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之云南虫谷 第八章 密林

  听到胖子说发现了虫谷的入口,我和Shirley杨也举起望远镜,顺着胖子所说的方向看过去,只见远处山坡下有一大片黄白相间的野生花树,花丛中有成群的金色凤尾蝶穿梭其中。这些蝴蝶个头都不小,成群结队地飞来转去,始终不离开那片花树。

  Shirley杨赞叹道:“那些花应该是蝴蝶兰,想不到吸引了这么多黄金凤尾蝶……还有金带凤蝶……竟然还有罕见的金线大彩蝶,简直像是古希腊神话传说中,在爱琴海众神花园里,那些被海风吹起的黄金树树叶。”

  我对蝴蝶一窍不通,用望远镜看了半天,除了蝴蝶和野花树之外,却并没见到什么山谷、溪谷之类的地形。这里的植被层实在是太厚了,所有的地形地貌都被遮蔽得严严实实,根本无法辨认哪里是山谷,哪里是溪流,从上面看去,起起伏伏,皆是北回归线附近特有的浓密植物,与我们熟悉的大兴安岭原始森林大不同。

  常言道: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大兴安岭中树木的树冠高度都差不多,树与树互相之间,可以协力抵御大风。而这里地处两江三山环绕交加之地,中间的盆地山谷地势低洼,另外云南四季如一,没有季风时节,地势越低的地方,越是潮气滋生,全年气温维持在25~30℃左右,一年到头都不见得刮上一次风,所以各种植物都尽情地生长。森林中厚茎藤本、木质和草质附生植物根据本身特性的不同,长得高低有别,参差错落,最高的是云南有名的望天树,原本这种大树是北回归线以南才有,但是这山凹里环境独特,竟然也长了不少顶天立地的望天树。

  只有少数几处面积比较大的水潭上面才没有植物遮盖,深幽处,更有不少地方都是云雾缭绕,在远处难以窥其究竟。

  总不能凭几群金色大蝴蝶就贸然进入森林,这里环境之复杂,难以用常理揣摩。

  人皮地图绘制于汉代,传到今日时隔两千年,地图中标注的地形地貌特征早已面目全非,除了一些特定的标识物和地点之外,无法再用人皮地图进行更加精确的参照。

  据瞎子所说,几十年前,他们那一批卸岭力士,带着土质炸药进入虫谷,在虫谷,也就是蛇河形成的溪谷前边一段,见到了大群的蝴蝶。

  但是谁能保证虫谷外的其他地方不会出现蝴蝶,所以暂时还不能断定那里就是虫谷的入口,必须找到瞎子所说的特征———虫谷中有一段残墙。那是一处以人力在蛇河上修筑的古墙遗迹,好像是个堤坝,修造献王墓时截断水流,献王入敛后,就被拆掉,重新恢复了献王墓前的“水龙晕”。

  只有找到那道残墙,才可以作为确认虫谷位置的依据,最稳妥的办法就是同当年那伙卸岭力士一样,出了遮龙山,先不进森林,而是沿着山脉的走向,向北寻找蛇河,然后顺着蛇河摸进山谷,就可以确保不误入歧途了。

  胖子说还有一个方法,就是要重新找到遮龙山中的那条人工运河,沿着古河道,寻找蛇河。不过由于澜沧江上游大雨的原因,各条大小水路相互连通,已经变得错综复杂,甚至有可能改道流入地下,旧河道早已被植物泥土彻底遮盖,所以胖子所说的方法并不可行。

  三人稍作商议,看了看时间,此时下午三点三十分。我们从上午九点左右乘坐竹筏进入遮龙山,到现在为止一直没有休息,所以决定就地作为中继点,先休息二十分钟,然后向北,争取在日落前找到虫谷的入口,然后在那里扎营,明天一早进谷。

