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之云南虫谷 第十六章 在蟾之口

  镇陵谱的浮雕中,最高处有一座金碧辉煌的宫殿,月城、角楼、内城、瘗碑、阙台、神墙、碑亭、祭殿、灵台等建筑一应俱全。后边的山川都是远景,宫殿下没有山丘基石,而是数道霞光虹影,凌空步烟,四周有飞龙缠护,显出一派超凡脱俗的神仙楼阁风采。

  再下边,表现的是玄宫下的神道。神道两边山岭绵延,高耸的山峰森森然危危然,衬托得空中楼阁更加威严,这条神道应该就是那条名为虫谷的溪谷了。

  胖子看罢笑道:“献王老儿想做神仙想疯了,连墓都造得如同玉皇大帝的天宫,还他妈在天上盖楼,不如直接埋到月球上多好。”

  Shirley杨说:“所有的线索都说王墓在水龙晕中,即便那水龙晕再神奇,我也不相信这世界上存在违背物理原则的场所。这镇陵谱背面的雕刻,一定是经过了艺术加工,或是另有所指。”

  我对Shirley杨和胖子说:“所谓的水龙,不过就是指流量大的瀑布;那种晕,就是水汽升腾产生的霓虹,有形无质,所以被古人视做仙人桥,不可能在上面建造建筑物。咱们看到的这座宫殿雕刻,应该不是王墓,而是王墓的地面祭祀设施,叫作明楼。按秦汉制,王墓的地宫应该在这座明楼地下十丈以下的地方,这种传统一直被保留到清末。”

  Shirley杨问我道:“如果是祭祀明楼,也就是说,献王死后,每隔一段特定的时间,便会有人进到明楼中举行祭拜的仪式,可是据人皮地图上的记载,王墓四周设有长久不散的有毒瘴气,外人无法进入,那祭拜献王的人又是从哪进去的?难道说还有一条秘道,可以穿过毒雾?”

  山谷中瘴气产生的原因不外乎两种,一种是由于地形地势的缘故,深山幽谷,空气不流通,加上过于潮湿,腐烂的动植物混杂在其中,就会产生有毒的瘴气。

  还有另一种,可能是在王墓完工,献王入敛之后,利用了虫谷中低凹的地形,在深处不通风的地方,种植特殊的植物,这些植物本身就带毒,这样一来就形成了一道拱卫王墓的屏障。不过也不一定是有毒植物,秦汉时期,从硫化汞中提炼水银的技术已经非常成熟,也有可能是在附近放置了大量的汞,时间一久,汞挥发在空气中形成毒气。只是这种可能性不大,即使山谷中空气再不流通,毕竟也是暴露的空间,总有散去的一日,除非建造献王墓的工匠们另有办法。

  三人商议了一番,又取出瞎子那张人皮地图进行对照,发现人皮地图比镇陵谱少了一点东西,镇陵谱背面的石刻上,在溪谷中的一处地方,刻着一只奇形怪状的蟾蜍,蟾蜍嘴大张着;靠近献王墓的地方,也有只对称的蟾蜍,同样张着大嘴。

  而在人皮地图上只有溪谷中的这一只蟾蜍,而且蟾蜍的嘴是闭着的。绘制人皮地图给滇王的人,对瘴雾之后的情形一无所知,只大致标准了外围的一些特征,很显然献王墓内部的情况属于绝对机密,并不是每个人都能知道。

  这个小小的区别,如果不留意的话,很难察觉到,因为镇陵谱与人皮地图上,都有很多珍禽异兽,这些动物并不见得真实存在于献王墓附近,有些只是象征性的意义。这和古时人们的世界观有关系,就如同有些古代地图,用龙代表河流、用灵龟表示雄伟的山峰一样。

  这只蟾蜍很不起眼,说是蟾蜍似乎都不太准确,形状虽然像,但是姿势绝对不像。面目十分可憎,腹部圆鼓,下肢着地,前肢作推门状,举在胸前,高举着头,双眼圆瞪,好像是死不瞑目一样,鼻孔上翻朝天,一张怪嘴大得和身体不成比例。

