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之云南虫谷 第十七章 禁断之线

  我问Shirley杨:“我看这两块石头戳在这里,虽然显得突兀,但岩石本身却没什么特别的地方,倘若是陨石,那应该在这里有陨石坑才对,你看这附近哪里有什么被陨石冲击过的痕迹。”

  Shirley杨又看了看自己的手表,对我说道:“你看看你手腕上戴的潜水电子腕表,现在已经没有时间显示了。这石头上有很多结晶体,我估计里面含有某种稀有元素,电子电路晶体管和无线电设备,都会受它的影响。可能附近坠机事故比较多,与这两块陨石有关,偏离航道的飞机,一旦接近这上空,所有的电子设备都会失灵,这里简直就是云南的百慕大三角。”

  我和胖子都抬起手看自己的手表,果然所有的数据全部消失,就像是电池耗尽了一样。我又到那山石近处观看,上面的确有许多微小的结晶体。我做了好几年工兵,成年累月地在昆仑山挖洞,昆仑山属于叠压形地质结构,几乎各种岩层都有,所以大部分岩石特性我都识得,但是这种灰色的结晶矿物岩,我从来都没见过。

  胖子还有些不信,便从背包里掏出一部收音机,那是我带在路上听新闻广播用的,进了山之后,便没有了信号,所以一直压在包底,此时拿出来,刚一打开开关,立刻“呲喇呲喇”传出几声噪音,随后任凭怎么折腾,也没有了动静。

  胖子奇道:“真他妈奇怪,还有这种石头,不知道国际上成交价格多少钱一两,咱们先收点回去研究研究。”说罢拿起登山镐,就想动手去岩石上敲几块样本下来。

  我急忙拦阻,对胖子说:“别动,万一有辐射怎么办?我记得好像在哪看过,陨石里面都有放射性物质,被辐射到了就先掉头发,最后全身腐烂而死。”

  Shirley杨在旁说道:“并不是所有的陨石都有放射性物质,这块里面可能有某种电磁能量,所以才对电子设备有严重的干扰。这块陨石可能不是掉落在这里,而是后来搬到谷口的,作为王墓入口的标志。落下的陨石,必须与大气层水平切线呈六点五度的夹角,否则就会由于与大气层摩擦过度而燃烧,灰飞烟灭。这两块石头,只是经过燃烧剩余的一点残渣而已,表面的结晶物就是强烈燃烧形成的。这里虽然寸草不生,但是周围有活动的虫蚁,所以可能对人体无害。不过在不明究竟的情况下,我劝你最好还是别去动它。”

  胖子仍然不太甘心,但是毕竟在老榕树那里已经拿到了几件货真价实的古物,便就此作罢,扬言日后混不下去的时候,再来这虫谷采石头。

  我们站在谷口,又对准那两块画着人眼的石头端详了一番,本来想今晚在这里扎营休息,但是怎么看怎么觉得这地方不对劲,老觉得被那双眼盯着,不免浑身不自在。不过虫谷中情况不明,如果再往里走,鬼知道会碰上什么东西,所以我们只好又顺原路返回,到那片长满红花的树丛附近扎营造饭。

  自从进了遮龙山,我们三人除了胖子睡了多半宿之外,已经两天一夜没有好好休息了,这时已经疲惫不堪,选了个比较僻静空旷的地方,就地宿营。

  这附近虫蚁不多,又有花树清香袭人,确实是个野营露宿的上佳之地。明天开始,免不了又有许多玩命的勾当,今夜是最后一次休息的机会,必须把体力和精神状态恢复到最佳状态。于是随便吃了些从彩云客栈买来的牛肉和干粮,留下胖子值第一班岗,轮流钻进睡袋睡觉。昨夜在林中射杀了一只大雕鸮,雕鸮是种复仇心极强的动物,接近黎明的时候,已经有几只来袭击过我们,不过由于天色已亮,它们不习惯在白天活动,所以暂时退开,说不准什么时候,瞅个冷子,便又会卷土重来,所以这守夜的人是必须有的。

  晚上我忽然觉得手上一阵麻痒钻心,痒处正是在山中被那食人鱼咬中的手背,一下子从睡袋中坐了起来,伸手一摸,原本用防水胶布扎住的手背,胶带已经破了个口子,一只只黑色的虫子,从伤口中爬了出来。我急忙用手捏死两只,而那虫子越爬越多,我大惊之下,想找人帮忙,抬头望时,只见四周静悄悄的,月亮挂在半空,身边也不见了胖子和Shirley杨的去向,睡袋全是空的。

  忽然附近的树丛一片响动,一个身罩青袍的老者,头戴黄金面具,骑在一头大象之上,穿过红色的花树丛向我冲来。他来势汹汹,我急忙滚开闪躲,忽然觉得有人在推我的肩膀,我一下子睁开眼睛,原来是个噩梦。

  Shirley杨正在旁边注视着我:“你一惊一乍的,又做梦了?”

