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之巫峡棺山 第十章 棺材峡

  我平生所见“森严险峻”之地,都比不上此处,即使在这“棺材峡”里藏上十万大军,也绝对无迹可寻,如果“地仙古墓”造在其中,外人不知其中的底细和秘密,怕是连神仙都找它不到。

  我对众人说,要想在此地“搜山寻龙、分金定穴”,恐怕是难于上青天,还是要想办法先找“百步鸟道”,如今看来,封团长留下的几句暗示多有对应之处,咱们现在位于“棺材峡”外围,等进去了看看情形再做计较,随机应变就是。

  胖子一听大概是要上这“千仞鸟道”,望上瞧目为之眩,向下看眼为之晕,太高太险了,当即就打了退堂鼓,找借口说观山太保肯定不在“棺材峡”,还是退回青溪防空洞抓猴带路,才是上策。

  我使出激将之法,拍了拍胖子的草包肚子,问他最近是不是贪图享受变得没胆子了?“棺材峡”这地方确实是“任凭盖世英雄,也该胆丧心寒”的奇险绝险之处,但若非如此,“地仙村古墓”也不可能保留到今天都没被人盗了,里面埋的墓主,正是当年观山盗墓的巨寇,其中所藏金珠宝玉之多,几乎可以说是不计其数,你王司令再不尽快前去接收,早晚都会成别人的囊中之物。

  胖子被我的话触中了心怀,听到“金珠宝玉”这个词,更是“眼中放光、心里动火”,咬牙切齿地下了半天决心,发狠话说:“今儿个就叫你们瞧瞧,胖爷我还没退休呢,胖爷我他妈就是敢于斗争,敢于胜利,要是没那种任凭风浪急、稳坐钓鱼台地胆识气魄,也不配干这倒斗的事业了。”

  众人便将周身上下收拾得紧称利落了,见此处离峡底较近,而且这段绝险的鸟道仅通峡底,只好从近乎垂直的峭壁鸟道中下行,就此沿路走去,发现古壁间尽是很原始的岩画,大概都有几千年的历史了。我们在鸟道里接连看了几处,不禁面面相觑,在那些岩画饱受风雨剥蚀的古老残迹中,都描绘着一幕幕地狱般的场面。

  古崖绝壁处的岩画,似图腾似传说,风格奇异罕见,经千仞鸟道而下,只见漫山皆是,也不知是从什么年代遗留至今的,其中所描绘的情形,几乎全是各种各样的恐怖灾难,有蝗虫蔽日、洪水泛滥,也有山火焚烧、山崩地陷、人类与百兽相残……

  我看得奇怪,怎么这许多毁天灭地的大劫难,都往青溪棺材峡招呼?真可谓是“水深火热”,但我看这片纵横交错的峡谷,如同一条条老龙盘旋潜伏,山间云烟空灵缥缈,峭壁瀑布如银河坠天,多是风水形势中的“隐纳、藏仙”之地,难道在远古时代竟会是阿鼻地狱不成?

  Shirley杨说:“河流涌血、青蛙泛滥、虱子成群、野兽之灾、瘟疫蔓延、皮肤腐烂、冰雹烈火、蝗虫天降、黑暗侵袭、长子惨死,是《圣经》中记载的十种天谴。虽然中西文化有异,但我看这里就如同《圣经》中提到的,曾经是一片被神灵遗忘的失落之地。”

  孙教授并不同意我们的看法,他当即指出:“不要唯心的相信什么神灵和天谴,以我的经验推测,这些岩画都是比战国时代还要古老的遗迹,在先秦修筑都江偃水利工程以前,巴山蜀水间灾难频繁,每每都有山火洪水暴发,并非是子虚乌有的传说。”

  我本想和他争论几句,但鸟道愈行愈险,容不得再分心说话,或是去注意峭壁上的岩画,每个人都不得不以背贴墙,逐步挪动,胖子更是脸色煞白,闭着眼睛不敢下望,四周茫茫荡荡,皆是朦胧的轻烟薄雾,身子如在云雾里一般,不辨东西南北。

  众人在凿壁鸟道上行了多时,忽听水声翻滚雷鸣就在脚下,冰冷的岩壁上全是水珠,想来已离峡底不远了。此时走在最前边的Shirley杨停下脚步,鸟道断绝,再也无路可行,不过这里至地面的高度仅剩三米左右。

  Shirley杨说下面可以落脚,就放下“飞虎爪”,让众人一个接一个抓着精钢锁链下至谷底,峡底是条湍急奔涌的河道,两边有许多天然的青石滩,就在“乱石穿空、惊涛急流”的险滩之间,有数条曲折的石板栈道可以通行。

  胖子脚踏实地,方觉安稳:“老胡,咱们这是到哪了?地仙的古墓博物馆就藏在这条峡谷里?”

