更为古怪的是,它们似乎不受水中浮力的控制。

  水中浮出来的女尸越来越多,前后不到几分钟的时间,也不知是从哪里冒出来的这么多死漂,就连我们身后也有,数不清究竟有几千几百。死漂发出了鬼气森森的白光,原本黑暗的洞穴被那些鬼火映得亮了起来,然而这种亮光却使人觉得如坠寒冰地狱,止不住全身颤栗。

  Shirley杨低声对我和胖子说:“这些浮尸好像正向某个区域集结,看样子不是冲咱们来的……”

  胖子见被水中的死漂包围,心中起急,把芝加哥打字机的枪机拉开,满脸凶悍地说道:“我看八成是要凑成一堆儿,合起伙来对付咱们。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老胡你还等什么?动手吧。”

  我用手压住胖子的肩膀,把他按到石头后边,不让他莽撞行事,三个人潜伏在山岩后边观看那些浮尸的动静。这时整个山洞的大半,都被那些发出诡异光芒的浮尸映亮,深不见底的地下水中层层叠叠,不知究竟有多少死漂。我心中有些慌了,事先只想到有美式冲锋枪在手,也尽可以对付了,但是万万没有料到,这里的水中竟然有成千上万的死漂,就算我们有再多十倍的弹药,怕也对付不了。我脑门子上的青筋都跳了起来。

  好在那些死漂与河里的圆木差不多,一个个无知无识,缓缓地向洞穴中间的深水处聚集。我们屏住了呼吸,连口大气也不敢出。这许多女尸是哪里来的?若说是几千年前的古尸,怎么又在水中保存得如此完好,一点都没有腐烂?看那朦胧剔透的丰满躯体,和活人也差不太多,尸体上发出的阴冷青光,又是什么道理?我百思不得其解,只好压制住内心的狂跳,躲在黑暗的岩石阴影后,瞪大了眼睛观看。

  我慢慢才看出些头绪,死漂可能都是从深水处浮上来,逐渐聚集。最集中的地方有一大团浮在水面上空的红色气体与水面相连,遮蔽了逼人的青光。一群接一群的死漂对准那团红色云雾,争先恐后地钻了进去。

  大团的红色烟雾犹如色彩鲜艳的红色油漆,里面有些什么无法看清,但其中好似无底的大洞,大批浮尸被吸了进去,丝毫没有填满的迹象。

  红色的云雾大概就是祭台磨绘中记载的毒气,但磨绘已经变色,所以开始我们以为从洞中喷出的毒雾是黑色的,现在看来,竟是如此鲜艳。世间的毒物,其颜色的艳丽程度往往与毒性成正比,越是鲜红翠绿、色彩斑斓的东西毒性越是猛烈。这红雾不知毒性何等厉害,更是聚而不散,若不是我们都提前戴了防毒面具,难免会将毒雾吸入七窍,中毒身亡。

  说来也怪,这么多死漂在水中挤成了一锅粥,却只有极微弱的流水声,此外再也没有别的声音,所有的这一切,都在无声无息中进行。

  Shirley杨在我耳畔说:“毒雾中似乎有什么东西,大概就是那位山神老爷的原形了。水中这些浮尸不知出于什么原因被这毒雾所吸引,不停地漂进其中,一旦进去好像就被吃掉了。”

  我对Shirley杨说:“这可真够邪门,不管那山神是何方神圣,照他这么个吃法,这么多年以来,得有多少女尸才够他吃?这些尸体又是什么人?”

  胖子趴在地上,做了个耸肩膀的动作说:“天晓得,鬼知道。不过那些浮尸好像还真没穿衣服。这里离得有点远,看得模模糊糊,咱们不妨再靠近一些看个清楚,却再计较如何应对。”

  Shirley杨连连向下挥手,让我们把说话的声音再放小一点,指着西面小声说:“这些都不重要,唯今之计,是正好趁那山神吃女尸的当口,咱们从边上偷偷溜过去,万不可惊动了那些……东西。”

  对那山神老爷究竟是老僵尸,还是什么山精水怪,我一点兴趣也没有,最好绕过去,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从葫芦嘴出去,毕竟我们的目标是献王墓中的雮尘珠,而不是专门来和葫芦洞中的山神老爷为难的。