  我们找了块稍微平整的山坡坐下,取出些饵饼牛肉稍稍充饥。胖子说起那些食人鱼,想起那山中水潭,满是鲜红的血液,跟传说地狱中的血池差不多,搞得我也没了胃口。我突然心中一凛,万一那些牙齿比刀锯还快的鱼群,也顺路游进了蛇河却如何是好?有那些家伙在水里,我们不可能从水中钻进献王墓。

  Shirley杨说:“不用担心,我以前在地理杂志做摄影记者,曾看过许多关于动物植物的相关资料,刀齿蝰鱼在亚洲的印度、密支那、老挝以及美洲靠近北回归线附近及20度地区内的水域都有存在。”

  其中古印度最多,佛经中记载印度阿育王时期,曾有一年,刀齿蝰鱼酿成大灾。当时正值百年不遇的恒河大洪水,东高止山脉中的一条地下河倒灌进了附近的一座城市,城中无数人畜葬身鱼腹。

  这刀齿蝰鱼的祖先,可以追述到后冰河时期的水中虎齿獂鱼。那种鱼生活在海洋中,身体上有个发光器,大群的虎齿獂鱼可以在瞬间咬死海洋中的霸主龙王鲸。后来由于次冰河时期的巨大洪荒,这些生物就逐渐被大自然残酷地淘汰,其后代刀齿蝰鱼也演变成了淡水鱼类。

  刀齿蝰鱼虽然十分厉害,但是它们有一个巨大的弱点。这些鱼只能生活在温度比较低的水中,北回归线附近只有岩洞中阴冷的水域适合它们生存,那些水中产有一种没有眼睛的硬壳虾,数量很多,但是仍然不够它们食用,所以经常会发生自相残杀的状况。数量庞大的刀齿蝰鱼在每年的九月之后,仅仅会有百分之一的幸存下来,活到最后的产卵期。

  每年中秋月圆的时候,是刀齿蝰鱼产卵期,它们本身无法在太热的地区生存,但之所以生活在偏热的北回归线附近,就是为了到水温高的地区产卵。产卵之后刀齿蝰鱼就会立刻死亡,鱼卵在温度较高的水流中孵化,又洄游到阴冷的水域继续生存。

  刀齿蝰鱼奇特的生存环境使它们的数量稀少,生存空间狭小。

  这个季节并不是产卵期,所以完全不用担心它们游出山洞,不过回去的时候需要小心谨慎了。由于大量降雨的原因,遮龙山的水路全部变成相互贯通的水网,如果按原路返回,指不定在山洞的某段河道中还会碰上它们。

  听了Shirley杨对刀齿蝰鱼的详尽解释,我和胖子才略微放心。胖子觉得自己刚才有点露怯,希望把面子找回来,于是对我和Shirley杨说:“这些臭鱼烂虾能搞出多大动静,我之所以觉得它们有点……那个什么,是因为主席他老人家曾经教导过我们说,在战术上要重视敌人。”

  Shirley杨说:“这些鱼倒不足为虑,我只是反复在想,河道中倒悬着的人俑好像不会是用来喂蟒那么简单……但是痋术十分诡异,实在是猜想不透,好在有群误打误撞冒出来的刀齿蝰鱼,否则会发生什么事,还真不好说。未进虫谷就已经遇到这么多麻烦,咱们一定要步步为营,小心谨慎。”

  大家都面色凝重,这回倒斗是关系到生死存亡的举动,悬崖上跑马没有退路可言,只能成功不能失败。

  我们休息了一段,取出有遮龙山等高线的地图,这地图极其简单,误差非常大,将指北针清零,重新确定了海拔和方位,对地图进行了修正,标记好出口的方位,三人便继续动身,出发寻找蛇河。

  澜沧江最小的一条分支,就是我们所要寻找的蛇河,绕过遮龙山的一段,奔流湍急,落差非常大,有些流段穿过地下或者丛林中的泥沼,又有些河段顺着山势急转直下,一个瀑布接一个瀑布,河中全是巨大的漩涡,各种舟船均无法通过,又由于其极尽曲折蜿蜒,故名蛇河,而当地白族称其为“结拉罗漤”,意为“被大雪山镇压住的恶龙”。

