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之云南虫谷 第十二章 绛血

  我们此刻就像是那山洞中的人俑一般,被保险绳倒悬在树干上,晨光照得人眼睛发花,只见那裂开的树身中露出一块暗红色的物体,呈长方形,顶上两个边被磨成了圆角。

  阳光透过树隙照在上面,发出淡淡的紫色光晕,这是什么东西?我挣扎着用登山镐挂住树身,重新爬回树冠,然后把Shirley杨也扯了上来。胖子本就有恐高症,也不敢有大的动作,吓得全身发僵,我想把他用保险绳放到地面,胖子却说什么也不同意:“老胡,你还是把我拉到树上去,这东西我得好好瞧瞧,我看八成能值大笔银子。”

  我只好与Shirley杨用尽吃奶的力气拉动安全绳,协助胖子爬回树冠。此时天色已明,站在二十多米高的树冠向下看去,真有点如临深渊,如履薄冰的感觉。

  这回我们学了个乖,各自散开,围着从树身中显露出来的物体观看,胖子问我道:“这是口棺材?玉的,还是水晶的?怎么是这么古怪的颜色?我看倒有些像是咱们在潘家园倒腾的那几块鸡血石。”

  我没回答胖子的话,只是凝神查看,只见老榕树中间,露出多半截似玉似水晶的透明棺材,光润无比,半透明状,外边有一层薄如蝉翼的乳白色,里面逐渐变红,越往里面颜色越是深,如同储满了绛红色的鲜血。大部分被各种寄生植物裹缠,难以窥其全貌。

  我们从来没见过这样的材质,再一细看,发现这是块半透明的玉石制成,里面还有一层水晶,再里面有大量绛红色液体,那些液体就如同鲜血一样。单从外形看来,这就是口罕见的玉棺。

  Shirley杨见了这奇怪的玉棺,也不禁奇道:“这分明是盛敛死者的棺椁,看材料是藏地天玉,而不是云南附近产的缅甸玉。不过……树里怎么会有这么一个玉石的大棺材?对了……遮龙山后就已经是献王墓的范围了,这棺椁很可能是主墓的陪陵,只是为什么棺材长到了树里?”

  胖子说道:“这你得问老胡了,他不总吹牛说中国所有的墓地棺材没有他不知道的吗?让他解释解释。”

  我摇头道:“这你们可难为我了,自古修坟造墓,都讲究有封有树,树是作为坟墓的标志,建在封土堆前,使得陵墓格局有荫福子孙之相,却从来没见过有人把棺材放到树身里的,这也不成体统啊。”

  中国自商周时代起,便有了风水理论,安葬死者,历来讲究“负阳抱阴、依山凭水”,岂有悬在树上的道理。而且这棵老树地处遮龙山后的丛林之中,那遮龙山虽然山顶云封雾绕,看不清楚山脉走势,但是从地图上可以看出来,这座大山只有单岭孤峰,是条独龙。《十六字阴阳风水秘术》中寻龙诀里说得明白:龙怕孤独穴怕寒,四顾不应真堪危,独山孤龙不可安,安之定见艰与难。

  虽然这里地势东高西低,然而其太过孤绝,是个深不见底的谷地,所以这一带绝不是什么适合安置陵寝的场所。

  更何况,老树为阴宅五害之首。葬室左近有老树、独山、断流、秃岭、乱石,皆势恶形坏,绝不可葬人:有老树则抢风夺气;有独山则少缠护,主无融无结,阴阳势必相冲;有断流则主脉苦土枯,水脉一断,生气也即隔绝;有乱石突怒,巉岩峥嵘,则主凶气横生,多有地之恶气所祸;有秃岭则谓之为无生气之地。

  不过这些场所也并非就是凶恶之地,也许建立寺庙祠堂比较合适,会起到调和形势的作用,但是作为阴宅埋葬死人,就不合适了。

  所以就更别说以树为坟了,这完全违反了风水形势的理论,什么气脉、明堂、水口,什么龙、穴、砂、水、向等等一概论不上了。不过这透明的玉棺实在是罕见,里面的液体究竟是什么呢?难道当真是血液不成?那又会是谁的血?

