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之云南虫谷 第六章 刀锋

  由于事出突然,胖子也没顾得上开枪,不过以“剑威”的口径,就算是变成机关枪,恐怕也不会给躯体这么大的蟒蛇造成致命伤害。

  事到如今,自然不能在这束手待毙,我和胖子、Shirley杨三人同时发一声喊,抡起了胳膊,用手中的竹竿和枪托,拼命划动竹筏,不料这只竹筏下面挂了无数水彘蜂,怕不下百十斤重,竹筏吃水太深,根本快不起来。

  只要那条全身青鳞密布的怪蟒,用身体卷碎竹筏,我们落入河中就没有任何逃生的可能了。三人疯了一样用竹竿划水,然而太过慌乱,使用的力量既不平衡均匀,也不协调,那只竹筏原本还是缓缓向前飘流,这时候却被三道互相抵消的力道作用在水面上原地打起了转。

  我忽然想起对越自卫反击战的时候,听人说一个人如果连吃十头大蒜,老虎巨蟒都不会再来咬他,忙动手在携行袋里乱摸,明明记得带着两头防蚊虫的大蒜,这时候却说什么也找不到了。

  说时迟,那时快,还不等我们有所动作,忽然间脚下一震,整个竹筏从水面上凌空飞了起来,原来那条青鳞巨蟒用它米斗般大小的三角脑袋,把竹筏顶了起来。

  竹筏被蟒头顶得向前蹿出十余米,又重重地落在水面上,要不是胖子死死把住中间,这竹筏早已翻了过去,饶是如此,也在水中剧烈地来回摆动。我全身都湿透了,也不知是被水淋的,还是出了一身冷汗,这时候也忘了害怕,心中只想:“云南的竹子,真他妈结实。”

  那条青鳞闪动的巨蟒,顶了竹筏一下后,弓起躯体又一次扎入深水处,一看那姿态便知道,它是要发动第二次进攻。

  我记得以前部队在岭深林密处行军,没少遇到过大蟒毒蛇,却从没见过蟒蛇做出这种古怪的攻击方式,为什么单是用头顶我们的竹筏底部,它只需用蟒身卷住竹筏,我们又哪里还有命在。

  这时候Shirley杨醒悟了过来,叫道:“这条蟒是想吞吃船下的水蜂子,是奔着它们来的。”那些像肥虫一样的水彘蜂,营养价值极高,是水蛇水蟒最喜欢的零食,不过吃过了零食,肯定也会拿我们三人当作正餐,这只怪蟒如此硕大,恐怕我和Shirley杨,再加上胖子,也就刚好够它吃上一顿。

  水下幽暗无比,根本看不清楚有些什么状况,只见水花开处,竹筏第二次被顶得飞了起来,我们这次吸取了经验,使出吃奶的力气,牢牢地把持住竹筏的平衡,纵然如此,等再次落到水面上的时候,仍然险些翻了过去。

  我脑中突然闪过一个念头,也许河道中的那些人俑本不是什么机关埋伏,而是被献王用来喂养这种巨蟒的奴隶,否则只吃普通的动物,这蟒蛇又怎么会长得如此巨大?不过已经隔了将近两千年了,蟒蛇不可能有那么长的寿命,也许现在这条只是献王当年所饲养怪蟒的后代而已,它的祖先还不知要大上多少倍,这回真是进了龙潭虎穴了。

  这竹筏就如同风摆荷叶一般,随时都可能散架,我们只能紧紧抓住筏子,连腾出手来划船逃命的余地都没有。竹筏下的水彘蜂被那青鳞巨蟒连吞了两口,已经所剩无几,而青鳞巨蟒显然意犹未尽,怪躯一翻,蟒头张开血盆大口,径直朝竹筏后端的Shirley杨吞咬了过来。

