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之云南虫谷 第九章 鬼信号

  自从离开部队之后,我经常发噩梦,要不整晚整晚地失眠,在北京做起古玩生意之后,精神上有了寄托,这才慢慢好转,一倒下就着,不睡够了雷打不动。

  也不知过了多久,忽然被人轻轻推醒。

  我虽然困乏,心中却隐隐觉得有一丝不安,此刻被人一推,立刻醒了过来。这时天空上厚重的云层已经移开,清冷的月光洒将下来,把我唤醒的人正是Shirley杨。Shirley杨见我睁开眼,立刻把手指放在自己唇边,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示意我不要大声说话。

  我看了看四周,胖子仍然在睡袋里睡得跟死猪一样,我身上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张薄毯。这时我的大脑刚刚从深度睡眠中醒过来,还有点不大好使,但是随即明白了,有情况。

  只见Shirley杨已经把六四式手枪握在了手中,用另一只手指了指那两株缠在一起的夫妻树,又指了指自己的耳朵,让我仔细听那树中的声音。

  我立刻翻身坐起,侧耳去听,虽然我没有鹧鸪哨那种犬守夜的顺风耳功夫,但是在这寂静无比的森林中,离那大树又近,清楚地听到树内传来紧一阵慢一阵的轻轻敲击声。

  那声音不大,却在黑夜中显得甚是诡异,完全不成节奏,是什么东西发出来的?绝对不是啄木鸟,而且那声音是从上边的树干中传来的,难道树里有什么东西?

  想到这我不免有些许紧张,传说献王墓周边设有陪陵和殉葬坑,还有那些倒悬着做“痋引”的人俑,天知道这片老林子里还有什么邪性的东西。

  我没敢出声,慢慢把“剑威”步枪的枪栓向后拉开,又把携行袋挂在身上。携行袋中有僻邪镇尸的黑驴蹄子,还有捆尸索、糯米等物,不论是什么情况,有这些东西,都可以同它斗上一斗。

  这时那沉闷的敲击声又一次响起,像是水滴,又像是用手指点击铁板,时快时慢。我向那声音的来源处看去,视线都被树上的枝叶遮挡住了,看不清楚上面的情况,月光夹杂在枝杈间闪烁不定,更显得上面鬼气逼人。

  Shirley杨在我耳边低声说道:“刚才你睡着了,我静下心来才听到这声音,好像树中有什么人……”

  我也低声问道:“人?你怎么肯定就不是动物?”

  Shirley杨说:“这声音微小怪异,而且没有规则,我开始也以为是动物发出的,但是刚刚仔细一听,从中听出了一小段摩斯通讯码的信号,然而这个信号只出现了一遍,后边就开始变得不太规律了,也许是因为信号声比较小,我极有可能漏听了一部分。”

  我一头雾水,但是心中的不安更加强烈了,我小声对Shirley杨说:“摩斯码?就是那个只有长短两个信号的国际电码?你听到的是什么内容?”

  Shirley杨说:“三短三长三短,也就是嘀嘀嘀、嗒嗒嗒、嘀嘀嘀,翻译出来便是国际通用的求救信号———SOS。”

  我对Shirley杨说:“你别是在自己吓自己吧,这摩斯码虽然在世界上普及得最广,但是毕竟是用英文压码的密电码。这片林子除了民国那阵子瞎子等人来过,再就是有几个采石头的工人来过,他们也只是出于好奇心,穿过山洞,进来在森林边转了转就回去了。当地人非常迷信,是不敢来这遮龙山后的森林的,因为他们怕撞到鬼……鬼。”

  我说到最后一个字,自己也觉得不太吉利,急忙啐了一口,心中默念道:“百无禁忌。”

  Shirley杨对我一摆手,让我不要说话,再仔细听,那声音又从树中传了出来,这回听得真切,有短有长,果真是三短三长再加三短,短的急促,长的沉重。

  这时Shirley杨已经把狼眼从包中取了出来:“我到树上去看看。”

  我一把拉住她说:“去不得,你看空中的月色泛红,林中妖雾渐浓,树里必定是有死人,这声音就是传说中的鬼信号。”

  Shirley杨问道:“什么是鬼信号?我怎么从来没听说过?”

