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之巫峡棺山 第五十五章 怪物

  众人被火焰中不可思议的情形所慑,心中惊骇之意不可名状,一时怔在了当场。只见在压缩燃料引发的大片烈火中,那具古尸满身披挂的玉甲纷纷剥落,最先脱甲而出的,是一颗纯金打造的黄金头颅。金头脸部怪面獠牙,被那火光一映,凹陷的眼眶中,就好似有暗红色的血光闪动。

  随着玉衣散落剥离,尸体头颅以下的躯干,也开始暴露在火中,我本还奇怪为什么封师古的尸身如此高大魁梧,与他的后人孙九爷差的太多了,难道真是黄鼠狼下耗子一窝不如一窝了?但看到此时,心中恍然醒悟,这具古尸绝不是地仙,而是几千年前埋葬在盘古脉头部的乌羊王。

  原来这具古尸在玉匣中并未穿着殓袍,而是赤身裸体,满身皮肉肿胀,已有腐烂败坏之状,但借着火光,依然可以看到尸体上的条条血痕,似乎惨遭碎尸后又被重新缝合了,我心说:“麻烦了,如今火油已经用光了,却不成想只烧了个替死鬼,既然地仙封师古不在棂星般的墓室里,它又能藏在哪里?”

  正当我惊异莫明之际,Shirley杨已看出了一些端倪,低声说:“金椁中不应该没有棺材,这玉匣和乌羊王的尸体就是地仙的两层套棺。”

  Shirley杨刚刚一语点破机关,结果便已应验,只见乌羊王的尸体渐渐熔化,那颗金头颅也掉在了火中,果然仅是一具皮囊,里面都已经掏挖空了,但不知为什么皮肉中仍有血水。玉匣和尸囊相继脱落,从乌羊王的皮肉中,露出一张黑发黑须的男子面孔。

  藏在乌羊王皮肉棺中的男尸,虽然早已死了几百年,但须眉如生,面容间的英风锐气凝而未散,头上束着玉冠,身着黑袍,手托拂尘隐然有出尘的神仙姿态,可尸身脸上笼着一层阴沉异常的尸气,说明它绝非仙家,而是一具死而不化的僵尸。

  我身旁的孙九爷瞪目欲裂:“这就是地仙。。。。。。封师古?”他虽然满腔怒恨,但言语中流露的恐惧之意更重,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几乎不敢想象,显然是观山太保的最后一任首领,死后在封氏族人心中依然余威不减,只怕封师古现身出来,棺材山地仙村里便会有大祸发生。

  我见孙九爷胆寒心战,就想告诉他说:“乌羊王的皮囊都已烧化,那封师古不消片刻也成灰了,还有什么好担心的?”

  谁知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让我空张着嘴说不出半个字来。地仙的尸首刚一出现,墓室中的尸气就忽然加重,火势随即转弱,浓烈的腐臭呛得人几乎窒息晕倒。

  众人急忙戴上防毒面具,隔着面罩上的观察窗向外看,火焰燃烧的势头已经降低到了极限,地仙死而不化的尸身在火中毫发无损。若说封师古身穿的黑袍,和摸金校尉当年使用的风云囊相似,同样能隔水火,那也就罢了,可奇怪的是封师古须眉在火中都未损毁。我心里暗暗吃惊,世界观都有几分动摇了,心说:“莫非此人已经成真仙了,竟然超越了一切物理规律,形炼得水火不侵了?如此一来,想销毁封师古的形骸可就难于上青天了,说不定我们这队人马,到头来都得被尸仙度化了,留在地底做它的陪葬品。”

  按照古代人的观点,异于常理者为妖,依这种说法,世上有妖就有仙,其间只不过一层窗户纸的距离,进一步为仙,退一步为妖。我当初在内蒙草原尽头的百眼窟中,遇到两只会读心术的老黄皮子,险些被害去性命。它们应该就是日久成精的妖物了,但黄皮子异于常理之处,只不过是活的年头多了能通人心而已,却不是水火不入的不死之身,虽然也是狡猾精灵至极的东西,最后还不是被我和胖子给结果掉了。

  这些年来我四处摸金倒斗,也觉得事物存在的年头太多,确实会有些灵异显现出来,但我绝不相信真有什么仙家,也许古代丹火之术是确实有的,可几千年来谁真正见过羽化飞升之事?自打秦晋之际,世上开始有人做五石散,寒食散等各种丹药,不知多少聪明的人为此送了性命。

  我先前见灯师古竟然在烈火中不损分毫,本来有些吃惊,但心中暗暗发起狠来,倘若老天爷有眼,就算世上真他娘的有什么仙家,也不该观山太保这伙鬼迷心窍的人做了。既然火的燃烧焚化不掉这具僵尸,那就给它来个乱刃分尸。这些念头在脑中一闪,便抄起了工兵铲在手,对身后众人把手一招,就欺身上前,打算拿工兵铲的铲刃当作刀锯,把地仙封师古大卸八块。

