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之巫峡棺山 第五十八章 移动的大山

  孙九爷满肚子都是仇怨,对于他想做到的事,没有什么是不可以牺牲的,我和Shkrley杨、胖子、幺妹儿四个人的性命,在他眼中如同草芥,可以毫不犹豫地放弃,所作所为已经不能用常理衡量。

  我对孙九爷虽有戒心,也一直暗中盯着他的举动,但刚刚那一瞬间,我的注意力被地仙村里出现的反常现象所吸引,谁承想百密一疏,这么稍稍一分神,就被他钻了个空子,把众人的退路彻底切断了。

  我可不想拿众人的生死,去检验命运的真实力量,暴怒之下,一把将孙九爷掼倒在地,但这时候棺材虫已从村中铺天盖地的蜂拥而来。我眼下也顾不上再理会他了,四下里一望,见身后有几座石坊牌楼,在深壑两端横空凌跨。

  我估计此时再从深壑古壁逃向棂星殿,肯定会被棺材虫在半路兜住,便把手一指,招呼胖子等人赶快爬上石坊。

  孙九爷从地上挣扎着想要再次阻止众人,胖子早就憋了一肚子的火,见状二话不说,抽出工兵铲来,一铲子狠狠拍到孙九爷头顶。

  孙九爷脑袋上虽然带着登山头盔,但被胖子的工兵铲狠狠砸中,还是承受不住,双眼一翻就栽倒在地。

  我说就让孙九爷自己改变命运把,咱们赶紧撤!Shirley杨不忍就此抛下孙九爷不管,对我叫了声“必须带上他”,就同幺妹儿两人倒拽着昏迷不醒的孙教授双腿,拼命把它拖向石坊。

  我无可奈何,只好咬牙启齿地同胖子帮忙去抬,四个人像抬死狗般,把孙九爷连搬带拖,撂到了石坊的柱子下边。

  这时四周环形石槽中的阳燧,都被棺材虫的尸体埋住,附近的光线顿时暗了下来,黑暗中我发觉已经有不少棺材虫爬到了脚底,它们虽然是受惊奔窜,无心啃噬活人,但棺材虫满身腐毒,爬到哪里就烂到哪里,只能远远避开才能幸免于难。

  我让胖子背住孙九爷,众人相继蹬着石坊的蟠龙柱爬到高处,前脚刚上去,地下随即就“哗哗哗”地响成一片,我低头又往下看去,战术射灯的光束投到地上,只见成群的棺材虫黑潮搬从石柱下爬过,这其中还混杂着地鼠、土龟、陵蠹、黑鼬、毒蛇,以及许多叫不上名称的奇怪虫兽,反正都是出没于坟地、墓穴等隐晦环境中的东西。

  棺材山里并非如同表面所见是个幽冥之地,虽然被铜甲团团裹住,但由于环境特殊,四周环绕如同棺板的峭壁中,玄棺腐气滋生,也向来生存着许多生物,形成了一个相对完全封闭的生态系统,或者说这些东西,都是九死惊陵甲的食物,此刻生存于地仙村附近的生灵们,如遭大难,没命价地逃向地底的玉髓洞窟。

  不论是昆虫还是动物,其对灾难的敏锐直觉和预感,远非人类所及,棺材山地仙村里会发生这种情形,只能说明一场可怕的大浩劫即将到来,但下边的峭壁间似乎布置着更厉害的药物,所有的棺材虫爬到壁上就纷纷僵住死亡,雨点般的尸体坠下玉窟。

  我们困在石坊上,环抱梁柱,目睹这犹如末日降临般的景象,不禁由心底里产生一股恶寒,但谁也不知道接下来将会发生什么,正没奈何处,我看见被胖子单臂夹在腋下的孙九爷忽然睁眼醒了过来。

  孙九爷发现胖子正夹着他往石坊上攀爬,马上伸手去摸随身携带的峨嵋刺。我在旁看得清楚,见他竟想行凶,喝道:“你他娘的找死!”

  胖子也感觉到事态不对,骂道:“敢他妈跟胖爷玩阴的,摔死你个老龟儿!”一抬手就把孙九爷松开,将他抛下了石柱。

  眼看孙九爷就要从半空里跌落深渊,Shinley杨却抛下飞虎爪,爪头刚好搭在孙九爷身前的背包带子上,那条精钢索子一紧,竟将孙九爷吊在了半空。

  孙九爷被飞虎爪钩住的身子,在石坊下不断打转,Shirley杨竭尽全力想将他拽上来,但剧烈的摇摆之下,反倒坠得石坊柱梁接合处“嘎吱吱”作响,一时间险象环生。这古牌楼少说也有几百年历史了,哪经得住如此折腾,听声音和颤动就知道随时都要倒塌。

  石坊并不坚固,而且这两柱一梁之地更是狭窄异常,我攀在上边根本不能动弹,只好对Shirley杨叫道:“你别管孙老九了,即便现在救了他,咱们早晚都得被他害死。”

