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鬼大爷|今天是:鬼大爷微信公众号:guidayecom,期待大家的关注与订阅!
鬼大爷鬼故事
恐怖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现代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恐怖灵异惊悚小说 > 鬼吹灯 > 鬼吹灯之怒晴湘西 >

第二十二章 犬不八年、鸡无六载

来源:鬼大爷鬼故事(www.guidaye.com) 发表时间:2015-08-29

  那老者不愿误了时辰,便命他儿子动手宰鸡,他这儿子是三十多岁的一条蠢汉,左手从后掐住大公鸡的双翅,将生锈的菜刀拎在另一只手中。宰鸡的法子不外乎“一抹一斩”,把刀刃拖在鸡颈上一勒,割断血脉气管,待鸡血流尽,这鸡便会气绝而亡;一斩则是一莱刀砍下去,斩落鸡头,但公鸡一类的禽属,猛性最足,鸡头掉落之后,无头鸡身仍会因体内神经尚未彻底死亡而乱飞乱跳,其情形显得十分恐怖血腥。

  但山民乡农之家,宰鸡杀鹅的勾当最是寻常不过,看那老者儿子的架势,他是打算采用斩鸡头的法子。鹧鸪哨同陈瞎子对望了一眼,他们二人要取这山民家中的一只鸡禽,原本不费吹灰之力,即便不是强取豪夺,只消拍出一条金灿灿的“大黄鱼”来,也不愁买不下来。可是扎楼墨师哪该有什么金条,如此一来,难免会暴露身份,如今只好见机行事,起身走上前去,阻拦那山民宰鸡。

  这二人都是绿林中杀人越货的江洋大盗首领,非是小可的贼寇响马,虽然做了扎楼墨师的装扮,但举手抬足之中仍是掩盖不住虎步龙行,随口说出话来,也自有一股隐隐的威慑气度。

  那一对山民父子两次三番被他们拦了,宰不得公鸡,虽是恼火,但听他们说话举止轩昂不俗,却也不敢轻易发怒,只有一番埋怨是少不了的:“这伙扎楼墨师好不识趣,我自己家里一米一水喂养大的鸡禽,想杀便杀,想留便留,再怎么收拾,也都是咱自家的事,便是天王老子也管不到这些……”

  陈瞎子见鹧鸪哨执意要买这鸡,心中已然明白了八九分。公鸡乃是蜈蚣的死敌克星,而且此鸡神俊不凡,料来古墓里那成精的六翅大蜈蚣也要怵它三分,能得此物,大事定矣,此时要做的,只是连蒙带唬拐了这只鸡去。

  他眼珠子一转,计上心来,对那老者嘿嘿一笑,抱拳道:“接连搅了贵宅正事,还望贵翁恕罪。我等兄妹三人,原非亲生,都是学艺时在师门中认下的师兄师妹,结伴在一处走山串寨相依为命。凭着一身扎楼手艺为生,逢此乱世却始终不离不弃,有一口清水,要分三份来喝,得到一块干粮,也要掰成三瓣同吃。只因为当年在祖师爷神位前斩过鸡头、烧过黄纸,做出了一番拜把子结同心的举动出来,虽不敢自比桃园,但那一套盟誓至今言犹在耳,皇天后土、神人共鉴,曾对鸡盟誓,若有分毫的违背,下场定如那被斩的鸡头,所以我兄妹三人许了个大愿,终身不食鸡肉,也见不得别个家里宰鸡,见了就必使钱赎得那鸡活命。”

  陈瞎子胡言捏造了一些根由出来,随后又使出惯常的伎俩,说此鸡羽分五彩,目如朗星,绝非常物,杀之实属不祥,轻则招灾惹祸,重则主家会人丁缺失,要遭“刀兵劫”。那墨师木工,自古以来便有鲁班的秘术,擅能相宅厌胜(厌胜,镇压、镇伏、克制、压制、辟邪之意,也称“压胜”。),也多会下阵符摆诸门。据说有家人本来富足,可搬了新宅之后,家境一落千丈,幸得高人指点,始知建造宅子的时候,克扣了木工银钱,被墨师在家中下了压胜之术,结果拆开墙基房柱,果不其然,四术下都分别藏着一辆拉满铜钱的马车,全使硬纸扎成,四辆马车的方向分别指向四方,好像是载着钱往宅外而去。这就是木匠暗中下的阵符,被识破之后,主家也没毁去这四辆纸马车,而是把它们掉转了车头,由外而内向家里运财,此后果然财源滚滚。

  这虽只是个民间传说,但可以说明墨师的方术自古已有,所以老百姓对扎楼墨师通晓异术之说,从无半点怀疑。瞎子借此危言耸听,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并把师兄妹当年对鸡盟誓之事说出,说来说去,归根到底也只有一个目的,就是务必要讨了这只不像凡物的大公鸡去。

  陈瞎子胸中广博,高谈阔论,尽中机宜,正是富贵随口定,吉凶趁心生,只盼把那老者的心思给说活了。可谁知那老头好似铁石心肠,根本不吃他这一套,摇头对他们说道:“墨师们只知其一,不知其二,我若把这只雄鸡给了你们,实是让你们惹祸上身,这不积阴德的事情,岂能轻易为之?此鸡非鸡,乃是妖物,你们这些后生,难道没听过犬不八年、鸡无六载之理?”