  我指着镇陵谱上的蟾蜍说:“这一里一外两只蟾蜍完全对称,整个图中,谷内谷外对称的地方,只有这一处,很可能就是祭祀时从地下穿过毒瘴的通道,蟾蜍的怪嘴,应该就是大门。人皮地图上只标有一只,那是绘图的人不知道内部的情况,咱们只要在虫谷中找到这个地方,就可以进入深处的献王墓了。”

  Shirley杨对我的判断表示赞同,而胖子根本就没听明白,只好跟着听喝儿就是了。我们又反复在图中确认了数遍,只要能找到那条溪谷,便有把握找到可能藏有秘道的蟾蜍。

  我们从椒图背上下来,回首四顾,周围一片狼藉。倒掉的两株大树,破碎的玉棺,运输机的残骸,还有那只被芝加哥打字机射成一团破布般的大雕鸮,最多的则是树身中无数的尸骨。

  胖子用脚踢了踢地上的死雕鸮:“打得稀烂了,要不然拔了毛烤烤,今天的午饭就算是有了。”

  我对胖子说:“先别管那只死鸟了,你再去机舱里看看,还有没有什么能用的枪支弹药。”

  C型运输机的残骸已经摔得彻底散了架,胖子扒开破损的机壳,在里面乱翻,寻找还能用的东西。

  我和Shirley杨则去把那具美国空军飞行员的骸骨清理出来。我把他手中双头夹取下来,捏了几下,嘀嗒作响,心想那玉棺中渗出来的鲜血,滴在玉石上,也是嘀嘀嗒嗒的声音,雕鸮在机舱里啄食树蜥,也发出像是信号般的声音,还有痋蟒撞击玉棺发出的声音,那段鬼信号的代码究竟是哪里传出来的,恐怕已经无法确认了。我更愿意相信是美国飞行员的亡灵在向我们发出警告。

  不过有一样特殊的东西引起了我们的注意,就是这具飞行员身上穿的服装标记,是属于轰炸机编队的,而不是运输机。另外,他背后还有一块已经糟烂的白布,上面写着:美国空军,来华助战,军民人等,一体协助。

  这说明他并不是这架C型运输机的成员。

  这一带气候复杂,由于高山盆地落差太大,气流气压极不稳定,倒确实可以说是一块飞机的墓场。也许在这附近还有其他的坠毁飞机,而这位幸存者在走出丛林的时候,成了玉棺的牺牲品。

  于是我用工兵铲在地上挖了个坑,想把飞行员的尸体掩埋了,但是发现这里地下太湿,而且全是各种植物根系,根本就不适合埋人,怪不得那位祭司要葬在树上。

  我和Shirley杨商量,决定暂时先把那架C型运输机的机舱残骸当作棺材,把他的尸骨暂时寄存在里面,回去后再通知他们的人来取回国去。

  这时胖子已经捡了三四支完好的汤普森冲锋枪,还有十余个弹匣弹鼓,当下一齐帮手,把那美国人的尸骨用一张薄毯卷了,塞进机舱里面,然后用石头堵住舱身的缺口。

  Shirley杨用树枝绑了个十字架,竖在运输机的残骸前边,我们肃立在十字架前,Shirley杨默诵了几句《圣经》,希望这位为人类自由而牺牲的美国空军能够安息。

  这情形让我想起了在前线面对牺牲战友的遗体,忽然觉得鼻子有点发酸,急忙使劲眨了眨眼,抬头望向天空。

  胖子忽然向前走上两步说道:“安息吧,亲爱的朋友,我明白你未完成的心愿。辉煌的战后建设的重任,有我们承担。安息吧,亲爱的朋友,白云蓝天为你谱赞歌,青峰顶顶为你传花环。满山的鲜花告诉我们,这里有一位烈士长眠。”

  我对胖子的言行一向是无可奈何,哭笑不得。眼见天色已经近午,再耽搁下去,今天又到不了溪谷的入口了,便招呼他们动身启程。

  虽然汤普森冲锋枪的自重很大,但是经过这个漫长的夜晚,我们充分地体会到冲锋枪在丛林中的重要性。除了Shirley杨用不惯这打字机之外,我跟胖子每人挑了一支,“剑威”和剩余的一支六四式手枪,就暂时由Shirley杨使用。弹匣弹鼓能多带就多带,把那些用来封装枪械的黑色防水胶袋也带在身上。

