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之巫峡棺山 第四十六章 盘古神脉

  封师古发现在乌羊王的黄金头颅上,阴刻着一幅古老的风水地图,另外从棺椁中盗发出的龟甲、玉璧、铜器等物,也都有着许多教人难以理解的神秘铭文。这些明器中,隐藏着棺材峡里不为人知的秘密。

  原来在巫山棺材峡的地底,自古就有两块地中有山的风水宝穴。一处酷似头颅,另一处则是个无盖石棺的形状,棺中有山丘形如无头尸体,山中有黑泉,漆黑腐臭,近似尸血,人莫敢近。

  棺材峡外表的风水形势可以归结为“山高水窄,群龙无首”。山中洞窟交错,使得龙脉混乱缥缈,故此有许多古迹都是镇风守水的奇异格局,各条龙脉的核心就是那尸头、尸棺两穴。古代巫风盛行,最初尸形山为盘古脉,是祭飨死灵巫神的禁地,四周峭壁的岩隙里藏纳悬棺,地底则埋有各种铜玉古物,以及无数称为尸器的小石棺。

  那些小巧的石头棺材里面,全都装纳着殉祭者的器官,大多是从奴隶、俘虏一类社会地位低下的人身上获得,将它们埋在地底吸纳山川的极阴之气。一旦藏得年代久了,那些心肝脾肾一类的器官,就会逐渐萎缩石化,其中有借得阴气者,就会浮现出人面五官,甚至身形手足俱全,可以成为活丹,但概率很小,万中无一。又因为山里埋藏尸器之多难以估量,所以后世也有棺材山之称。

  这种神秘的风俗,主要受巫楚文明和古蜀文化的影响,在有贵族下葬时,就会从棺材山里挖出深藏过千年的成形尸器,当做丹珠装入死者口中,可以保持尸首英爽之姿不散。

  由于乌羊王下葬的时候,是有身无首,所以陪葬的尸器,就藏在了他的腹中,观山太保盗墓开椁时,那枚活丹已同僵尸化为一体。封师古遍阅古籍,知道世上有尸仙之说,他认为石椁中的乌羊王,既不是活人,也不是死人,而是尸身脱化而成仙的真仙,吃它一口肉,足可以胜过服食几株万年何首乌,于是便有了非分之想。

  封师古将装在铜釜中的乌羊王尸体烧炼化丹,但似乎不怎么管用。他也是鬼迷了心窍,绝不肯就此罢休,料来山中所藏的其余小棺材里,还会有尸器化成的尸仙,便又带人去找棺材山,反复相夺形势地脉,才知这混沌初分时便已存在的盘古脉,在风水一道中,名副其实就是一条被群龙围绕的尸脉。

  但是在几千年前,古时巫者为了求取活丹,在山里边挖了埋、埋了挖,早就把这地脉挖断了,而另外那处乌羊王埋骨的人头形山洞,也在观山太保盗墓之时,被挖破了龙气,一前一后两处风水奇绝的地脉此时都已废了。

  封师古自恃有鬼神难测之术,打算把棺材山造成让他度炼成仙的阴宅,就使出惑众的手段,自称地仙祖师,扬言在古墓中窥得天机,并告诉众人世间即将有刀兵大劫,山中有个胜似世外桃源的神仙洞府,可以避祸,谁要不信谁就是身上还有恶业未消,要继续留在世上遭难偿还。

  观山封家威望很重,再者世道衰败之兆也是有目共睹的,所以有许多人都信他,举家举族地跟着地仙进山,兴师动众地造了阴阳两层的地仙村。这种格局取自风水古法,乃阴阳混元之意,专用来恢复地脉龙气。

  同时封师古也带着亲信,秘密在山里发掘尸器,几乎翻遍了地底全部的小棺材,历时多年终于挖出了一具栩栩如生的尸仙,并将挖开的沟壑造为阴宅,以做度炼成仙之后的藏真之所。为了保守尸仙的秘密,在棺材山外埋设九死惊陵甲,让随同他进入地仙村的人谁都甭想出去。

  这上古所传的仙法,不可自私,到了地仙入棺之时,所有的人都要秉烛提灯,跟着下到墓中陪葬。地仙村封家大宅中有血坟一处,待到坟丘中渗出尸血,便是棺材山地脉龙气复苏之兆,所有的尸体潜养于地下,届时便可受度为仙。后世有缘之人,凭《观山指迷赋》进山到此,可去往地仙墓中叩拜真仙。

  《观山指迷赋》是封师古生前所留,按照书中最后的记载,他是口含活丹,被门徒活活钉入石椁下葬,此后发生了什么,就无法从书中得知了。

  孙九爷看罢愤恨不已:“想不到我观山封家竟出了个封师古,他简直就是个魔鬼,让这么多人为他殉葬,要是不将其化骨扬灰,如何告慰成千上万屈死的冤魂。”