  我绕过黄金棺椁,当先走近火堆,火势遭尸气压制,比先前弱了许多,地仙的尸体坐在火中一动不动。我到了近处,碍于墓室低矮,就挥起了工兵铲横扫过去,铲背迎头拍到地仙脸上,不成想落了一空。

  原来就在我挥动铲子的同时,古墓里地动山摇,墓室地面突然开裂塌陷,地仙封师古连同满地的火焰,一同落了下去,若不是Shirley杨眼疾手快将我一把拽住,我用力过猛,收不住架势,非得跟着一起陷下去不可。

  这时地面下陷非常严重,墓室底部像是裂开了一张黑洞洞的怪嘴,我们身后的黄金棺椁,受到地陷的牵连,也跌跌撞撞地滑入了地洞中。我闪身躲开黄金椁,知道这是地底的九死惊陵甲快要绞碎山体了,心想难道地仙封师古竟然就此被惊陵甲碎尸万段了不成?

  我顾不上九死惊陵甲随时都可能穿破墓室,趁着地洞里火光未灭,急忙俯下身向里面张望,只见地仙墓室下方是深厚的玉髓层和岩石,但地层裂开了一条深不见底的大口子,当中全是一丛丛荆棘须般的青铜血蚀,铜刺之密犹如无数海葵触须,每一根铜蚀都布满了尖锐锋利的铜刺。

  燃烧着的火油随着墓砖落到惊陵铜甲上,兀自烧个不休,借着火光可以看到,地仙封师古也落在距离地面不远之处,尸体已被数十条铜甲钉住,其中一根树茎般的铜刺,约有人指粗细,自封师古脑后贯入,又从前额刺穿了出来。

  九死惊陵甲是由三代时期的古老青铜器所化,属于护陵的陪葬器物,由于早已绝迹了千年,所以我对它的了解非常有限,就知道好象是在铜器中杀死奴隶,铜器里混以九死还魂草的根茎,以及碎尸的血肉、泥土埋藏在陵区附近若干年,便可以生成一种存活在地下的吸血植物,根须茂盛,锋利无比,习性抱阴趋阳,可以环绕着陵区不断繁殖增生,遇活物便饮血,夏商周的古青铜器非常罕见,因此有惊陵甲陪葬的大型墓葬并不多见。

  此刻是我这辈子第一次见到地底的九死惊陵甲,但这情形恐怕到死也忘不掉,铜蚀所化的血甲,受其根茎所限,一时之间还难以钻入古墓,可火光里密密层层的铜刺看得人头皮子发麻,地仙封师古被几根铜须戳住,全身血流如注,顷刻间尸体便被吸尽了血髓,只剩一具空壳。

  这一幕被我们看了个清清楚楚,凭你心狠手辣,亲眼看到地仙被铜刺吸尽血髓的情形,也不禁凛然生惧。幺妹儿不敢再看,后退了两步倒坐在地上。

  我见封师古身体中竟有鲜血,与活人没什么两样,才知《棺山遇仙图》中描绘的场面不假,却想不明白他是如何做到的。只不过此人自称神机妙算,妄想死后成仙出山,但他即便真是神仙,恐怕也料不到会落得如此下场。如今大事已了,接下来我们就得赶紧想法子逃出棺材山了,否则都得和封师古一样被惊陵甲戳成筛子。

  眼看灵星岩下出现的裂缝越来越多,像是冰裂般的向四周蔓延,容不得再有迟疑,我便揪住趴在地上伸着脖子向下窥望的孙九爷,想尽快逃离地仙墓室,但我的手刚抓住他的胳膊,却发现布满铜蚀的地底深渊里,发生了更加恐怖的事情。

  封师古那具被铜甲刺穿,并且抽尽了血髓的尸体,头部竟然缓缓抬起,铜甲上的倒刺,将死尸的头颅连骨头带肉扯落一块,额前黑糊糊露出一个窟窿,只见地仙双目忽然睁开,两只眼睛却像两个黑洞,忽然脑袋后仰,嘴部越张越大,已远远超过了正常的幅度,两排牙齿间几乎分离开了一百八十度。

  此时落在九死惊陵甲上的火焰即将烧尽,墓室下的裂缝已逐渐陷入漆黑,最后残存的一抹火光中,正有一团模糊不清,好象满身绒毛的黑影,挣扎着从地仙封师古嘴中向外爬出,随即火光熄灭,再也看不到地底下的事物了。

  众人几乎惊得呆住了,但地层开裂处逐渐增多,再留在墓室中的话,顷刻就会随着塌方陷落下去。我已顾不上再去多想,拽住已经魂不附体的孙九爷向后猛拖,Shirley杨也将幺妹儿从地上扯了起来,众人互相打个手势,由胖子带头,迅速退向地层尚未破裂坍塌的地方。

  这时来路早已塌陷了,墓墙处处开裂,入葬的墓道中也陷落了好大一片。胖子情急之下,出死力过去猛撬陪葬洞的石门,所幸那是一道活门,也不算厚重坚固,竭尽全力之下,终于开启了一道缝隙,刚可容人通过,我见四周都是绝路,只好走一步看一步,就拽着孙教授,跟着胖子钻进了地仙墓的耳室。