  陈瞎子和鹧鸪哨先前都没想到这些旧时民俗,此时闻言恍然大悟,暗道一声:“啊也,竟然是为此事宰鸡!”原来那老者是金宅雷坛的门下,湘西山区有胡、金两大雷坛,都是名声很响的道门。这些道门里有道人也有方士,擅使辰州符,几百年来专做些赶尸送水、解蛊驱毒之类的营生。近些年军阀混战,民不聊生,道门里的气象也早已经没落得今非昔比了,像老头这样流落在人烟稀少的深山里度日者为数不少,这老头虽然不是金宅雷坛中的大人物,但也通些方技之道,他最信《易妖》之理。

  《易妖》是本古籍,从三国两晋之际开始流传,专讲世上妖异之象,什么是妖?《易妖》中认为,不合常理者皆为“妖”,世上山现不合常理的特殊现象,都是一种天下将乱,或有大灾难的预兆。“犬不八年、鸡无六载”之语的出处,就是《易妖》中的理论,在旧社会的封建迷信思想下,民间对此深信不疑者比比皆是。

  这种说法是指居家中饲养的鸡犬禽畜,都不能养活得年头太多了,因为一且让它们在人类社会中生存得太久,每天都和人类接触,人们说话它就在旁边听着,人们的一举一动也都看在眼里,如此就逐渐通了人性,早晚必定成精成妖,做出些危及祸害人间的恶事来。

  据说当年有一户富翁,家中孙男弟女奴仆成群,他在宅中养了头白犬,那善解人意,十分得人喜欢,常常不离那富翁半步,出门游玩也要带在身边。后来这富翁忽然暴病而亡,家人自是将其下殓厚葬,但富翁所养的老白犬却也随即失踪了,人们都认为这狗是眷恋主人,主人去世,它就伤心出走,或是死在什么地方了,也没把这事太过放在心上。

  谁知在那富翁死后,过了整整一年,一天晚上,那富翁忽然回到了家中,家人以为死者诈尸,无不大惊,然而看他言谈行止,都和生前一般无二。他自己说是一年前由于气闷昏迷,故而被人当做暴病而死,被活着埋进了坟墓,幸好遇到一位道士经过坟地,机缘巧合,将他救了出来,他就随着那道人走访名山五岳,直到今日方回。

  家人见富翁能得不死,无不欢喜,于是一切照旧,那富翁就和以前一样,包含茶饭的口味习惯也不曾有变,白天处理家中大小事物,赏罚分明,教人信服敬畏,到晚上则挨个睡他的三妻四妾,如此过了大半年,把个家族整治得好生兴旺。

  可有一天适逢他过生日做寿,晚上在席间开怀畅饮,多喝了几杯,酒意涌起来,就伏案睡去。忽然门外一阵阴风刮来,大厅里灯烛尽灭,有仆人赶紧重新掌灯,想把老爷扶入内堂歇息。不料一照之下,哪里有什么富翁,只有条白毛老狗,蜷在太师椅上睡得正酣,满嘴酒气冲天。众人大惊失色,才知道富翁早就死了,如今这个分明是妖物作祟,赶紧趁它熟睡之际,用乱刀剁死了大卸八块,架火焚烧毁去形骸。

  像这类传说在秦汉至两晋的这段年代之间,非常广泛,不仅普通百姓相信,就连士大夫也常常挂在嘴上谈沦。这些妖象都是特殊的征兆,或主刀兵水火,或主君王无道。到得后世,那些征兆预象的理论,就逐渐没人再提了,可至于居家饲养猫狗鸡鸭的,都不肯把狗养过八年,也不肯把鸡禽养过六年。因为许多人相信,这些禽畜久居人间,目睹世人种种行状,期心必有所感,一过六年八载的年限,或许会做出些常人难信的邪祟之事,不可不防,孔老夫子都说“不可与禽兽为伍”。

  金风寨要宰鸡的这家老者,已养了这大公鸡将近六年,这公鸡神采卓绝,当年寨中鸡卵无数,但只有他家的鸡卵中孵出这只鸡来,其余的鸡蛋都是空壳,必是天地灵气所钟,所以向来宝贵爱惜,每天都喂以精食,而且这大公鸡也没辜负主人的喜爱,山里毒虫蝮蛇极多,是山民之大患,这雄鸡昼夜在吊脚楼下巡视,啄食毒虫,每天拂晓金鸡啼鸣,更是不爽毫厘,比自鸣钟还要来得准确,所以也舍不得杀掉。奈何六年已到,再留下恐怕不祥,按照旧例,今天天黑前,必定要杀鸡放血,否则一旦出了什么麻烦,料来必是狠的,于是喂它饱食一顿,磨快了莱刀就要当场将之宰杀。