  我对Shirley杨说道:“你有所不知,部队里一直都有这种传说,有些边远山区驻防的部队,经常在电台里收到莫名其妙的信号,这些信号断断续续,有求救的,还有警告的,总之内容千奇百怪。部队接到这样的电波,会以为是有遇难者在求援,多半都会派人去电波信号来源的地方进行搜索,但是去了的人就再也回不来了,如同人间蒸发了一样,那些鬼魅般的信号,也就随即消失不见,所以这就是传说中的勾魂信号。”

  Shirley杨已经把登山头盔戴到了头上,对我说道:“这种捕风捉影的谣传,又怎作得准?这里已经进入了献王墓的范围,所以任何不寻常的状况,都可能会与献王墓有关,我们必须查个水落石出。再说万一真是有被困住的人在求救,总不能见死不救。”

  Shirley杨说完就用登山镐挂住树干上的粗大藤蔓,攀援而上,动作非常轻快,几下就爬到了一半的地方。这两棵纠缠在一起的夫妻老树,高有二十来米,直径百余米的树冠遮住了月光,再加上树上枝叶太过茂密,在树下用狼眼手电筒最多能看到十米之内的高度。

  我们的探照灯已经毁了,现在最强力的照明就是用信号枪发射照明弹,此地尚未进入虫谷,途中又不会再有补给,所以不能在这里尽情使用。我见Shirley杨在树上越爬越高,非常担心她的安全,急忙把睡袋里的胖子弄醒,让胖子在树下接应,然后也戴上登山头盔,打开头顶的战术射灯,抓住藤蔓,跟着爬上了树。

  胖子刚刚被我叫醒,还没搞清楚状况,举着“剑威”在树下不停地问我是怎么回事。我刚爬到三分之一的高度,见胖子在树下跟没头苍蝇似的举着枪乱转,便用登山镐挂住树缝,停下来低头对胖子说道:“你别把枪口朝上,当心走了火把我崩了。这树里好像有东西,我们爬上去瞧瞧究竟是怎么回事,你在下边警戒,不要大意。”

  这时已经爬至老榕树高处的Shirley杨突然叫道:“树顶上插着半截飞机残骸,好像是美国空军的飞机。”

  我听到她的话,急忙手足并用,寻着Shirley杨登山盔上的灯光爬了上去,见Shirley杨在树冠中间的部分,正用手摸着一块深色的东西,我离得远了,也瞧不清那是植物还是什么飞机的残骸。

  我攀到Shirley杨身边,这才看得清楚,幽静如霜的月光下,有一段巨大飞机的机舱倒插在两树之间,机翼与尾翼都不知去向,机身上破了数个大洞,破洞里面塞满了东西,无法看见里面的状况。舱门已经与机身脱离,撞得完全变了形,到处都是锈迹斑驳,长满了厚厚的苔藓和藤蔓,几乎已经同树干长为了一体,起落架卡在了树缝之中。

  我转头看了看另一端高大苍茫的遮龙山,心想这飞机八成是撞到了山上,碎成了数段,这一截机舱刚好落到树冠上。这么大的冲击力,附近的树木也就这两棵罕见的巨大夫妻树可以承受。

  Shirley杨指着用伞兵刀刮开的一大片覆盖住机身的绿色植物泥,让我观看,那里赫然露出一串编号C5X-R1XXX-XX2(X为模糊无法辨认的字母),我不太懂美国空军的规矩,便问Shirley杨:“美国空军的轰炸机?抗战时期援华的飞虎队?”

  Shirley杨道:“我还没发现机身上有飞虎队的标记,应该是一架美国空军的C型运输机残骸,可能是二战期间从印度加尔各答基地起飞,给在缅甸密支那作战的中国远征军输送物资的。如果是支援中国战区的飞虎队,机身上应该还另有青天白日的标记。”

  我点头道:“这里距离缅甸不远,看新闻上说,怒江大峡谷一带和离这很近的高黎贡山,已经先后发现了几十架美军运输机的残骸。1942年到1945年这三年之中,美军在中缅边境和后期的驼峰航线上,坠毁在中国西南境内的飞机不下六七百架,想不到也有一架坠毁在这里了。”

  胖子在树下等得心焦,大声叫道:“老胡,你们俩在树上干什么投机倒把的勾当呢?还让我在底下给你们俩站岗,树上面到底有什么东西?”