  我们把枪支分开,各拿了一支长枪,紧紧贴着葫芦洞的洞壁,也不敢打开登山头盔上的战术射灯照明,就这么缩在狼牙般的半透明山岩阴影里,像电影里放慢动作一样,缓缓地向前移动。这段山洞中有许多大大小小的碎石,如果动作稍稍大一些,就会产生响动,三人不免都多加了十二分的小心。我们都知道蹑足潜行的铁律,千万不能急躁,奈何身上携带的装备和器械太多,结果还是出了岔子。

  我们身上都背着枪,我和胖子背的是芝加哥打字机,Shirley杨带的则是“剑威”,不知道是谁的枪托刮倒了一块山石。

  那石块直落入水中,发出“扑通”一声,在静悄悄的洞穴中,这微小的声音被穹顶形的洞壁放大了十倍。水面上那无数浮尸都停了下来,好像那些女尸已被我们惊动,正在盯着我们看。

  我心中一凛,心想:“完了。”但是还抱有一丝侥幸心理,和胖子Shirley杨趴在原地,一动也不敢动,只盼着那红色毒雾中的山神没有察觉到,更不敢向那边望上一眼。

  我趴在地上,心中骂个不停,不过命苦不能赖政府,底儿背不能怨社会,事到如今抱怨运气不好也是没用。

  胖子支起耳朵听那边的动静,却始终是一片死寂,心中起疑,对我打个手势。黑暗中我看不太清楚他的动作,但是我们多年厮混在一起,彼此的心意都很清楚,我知道他大概是想问我:“那红雾里边是不是有成了精的老僵尸?”

  我轻轻摇了摇手,示意胖子别再动弹,我手心里捏了把汗,只求能挨过眼下这一关。

  其实我心中也充满了疑惑,自问平生所学风水秘术造诣也是不凡,纵观这里地势,果真如同葫芦一般,想那“葫芦洞”、“眠牛地”、“太极晕”(别称龙晕),都是风水中的神仙穴。这洞穴形似葫芦,虽然古怪,但自古青乌术士有言:若是真龙真住时,何论端严与欹拙,一任高山与平地,神仙真眼但标扦。虽然形异势奇,却是货真价实的宝地。

  这样的地方,又怎会有僵尸?倘若那裹在毒雾中的东西不是僵尸,又怎么能时隔数千年还存在?若非千年僵尸成精,又哪里有这般猛恶的尸毒?更何况看那些死漂的样子,不是产生尸变了才怪。听说僵尸能嗅出生人气,不知道我们戴了防毒面具管不管用。

  我心下胡思乱想,没太注意水面附近的动静,突然觉得胳膊上被Shirley杨捏了一把,立时回过神来。只听水边碎石哗啦啦响成一片,像是有许多人在河边踏步,洞中被那些死漂映出的光亮,也变得闪烁不定,似乎那片水域中的东西移动了过来。

  我知道该来的终究会来,只是早晚的事,看来对方已经察觉到了我们的存在。我决定先发制人,轻轻转动身体,改为脸朝上,手中已经把芝加哥打字机的子弹顶上了膛,静静地等待着即将从山石后露出来的东西,准备先用狂风暴雨般的子弹给它来个见面礼。我身旁的胖子和Shirley杨也在没有发出任何动静的情况下,做好了迎击的准备。

  在厚重的防毒面具里听自己的呼吸声十分粗重,外边的声音却听不清,只听那细碎的声音逐渐逼近,直到近在咫尺,眼前出现了一层细微红色雾气,才听出岩石后发出一阵阵铁甲铿锵之声,只听那声音,就知道来者体形不小。难道是支古代军队?我把冲锋枪握得更紧了一些。

  胖子再也沉不住气了,突然从地上跳将起来,举起冲锋枪,一串串M1A1的子弹曳光而出,打字机一样的射击声响彻了整个山洞。我见胖子提前发难,更不迟疑,也翻身而起,还没看清楚那边究竟有些什么,就扣住扳机对着藏身的山岩后边一通猛扫,先用火力压制住了对方再说。子弹射进红色的毒雾之中,发出了当当的跳弹声,如同击中了装甲板。附近水中的死漂似乎受到了惊吓,炸了锅似的在水中乱窜。尸体上发出的青光愈发强烈,加上芝加哥打字机枪口喷发的火光,整个葫芦状的大山洞中忽明忽暗,犹如有无数萤火虫在黑暗中急速飞舞。

  正在这一明一暗闪烁不定之际,面前的红雾突然变淡消散,空无一物,我不禁大为奇怪,子弹都打到哪去了?忽听得身侧一阵低沉的喘息响起,一张戴着黄金面具的怪脸正对着我们喷吐出一大团鲜红的雾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