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之云南虫谷 第二十一章 异底洞

  我反问Shirley杨道:“咱们三个人越变越小?这话从何说起?”

  Shirley杨对我说:“附近可以参照的物体,包括植物和昆虫,还有大量的古树化石,都大得异乎寻常,所以我才想会不会这葫芦形的山洞里,有什么奥妙把进来的人身体逐渐变小。”

  这件事听上去实在是匪夷所思,一时也难以断定。我对Shirley杨说:“就算是身体可能被变小了,难道连衣服鞋子也一同可以变小吗?我看这里是由于环境特殊,所以整个生态系统都比外界要大。”

  不过我这话说的是半点把握也没有,这山洞倒真是极像山神殿中的红葫芦,洞口小肚子大,而且呈喇叭圆弧形,往深处走会逐渐扩大。没有人为加工修造的痕迹,浑然天成,说不定这是个比献王墓更古老的遗迹。当地人可能是把这葫芦形的山洞当作圣地,才在山神殿中供奉个葫芦造像,至于这个山洞是否真有什么特异之处,实属难言。我们现在两眼一抹黑,所见的范围只不过大约二十米,对稍远环境的变化很难察觉。

  附近的一切都比正常的大了许多,特别是树木的化石,更是大得吓人,一株株张牙舞爪地探出水面,与上面垂下来的藤萝纠结在一起,像是一只只老龙的怪爪。

  我想应该找些参照物,确认我们的身体并没有因为进了这葫芦形山洞而逐渐变小,否则就不能继续前进,只好先按原路退回去,再作理会。

  目前最直接的办法,便是潜入水中,以水草为参照,藻类有其自身独特的属性,不会因为环境的变化而生长得大小有异。

  但是我一想起水下那具突然出现,又突然消失,好像鬼魅般的女尸,心里多少有几分发怵,当下只好把安全锁挂在充气囊上,对胖子和Shirley杨打个招呼,让他们两人暂时先不要向前移动,等我下水探明情况再说。

  我把登山头盔上的潜水镜放下来,硬着头皮钻入幽暗的水底。登山头盔上的战术射灯即使在水中也应该有十五米的照明范围。但是这里的地下水中杂质很多,有大量的浮游生物、微生物以及藻类,可视范围低到了极限,只有不到五米。

  水很深,摸不到底,我觉得现在还没到使用氧气的时候,只凭着水性,闭住一口气不断向下潜去。透过潜水镜,水下的世界更加模糊,隐约见有一大团黑乎乎的物体在水底慢慢漂浮,有车轮大小,看不清楚是动物,还是水草。

  这时水底那团黑乎乎的物体离我越来越近,我细细辨认,鱼类没有这样的体形,应该是某种水生植物,难道是水草纠缠在一起,长成了这样一大团?倘若水草也是这般大,那我们可真就遇到大麻烦了。

  我想到这里,便把手伸向那团漆黑的物体,准备抓一把到眼前看一看究竟是不是大团的水草。谁知刚一伸手,那东西忽然猛地向前一蹿,斜刺里朝头上的水面弹了出去,在距离水面一两米的位置停住,静静地潜伏在那里。

  这时,我已经瞧得清清楚楚,不是大团的水草。那东西缩在一起时圆滚滚的,划水的时候则伸出两条弓起来的后腿和前肢,身上缠绕了不少水草,原来竟然是一只硕大的红背蟾蜍。而且四周好像不只这一只,另有不少都聚集到距离水面约一米的地方,漆黑一团的水底之中,很难分辨究竟有多少大型蟾蜍,也不知是否还有更大的东西。

  怎么会有这么大的癞蛤蟆?我一惊之下,险些喝了口地下水,感觉这口气有些憋不住了,急忙向上浮起。我头一出水,赶紧深吸一口气,对胖子与Shirley杨说:“水底下有东西,咱们赶快离开这里,先爬到那棵横倒下来的化石大树上去。”

  在这座化石森林中有些倒下的化石树,横架在周围的化石上,形成了一条条天然石桥。

  三人急忙把刚才取出来的武器重新装回防水袋中,迅速向那横倒的化石树游去。等到我们游到近前,Shirley杨伸手抓住化石树的树杈,我和胖子托着她的脚,先协助Shirley杨爬上了横倒的化石树身,然后我也跟着爬了上去,垂下登山索给胖子。留在水中的胖子把充气气囊中的空气迅速放尽,用登山索将背包挂在自己身上,我连拉带拽,把胖子也弄上了树干,最后再把装备背包吊了上来。

  脚下踩到了石头,心中方觉稍微安稳,但是我们三个人仍然不敢懈怠,以最快的速度把武器重新从防水袋中取出。胖子问我道:“一个李向阳就把你吓成这个样子,水底下究竟有什么东西?”

  Shirley杨也问我道:“是看见那具沉在水底的女尸了吗?”