  按常理找这条蛇河并不算难,但是计划赶不上变化,这山下植被太厚,根本看不到河道,只好顺着遮龙山的边缘,摸索着慢慢前进。

  我这才发现,在这种鬼地方,《十六字阴阳风水秘术》完全用不上了。要辨形势理气,需要看清楚山川河流的构成,而在这一地区,山顶全是云雾,山下全是各种树木藤蔓,就如同在山川河流的表面糊满了一层厚厚的绿泥,上面又用棉花套子罩住,根本无处着手。

  绝壁下的丛林更是难以行走,走进去之后,一只蝴蝶也没见到,尽是大小蚊虫毒蚁,而且没有路,在高处看着一片绿,进去才发现藤萝蔓条长得太过茂密,几乎无法立足,只好用工兵铲和砍刀硬生生开出一条道路,同时还要小心回避那些毒蛇毒虫,其中艰苦,真是不堪忍受。

  眼看太阳已经落到了山后,大地逐渐被黑暗吞没,原始森林蒙上了一层漆黑的面纱,而我们并没有走出多远,看来想在天黑前找到蛇河已经不可能了,只好先暂时找个相对安全的地方过夜。森林中的夜晚是充满危险的,而且这里又处于大山大川之间,气压变化很大,所以我们必须找到一块没有太多蚊虫而又稍微干燥的地方,点燃营火才可以过夜。

  最后在两棵大树下找到一块十分平整的大青石,用手电照了照,附近没有什么蛇蝎之属。三人累得很了,便匆匆取出燃料生了个火堆,四周用小石头围住。由于空气过于潮湿,必须取一点火将青石烘干,把石头缝隙里的苔藓和湿气烤干,然后再把睡袋铺上,免得睡觉时湿气入骨,落下病根。

  Shirley杨去到附近的泉水边打了些水回来,经过过滤就可以饮用。我支起小型野营锅,烧了些开水,把从彩云客栈中买的挂面用野营锅煮了,什么调料也没放,免得让食物的香气招来什么动物,在煮熟的挂面里,胡乱泡上几块饵饼,就当作晚饭。还不知道要在山谷里走上多久,所以没舍得把罐头拿出来吃。

  胖子不住抱怨伙食太差,嘴里都快淡出鸟了,说起鸟,就顺手抓起那柄“剑威”,准备打点野味,可是天色已经全黑,只好作罢,重又坐下来吃,一边怪我煮的东西不好吃,没滋味,一边吃了三大盆。

  吃完饭后,我们决定轮流睡觉,留下人来放哨,毕竟这原始森林危机四伏,谁知道晚上跑出来什么毒虫猛兽。

  头一班岗由我来值,我抱着“剑威”,把六四式的子弹压满,把火堆压成暗火,然后坐在离火堆不远的地方,一边哼哼着时下流行的小曲打发困意,一边警惕着四周黑暗的丛林。

  我对面这两株大榕树生得颇为壮观,树身如同石柱般粗大,树冠低垂,沉沉如盖,两只粗大的树身长得如同麻花一般,互相拧在一起,绕了有四五道,形成了罕见的夫妻树,树身上还生长了许多叫不出名称的巨大花朵和寄生植物,就像是森林中色彩绚烂缤纷的大花篮。

  我正看得入神,却听躺在睡袋中的Shirley杨忽然开口对我说道:“这两棵树活不久了,寄生在两株榕树身体上的植物太多,老榕树吸收的养分入不敷出,现在这树的中间部分多半已经空了,最多再过三五年,这树便要枯死了。有些事物到了最美丽的阶段,反而就距离毁灭不远了。”

  我听她话里有话,表面上说树,好像是在说我们背上从鬼洞中得到的诅咒。我不想提这些扫兴的事,便对Shirley杨说道:“夜已经深了,你怎么还不睡觉?是不是一闭眼就想到我伟岸的身影,所以辗转反侧,睡不着了?”