  陈瞎子终于明白了缘由,要是换作别般情形,好歹能诓了这只雄鸡出来,可六载的鸡禽向来不祥,倘若留了不杀,须是对主家不吉。湘西山民对此深信不疑,而且看这老儿脾气好倔,如何能说得他回心转意?怕是给他两条大黄鱼也是不肯,如今说不得了,只好使些手段出来。

  他脑中念头一转,就对红姑娘使个眼色。红姑娘暗中点头,她擅会月亮门古彩戏法。古彩戏法中有许多机关般的秘密手段,号称“黏、摆、合、过、月、别、撵、开”,其中那“月”字诀,是种类似于障眼法的手段,观者即使近在眼前,也看不出施术者是如何挟山过海、移形换物的,月亮门里的艺人对此术最是拿手,只要红姑娘一动手,就能在这对山民父子眼前,把那只大公鸡用障眼法的手段遮住,任你是火眼金睛,也看不出她是如何施为,虽是让他们眼睁睁瞧见被一伙扎楼墨师凭空摄了去,可找不到物证,也自无道理可讲了。

  红姑娘刚要动手,却见鹧鸪哨将手扰在袖中,只露二指出来,微微摇了几摇,这是绿林中用手势联络的暗号,是告诉她和陈瞎子先别轻举妄动,在寨中惹出动静来,虽是不难脱身,可会坏了盗发瓶山古墓的大计。

  陈瞎子和红姑娘知道搬山道人可能自有妙策,于是隐忍不发,静观其变,但暗地里也似有意似无意地走到那对山民父子身边,稍后一旦说崩了谈不扰,就要动手抢夺,万万容不得他们宰了这只彩羽雄鸡。

  只听鹧鸪哨对那老者说:“犬不八年、鸡无六载,确实是有此旧例不假,但天下之事无奇不有,不能以旧例而论者极多,小可不才,愿说出一番道理来,令尊翁不杀此鸡。”

  那老头见鹧鸪哨神色从容,谈吐不俗,心说别看这人年轻,他即便真是个扎楼墨师,也绝不是等闲小可的人物,但却不信他能说出什么辩驳的真实言语来,最多和那陈瞎子的说法一样,满嘴烟泡儿鬼吹灯的江湖骗子套路,且听他一言又有何妨。念及此处,就道:“也好,我就听听你这后生能有什么高见,若是能说得我心服口服,就将这只雄鸡送于你。其实我也舍不得宰了它,奈何旧例在此,如何敢违?到时你这后生墨师若说不出什么,可休再多事阻碍我家杀鸡。”

  鹧鸪哨早有了主意,他并不想对普通山民做出绿林道中巧取豪夺的举动,如今等的就是老头的这句话,二人击掌为誓,当下抬手从山民手里要过那彩羽雄鸡。只见这大公鸡虽是死到临头,可也不知它是不懂还是不怕,并不挣扎扑腾,昂首瞪视,神色凛然生威,俨然一副军中大将的从容镇定风度。

  鹧鸪哨让众人细看这只雄鸡,“犬不八年、鸡无六载”之例虽是古时风俗,今人也多信服,自然是不能不依。凡是家养的鸡禽,都不肯给它六年之寿,但此鸡非鸡,却是不需遵循此例。

  那老头闻言连连摇首,陈瞎子也暗中叫苦,心想:“亏你鹧鸪哨身为搬山首领,竟说这大公鸡不是鸡,不是鸡又是什么?是鸟不成?三岁小孩怕也不信,这如何能说得这老头信服,看来只好按咱们绿林响马的旧例……直接抢了它去。”

  鹧鸪哨话没说完,见众人不信,便接着说道:“凡是世上鸡禽,眼皮生长得正和人眼相反,人的眼皮都是从上而生,上眼皮可以活动眨眼,而鸡禽之物,眼皮都是自下而生。诸位不妨看看,这只雄鸡的眼皮生得如何?”

  那老者从未留意此事,但养鸡的人家,谁个不知鸡禽眼皮在下?仔细一看,那只羽分五彩、昂首怒鸣的大公鸡,果然是同人眼一样,眼皮在上,若非刻意端详,还真忽略了这一细节,就连见多识广的陈瞎子和红姑娘,也觉惊异,都道:“这是何故?”

  鹧鸪哨说“眼皮如此生长,只因它不是鸡禽。”

  复听此言,众人仍是满头雾水,不是鸡禽,却是何物?

  鹧鸪哨也不愿与他们卖弄识宝秘术,直言相告道:“湘西从古就有凤凰玄鸟的图腾,地名也多和古时凤凰传说有关,就如同此县,名为怒晴县,怒晴乃为凤鸣之象,鸡禽眼皮生在上面,更兼一身彩羽金爪,岂是普通鸡禽?它根本就是罕见非凡的凤种,是普天下只有湘西怒晴县才有的怒晴鸡!”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文章标题:第二十二章 犬不八年、鸡无六载
本文地址:http://www.guidaye.com/guichuideng/nuqingxiangxi/16318.html
上一篇:第二十一章 金风寨    下一篇:第二十三章 裁鸡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