  我向四周看看,头顶全是倏忽聚散的薄雾,峡底则是水花四溅升腾而起的水气,目中所见,多是满山的渺渺茫茫,实不知是到了何方,正不知如何去回答胖子的问题。

  却听Shirley杨说:“你们看后边……”我们急忙转头看去,原来身后的山崖底部都是蹋落的碎石,乱石中露出几处近似石梁石门的建筑痕迹,看样子以前崖底有很大的一个石门洞窟,但已被落石彻底封堵住了。

  Shirley杨说:“幺妹说此地是棺材峡的边缘,这石门的隧道,可能是自峡外进来的路径,咱们现在是到了棺材峡的大门了。”

  我和孙九爷都觉得十有八九就是如此了,可“棺材峡”地势险峻,不知有没有矿脉矿井,看来青溪防空洞也并未延伸进来,在镇中找到的地图都已失去了作用,虽然进了山门,但面对这一片神秘莫测的深山峡谷,实不知下一步该当何去何从。

  众人就地商量了几句,随即决定根据峡口石门的方位朝向,由此进入峡谷深处一探究竟,我们随身携带的干粮充足,完全可以支应短期所需,只是“棺材峡”与外界隔绝,内部幽深荒寂,恐怕会遇到意外的危险,装备上略显单薄了一些。我见幺妹儿虽然胆子很是不小,又对翻山越岭习以为常,可毕竟缺少经验,便嘱咐Shirley杨照顾好她,别让她走在前边,也别落在最后。

  胖子心中惦记古墓博物馆中的“金珠宝玉”,当下便拎着快弩在前开路,一边走一边向孙九爷打听:“九爷,您先给咱透露些内幕,金珠是不是纯金的?宝玉又宝到什么程度?”

  孙教授听他这话头不对,赶紧说:“你这胖子,怎么又想变卦,说好了你们只要丹鼎,龙骨卦图归我,其余的算是咱们共同发现的,报上去功劳必然不小,怎么又打起别的主意来了?”

  胖子说:“你甭废话,现在是人民当家作主了,你的小辫儿抓到我们手里了,还不是胖爷想怎样就怎样,哪有你讨价还价的余地?那本工作笔记还想不想要了?”

  孙教授说:“好好好,我只要龙骨卦图,别的东西……你们爱怎样就怎样了,只是将来切不可向别人说我的龙骨卦图是在古墓里找到的,我并非是贪图此物,只是不忍它永远埋藏地下,也好借此搏个出人头地的机会……”

  胖子说:“孙九爷你也别不好意思,不就是几块龟甲吗?还记不记得鲁迅先生是怎么说的?读书人偷书不算偷嘛,九爷您喝了一肚皮墨水,现在去盗墓偷天书,还有什么可难为情的呢?索性厚起脸皮来,大大方方的干就是了,回去灭那帮狗眼看人低的反动学术权威一道,也好长长咱们摸金校尉的威风。”

  胖子所言虽然处处透着戏谑,却无不切着今时今日的病痛,听得孙教授脸上青一阵红一阵,好不尴尬,喃喃地以口问心道:“读书人偷书不算偷……鲁迅先生说过?”他似乎觉得心情压抑,不由得仰天叹息,忽然指着半空对我们说:“快看快看,真有悬棺!”

  我们抬眼上望,果然见两侧峭壁上悬挂着许多棺椁,分布得高低错落,位置极其分散,最高处小得仅有一个黑点,数量之多,无法详细去数,粗略估摸着能有上万之数,简直是一片罕见的奇观。

  而幽深的大峡谷,也自此逐渐收拢,仰头上望,当头云天只剩一线,仿佛相距我们踏足之处无限遥远,如果高处落下一粒小石子,砸到头上也足以取人性命,置身于这种深山陡峡之间,众人均有栗然生惧之意。

  虽然知道此地名为“棺材峡”,料定会见到悬棺挂壁,但此刻见对面崖壁上悬棺多得出奇,不免心中好奇起来,站定脚步观看了许久,胖子想蹿叨我攀着峭壁上去看看,悬棺里都有什么东西,我说:“悬棺不属土葬,没有入土为安的讲究,你瞧这些棺材在高处久经风吹雨淋,多是朽烂不堪,而且工艺简陋,都是土人砍伐生长于附近原始森林里的木料,直接掏空了树芯,将死者尸骨藏纳其中,覆以树皮棺板,没有什么值钱的“明器”陪葬,自古盗墓之风盛行,却很少有人愿意去盗悬棺,因为实在没什么油水可捞。”

  孙教授说:“未必尽然,悬棺按照形式不同,可分为岩洞式、岩隙式、桩岩式三种,和正规的坟墓一样有高低贵贱之分,这一大片悬棺,属于桩岩式,应该全是贫民百姓的藏骨之所……”他说到这里,忽道:“不太对劲……你们有没有觉得有些奇怪……怎地悬棺都集中在一侧?另一边却连一个都没有……”这话还未说完,Shirley杨却突然插口说:“大伙仔细看看那些悬棺排列而成的轮廓……象什么?”

