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之怒晴湘西 第三章 盗墓往事

  自秦亡之后,汉高祖刘邦称帝,传了数代,始终都是汉家天下,史称“西汉”,直到王莽篡位,才又有光武中兴,出了东汉的天命定数,但这都是后话,自不必说。

  只说西汉东汉之交,天下大旱,饥民遍野,百姓不堪其苦,纷纷揭竿而起。诸路义军中以绿林、赤眉二军最为强大,震动朝野上下,各地英豪纷纷投效。

  赤眉军开始也是由饥民组成,最初只做些打家劫舍的勾当以求自存,后被官军剿得逼得紧了,接连打了几场硬仗,无不大获全胜,从此声威大振,为求临阵有进无退,人人都将眉毛染成赤红,象滚雪球似的,逐渐发展为数十万人之众,一路势入破竹,打入了长安,遍取长安城中财帛粮物,并一把火烧了宫殿。可正象古代大多数农民起义一样,人数越多,战斗力也就越弱,随后连吃败仗,在关中数度进退攻战,当面临绝境走投无路之时,将汉帝诸陵挖了个底朝天。

  秦汉之际,崇尚玉敛,陵中帝纪尸身上都套着蛟龙玉匣和玄凤玉匣,也就是后世所称的金缕玉衣,全被扒了个净光,汉室陵墓陪葬的珍异之物,更是堆积如山,这些宝货尽数被赤眉军掠去。

  随着横行天下的赤眉军土崩瓦解,残存的部众,成为了啸聚山林的响马,他们依旧保留了盗掘古墓、刮取墓中珍宝为资的传统,一旦寻得皇室贵族古墓的踪迹,就由首领带队盗发。盗墓的手段使用长锄大铲,最多时能聚集万人,挖得山体千创百孔,实有“拆岭揭地”之力,所以在盗墓者的各个体系中,称他们这种倒斗的方式为“卸岭”。

  到了宋末,黄河以北,都被金兵攻陷了,由河南淘沙官组成的军事集团,大举掘开皇陵,北宋皇帝的陵墓均遭毁坏,也被盗了一空,并无幸免此劫的。没过多少年,金又被蒙古所灭,残余的河南淘沙官,从此并入卸岭群盗,当时地卸岭盗魁刘子仙是一代奇人,他广泛吸收盗挖宋陵的先进手段,改良盗墓器具,传下千竿之术和圈穴秘法。

  虽然盗墓时使用的器具和手段,经过几代改良,都有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但卸岭群盗的实力已逐渐衰落,隐在绿林之中,几百年来未有太大的作为,只是偶尔伙同一处,盗几座古墓谋取些金玉财帛。一直传至民国年间,最后一代盗魁陈瞎子,本名叫作“陈玉楼”,字是“金堂”,不过在绿林道上的人习惯用假名,世上很少有人知道他的真名。

  由于他率众前往云南寻找献王墓,不料还没见到献王墓的水龙晕,就在虫谷里遇到痋毒陷阱,坏了一双眼睛,并在那些年中下落不明。树倒胡狲散,传续千年的卸岭群盗,便从历史上烟消云散了。

  陈瞎子的出身来历颇具传奇色彩。陈家是湖南湘阴显赫一方的世家,家财万贯,良田千顷,实际上正是靠盗墓发的财。陈家已经做了三代盗魁,他出生的时候正值兵荒马乱,为了躲避战祸,族人都躲进了一座早已被盗空的古墓地宫里,不见天日的躲了两个多月,等兵乱过了,才敢回归家园。他就是从古墓地宫里生下来的,由于一出生就在暗无天日的阴森环境中,使得他目力异于常人,生了一对能在暗中见物的“夜眼”。长到十岁的时候,在街上被一个破衣烂衫的老道摄去,原来这老道见他是罕见的夜眼,而且骨骼清奇,异于常人,知道稍加传授,就能让他辨识世间珍宝,于是将他带到山里授以异术。

  后来艺未学成,那老道便寿尽死了。陈瞎子下山回到家中,继承了诺大的家业,并且坐了卸岭群贼的魁首。他之所以能做头把金交椅,自身有什么艺业倒在其次,主要是凭着陈家人脉最广,黑白两道都吃得开,湘黔之间往来贩运的烟土、军火交易,全被垄断在他手中,所以三湘四水的各路军阀土匪,不论势力大小都要依附于他,俨然就是当地的一个土皇上。

  民国时期,终于推翻了清王朝的帝制,从而使当时的中国进入了一个各种新锐思潮与遗风陋习激烈冲撞的大时代,社会局势尤其混乱,不仅各路军阀之间的战事频繁,而且出现了百年不遇的“北旱南涝”灾情,使得许多省份颗粒无收,成千上万的人成了灾民,为了能有口饭吃,更有许多人挺而走险当起了土匪响马,或去做倒卖人口、走私烟土、贩运军火一类缺德到底的勾当,这正是“十年天地干戈老,四海苍生痛哭深”。