  我指着那片水面说:“没有李向阳,也没有女尸,水下有只大癞蛤蟆,也就是大蟾蜍。大的跟车轱辘一样,小的也有斗大。他妈的,这些家伙背后疙疙瘩瘩的地方,有很多毒腺,千万不能和它们接触,否则一旦中了癞毒,便有一百二十分的危险。”

  Shirley杨举起狼眼手电筒,将光柱扫向我们刚才停留的水面,那里已经静悄悄的,只有我们刚才快速游动时留下的几丝水纹,黑沉沉的水面下,看不到任何迹象。Shirley杨看了两眼,便转头对我说道:“以前做实验的时候,经常会用到蟾蜍,我记得这种动物应该是白天隐藏在阴湿的泥土中、石块下或草丛间,黄昏和夜间才出来活动,怎么会出现在水这么深的地方,你有没有看错?”

  我摇头道:“这么大只的蟾蜍,今天我也是第一次见到。但是我绝对不会看错,我想你的本本主义,用在这里恐怕不太合适,我在水底和那大癞蛤蟆相距不过三米,看得十分清楚,它们都浮在离水面不远的地方,不知要做什么。这片被地下水淹没的化石森林太古怪了。”

  胖子忽然做了个噤声的手势,让我们看前边不远处那片蠓蚊聚集的地带,无数大蜻蜓一样的蠓蚊正发出“嗡嗡嗡……”的刺耳噪音。那里离我们落脚的地方不远,用狼眼手电筒也可以看得十分清楚。那些聚成虫墙一样的蠓蚊没有眼睛,所以对光线并不敏感,仍然像无头苍蝇似的围着植物根茎最密集的地方打转。

  Shirley杨低声对我们说:“地面上的植物过于密集,造成养料和水分的缺乏,所以延伸下来的植物为了掠取水分,都拼命地向下生长,以便直接吸取这里的地下水。那些飞虫……它们像是正在产卵。”

  刚才我潜入水中发现有不少大鱼,这些鱼不同于终身生长在地下的盲眼鱼类,都有眼睛,这说明这片地下水,虽然从洞穴中流过,却是条明水,和外界相通。

  忽然水面上传来一阵骚动,一条条数尺长的大舌头从水下伸出,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袭向那些水面上的大蠓蚊。长舌一卷,就裹住上百只蠓虫,水面上紧接着浮出无数大嘴,把那些被血红长舌卷住的蠓蚊吞入口中。原来是那些潜在水下的大蟾蜍等到时机成熟,都纷纷从水下跃出,捕食那些正聚集在一起的大群蠓蚊。

  这一刻,水面乱成了一锅粥,就在蟾蜍的大口一张一合之际,无数的蠓蚊丢掉了性命。那些怪蟾大得惊人,双眼犹如两盏红灯,密密麻麻的,数不清楚究竟有多少。

  我们三人伏在横倒的化石树上,瞧见那些大蟾蜍背上疙里疙瘩的癞腺,顿觉恶心无比,只好把趴在树身上的身躯尽量压低,只盼着那些蟾蜍尽快吃饱了就此散去,我们好再下水前进,速速离开这个古怪的洞穴,在天亮前抵达最后的目的地。

  我发现化石树上有很多细小的沙孔,这化石树在水中浸泡了千万年,被水流冲出了无数的沙孔,恐怕经不住我们三人的重量,不久便会从中断裂。

  于是我关掉了手中的狼眼手电筒,打开了登山头盔上更加节省能源的射灯,随后招呼Shirley杨和胖子,打个手势,带着他二人推进到左侧比较平整的一个石台上。

  左侧的这片石台十分坚固平稳,面积也不小,容下三个人绰绰有余。在这片枝杈纵横的化石森林中,这块四方形石台显得有些与众不同。四四方方的颇为整齐,很明显是人为修凿过的,不过表面都爬满了藤萝,还生了不少湿苔。

  我对Shirley杨和胖子说道:“不知道这地方是不是造献王墓时留下的遗迹,如果是的话,这里又是做什么用途的?会不会和咱们看到在水底出现的女尸有关?”

  胖子说道:“眼再拙也能瞧出来,这是块人工建造的石台。咱们先前不是见到有个都是象牙的殉葬沟吗?八成这也是什么摆放贵重明器的地方。”说着话就拔出工兵铲,动手把石台上的湿苔铲掉,想看看下边是不是有什么装明器的暗阁。

  我和Shirley杨见胖子已经不管不顾地动上手了,只好帮他照明。不远处那些大蟾蜍还在大肆吞食蠓蚊,搅动得水声大响, 看来一时半会儿也完不了事。

  胖子出手如风,转眼间已经清理出小半块石台,只见下面没有什么机关石匣,而是一幅接一幅的浮雕,构图繁复,但是只看一眼便会知道,这些浮雕记录的是古代某种秘密的祭祀仪式。这是个我们从未见到过的,十分离奇,充满了神秘色彩的古老仪式,仪式就是在这葫芦里进行的,而这块石台,是一处特殊的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