  这时我们正行到有悬棺的这片峭壁下方,不知Shirley杨此言何意,当下便依她的提示仰首眺望,恰好山中云开雾散,从这个角度去看,只见得高处星落棋布的一具具悬棺,显得突然密集起来,棺椁集中之处的轮廓,隐约勾勒成一个高大巍峨的巨人身影。

  越是凝视得久,那大片悬棺的模糊轮廓就越发清晰,正面端坐的形态极其逼真。两肩平端,双手擦膝,两只巨足踏着峡底奔涌地水流,不过这片酷似人形的轮廓,虽然惟妙惟肖,却并没有头颅,就如一个高大威武的无头天神,一动不动地嵌在千仞峭壁之上,我们这五个人,都小得象是它足底的蚂蚁。

  我看得出了神,直到觉得脖子酸疼难忍,方才回过神来,一看周围地孙九爷等人,还在抬着头呆呆地望着满壁悬棺,张大了嘴连声称奇,此时众人脑中除了“惊叹”之外,更应该是不约而同地想到那句“好个大王,有身无首”的暗示。

  这无数悬棺组成地无头身影,若不是从巨像脚底仰望,无论从其它哪个角度,都不会显现得如此逼真,仿佛古人就是故意如此布置,使到此之人尽皆仰视膜拜。

  孙教授喜出望外:“这万棺谜图中隐藏的形状,威武庄严,正如一位古之王者,而且缺了头颅的轮廓,也应了有身无首之语,当年的难友封团长果然没有骗我……”

  我虽站在这无头天神般地轮廓脚下,也明知这成千上万的神秘悬棺与封团长留下的暗示大有关联,却并无欣喜之感,反而觉得“地仙村古墓”之谜,绝非轻易就能解开。

  据说地仙入葬前,家族中有些人不信他的“微妙玄机”,不愿进古墓成仙,所以作为“观山太保”之首的地仙真君,留给自己的后人一段暗示,只要依照这个线索,就可以随时进入“地仙村古墓”里脱炼形骸、飞升羽化,成一个与日月同寿的大道。

  封团长就是掌握这个秘密的人,但此等玄机如何肯轻易泄露?他想劝孙教授一同潜逃,才说出其中一段,内容极其有限,仅仅是开头几句,我们自从进入青溪以来,接二连三地见到与这段暗示对应的事物,当地不仅有“巫盐矿脉”,更有“乌羊石兽”,如今又见到了排列犹如“无头之王”地大批悬棺。

  虽然这些线索,都从一个侧面证明了“地仙村古墓”就在青溪,可事情却并非如眼前所见这般顺利,最关键的是“巫盐矿脉、乌羊石兽、无头之王”等线索之间,完全没有任何联系,反而使人茫然不知所措。

  我把这些担忧对众人一说,连孙九爷也高兴不起来了:“这个老封……跟我打了十几年的哑谜,至今还让人琢磨不透,自打进棺材峡以来,事情似乎顺利得令人难以置信,可现在仔细一想……所找到的线索竟没一个能用。”

  我点头道:“确实是犯了盲目乐观主义的错误了……以前总觉得观山太保就一土地主,值得什么斤两?现在看来,怕是真有些高明本事在手。”我脑中有些混乱,眼见前边峡谷中山重水复,没了线索可寻,不禁有些焦躁,好在还有Shirley杨这明白人帮忙出主意,于是问问她的意见,按军事条例,参谋对指挥员地具体决定有三次建议权,别浪费了。

  Shirley杨望着峭壁想了一阵才说:“所有的假设和推断,都必须先建立在封团长当年所留暗示是真实的基础上,我想巫盐矿脉、乌羊石兽、无头之王的身影轮廓,皆是青溪地区实有的古迹,由此来看,完全可以排除这段暗示是字谜和藏头诗一类的隐晦谜语,多半是和当地的某一个古老传说有关,而地仙村古墓的入口就藏在这个传说之中。”

  孙九爷说:“杨小姐说的在理,说到点子上了,可这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传说?古壁上悬棺所组成的王者身形,想必就是暗示第一句提到地无首之王,但它这无头之王,仅是古人留下镇山镇峡的图腾遗迹,还是在古代真的曾经有过这么一位王者呢?”

  Shirley杨和孙教授刚才所说的一番话,虽然没有什么明确的结果,但却使我受到了不少启发,排除掉暗示中提到的内容是谜语,而是从藏有古老传说的角度来想,这些似通非通的话中,也许藏着既非传说也非谜语的内容。

  我以心问心,把那几句暗示在脑中转了几遍,“好个大王,有身无首;娘子不来,群山不开;烧柴起锅,煮了肝肺;凿井伐盐,问鬼讨钱;鸟道纵横,百步九回;欲访地仙,先找乌羊……”我又抬起头仔细去看危崖绝壁上的无数悬棺,心中一闪,猛然想到了一个最重要,却始终没能引起注意的环节,这段寻找“地仙村古墓”入口的暗示,其中所含玄机定是应在此处。

  我暗骂自己真是越来越糊涂了,如此重要的事情竟然始终给忽略了,忙问众人:“观山太保最拿手的事情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