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之怒晴湘西 第十章 探瓶山

  搬山首领鹧鸪哨告诫陈瞎子,他曾远远看见深山里云气不祥,虽说古墓中若有异宝奇珍,往往会有祥云缭绕,但也可能在那深山密林里,还藏有妖物。说罢他指了指那两只狸子的尸体,示意这便是佐证,让陈瞎子带着他的手下切不可轻举妄动,想进瓶山古墓,需以术为盗,等过几天双方会合之后,再从长计议不迟。

  陈瞎子未置可否,只是点了点头,他又想回去对手下夸一番海口,就向鹧鸪哨要了那只老狸子的尸体。

  鹧鸪哨慨然应允:“狸子肉酸,但百年老狸的骨头碾碎可以入药治离魂症,是极珍贵的药材。这灰皮白斑的老狸子道行已深,不过蠢蠢老朽,想是未曾修出金丹。它的一身老肉是吃不得的,只可取骨入药,或制迷香。”

  陈瞎子谢过接了老狸尸体。他知道在中国古代的“圆光”可分真伪两派,其真者,在圆光的过程中确实可以看到一些东西,所见人物也都可以识别,只是需要请神送神,符咒多达数百道,非常繁琐奥妙;而假圆光术则是洪涛术士行骗的鬼蜮伎俩,先以碱水图人形于纸,喷水便可现形。

  而这老狸以荒坟为窝,常年用唾液尿液圈绕在四周草木,无色无嗅,只要进圈便会被老狸迷了心智,是一种障眼法,除非有外力介入,受困者才会清醒过来,否则只能任其宰割了,就像是真正的圆光术一样。老狸子也是集中全部心神施术,使人神智不清看到一些奇怪的场面,可一旦受术者清醒过来,施术者就会自食其果,那只老狸年老狡猾还能逃开,而那小狸子便承受不住,吐胆而亡了。

  有了这黄妖的骨头碾成粉,服用后可以破去各种幻术,于是陈瞎子拎了老狸尸体,别过了三个搬山道人,此时天色已经微明了,觅路回了岭上的奶奶庙义庄。

  罗老歪等人坐卧不安地候了一夜,还以为盗魁在山里遇到还没,出去找了几遍都不见人影,正打算提兵前来搜山,却见陈瞎子不紧不慢地从岭下走了回来,口中高声念着:“天地有正气,杂然赋流行,下则为河岳,上则为日星……”举止潇洒从容,好一派出尘之态,众人见了大为心折,暗赞总把头真是出口成章,急忙前去相迎。

  陈瞎子专往自己脸上贴金,添油加醋地说了一遍他是如何如何追踪瘸猫,误入了一片古墓林,那古狸碑中有老狸子使幻术害人,他就顺手将之除了,回来的时候又遇到一伙搬山道人,受他们苦苦相邀,才共商盗墓大计直到玉兔西坠,这就耽搁了时辰。说完将那老狸子的尸体连同女尸的耳朵,一并扔在地上,让罗老歪等人观看。

  罗老歪、花蚂拐等人惊叹不已,连赞陈瞎子手段高强,这成了精的老狸是何等奸猾,也被缷岭盗魁一脚踢了个骨断盘折。陈瞎子心中暗自得意,表面上装得轻描淡写毫不在乎,只让哑巴昆仑摩勒将那老狸剥皮剔骨,又让仵作出身的花蚂拐,把耗子二姑的耳朵给黏了回去,留个全尸,站僵之后装殓入棺。

  早上胡乱吃了些面饼肉脯,就去寨中找了个洞人做向导。湘西苗人有“生苗”与“熟苗”之分,所谓“熟苗”是那些对汉人友善,甚至相互通婚汉化,也能说汉人语言的苗人;“生苗”则完全相反,都隐居深山里,少与外界往来。

  陈瞎子所找的向导,自是熟苗中的熟苗,这向导虽然是个地道的苗子,可追随撒家客商往来经营,汉话和汉人的世故都很熟络,对猛洞子的传说轶事也了解不少,是个极适当的人选。于是陈瞎子就骗那向导,说自己这伙人听闻瓶山险峻巍峨,是处天下罕有的奇景,这回行商走路到了老熊岭,就想顺便去游览一回,那洞民贪图他们许给的酬劳,当即应允了。山里正值雨季,随时都有可能落雨,于是一行人换穿了草鞋和防雨的斗笠,径直去那瓶山勘察古墓方位。