  我和胖子想去救她却根本来不及了,只见Shirley杨应变奇快,不知何时,早把背后的金钢伞拿在手中,见那青鳞巨蟒的大口,正以流星闪电般的速度从左侧欺近,便撑开金刚伞,尽力一挡。

  青鳞巨蟒的大口被圆弧形的金刚伞顶一挡,巨大的咬颌力完全施展不出,只把Shirley杨顶得像断线风筝一样,从竹筏上撞进了远处的水中。

  我回头一看,Shirley杨登山头盔上的战术射灯在水中一闪,就此消失,好像她已经沉了下去。

  竹筏上除了固定着我们的装备器材,就完全靠三人的重量保持着平衡,Shirley杨一掉进水里,整个竹筏急向前倾斜,缓缓地跷了起来。

  胖子平时虽然毛毛躁躁,但毕竟也是大风大浪历练过的,危急关头眼看竹筏就要翻转,急忙向后一倒,平躺在竹筏中后部,后面还拴着登山包,加上他的重量,原本向前倾斜跷起的竹筏,又向后落了回去。

  胖子躺在竹筏上,百忙当中不仅没忘了破口大骂,竟然还对准水中的青鳞大蟒开了一枪。“剑威”气枪的穿透力很强,打的又是中号钢珠,这一枪正中巨蟒左眼,直打得鲜血迸流。

  青鳞巨蟒的鲜血流进水中,老远就可以闻到一股腥乎乎的膻臭。那蟒几时吃过这种暴亏,不由得暴怒如雷,一阵狂抖,卷起无数水花,整个蟒身打横,大力甩向我们的竹筏。

  安装在竹筏前的强光探照灯已经被撞灭了,四周更加黑暗,我见那巨蟒咬牙切齿地朝我们席卷而来,只好作困兽斗。这时划水用的竹竿早已经不知去向,便用工兵铲拨水转向,让竹筏尽可能地远离巨蟒,胖子手忙脚乱地给“剑威”重新装填钢球。

  然而那条青鳞巨蟒的躯体何等庞大,便是给竹筏装个马达,也逃不出去了,它这次是打算一举得手,用蟒身卷碎这微不足道的竹筏。

  我对胖子大喊道:“小胖你他妈的磨磨蹭蹭,再不开枪,咱俩就要在这壮烈牺牲了。”

  胖子咬着牙瞪着眼,这才刚把钢珠装进“剑威”的弹仓,这种枪的理论射速其实不低,在受过严格训练的人手中,每分钟可以射出二十二颗钢珠,不过在这种千钧一发、狂风扫败叶的混乱场面中,能第二次重新装填,就已经非是常人所能做到的了。

  胖子不管三七二十一,举枪便打,然而竹筏晃动得太剧烈,这一枪失了准头。这时候顾不得再次装弹,顺手掏出插在腰间的六四式手枪,推保险撸枪栓瞄准击发的一串动作,几乎在不到一秒钟之内同时完成,“啪啪啪啪啪”把子弹全对准蟒头射了出去。

  黑暗中也分辨不出有没有击中目标,子弹打光了,抡起胳膊就想把空枪扔出去,但是转念一想,又有点舍不得花钱买来的手枪,正待要找别的家伙继续死斗,却见那条青鳞大蟒蟒身一翻,掉头游向远处。

  这一来,真是大出我和胖子所料,我们俩已经走投无路,都准备跳进水里肉搏了,怎么这时候占有压倒性优势的巨蟒反倒转身要溜?难道是怕了我二人这满身的英雄气概了不成?

  忽听东边水面中有无数铁叶子的摩擦声传来,这种锈铁摩擦的声音听得人后脖子冒凉气,就像用两块泡沫塑料相互摩擦一样,是一种最刺激人脑神经的响动。

  忽然竹筏边的水花一分,一个战术射灯的亮光冒了出来,原来是Shirley杨游了回来。只见她抹了一抹脸上的水,已被阴冷的潭水冻得嘴唇发青,没等上竹筏就说:“你们俩是不是想把我扔在水里不管了?”

