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之云南虫谷 第二十章 死漂

  女尸的身体裹着一层微弱的蓝光,那是一种没有温度,象征着死亡与冰冷的光芒,一看之下便觉得幽寒透骨。不知这具女尸,抑或女鬼,为什么会突然从水底浮了出来。

  我尽量让自己狂跳的心率降低下来,但是身体中莫名的恐慌却始终消除不掉。我心想:“来者不善,善者不来,我们必须先下手为强。”于是伸手去取黑驴蹄子,打算等那女尸从水底接近的时候,就突然把黑驴蹄子塞到她口中再说,如果不是僵尸而是幽灵,那就用染有朱砂的糯米招呼对方。

  Shirley杨与胖子也都各自拿了器械,静静地注视着从水底浮上来的女尸。

  谁料那具四仰八叉,从我们斜下方水底慢慢漂浮上来的女尸,忽然消失在了黑暗的水中,也就是眨了一下眼的工夫,再看水底,已经漆黑一团。那团裹挟着女尸的幽暗蓝光,也好像照明弹的光芒一样,消失于无形的黑暗之中。

  三人面面相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不管她是妖是鬼,倘若直接放马过来,双方见个你死我活的真章,也胜于这般无声无息地出现又无声无息地消失。

  水深不可测,我们好像是游在黑暗无底的深渊之中。胖子不由得担心起来:“我说老胡,你说那女尸是不是咱们平时说的河里的死漂儿(水中飘流的浮尸)?”

  我摇头道:“谁知道是死漂还是水鬼,不过是水鬼的可能性更大一点,否则尸体怎么会发蓝幽幽的冷光,但也没听说过水里也有磷光鬼火。”

  我和胖子历来胆大包天,但是平生只怕一样。因为以前有件事给我们留下的印象太深了。

  十六七岁是一个人世界观和价值观形成的重要阶段,那个时期发生的事,往往会影响到人的一生。

  以前每到夏季,孩子们都喜欢到河里,或者池塘中游泳,大人们为了安全,经常吓唬小孩,说河里有抓替身的水鬼,专门用鬼爪子抓游泳人的脚脖子,一旦被抓住,凭自己的力量,绝对无法挣脱,就会活活憋死在水底。不过我和胖子小时候对这件事根本不信,因为我们上小学一年级便知道,水中挂住人脚的东西是水草,而不是鬼手。

  后来我们十六七岁当了红卫兵,天天起哄到处纠斗牛鬼蛇神的,有一次正赶上三伏天晚上,天热得好像下了火似的。我们这些人闹得累了,刚好路过一个废弃的小型蓄水坑,旧蓄水池底下有不少泥,但是上面的水有循环系统,还算干净。不过这个蓄水池很深,不容易摸到底,有些人当时热得受不了,就想下去游个痛快,但是另外有几个比较犹豫,对是否要下去游泳,持保留意见。

  正在此时,来了个穿白褂的老太太,招呼我们道:“来水里游泳吧,这水中是凉爽世界,水下别有洞天,我孙子就天天在里边游泳玩。”

  一听说有人天天在里边玩,那就没危险了,于是大伙都跳下去游泳,等上来的时候,那穿白褂子的老太太早已不见。

  还有个跟我们一起的小孩说他哥不见了,但是他哥到底是谁,我们都不太清楚。我们那批人除了少数几个互相认识以外,都是在革命斗争中,也就是打群架的时候,自发地走到一起的革命战友,人又比较多,所以说谁谁也搞不太清楚。于是就问那小孩他哥长什么样,什么穿着打扮。

  但是那孩子太小,说了半天也说不清楚,我们就没当真,以为根本就没有这么个人,更有可能是革命意志不够坚定,游了一半就临阵脱逃,回家吃饭去了,于是便作鸟兽散,各自回家去了。

  没想到过了两天,我们又路过那个小蓄水池,见到那里很多人正在动手放水,原来那小孩把他哥游泳之后失踪的事告诉了家长,那小子的爹是军区管后勤的一个头儿,带着人来找他儿子。我和胖子当时喜欢看热闹,哪出了点事都不辞劳苦地去看,这次既然撞上了,自然也没有不看的道理。

  结果等把蓄水池的水放光了之后,果真是有个和我们年纪相仿的少年尸体,已经被水泡得肿胀发白了。他的尸体被大团的水草缠在水底,当时人们都非常奇怪,哪来的那么多水草呢?