  老熊岭地处湘西腹地,林密谷深,而这道山岭又形如睡卧的世熊,隔绝了与外界的往来。当地山民谈虎色变的瓶山,正是老熊岭山脉的一条支脉,更加偏僻荒凉,人迹罕至。陈瞎子一伙盗众,在向导的带领下,一路上穿幽走绿、攀岩钻洞、跋山涉水地走了许多路程,其中艰难自不必说。

  从黎明时分出发,直走到接近正午,红日高悬,一行人终干登上了老熊岭后的一处危崖。这处古崖绝顶上杂草古树丛生,居高临下正可俯视瓶山地脉。放目下眺,只见主岭后边的深山中,皆是圆锥状的奇峰危岩,座座连绵的山峰在远处一片连着一片,如同千笋出土,万笏朝天,峰峰相连,峰后有峰,一望无际地充塞于天地之间。

  那苗人向导指着崖下一座岩山:“好教各位得知,那个去处,便是瓶山了。”众人放眼望去,只见瓶山形似大腹古瓶歪斜,山势尽得造化神奇,地形险恶剥断,尽是猿揉绝路的断崖。其山虽然险状可畏,但在层峦环抱、青峰簇拥之下,显得烟树沉浮如在画中,遥望山中,果真有几处白雾升腾,雾气中有虹色的彩气若隐若现。

  罗老歪见状大喜,间道:“陈总把头,那古墓想是塌了,这瓶山陷在群山环抱之地,墓中水银汞气挥发不去,凝聚成了汞雾,其中虹光可是古墓中有宝气冲天?操他奶奶的,那红的红白的白,比他娘的屌还要好看……”

  陈瞎子答道:“尚末可知也,不过此山形势果真独特,正可谓是:山势有藏纳,土色有坚厚,地脉为高造,流水宜周旋。山上龙神不下水,水里龙神不上山,细观此处山与水,气吞万象是真龙,应当是一块贵不可言的宝地。从高处看不出古墓入口所在,咱们还得到近处再看看。”他历来擅长奇门遁甲、星相占卜的方技,对江西形势宗风水也十分通晓,不过并不了解摸金校尉那套分金足穴的盗墓风水术,在高处望不出古墓格局。

  说罢就请那洞人向导带路,谁知那熟苗却说什么也不肯了:“好教各位客官知道.别看老熊岭蛮荒闭塞,可咱这瓶山的景色之奇,确是天下别无二处,不过在此看看也就罢了,如何敢到山上去?想那山顶生长着灵芝和九龙盘,常常栖有巨蟒,等闲上去采药的也是有去无回。而那山洞里更有一座古墓,百年前地震,瓶山古墓裂开了几道缝子,里面宝气逼人,有许多股盗墓贼和土匪想进去发财,结果还不是进去几个死几个,从无一人能够从墓中出来。都说那山里埋了尸王,诸位都是本分的生意人,好端端的何必要去那个猛恶所在。不如听我良言,到此为止,也好早归故里……”

  罗老歪听得不耐烦了,一脚踢翻了向导,掏出转轮手枪顶在他头上:“操你奶奶的把招子放亮点,谁是本分人?你这蛮子在山里就没听说过我屠人阎王罗老歪的威名?让你带路就带路,再他娘的多说半个字,老子先一枪揭了你的天灵盖,回去再杀你全家!”

  罗老歪是湘阴的大军阀,做司令之前实是杀人如麻,在当地,闻其名小儿不敢夜啼,不过在湘西老熊岭这闭塞之地,那些洞人谁又知道他罗司令。

  可有道是名头不如枪头,转轮手枪冷冰冰的枪口顶在脑门子上,那洞人惊得险些尿了裤子,这才知道这伙客商都是响马子,一个不对付,瞪眼就宰活人,哪里还敢不从,连忙颤巍巍地答应了:“好教……好教诸位好汉得知,上山要先拿些木棍,打草惊蛇……”

  不等向导把话说完,罗老歪便又踢了他一脚:“聒噪什么.你这厮就是拨草惊蛇的捧子,你给老子在前边蹚着草走!”