  我并不理解孙九爷这种封建世家出身视家门祖宗比天大之人的感受,心想他就是个地主阶级的遗老遗少,可能自打解放后就没吃过一顿饱饭,难免对旧事念念不忘。但我更觉得不解的是《观山指迷赋》与那几张图画,里面记载的内容也太离奇了,看起来却又不像是子虚乌有的事情,化作尸仙的活丹,是不是就是我们要找的丹鼎?被活着钉进棺材里的地仙封师古现在究竟怎么样了?那些殉葬之人都死在墓中了吗?

  shirley杨不解地问道:“随封师古进入的人成千上万,有这么多人进墓送死,难道期间就没一个人对地仙的举动产生怀疑吗?”

  孙九爷说:“从长远来说,人民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可在乱世当中,人心多是久昧不明。凡是那等聚众的勾当,只要牵扯上真命、天道,往往就能一呼百应,让愚民愚众从骨血里信以为真,这种先例可就太多了……”他顿了一顿,又说,“心中起疑的人并非没有,只不过人数太少,说出来的话在当时也没有分量。我祖上封师歧就明白地仙是妖言惑众,所以才远逃避祸,给观山封家留下一条血脉,如今传到我这辈,终于有机会进到这棺材山中,想来该是封师古的报应到了。天底下最可恨的人,除了忘恩负义之徒,便是这欺师灭祖之辈。”

  我对孙九爷和shirley杨说:“封师古这本《观山掘藏录》,并没有明确地说尸仙究竟是怎么回事,可能事关机密,只有他一人心知肚明。咱们要进地仙墓,必须提前做好心理准备,也许会发生《观山遇仙图》里描绘的情形。”

  地仙墓里的情形难以预期,我说这话的意思,是希望只有我和孙教授、胖子三人一同进墓开棺。这处封家大宅看起来还算安全,不如让shirley杨和幺妹儿两人留在这儿等候为好,可话刚说到一半,就听楼梯口响起一阵脚步声,胖子和幺妹儿两人都跑上来。

  常言说,见面休问枯荣事,观看脸色便得知。我一看那两人脸色不好,就知道肯定是楼外有事发生。果不其然,胖子开口就说:“老胡,我怎么感觉这地方要出大事啊,你快看外边是怎么了?”

  我闻言赶忙推开窗阁,众人围到窗前向外一看,心下都是骇异无比。原来这棺材山压在一座千米高的大山底部,上边的山体就如同一处坟丘的封土堆,山根中空,岩层内部陷有极深的空壳,将棺材山罩了个严严实实。从地仙村里往上看,见不到天空,唯有满目的岩层土石。此刻头顶的岩层中有时隐时现的血光浮动,更从岩缝中渗出许多暗红色的浓雾,能闻到一股阴冷腥臭的气味在空气中涌动,四周却仍是漆黑沉寂。

  胖子说:“瞧见没,看这意思山里已经不是解放区的天了,白色恐怖的血雨腥风即将来临,要想摸金找明器可得赶紧动手了,晚了咱就撤不出去了。”

  我也知道可能大事不妙,但为了稳定军心,只好说:“王司令你别危言耸听,咱们的摸金队伍里有军人,有老九,还有山里的幺妹儿,典型的三结合班子,放在哪都好使,有什么局面应付不了?”

  说话间就听半空里闷雷交作,污血好似雨点般地落了下来。我吃惊不小:“地底竟然下起血雨来了?”孙老九急忙关上窗阁子:“这是九死惊陵甲上的尸血,你们身上带伤的人可千万别沾上。封师古的书上详细记载了棺材山之事,我看看还有没有另外的生门。”说着就在墙角继续翻阅书卷,全神贯注地不再言语了。

  据说九死惊陵甲是种尸血沤发出来的铜蚀,形状如同珊瑚刺,又像植物根须,埋藏在土中会越长越多,这种植物分泌出的液体近乎尸血,奇毒无比。

  这阵血雨来得快,去得也快,不多时便已止歇,只有血雾在岩层中依然凝聚不散。shirley杨听到声音减弱,向窗缝外望了望,对我说:“看来惊陵甲早已穿透了岩层,正逐渐向棺材山内增生,可能要不了多少年,整个地仙村都会被青铜血蚀吞没了。”

  我说这种护陵防盗的古术,本来就是条难以控制的祸根,封师古自以为神机妙算,却作茧自缚,即便咱们不来倒斗,地仙村古墓也早晚会被惊陵甲毁了。

  胖子说:“那这墓里的明器岂不都要糟蹋了?我可提前告诉你们,胖爷我对此事绝不能无动于衷,眼睁睁地袖手旁观那不是咱的做派,我都得给它们搬回去支援咱的伟大事业,争取早点气死安东尼奥尼!”说罢就放开手脚,开始把那些瓷瓶药罐往携行袋里划拉。