  我跟胖子见她死里逃生,也是长出了一口气,刚才太过紧张,根本顾不上多想,连忙对Shirley杨说道:“怎么会呢?组织上刚要派同志去营救你,想不到你就自己游回来了,根本没来得及给同志们表现的机会。”说完伸手把Shirley杨拽上了竹筏。刚才一番混战,Shirley杨外公传下来的那把金刚伞竟然没失落在水中,仍然在她手里拿着。

  只听远处铁片摩擦的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密集,青鳞巨蟒游开的方向水如同煮沸了一般,似乎是什么动物在那里拼命搏斗。

  由于探照灯被撞灭了,远处什么也看不见,但是用登山头盔上的战术射灯,可以看见附近的河水变成了暗红色,完全被大量的鲜血染红了。

  我们不敢再多耽搁一秒,急忙用工兵铲划水,把竹筏掉转,向蘑菇岩山洞的出口冲去,身后的铁叶子摩擦声益发激烈。

  倘若不看明白了,终究是不能放心,Shirley杨用信号枪对准方向,打出一枚照明弹,远处的水面被白灯笼般的照明弹照得雪地般通明。只见无数手掌大小的金鳞鱼群正把那条青鳞巨蟒团团裹住,那些鱼都长着两排刀锯般参差锋利的牙齿,一口便把蟒身上连皮带肉撕下一条。

  鱼群数量非常庞大,足以数千计,翻翻滚滚地卷住青鳞大蟒撕咬,血流得越多,那些鱼就显得越兴奋,像疯了一样乱咬。好虎难抵群狼,还不到半分钟,青蟒就被恶鬼一样的鱼群啃了个精光,连骨头渣都没剩下。

  那些铁叶子摩擦的声音就是鱼群牙齿所发出的,Shirley杨脸上骤然变色,不住口地让我和胖子快划:“快划啊,这是刀齿蝰鱼,刀齿蝰鱼!它们见了血就发疯!”

  就是Shirley杨不说,我们也不敢稍歇,那青龙般的巨大蟒蛇在这群刀齿蝰鱼眼中就只不过是一盘火鸡大餐,连反抗的余地都没有,而且这群鱼数量如此庞大,万万难以抵挡,只有玩了命把竹筏划到出口才有生机,毕竟这些刀齿蝰鱼没有脚。

  恐怕这些见了血液就眼红的刀齿蝰鱼,聚集在附近的某条地下河道中,由于我们对巨蟒开枪,使得它流出鲜血,这才引来大批的刀齿蝰鱼。自然界一物降一物,相生相克的道理在这蘑菇岩洞中生动地上演了。不知道什么生物是刀齿蝰鱼的天敌,反正不是我们这样的人类,我们在水中只有逃命的分。

  被那血肉模糊的场景所慑,胖子的脸都吓绿了,抡圆了膀子用工兵铲划水:“快跑,快跑,我他妈最怕就是食人鱼,今天出门没看黄历,怎么怕什么来什么!”

  我和Shirley杨也使出浑身解术,尽一切可能给竹筏增加速度。我边用工兵铲划水,边对胖子说道:“我和你一样,也最怕这种鱼,要是今天能逃出去,咱们就对佛祖发个大愿,这辈子从今往后再也不吃一口鱼了。”

  胖子说:“没错,没错,我第一怕吃鱼,第二怕见血,尤其是他妈不能看见我自己的血……”

  话音还未落地,只听铁叶子摩擦声由远而进,已经赶到了我们竹筏的周围,听到竹筏下传来一片咔咔嚓嚓的牙齿啃咬声,我的每一根头发都竖了起来。

  看来竹筏下被青鳞巨蟒吃剩下的几只水蜂子,现下都便宜了这群刀齿蝰鱼,然而那些捆绑竹筏的绳索,也在刀齿蝰鱼像刀锯般锋利的牙齿下被咬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