  蓄水池中是不会有水草的啊,把水草都捞上来清理掉,那里面竟然有一具白骨,就是这具在水底都烂没了的人骨,钩住了那个红卫兵的脚踝,他才被活活淹死在了蓄水池底下。

  当时没人敢信世界上有鬼,即使信,也没人敢说,只能归结到巧合上。这个半大孩子肯定是在水里游泳的时候,不小心把脚插进水草里了,刚好赶上水草里还有个很早以前被淹死的人,挣扎的时候纠缠在了一起。

  而那个引诱我们下水的白衣老太太,则被说成了是潜伏的敌特分子。这件事当时在我们那一带,流传甚广,版本也很多,但是我和胖子是为数不多的亲眼见证者,那被水浸泡腐烂的死尸,把我恶心得三个月没好好吃饭。

  这次忽然看见水底浮起一具女尸,又如鬼似魅地消失,自然恐怖难言。虽然我们知道那女尸忽然在水下失踪,只是我们目力不及而已,诡异的尸身仍然存在于黑暗幽冷的深水中,而且迟早还会再次出现,届时将会发生什么,鬼才知道。

  我心中越想越觉得不妥,必须尽快通过这片阴森幽暗的水域,便奋力向前划水。

  顺着缓缓前流的水脉,穿过大片的化石森林,终于在前边发现了一个半圆形的洞口,直径不大,仅容一人通过,那边是另一个山洞。

  我对胖子和Shirley杨说道:“这地下洞穴一个接一个,也不知离献王墓究竟还有多远,但是咱们既然已经进来了,索性就一口气走到尽头,等出去之后,再作休整。”

  Shirley杨点头道:“从澜沧江与怒江这一段地域的山脉走势判断,虫谷的纵深应该不会超过三四十英里,我估计咱们已经走过了三分之二路程,不会太远了。”

  洞口内部的山壁光滑如冰,用射灯一照,石壁上都散发出闪烁的红光,整个洞穴呈喇叭形,越往里面越大,其中也有许多的植物根茎从头上垂下,坠在半空,那些上古森林化石更加密集,外形也极其怪异。这些事物混杂在一起,使得洞穴中的地形极其复杂。

  我和胖子把气囊和登山包重新扎紧了一些,准备快速通过这片区域。这里空气似乎远不如前一个洞穴流畅,潮湿又闷热,蚊虫开始增多,呼吸都变得有些吃力了。

  地下的岩洞中竟然也有一条如此浓郁的植物带,溪谷中渗下来的水,顺着那些植物的藤萝根茎不停地滴落下来,整座化石森林似乎都在下雨。由于洞穴弧形的结构,使得水滴声听上去十分空灵,颇像是寺庙中和尚敲木鱼的声音,给原本寂静无声的岩洞增添了一些神秘的气氛。

  我们只好忍耐着洞中的湿闷,又继续前进了数百米,速度不得不慢了下来。在漆黑漆黑的洞中,水面都被巨大的化石树分割得支离破碎,形成了不少漩涡和乱流,已经不能再完全依赖水流来判断方向,一旦偏离了方向,就要用指南针重新定位。

  前方的水面漂浮着很多水草,阻挡了我们的前进。我们只好取出工兵铲,不停地把这些漂浮着的水草拨开。浮萍和水草上生长了很多的蚊虫,不断地往人脸上扑来。

  正当我们不胜其烦的当口,忽听前边有阵阵嗡嗡的昆虫翅膀振动声,我下意识地把冲锋枪从防水袋中抽了出来。胖子又打出一枚照明弹,光亮中只见前边被垂悬下来的植物根须和藤萝遮挡得严严实实,无数巨大的黑色飞虫,长得好像小蜻蜓一样,只是没有眼睛,如黑云过境一般,在那片植物根须四周来回盘旋。

  这种昆虫谁也没有见过,可能是地下潮湿的特殊环境里才存在的。昆虫是世界上最庞大的群体,还有大约三分之一的品种尚未被人类认识。

  这种好像黑色蜻蜓一样的飞虫看上去并不会攻击人,但是庞大的群体看了也不免令人头皮发。

  我总觉得不太对劲,闷热的空气中似乎埋藏着一股躁动不安的危险,便问Shirley杨那些飞虫是哪类昆虫。

  Shirley杨说:“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是一种潮热的湿原才有的黑色蠓蚊类幼虫,但是那种昆虫最大的只有指甲盖般大小,而对面的这些飞虫,大得好像大蜻蜓……”

  Shirley杨的话还没说完就停住了,因为我们见到一只拳头大小的水蜘蛛爬了过来。我们所见过的普通水蜘蛛体积都是极小,可以用脚撑在水面上行走,而不落入水中,而这只怎么这么大?

  见了这么大的水蜘蛛,三人都觉得心中骇异,肌肤起栗,尚未顾得上细想,又有两只也如拳头大小的水蜘蛛从前边游过,爬上了附近一棵横在水面的古树化石上。

  胖子惊奇地说:“这里的虫子怎么越来越大?外边可没有这么大的水蜘蛛。”

  我忽然想到了什么,对Shirley杨和胖子说道:“你们有没有发现这个山洞,石壁光滑异常,而且还带有很大的弧度,又是红色的,颇像咱们在山神庙中所见的那只葫芦,咱们莫不是掉进葫芦中了……”

  Shirley杨环顾四周,看了看附近的植物和昆虫,对我和胖子说:“有个问题必须要搞清楚,是这洞穴中的虫子和化石树越来越大,还是咱们三个人越变越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