  常言道:“盛世古董,乱世黄金。”在兵荒马乱的年月里,只有黄澄澄的大黄鱼(金条)才是硬通货,但在盗墓者的眼中,如此时局之下,国家的法律已形同虚设,正是盗掘古冢窃取秘器的大好时机。有经验的盗墓老手,当然不会放过这种机会,等到有朝一日政局稳定下来之后,古董价格必会看涨,介时再把所盗之物出手,便可轻轻松松地发上一笔横财。

  陈瞎子做了卸岭群盗的魁首,倒斗发财的事情自然做了不少。那时候他的眼晴还没坏,眼力十分过人,能够“观泥痕、认草色、寻藏识宝”,率领着手下人到各省各地勾当,世道越乱,他的生意就越兴旺,而且他喜欢轻装简从,扮成看风水的先生,到偏远的山村寨子里去捡舌漏,打探古墓旧冢的消息。

  盗墓之术不外乎“望、闻、问、切”,有时通过地名就可以知道,什么“陵村、墓庄、双丘镇、土坟沟、荒葬岭……”凡是这种地名,其中都有玄机,往往有大型墓葬群。有好多的村庄,都是由当年给皇族贵胄收陵人聚居形成,或是由埋葬在当地的古人而命名的,虽然沧海桑田,那些古墓巨冢的丘垄已平,地面上不剩一丝踪迹,可从当地老辈人的嘴里,还是能“问”出些许端倪,想套出“舌漏”可得需要很高明的本事和经验,不是一般人能做得来的。

  陈瞎子机辨无双,又有口若悬河的本事,一番话从他嘴中说出来,犹如口吐九九八十一瓣莲花,不仅妙彩纷呈,而且瓣儿瓣儿都不带重样的,所以这“问”字诀,向来被他发挥得淋漓尽致。不过在“望、闻、问、切”的四门八道中,从当地土人口中套话,还属于是“问”之下法。

  “问”字诀的上法,那就不是问人了,而是“问天打卦”,通过占卜推算古墓的方位,来挖掘盗洞,直透冥椁,或是卜算盗墓行为的吉凶动静,这些古术陈瞎子就不擅长了,虽然也明了其中原理,可一但施展出来,往往不能应验,据说只有摸金校尉才通晓“望、问”两诀的上法。

  但陈瞎子也是有些其实本领的,卸岭群盗历代传下来的器械手段,他无不精熟,加上对“望、闻、问、切”的下乘之术了然于胸,数年间踏遍千山万水,着实盗了不少古冢。

  湘西有个响马出身的军阀头子罗老歪,是陈瞎子一个头磕在地上的拜把子兄弟,当时时局混乱,谁手底下枪多人多,谁的势力就大。在陈瞎子的协助下,罗老歪组建了专门盗墓的工兵掘子营,把自己地盘上能挖的古墓挖了个遍,用墓中珍宝换取钱财,大量购买枪支弹药,一时间实力大增,于是进一步扩充地盘,吞并小股军阀,然后继续寻找古墓盗掘。

  这天罗老歪特意赶到湘阴陈家庄来找陈瞎子,说起最近在军事上面临的压力不小,想购买一批英国产的先进步枪,如今胃口越来越大,不鸣则已,一鸣惊人,打算一次就装备一个师。如今的世道就是人多枪多拳头大,说话才够份量,这个武器精良的师如果能迅速组建起来,腰杆子可就更硬了,所以想请陈瞎子出山,带百十号卸岭高手,领着工兵营,背着炸药进山,官匪合作,寻个大墓挖开,明器二一添作五,一家得一半。

  陈瞎子笑道:“罗帅这一个师要装备起来,少说也要几千条快枪,再加上几百万发子弹和十几门大炮啊。要知英国货不比汉阳造,可着实不便宜,你拿算盘拨拉拨拉,算算得挖出多少明器,才够你买这些军火装备的?要照老弟你的胃口,至少也得寻个诸侯王的大墓,如今附近的古墓早都被咱们挖绝了,想找这么个大墓却又谈何容易。”

  罗老歪见陈瞎子犯难,便不敢再提扩编新军的事情,而是死皮赖脸地哀求他道:“陈掌柜,我的哥哥哎,要是寻常的小举动还用得着劳您大驾?这阵子部队扩充太快,军费吃紧,再不给弟兄们发点烟土银元,我操他奶奶的,那可就真要有部队哗变了。陈掌柜你要是见死不救,当兄弟的可只好扔下这烂摊子,继续上山落草去了。”