  Shirley杨受孙九爷重量所坠,渐觉难以支撑,已没办法开口说话,但我看她的眼神,也知道她的性格,到死都不会松开,眼见他双手皮开肉绽,都已被飞虎爪的链子勒破了,鲜血一滴滴顺着索子留下去,滴落在了孙九爷的脸上,不由得替她暗暗着急。

  孙九爷四仰八叉悬在空中,摸了一把脸上的鲜血,沙哑着嗓子叫道“杨小姐……你松手吧,看来命中注定的事情……是绝对不会改变的,在棺材山毁灭之前,咱们注定都能平安无事。”说着话他就拔出峨嵋刺,去割背包的袋子,想从飞虎爪的锁扣中挣脱出来。

  胖子巴不得孙九爷赶紧跌进石坊下摔个粉身碎骨,连身上的恐高症老毛病都忘了,趴在石坊上不断出言提示,告诉孙九爷该用刀子割断背包的哪一部分,才能在最短的时间内,做出自由落体的高难度动作。

  幺妹儿不忍看到惨剧发生,一边骂胖子煽风点火从来不起好作用,一边又劝孙九爷别做傻事,她虽是有心去帮Shirley杨,但她极怕棺材虫,见身下绝壁上虫涌如潮,被骇得手脚都是软的,空自焦急无能为力。

  此时的情形是四个人一个挨一个趴在石坊上,最前边的是Shirley杨和幺妹儿,然后是胖子,我则处于最外侧,我想帮Shirley杨却被幺妹儿和胖子挡住,可以说是鞭长莫及,有心无力,但看到Shirley杨的双手都快被勒断了,就再也沉不住气了。

  我只好冒着随时摔下深壑中的危险,从胖子和幺妹儿身上爬了过去挪到Shirley杨跟前,俯身下去接住了飞虎爪的精钢锁链缠在手中。我想将孙九爷从下边拎上来,但这一来动静不小,我只觉手上一阵奇疼,整座石坊都跟着不停颤动,摇摇欲坠。

  孙九爷不等我将他拽上石坊,就已经割断了被爪头所抓一侧背包带子,他的身子“呼”的一下坠入了漆黑的山体裂缝中。

  在这一瞬间,我心里有如十五个吊桶打水——动了个七上八下,说不清是什么感觉,既没感到解脱,似乎也没觉得失落,隐隐觉得孙教授掉进了深渊,也未必就死,何况从他身上的种种迹象来看,似乎从进入乌羊王地宫开始,他就如同一具行尸走肉。

  另外,如果地仙墓囚徒们推演出的天启真会出现,孙九爷便不可能就此摔的粉身碎骨,也许他从石坊上掉落之事,都是命中注定将要发生的,目前我们所知道的,只有一个并不确定的结果,而且在这个过程中,还充满了变数和未知。

  我深吸了一口气,抬头看了看其余三人,个个都是神色茫然若失,可能每个人都想问:“天兆启示中最后的灾难会不会发生?”可除了不住流失的时间谁也无法给出真实的答案。

  这时从地仙村里逃出的棺材虫,大都已经死在了棂星殿入口的深涧里,除了在头顶的浓雾中,不时传来九死惊陵甲颤动的金属磨擦声响,四下里都是寂然无声,但我十分清楚,空气中越是寂静,越是预示着更大的危险将要来临,这是一种暴风骤雨到来之前的沉闷。

  就在我一转念之间,便觉一阵连绵不断的不祥之声,由远而近地传了过来。棺材山地形狭长,我们处在盘古腹部的裂谷,地仙村依山势建在盘古脉胸腹之地,那声音的源头来自棺材山的上首,也就是尸形山颈部的方向。

  随着声响而来的是接连不断的震动,我见这石坊就快散架了,急忙招呼其余三人下去,众人相顾失色,棺材山里要发生什么事情?看动静难道四天崩地裂?地脉断裂引起的地震,还是九死惊陵甲绞碎了山体?

  我心神恍惚,自言自语道:“是要地震塌方了么?如此一来,咱们将和棺材山一起永远埋在地底了……”

  胖子说:“老胡,我看小车不倒咱就的接着推,别管这山里怎么回事了,咱还得接着跑,跑出去一个是一个啊。”

  正在这时忽听身后有人对我们高声呼喊,我连忙回头一看,隔着深壑有个人影,离得远了射灯照不到他,但听那人的声音正是孙九爷,原来他刚一掉下石坊,就被峭壁间的栈道木桩挂住,并没有直接掉进玉窟里摔死,但他只能从对面爬上来了。

  这并不出乎意料,我也没有理会他,现在总觉得离此人越远越好,但听孙九爷的呼喊,似乎是在告诉我们:“千万别动地方,就留在原地等着我,我终于知道天启的真相了!现在发生的不是地震……不是地震……”叫喊声中,他不顾山体震动不绝,竟然又要攀上石坊越过裂谷。