  Shirley杨说道:“要是我闭上眼睛想到你就好了,现在我一合眼,脑子里就是遮龙山山洞中的人俑,越想越觉得恶心,连饭都不想吃了,到现在也睡不着。”

  我打个哈欠,对Shirley杨说:“既然你睡不着,就发扬发扬国际主义精神,把我的岗替换了,等你困了再把我叫起来。”

  Shirley杨笑道:“想得挺美,你跟胖子一睡起觉来,打雷都叫不醒。我睡不着,也不和你轮换,免得后半夜你装死不肯起来放哨。”

  我摇头叹息道:“你可太让我失望了,我以为你不远万里的,从美国赶来支援我们国家的四个现代化建设,本来都拿你当作白求恩一样来崇拜了,从内心深处认为你是一个有道德的人,是一个高尚的人,是一个有益于人民的人,是一个放弃了低级趣味的人,没想到你竟然这么自私自利,一点都不关心战友的感受,平时那种平易近人的态度都是伪装出来的。”

  Shirley杨对我说:“你口才不错,只不过太喜欢说些大话,总吹牛可不好。反正也睡不着,不如你陪我说说话,但是你可不许再跟我说什么语录上的内容。”

  森林里静悄悄的,一丝风都没有,所有的动物植物仿佛都睡着了,只偶尔从远处传来几声怪异的鸟叫。我困得两眼皮直打架,看了看睡在一旁的胖子,这家伙把脑袋全钻进睡袋里,呼呼憨睡,就别提多香了。但是Shirley杨又偏偏不肯替我值勤,我只好有一句没一句地强打着精神跟她瞎聊。

  也不知怎么,聊着聊着就说起这森林中的大蟒蛇,我说起以前在北京遇到一个连队的战友,听他说了一些在前线蹲猫耳洞的传闻。那时候战争暂时进入了相持阶段,在双方的战线上,都密布着猫耳洞,其实就是步兵反冲击掩体,挖猫耳洞的时候,就经常挖出来那山里的大蟒。他们告诉我最大的蟒跟传说中的龙一样粗,我那时候还不相信,如今在遮龙山里遇到才知道不是乱盖的。

  不过大多数蟒蛇并不主动攻击人,它们很懒,成天睡觉。有些士兵在猫耳洞里热得受不了,光着腚还觉得热,只好找条在树上睡觉的大蟒拖进洞里,几个人趴在凉爽的大蟒身上睡觉,还别说,比装个冷气机都管用。

  后来那条蟒干脆就在猫耳洞里安家了,天天有人喂它红烧肉罐头,吃饱了就睡,后来有一天战事突然转为激烈,连天的炮击封锁了我军运送给养的通道。那炮打的,有时候掩体修的位置不好,一个炮群盖上,里面整一个班就没了。打了整整一个星期的炮,阵地周围连蚂蚁都没有了。猫耳洞中的红烧肉罐头没了,短时间内,人还能坚持,但是大蟒饿起来就忍不住了,它在猫耳洞里住习惯了,天天闻着士兵们抽烟的味道,也染上了烟瘾,怎么赶也不走,饿得红了眼,就想吞人,最后只好开枪把它打死了。把蟒皮剥下来放在猫耳洞里,蚊虫老鼠都不敢进洞。有一天敌人趁天黑来掏洞子,放哨的战士当时打瞌睡,没发现敌人。那敌人打算往洞里扔炸药包,结果忽然觉得身上被蟒缠住一样,动弹不得,骨头都快被那巨大的力量勒碎了,但是身体上明明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第二天猫耳洞里的士兵们发现那张蟒皮……

  我跟Shirley杨侃到后来,连自己也不知道说的是什么了,倦意上涌再也无法支持,不知不觉就抱着“剑威”睡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