  我到近处,用手指摸了摸玉棺,触手处冰凉润滑,当真是一块难得的美玉,更为难得的是通体无瑕,而且如此之大,即便是皇宫大内也不容易找出这么好的美玉。玉棺是横置在老榕树中间的树身里,由于树身纠缠生长的挤压,加上支撑它的一部分树身断裂,使得原本平置在树中的玉棺稍微有一点倾斜。

  向下倾斜的棺盖与棺身处,有几道细小的裂纹,大概是天长日久各种力量综合作用产生的,棺中那鲜血一样的液体顺着裂缝慢慢渗到外边,嘀嘀嗒嗒地落在玉棺下的玉石墓床上。

  我们直到此时,方才恍然大悟。胖子第一次上树,使得树中的玉棺倾斜,棺里暗红色的液体从三条裂缝中渗出来,落在下边的墓床上,再加上树身原本是封闭的,所以滴水声有长有短,而且声音显得沉闷,竟然被听成了一串信号代码。

  在棺中的红色液体低于裂缝之后,那信号声自然就停止了;第二次树干断裂,运输机残骸掉落到地面上,这么用力一带,那玉棺又倾斜了一点角度,所以棺中的暗红色液体继续渗了出来。我们先入为主,一直把这个声音当作信号,正所谓是杯弓蛇影,太多疑了。

  不过我随即心中一凛,真的就会那么凑巧吗?偏偏组成一串死亡代码?如果仅仅是巧合,那也不是什么好兆头,但愿我们此行,别出什么大事才好。

  正当我胡思乱想之时,Shirley杨用伞兵刀剥掉玉棺盖子上的植物根茎,戴上手套,在棺盖上扫了几扫。那玉棺的顶上立刻露出不少精雕细刻的花纹,整整一层都刻着鸳鸯、鸿雁、狐、兔、獐、鹿、象等等象征吉祥与灵性的珍禽异兽,四个边角还有形态各异作对称排列的花草纹饰。

  玉棺四周则是刻满莲瓣的底纹,装点以菱形忍冬浮雕,每一边中间都各有一只神态逼真的小鹦鹉,鹦鹉口中衔着一朵灵芝。

  Shirley杨抬起头来对我说:“这些玉棺上的浮雕,造型祥和温顺,虽然神态稍显呆滞,但是刀法工艺朴实明快,华美而不失深沉。这种具有高度艺术涵盖力的表现形式,非常接近于秦汉时期古朴的风格,这应该就是献王墓的陪陵,不会有错。”

  胖子在旁急不可耐,搓着手掌说道:“管他是什么王的,这玉石棺材既然叫咱们碰上了,便是咱们的造化。先倒开看看里面有什么明器没有,现在天也亮了,也不怕里面发生什么尸变。”

  我拦住胖子说道:“别性急,这口玉棺绝非寻找,不可能无缘无故地长到树身里,而且这里边这么多绛红色的液体,跟鲜血并无两样,谁敢保证打开了就不会出事。”

  Shirley杨用伞兵刀的刀尖,沾了一点从玉棺中渗出来的暗红色液体,放到鼻端一嗅,对我和胖子说道:“没有血腥味,倒是有股很浓的……像中药,我看玉棺本身,并无太过特别之处,里面红色的积液可能是防腐的,怪就怪在棺生树中……”

  胖子说:“这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可能是树种子长在墓室下边,树越长越大,最后就把坟墓的夯土顶破,把里面的棺材顶了出来,所以这棺材就在树里了。不是我说你们,什么脑子啊,屁大点事都想不明白,还好意思大老远跑来倒斗。”

  我摇头道:“小胖说的这种可能性不大。我忽然想到,这口玉棺不像是俗品,也许里面装敛的是位在道门的人。那些方外的术人,自认为不在五行之中,不必依照世人选阴宅的路子,自棺中有迎有送,若得重重关锁,则气尽聚于垣中。也许他是有意而为,这两株夫妻老树,就是这口玉棺的椁,而里面装的是个巫师,或者修仙求道之人。咱们先前在树身上发现的那个树洞,我看极有可能就是这树椁的明堂穴眼,是取天地精气的金井。传说献王墓是一处世间独一无二的‘水龙晕’,与神仙洞府一般,那里咱们还没亲眼见到,如果真是如传说中的一样,这陪陵应该是主穴四周的几个星位之一,所以也不可单以这老树周边的形势论之。”