  我全身上下的衣服都被冷汗打透了,这梦做得也太真实了。看来该轮到我守夜了,奇怪,我刚刚梦到戴面具的人是献王吗?梦中不会有感觉的,但是那伤口又痒又疼的痛苦,醒来后还隐隐存在,想到这里,忽然觉得手背上的伤口发紧,一跳一跳地疼痛。

  如果是伤处愈合,渐渐长出新肉,应该微微发痒,看来这伤又严重了。我揭开胶布,只见手背上略微发紫,已经打过抗生素了,应该不会是感染,但是伤口似乎比刚开始有点扩大。我只好又自己换了药,将手背重新包扎上,心下琢磨,莫非是那些刀齿食人鱼,吃了人俑中的水彘蜂,把痋毒沾染到我身上?想到那痋术的恶心之处,心里不由得七上八下,只好尽量让自己往好的一面去想,振作精神守夜。

  但是后来越想越觉得担心,恐怕自己这只手是保不住了,万一真从里面爬出几只虫子,我真宁可先提前把这只手砍掉,做了半天思想斗争,只好去把刚睡下的Shirley杨叫醒,让她帮忙看看我是不是中痋毒了。

  Shirley杨看后,给我找了些药片吃下,安慰我说这只是伤口愈合的正常现象,不用多虑,只要保护好别再感染,就没关系。我这才把悬着的心放下。

  好不容易挨到天亮,三人按照预定计划朝目的地出发,准备在山谷中找到那个有蟾蜍标记的地方,看看能否找到穿过山瘴的秘道。这献王墓经营多年,布置得十分周详,即使有秘道穿过地面的屏障,恐怕这条秘道也不是那么好走的。

  虫谷中的植物远比丛林中更为密集,所以狭窄难行。穿过溪谷前的两块巨大陨石,沿着蛇溪向山谷的深处前进,随着地形逐渐下降,藤茎类植物也就越来越多,一丛丛的藤萝将溪水上边全部遮盖,两侧的山壁悬挂了无数形形色色的小植物,犹如一个个五彩缤纷的空中花园。

  由于地形狭窄,这里的生存竞争格外激烈,各种植物为了获得多一点点光线,都拼命向谷外扩展,所以从高处完全无法看到山谷内的地形。

  谷中异常潮湿闷热,我们目力所及,全是浓郁的绿色,时间久了,眼睛都觉得发花。为了在高密度的植物丛中前进,只好由胖子用工兵铲在前边开路,我与Shirley杨紧随其后,在蚊虫肆虐、老藤丛生的幽谷中艰难前进。

  比起藤萝类植物的阻碍,最大的困扰来自溪谷阴暗处的蚊虫。这些丛林中的吸血鬼,成群结队不顾死活地往人身上扑,我们只好把随身带的大蒜和飞机草,捣成汁擦在身体暴露的部位上,还好彩云客栈老板娘给我们一些当地人特制的防蚊水,还能起到一定的作用。纵然是有这些驱蚊的东西,仍然被叮了几口,叮到的地方立刻红肿,变得硬邦邦的,触手生疼,像是长了粉瘤。

  Shirley杨却说感谢上帝,这些蚊子还不算大,毒性也不厉害,亚马逊雨林中的毒蚊,才是丛林中真正的吸血恶魔,而且又有剧毒。不过那种毒性猛恶的蚊虫怕大蒜,这个弱点倒是和欧洲传说中的吸血鬼不谋而合。

  虽然谷中植物茂密,但是随着不断深入仍然可以看出,人类留下的痕迹越来越多,不时露出一些倒塌的石像、石人。这些都是王墓神道两侧的石雕,看得出来献王墓与其他王陵一样,都特意建立墓前的神道,供后人前去明楼祭祀参拜。可是献王大概没有想到,他死后不到七八年的光景,他的领地臣民,包括他的老家古滇国,就都纳入了汉室的版图。花费巨大人力物力,挖空心思经营建造的王陵,只能留在这幽暗的溪谷深处,永远地被尘封在历史角落中,只有我们这些倒斗的摸金校尉,才会不顾艰难险阻,前来拜访他。

  走了三四个钟头,终于在前边发现了一堵残墙的遗址,这就是传说中的第一道堤墙。现在只剩下三米多厚两米来高的夯土石台,上面也同样覆盖了一层杂草,只有一些青条石上才没有生长植物,看上去倒更像是一座绿色的土堆,混杂在深谷的丛林之间。若非Shirley杨眼尖,我们就和这里擦肩而过了。

  为了进一步确认这处被植物覆盖住的残墙便是人皮地图上标准的堤墙,胖子用登山镐在那断垣上凿了几下,想把表面的杂草和绿苔刮掉。没想到这一敲不要紧,从这堵破墙的缝隙中“嗖嗖嗖”钻出数百条手指大小的小树蜥。这些绿色的小家伙颜色与周围的植物一模一样,只有眼睛和舌头是血红的。

  胖子也被它们吓了一跳,抡起登山镐和工兵铲乱拍乱打,把不少小树蜥拍成了肉饼。

  Shirley杨按住胖子的手,让他停下:“这些小树蜥又不伤人,平日里只吃蚊虫,你何苦跟它们过不去。”

  我忽然发现这些小树蜥在惊慌逃窜的时候,几乎都是朝溪谷外跑,或者是爬上两侧的植物,被胖子一通乱打之下,却没有一只往溪谷深处逃跑,不仅是树蜥,包括四周飞舞的蚊虫和爬行的昆虫都不敢跨越雷池半步。溪谷那边几乎没有任何昆虫和动物,似乎这里是一条死亡分界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