  我刚才已经翻看过了那些瓷瓶,里面并没有我们要找的尸丹,正想告诉胖子别捡这些不相干的,却见孙九爷颓然坐倒在地上,两只眼直勾勾地一动不动,脸色比死人还难看。

  我正要出言询问,就见孙九爷合上了《观山掘藏录》,脸上的神色黯然已极,长叹了一声道:“天意啊,咱们肯定是奈何不得封师古了。”我问他这话是什么意思,孙九爷说:“观山太保擅观星相,真有几分奇诡无方的神机妙算。他留下的《观山指迷赋》,全篇七十二句,但你们看封师古手书的这部《观山掘藏录》中,还有最后一段“血雾入地,群仙出山”,当年的传说果然是真的,现在地底出现血雾,岂不正应了此兆?看来他不是算得不准,而是料事如神,算得太准了。恐怕尸仙随时都会破棺入世。这是命中注定的事情,咱们来得不是时候,谁也阻拦不住了……”

  孙九爷身为观山封家的最后一个传人,他出于利用摸金校尉寻找古墓、又担心被路上甩掉的缘故,一直不肯把《观山指迷赋》的真篇全文告知众人,现在我们已经全伙进入了棺材山,便也不将这套隐晦的暗示谜语放在心上了,谁知最后竟然冒出这么一句,什么是“血雾入地,群仙出山”?难道封师古这地主头子还想借尸还魂出山夺权不成?我实在是没有办法理解孙九爷的脑袋里是怎么想的,这事连我都不相信,他也是常年和古物打交到的老元良了,为何如此信邪?

  shirley杨将我拽在一旁说:“孙教授常年处于巨大的精神压力之下,他虽然没疯,但常会有些神经质的反应,你们别再刺激他了。”我说:“冤枉了,我哪有本事刺激他?他刺激我还差不多。你看他是不是脑子里的保险丝烧断了?净说些不着四六的话来,棺材峡一带的崇山峻岭是什么形势咱们都亲眼见识了,即便是天崩地裂,地仙村古墓也决不可能重见天日,碎石落下来将它埋也埋没了,墓中的古尸又怎么会自己爬出山去?”

  shirley杨说:“要说地仙真有未卜先知的法子,我同样不肯相信。但我看封师古确实精于推算,他对棺材山里的地形地势了如指掌,也许这山里真会有些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

  我明白了shirley杨的言外之意,事物的发展变化必然存在一定客观规律,这些规律大多是可以推算出来的,但冥冥中真正决定成败的关键因素,却从不由人计较,所以才说“人有千算,老天爷只有一算”。而地仙封师古那套所谓的仙算,应该是介于天、人之间,他究竟能推算到什么程度,我们眼下根本就没办法判断,至少他算准了九死惊陵甲会穿山入地,从而使地仙村古墓中出现血雾,事实也确实如他所料,所以很难断言封师古的尸体最后是否会离开墓穴棺椁出山。

  我对shirley杨说:“这座棺材山是尸脉凶穴,想必地仙墓里的尸体都有尸毒,要是它真能出山,必定为祸不小。咱们只好先下手为强,不论能不能找到古尸真丹,都得想办法给它来个开棺毁尸,永绝后患。”

  这时我们身上的射灯电池即将耗尽,灯光渐渐暗淡下来,虽然还有些备用电池,可还不知要在地底古墓中停留多久,不得不尽量节省使用。孙九爷说:“点蜡烛吧,手电、射灯最好留在必要之时再用。”

  观山太保精于烟幻、雾化之术,多是唐五代时流传的邪术,可以通过焚烧蛇、鼬、猫、狐一类的尸体制造幻象。我看附近没有尸烛迷香,就让胖子取出半截蜡烛头,这都是进山前在幺妹儿的杂货店中购得,拿到桌上点了一支照明。

  我借着烛光,仔细看《观山掘藏录》中关于地仙村和棺材山的记载,思量着要找条捷径进入地仙藏尸的墓穴,其余几人也各自翻找楼中的诸般事物。我正看得出神,孙九爷突然叫声糟糕,呼的一口吹熄了蜡烛,藏骨楼中顿时陷入了一片漆黑。

  古墓乃幽冥之地,蜡烛则是命脉的象征,常言说不是厉鬼不吹灯,摸金校尉是最忌讳吹灯之事,蜡烛一灭,房间里立刻变得伸手不见五指。胖子勃然大怒,一拍登山头盔,他那盏关掉的战术灯顿时亮了起来,随即抬手揪住孙九爷喝道:“孙老九你活腻了,敢吹胖爷的灯?出门也不打听打听,上次吹灭胖爷蜡烛的粽子是什么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