  我们四人对孙九爷的话是再也不信了,谁知他是不是又想拿众人的生命去验证天启的真假。我对Shirley杨说:“别再管孙九爷了,他根本不是你我这样的活人,多半是棺材山里跑出去的行尸。这座山快要塌了,咱们走咱们的。”

  随后我不由分说,拽着Shirley杨带头便走,胖子和幺妹儿在后面跟着问道:“咱们往哪撤啊?”我一指那如同棺板一样高耸的峭壁。地震会引发大规模的山体崩塌,棺材山形同无盖石棺,从上边落下来的岩石会把盘古脉彻底埋住,整座棺材山里,只有四周的石壁下边相对安全。

  在山体强烈的震颤和塌方中,已无法正常行走,我们只好扶着身边的石碑石柱,连窜带跳的奔向绝壁。刚跑过围绕裂缝的阳燧沟渠,就发现孙九爷也从裂谷的另一侧赶了过来。

  孙九爷不等我们开口,就抢先说道:“不是地震……”话音未落,大地似乎被猛然揭动,地面轰隆隆地倾斜了起来,众人立足不定,都不由自主地摔倒在地,而且地面倾斜的幅度渐渐变大,摔倒了就再也站不起来,只能趴在地上。

  这时就恰似天摇地动,棺材山里全是轰隆隆的闷响,我们匍匐在地,拼命爬向峭壁根隙,好不容易挨到山壁下方,众人找了以前藏纳悬棺的岩洞钻了进去。山壁极厚,外部的九死惊陵甲还没能穴壁进来,暂时可以躲避山顶上崩塌下来的碎石。

  胖子见孙九爷也跟在身后,便骂道:“还tnnd想蒙谁,这情况连傻子都能看出来,不是地震是什么?看震级估计最起码也有八九级。”

  我说:“我经历过地震,应该错不了,肯定是九死惊陵甲破坏了地脉地层引发的震动,但不可能有九级,九级地震差不多都属于毁灭性的陆沉式地震了,连整条山脉都能陷入地底。”

  孙九爷似乎急于想告诉我们什么,但他上气不接下气,一时之间,竟然作声不得,我担心他再做出什么令人难以想象的举动,就想找东西将他绑了,谁知地面的倾斜程度越来越大,岩壁中格外拢音,震耳欲聋的地颤一波近似一波,震得人耳鼓都快破了,说话的声音完全被吞没,不断有碎石从我们藏身的岩穴前滚过,其中还有许多瓦片。

  我心中猛然一惊,山体的倾斜必然使地仙村房倒屋塌,如果我们现在还没离开棂星殿玉窟上的石坊,都会被顺着地势倾泻下来的乱石碎瓦所埋,刚才突然动念想要到峭壁的悬棺岩穴里藏身,多是出于不想听孙九爷的话留在原地,难道真是命该如此?

  假如世界上确实存在由上天注定的命运,我似乎已经感受到了冥冥中主宰命运的重力,在整个地仙村发生的巨大浩劫里,无论我们是有意识还是无意识的做出任何行动,都绝不可能阻止最终灾难的发生。在无形之中,有一种凡人无法窥测的神秘力量控制着一切,而我们这几个被困在棺材山里的人,只不过是沙漠风暴中的一粒细沙,又如同是汪洋大海中的一滴水珠,即便再怎么拼命挣扎,也永远都是身不由己。

  但看此情形,这座棺材山顷刻就要被深埋地下了,棺材山上边都是棺材峡里的崇山峻岭,就好比上头压着一片片摩天接地的高楼,如果地震剧烈,就会造成更大规模的山体崩塌,千仞高山即便从中裂开,掉下来的碎石泥土都能把棺材山埋没,要真是那样的话,天启中预示的地仙村无数死者会爬出山外之事,又怎么可能发生?

  孙九爷突然起身,紧紧抓住我的肩膀,想让我听他说话,但山中轰鸣不觉,震动之中,我光看他的嘴在动,却不会读唇术,无法理解他究竟想告诉我们什么。

  孙九爷见说不了话了,就拼命打手势比划,此刻众人犹如置身于一辆剧烈颠簸的车箱中,黑暗中仅有几道微弱的射灯照明,但我还是很快领会了孙九爷想要传递给我们的信息,稍一会意,不禁先是吃了一惊,仿佛连躯壳内的魂魄,都在随着地震颤抖。

  我判断孙九爷可能是想说:“这不是普通的地震,而是棺材山在移动,它不会被埋在地底,这座填满死尸和各朝古墓的大山……很快就要进入长江了。”

  棺材山里发生的地震现象并不寻常,不像是九死惊陵甲绞碎地脉岩层的动静,而此时山中不断遭受铜甲攒刺挤压的情况,反倒没有先前来的猛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