  我们继续沿着遮龙山向前进发,边走边吃些干粮充饥。今天的这一段行程比较轻松,吸取了昨天的教训,尽量选靠近山脉的坡地行走。山脉和森林相接的部分,植物比丛林深处稀疏不少,既没有丛林中的潮湿闷热,也没有山上海拔太高产生的寒冷。一阵阵植物的清香沁入心脾,顿觉神清气爽,头脑为之清醒,一天一夜的困乏,似乎也解了不少。

  如此向西北走了四五个小时的路程,见到一大片花树,红白黄三色的花朵,都是碗口大小,无数大蝴蝶翩翩起舞。有一条不小的溪流自花树丛中经过,深处是一片林上林,也就是高大的树木集中在一起,层层叠叠,比附近的植物明显高出一半。这条蜿蜒曲折的溪可能就是当地人说的蛇爬子河了,蛇河水系在这一带,都集中在地下,地表只有这条溪流。

  溪水流过花树丛,经过一大片林上林,流入远处幽深的山谷,望远镜也看不到山谷里面的情形。我取出人皮地图,找了找附近的参照物,确认无误,这里就是虫谷的入口。经过这一段,随着地势越来越低,水流量逐渐增大,修造献王墓时留下的堤坝应该就在前方。地面上虽然杂草丛生,大部分都被植物完全覆盖,但是仍可以看到一些砖瓦的残片,应该就是王墓神道的遗迹。

  我们见终于到了虫谷,都不由得精神为之一振,加快脚步前进,准备到了堤墙遗迹附近就安营休息。信步走入了那片花树,初时这些低矮的花树争相开放,五颜六色,说不尽的姹紫嫣红,而在树丛深处,则一色的皆为红花红叶,放眼望去,如一团团巨大的火云,成群的金丝凤尾蝶穿梭在红花丛中。

  这里真是神仙般的去处,比起不远处我们过夜的那片阴森丛林,简直是两个世界。胖子说道:“可惜那两把捕虫网都不知道丢到哪里去了,否则咱们捉上几百只蝴蝶,拿回北京做标本卖了,也能赚大钱。看来这世上来钱的道不少,只是不出来见识,在城里待着又怎么能想得到。”

  Shirley杨说:“这些红花红叶的花树,叫作羽裂圣蕨,形成时间在第三纪以前,距今已有几千万年。同代的生物在沧桑剧变中基本灭绝了,圣蕨则成了孑遗植物。它主要生长在幽暗、清凉的密林之中。这些异种大蝴蝶恐怕也只在这附近才有,你一次捉了几百只,岂不是要让这种稀有的金钱蝴蝶和羽裂圣蕨一起灭绝了吗?”

  胖子怒道:“真是的,你这人就是喜欢给别人上课,我只是顺口说说而已,真让胖爷来捉蝴蝶,我还捺不住那性子呢。小蝴蝶随便捉捉就没了,哪有倒斗来得实惠,一件明器便足够小半辈子吃喝享用。”

  三人边说边在花树间穿行,寻着古神道的遗迹,来到了花树丛与林木相接的地带,这里就是虫谷的入口。随着逐渐接近献王墓,古时的遗迹也越来越明显。

  谷口有光秃秃的两座石山十分刺眼,只是这里被林上林遮蔽,从外边看完全看不到里面的光秃石山。谁也没想到这么茂密的丛林中,有这么两块寸草不生的巨大山石,突兀又怪异。

  我们举目观瞧,都觉得这两块石头像什么东西,再仔细一看,石上各用黑色颜料画着一只眼睛,不过不是雮尘珠那种眼球造型,而是带有睫毛的眼睛,目光深邃威严,虽然构图粗糙,却极为传神。难道这是在预示着,已经死去的献王正在用他的双眼注视着每一个胆敢进入这条山谷的人?

 Shirley杨走到近处看了看那岩石,转头对我们说道:“这是块一分为二的陨石,附近的坠机事故,多半都与它有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