  一阵阵地震般的颤动不断传至体内,我急忙用后背倚住墙壁,把登山头盔中的战术射灯左右一照,见众人全部跟了进来,心中方才稍稍安稳,然后立刻打量四周。这座低矮狭窄的灵星岩石室,果然是放置明器的耳室,地面上堆积着一些书卷和珍宝,眼中所见满是珠光宝气,匆忙中也细辨不出那些明器都是些什么珍异之物,期间还混有梅花鹿,仙鹤等灵兽的尸骨,石室尘封已久,空气中杂质很多,还不能冒险就此摘掉防毒面具。

  我借着昏暗的光束,发现耳室也开始破裂崩塌,尽头墓墙崩塌,露出一条狭窄的石阶,两端都不见尽头,有一侧斜刺里通向上方。棂星殿地仙墓位于盘古尸脉的腹腔中,无数天然形成的墓室分布得高低错落,相互间大多只是一石一墙之隔,此刻根本无法判断出台阶通向什么所在,只是见地底的九死惊陵甲已经撕裂了地层,明知惊陵甲如蚕茧般缠住棺材山,四面八方都是绝径,也不得不尽快向上撤退,尽量争取几乎不存在的生存希望。

  我当即抬手一指,让众人别做停留,继续拼命蹿上前边的台阶甬道,这时我们已是强弩之末,腿脚酸麻难支。我和Shirley杨经过部队锻炼,而胖子则天生轴实,在兴安岭山区插队多年磨练出的体质也不含糊,连我们都有些撑不住了,就别说孙九爷和幺妹儿两个了。众人相互间连拖带拽,黑暗中不知行了多久,好容易挨到了石阶尽头。甬道至此分出了两个岔路,前边仍有空间,但石阶上方是个铁盖,像是连着一处密室。

  山体四周那阵猛烈的震颤逐渐平息,这才得以停下来暂做喘息,并确认所处方向,对照《观山相宅图》中的布局,发现这条暗道迂回曲折,竟然从棂星殿中穿出,又借棂星岩高处的地势,透过尸形山里的玉窟,最后连接着地仙村观山藏骨楼下的那座战国古墓。整条暗道中的石砖都刻着经文符咒,并埋有断虫秘药,不见棺材虫的踪影,似乎是仅为地仙村封师古一人随时进入墓室所设。

  《观山相宅图》中详细描绘着地仙村阴阳二宅,却没有画出棂星殿和这条暗道的情况,但揭开铁盖,上边墓室里汞气迷漫,伏虎青铜椁依旧沉睡在旁,这才知道自己位于何处——原来在古墓博物馆下边,还藏有这么一条暗道。

  此时地仙村阴阳两层宅子,,都爬满了被惊陵甲赶出来的棺材虫,观山藏骨楼肯定是回不去了,下边的棂星殿又被铜甲所破,一时进退两难。只有继续顺着漆黑的暗道往深处去,我估计,这条暗道既然能通往地仙墓室,其重要程度自然是不言而喻,岔路的另外一端,一定还连接着另一个非常隐秘的区域,既然鬼使神差地撞了进来,就没办法不去一探究竟。

  众人疲于奔命,又都戴着防毒面具无法交谈,只是都有些惊弓之鸟,时时都回头去看身后,唯恐地仙封师古从后面追了上来,谁也顾不上去猜测地仙村的暗道里藏有什么秘密,借着射灯和手电筒昏暗的光线,在漆黑阴森的暗道里走出数十步。

  胖子像是脚底下绊到了什么东西,突然一个踉跄摔了个趴虎,这下摔得好不结实,险些把王胖子摔冒了泡,半天也没从地上爬起来。战术刺灯在如此黑暗的环境中发挥不出太大作用,我也看不清地上有些什么,担心出现意外,急忙打手势让其余三人止住脚步别动。

  我随后俯身将趴在地上的胖子扶了起来,二人伸手在地上一通乱摸,想看看暗道里究竟有些什么,是块砖头还是具尸体。最后我摸到圆滚滚的一件东西,约是人头大小,又冷又硬,将灯口对正了,光束晃动中凝神细看,竟是一只沉重硕大的铁铊子,铁球上连着一条极粗的铁链,我心念猛然一动,这分明像是一件禁锁囚犯的刑具,如此粗重,那一端锁的是人是兽?

  我随手拖曳着那条沉重的铁链,想看看它到底连接着什么东西,但锁链又重又长,隔几米又是一个铁坨子,一扯之下,竟是没有拖动分毫。

  这时Shirley杨在后面点了一根蜡烛,烛光将不见尽头的暗道照亮了一片,众人见蜡烛没有异状,纷纷摘下防毒面具,地底阴冷的空气,顿时让人头脑清醒了不少。

  胖子摔得不轻,一屁股坐倒在墙根里,再也不想走动了,孙九爷和幺妹子也累得够戗,同样是上气不接下气,就地坐下连吁带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