  我顺手折了根树枝,从上边投向树下的胖子:“你瞎嚷嚷什么,我们在树上找到一架美军运输机,等我探查明白了就下去……”

  这时我突然想起刚才从树中发出的求救信号敲击声,看了看这运输机的残骸,撞成这样,怎么还可能有人幸存下来,那信号究竟是怎么回事?难道是机组飞行员的亡灵,阴魂不散,还在不停地求救……

  这时天空中云层忽然把月亮遮住,树上立刻暗了下来,我屏住气息,对Shirley杨打个手势,与她一起把耳朵贴在机舱上,探听里面是否还有那个诡异的摩斯码求救信号。

  这一听不要紧,我刚把耳朵贴在机舱上,就听里面“当当当”三声急促的敲击声。这声音来得十分突然,我吃了一惊,若不是左手用登山镐牢牢挂住,就险些从树冠上翻滚着掉下去。

  我们自始至终没敢发出太大的动静,除了我对树下的胖子喊了两句之外,都是低声说话,从上树开始,就没再听到那个“鬼信号”,这时那声响突然从机舱里传了出来,因为离得太近,声音异常清晰,怎能不叫人心惊。

  我和Shirley杨对望了一眼,见她也满脸尽是疑惑的神情:“真见鬼,莫非里面真有什么东西?我刚才看到机舱最上面有块破铁板,咱们把它启开,看看里面的情况。”

  Shirley杨不怕,我自然也不能表现出恐惧,便点头同意:“好,里面如果还有美军飞行员的尸骨,咱们就设法把他们暂时埋葬了,再把身份牌带回去,剩下的事就是通知美国领事馆了,让他们来取回遗骨。美国人不讲究青山处处埋忠骨那一套,肯定是要把他们盖上国旗带回老家去的。”

  Shirley杨说:“我也是这样打算的,咱们动手吧,机舱里万一要是……有些什么东西,便用摸金校尉的黑驴蹄子对付它。”

  我故作镇定地笑道:“有什么咱们也不用怵它,这是一架军用运输机,说不定里面有军用物资,最好有炸药之类的,倒献王的斗也许会派上用场。”

  我看准了一片可以落脚的树杈,又在树缝中装了个利用张力固定的岩钉,再用登山绳把自己和岩钉固定住,以登山镐去撬机舱顶上那块变了形的烂铁板。

  Shirley杨在旁边用伞兵刀割断缠在铁板上的植物藤蔓,协助我把那块铁板打开。由于隔了四十多年,飞机毁坏又比较严重,被不断生长的老榕树挤压,这铁板被我一撬之下,只掉了半块,另一半死死卡住,在树上难以使出全力,无法再撬动了。

  我趴在机舱的破洞中,想瞧瞧究竟是什么东西在不停地发送信号,Shirley杨则拿着六四式手枪和黑驴蹄子在我身旁掩护。登山头盔的战术射灯在夜晚的丛林中,远远比在深手不见五指的地洞里好用,用来看清楚机舱中的情况那是足够了。

  我的心也是悬到嗓子眼儿了,慢慢地把头靠过去,这时森林中异常安静,机舱里面“腾腾腾”的敲击声,一下一下地传来,每响一声,我的心都跟着悬高一截。

  头灯的光柱射入漆黑一团的机舱内部,首先看到的就是一个驾驶员头盔,好像这具飞行员的尸骨刚好挂在被我撬开的铁板下,不过他低着头,可能是飞机坠毁的时候颈椎摔折了,脑袋悬挂在胸前。机体变形比较严重,那缺口又狭窄,我一时看不清那头盔下尸体的好坏程度,但是可以肯定,脑袋和身体呈现的角度根本不可能是活人能做出来的姿势。

  待要伸手去把那头盔抬起来,谁想到那原本低垂着的飞行员头盔,突然轻轻动了两下,似乎想用力把头抬起来。他每动一下,就传来当的一声撞击铁皮的响声。

  我此刻已经出了一身的白毛汗,暗叫一声:“苦也。”这回绝对是碰上僵尸了,我小时候最怕听的就是僵尸在棺材里敲棺材板那个故事,今天真碰到了,却不知摸金校尉自古用以克制僵尸的黑驴蹄子是否管用。

  我硬着头皮用登山镐揭掉那只残破的飞行员头盔,另一只手举起黑驴蹄子就塞了过去,然而那头盔下忽然射出一道金色的强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