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之怒晴湘西 第九章 古狸碑(下)

  老兔子蹿跃之势虽快.想不到那苗人身手更快,就在兔子负了老狸从其中一个苗人头顶蹿过之际,那苗人忽地断喝一声,一个筋斗翻身而起,轻捷不让飞鸟,使个倒踢紫金冠踢到半空,这一脚恰似流星赶月,抡出去结结实实地迎头踢个正着。老狸和兔子顿时被蹋得直飞出去,倒撞在半截残碑上,发出骨筋碎裂的闷响。

  老狸子被连踢带撞,当即骨断筋折,软塌塌地掉在草里一动不动了。它所骑的那只兔子后腿被撞断了一只,口吐鲜血,拖着伤腿,飞也似的逃进草里,很抉就不见了踪影。

  残碑上还有只小狸子,也就是掏老猫肠子的那只,不等其余两个苗人过去捉它,就一头栽下石碑,瞪着双眼吐出苦胆而亡。这家伙胆子太小,竟是被老狸惨死的一幕情形活活吓死了。

  陈瞎子目瞪口呆,见那苗人一脚踢死老狸,岂是“凌厉”二字可以形容得来。陈瞎子是个识货的行家,他知道那一脚根本不是什么武术中的倒踢紫金冠,分明就是搬山道人踢僵尸的魁星踢斗,怎的这伙苗人竟会搬山道人的绝技?莫非……

  还没等陈瞎子明白过来,就听那一脚踢死老狸的苗人走到近前来,用绿林中的隐语道,“摘星需请魁星手,搬山不搬常胜山:烧的是龙凤如意香,饮的是五湖四海水。”

  陈瞎子听得真切.“常胜山”便是卸岭群盗的隐语代称,既然说出“魁星”和“搬山不搬常胜山”之语,就已知对方是搬山道人的首领。陈瞎子脸上一红,暗骂这伙月黑杀人、风高放火的假道士太不仗义,到了湘西却不穿道袍,偏扮成冰家苗子,适才心慌也没认出来,害得自己在他们面前出丑卖乖。但江湖上“礼”字当先,他身为常胜山的舵把子,自是不能失了身份,便也按绿林规矩,报切口道:“常胜山上有高楼,四方英雄到此来;龙凤如意结故交,五湖四海水滔滔。”

  叙过了礼就听那苗人哈哈山笑,抱拳说道:“陈兄,别来无恙否,若非小北记错了,陈大掌柜应该是汉人撒家,刚才怎的改换门庭,忽然自称起是猛家苗人来了?莫不是在同我等做耍?”

  陈瞎子最好面子,赶紧给自已找理由开脱,说自家祖上确是苗人,只因在汉人中厮混和久了,反倒常常忘了出处,刚才一看苗人,就觉得十分亲切,毕竟是亲不亲故乡人,甜不甜家乡水,一笔又怎能写出两个“苗”字来。

  原来这伙苗人都是搬山道人,那能使魁星踢斗的首领人称鹧鸪哨。搬山道人之术,传了不下两千年,也是能人异士辈出,,不过大多是年轻成名,英年早逝。他们暗中盗墓掘冢,一向不与外人相通往来,世上都传言“搬山道人发古墓者,乃求不死仙药”,未知真假。直传到民国年间,搬山道人中更是凋零无人,好在其中出了个以一当百的鹧鸪哨,他知道再凭剩余的搬山道人寻珠,恐怕终究渺茫无望,只好破了千年传承的禁忌,常常与卸岭群盗相通讯息。卸岭之辈都知道搬山道人只喜欢找药,对金玉宝货不感兴趣,又兼鹧鸪哨本领高强,为人慷慨侠义,群盗都愿结纳于他。

  陈瞎子同鹧鸪硝二人,是当今世上搬山、卸岭的两大首领,早已相识多年,虽是结拜相熟的兄弟,可仍不能没了礼数,就于林中重新剪拂*了。说起别来情,原来另外一男一女,都是鹧鸪哨同宗同族的师弟师妹,女的善通百草百花的药性,道名花灵;男的血缘中色目未消,一头卷发,不像中土之人,道名老洋人。道名并非道号,而是搬山道人的隐名和绰号,这两个都是二十出头的年纪,经验尚浅,但鹧鸪哨在搬山道人中也没其余帮手了,只好将他们带在身边。

  鹧鸪哨这三人欲去黔湘交界之地,盗掘夜郎王古冢,那边厢多是洞民,道家装束多有不便,故换作冰家苗打扮。路经老熊岭,闻得有黄妖用古庙残碑圆光,使障眼法害人,已不知伤了多少无辜,就特意冒雨绕路过来将它除了,却碰巧救了陈瞎子一命。

  鹧鸪哨让老洋人和花灵拎了一老一小两只死狸子,对陈瞎子一拱手,就要作别:“我等终日奔波,但盼能得半日清闲,再来与练兄相会,如今尚有要事在身,先告辞了。”

  陈瞎子稍一寻思,又看搬山道人身后竹篓沉重,定是带着掘子利器。搬山分甲之术是盗中绝学,何不请他们助我一臂之力,破了瓶山古墓,我自取宝货,将墓中丹药都给了他们就是。以前从没动过元墓,怕是有些棘手,若能合搬山卸岭之力,何愁大事不成?这买卖十分划得来,于是赶紧说起老熊岭的元代古墓之事,有意请搬山道人出手。

  鹧鸪哨闻得瓶山是古时皇家炼丹求药的所在,立即有几分动心,不过盗发夜郎王古墓之事,早已筹划半年之久,预计六七天内就能了结,而瓶山古墓一切不明,怕是急切难拔,就同陈瞎子约定他们盗了夜郎王古墓,就立刻来瓶山与卸岭群道会合。在此之前,就由陈瞎子率人探查地形。

  元墓深埋大藏,在搬山分甲术面前倒算不得是什么阻碍,只是自打进了这老熊岭后,搬山道人们发现深山中常有两道虹气冲天,只在黎明之际隐没,由于行色匆匆,还没来得及过去查看,如今尚难断言是墓中金玉宝气,还是深山里的妖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