  Shirley杨觉得我的话比较有理:“献王崇尚巫邪之道,一心只想修仙,所以他身边重臣多是术士一类,依此看来这陪陵中的是一口仙棺,但不知里面的主人是否已经成仙得道了,倘若世间真有仙人,这口玉棺现在应该是空的,里面的尸体仙解了才对。”

  胖子说道:“老胡快下树把家伙取上来,我把挡住另一边的树干砍了,咱们瞧瞧这棺材里有什么东西,是仙是妖都不要紧,最重要的是要有值钱的明器,咱们先来它个开门红。我早看献王那老粽子也不是什么好鸟,拿那瞎子的话说,此乃不义之财,没有不拿之理。”

  Shirley杨也点头道:“里面也许会发现一些与献王墓有关的秘密,那些信息和线索对咱们会有不小的帮助。”

  我见他们都想开棺,就下树把摸金校尉开棺用的探阴爪与阴阳镜还有一些别的工具,都拿了上来。摸金的行规是天黑动手,鸡鸣停手,此时天已大亮,按规矩明器是不能动了,不过开棺调查调查还是使得的,所以这时候便要用到阴阳镜。

  阴阳镜是唐代中期传下来的古物,是一块磨损得比较严重的铜镜,不是正圆形,而是铸成三角形,象征天地人三才,正为阳,反为阴,背后铸有四个篆字“升官(棺)发财”。使用的时候,用红线绳悬吊在半空,正面对着阳光,背面的篆字对准棺口。

  相传此阴阳镜专门用来开启暴露在坟丘封土之外的棺椁。唐代盗墓之风最盛,有诗云:“骷髅半出地,白骨下纵横。”描述的就是唐代盗墓贼席卷过后,荒坟野地中的凄惨情景。在那一时期,职业盗墓贼最多,行事手段也是各有各法,最流行的倒斗方式,不是打盗洞进入地宫,而是光天化日之下,直接大铲破坟,挖开封土,用绳索把棺椁从地宫中拖拽出来,在外边开棺,尽取墓中主人的全部服饰,随后便弃尸骨于荒郊野外。阴阳镜就是那个时代的盗墓贼使用的一件必备工具,并不是摸金校尉的独门传统用具。

  这面阴阳镜是了尘长老的遗物,我们只知道在万不得已的情况下,需要白天开棺,可以拿阴阳镜照住棺口,以免有不干净的阴晦之气冲了活人身上的三昧真火,回去走背字。

  今天我们要在白天做事,所以拿来使用,管不管用姑且一试。然而把阴阳镜挂好,准备用探阴爪启棺材钉的时候,才发现这口玉棺没有棺材钉,而是抽匣式,作为棺盖的那层玉板,两侧有极严密的插槽。

  于是我们找到棺口,准备把玉盖从棺材里抽出来。我和胖子刚要动手,却发现此刻阳光照在晶莹的玉棺上,里面映出一个高大的人体阴影。这阴影极重极黑,有头和两肩,肩膀以下的阴影非常宽大,好像棺中还有很多其他的东西,但是从形状上不好判断究竟是些什么,有可能是玉棺中陪葬的器物之类。

  我心想这里面既然有尸首,看来这死者没能成仙,反正光天化日之下,也不怕它变成僵尸。不料此时突然飘来一大块厚重的黑云,遮住了日光,四周的光线立刻暗了下来,天空中响起了炸雷。我们被那突如其来的雷声所吸引,都抬头望了望天空,我咒骂道:“鬼地方,干打雷,不下雨。”我心中暗想可别让雷把这老树给劈了,那样我们就跟着一起煳了,不行就找个地方先躲躲,等雷住了再做事。

  忽听Shirley杨在玉棺对面说:“你们来看看这里,这棺下压着只死人的手,我想那信号,可能是从这发出来的,而不是玉棺中渗出的液体。”

  我刚想转过去观看,却发现此时已经黑得看不清人了。我们谁也没想到,这天色说变就变,而且变得这么快,瞬时之间,天黑得就像是锅底,炸雷一个响赛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