  陈瞎子向来以替天行道之辈自居,虽然看不惯罗老歪身上霸道的匪气,但他们之间是互相利用的关系,谁也离不开谁,.也只奸对他的行为睁一只眼闭一只限了,任由罗老歪押着那熟苗,去瓶山上看那古墓裂开的缝隙。

  一路下去,绕山走到瓶山的山口,这里有一座巨岩中空形成的天然石门,当地土人称其“地门”,与天门山上的“天门”齐名,从中穿过就算进了山口。这座瓶山四周峰林密布,山体虽然比那些巍峨的大山小了许多,但少说也是座数百丈的石山。

  在近处一看,原来整个山就是一大块暗青色的山石,石色暗青性属阴寒,触之生寒,与周围的地貌地质截然不同,天地造化的鬼斧神工,使这块自打开天辟地以来便存在的巨大青石,化成了酷似一只大腹古瓶的形状。底座陷入大地,整个瓶身状的山体向北倾斜欲倒,后山断崖就这么欲倒未倒地凌空倾斜了几千几万年,千分的绝险之中带着万分的离奇,形成了一道奇险兼备的罕见景象。

  由于山体过于倾斜,岩山下坠的力量,在若干次地震后,使山势向阳一侧出现了无数大裂缝,细小一些的裂缝被山风带来的泥士填满,生长着一道道间隔开来的植物带,没裂开的地方仍都露出暗背色的岩体。那些绿色的草木点缀其上,如同古瓶上绘的图案纹路,深浅有致,错落连绵。

  那些个极宽大的裂缝,却未被泥土覆盖,在瓶形山体间形成了十余道巨大裂隙,如同刀劈斧切般直裂下去,山隙内云雾锁掩,深不见底,危崖两侧奇松倒挂,绝险无比。

  这瓶山形势地貌,陈瞎子、罗老歪等人早已在老熊岭的高崖上观看过了,大裂缝间都有古时所造的石桥相连。众人沿路上山,人和山比起来,小得如同爬在大瓷瓶上的蚂蚁。从山口处便有条宽阔的青石古道,大道借山势扶摇直上,穿过道道层层的丛林断崖,曲折婉蜒分布着九十九弯,弯弯相连,层层叠起,宛若苍龙盘旋,直通天际。

  众人上山之时,天气便有些阴沉,走至半山腰的时候,原本山间的虹气都已隐去不见,取而代之的是雨雾迷蒙,细雨如丝。大青石山路被水汽遮盖,到处都滑溜溜的,雨雾渐起,山形树影都朦胧起来,变得模糊不清。

  众人被天上落下的细雨薄雾搅得心烦意乱,又担心山路湿滑发生危险,正想找个地方避避,可这时,太阳却突然挤破了云层,霞光万道照在山间。幽深处那些山石林泉,神奇地全部映在眼中,一草一叶都看得清晰无比,而未及细看,就在一瞬之问,山谷中彩雾升腾,又把幽深僻静处遮盖吞噬。

  陈瞎子等人站在山腰望着山中奇景,只见半空云雨起于方寸咫尺之间,幽壑林泉现于弹指一挥之际,都暗自赞叹,这瓶山真是处烟云变幻奇景掩映的神仙洞府,先前谁又能想到在穷僻蛮荒的老熊岭中,竟有如此真山真水。

  这倾斜歪倒的瓶山上,共有两处山巅,一处是比较平坦的瓶肩,这里也有一遭极宽的山涧;另一个制高点则在瓶口,上面奇树怪石,古壁削立,是处奇绝险绝的所在。众人站在瓶肩上环视良久,也未见有什么巨蟒,而且那向导这辈子从未上过山来,对瓶山的事情都是道听途说,根本不知古墓的裂缝在什么地方,气得罗老歪想就地一枪崩了那向导,多亏被陈瞎子拦住。

  陈瞎子见山上有土之处林木茂密,没土层的地方则都是一体的暗青巨岩,用“望”字诀的观泥痕辨草色之法,根本难以查知古墓地宫的方位,而且瓶山坚固,非是寻常土岭,要漫无目的地一层层卸至地宫墓道,怕是动员数万兵马也难做到。

  如今只好试试“闻”字诀。他让众人来至山巅处的深涧,只见深处白雾弥漫,难测其底,就俯在山壁上,让罗老歪对着山涧开上几枪,以便施展手段,探知山中古墓的大致方位。

  罗老歪将他那支大口径的转轮手枪对准深涧下方,一扣扳机就开了一枪,枪声在山谷中回响良久。陈瞎子借机施展“闻”字诀中,听风、听雷的“闻山辨龙”之法。他生来就是五感敏锐过人,普天之下,再无第二人有他这身本事,此时贴在壁上倾听起来,遥闻山底空鸣,似有一处大如城郭的空间。

  随着罗老歪六发子弹射入深涧,陈瞎子已大致听出了几条墓道和三座地宫的轮廓,多半就是那片占为元人墓穴的山中道观殿宇所在,其中最大的地宫,就在山巅裂开的这道深崖下。

  罗老歪见瓶山果有古墓,而且地宫的入口确在这绝壁之下,而且竟然“大如城郭”,那他妈和有多少金玉宝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